海风:“一带一路”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0
95

海风,一带一路,问题及对策

作者:美国新高地战略咨询中心首席专家  海风

  前言

  无庸置疑,“一带一路”是一个伟大的战略构想。然而,由于各国都认为中国当权者动机不纯,从而导致“一带一路” 在实施过程中处处受阻。这其中原因还是出在项目的战略规划上。

  近几年来,中国政府围绕“一带一路”这个项目,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然而,由于该项目在战略规划设计层面上出现了各种问题,导致项目在实施过程中遇到了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在此不作详表)。如果此时中国政府不能及时从战略规划层面上作出调整,不仅会令该项目流产,而且还会使中国在世界上四面受敌。到时遭殃的还是全球华人。这也是作者提笔建言的由因。

  “一带一路”是一个事关中国国运的战略性项目,也是一个影响整个世界格局的产业项目。这个项目既符合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也符合世界各国的经济利益。如果能在战略规划上走正道,并做到科学合理,最多花五年时间,该项目就能大功告成。

  战略规划的本质是围绕战略意图,目的是制订战略目标,提出实施策略,设计一套战略量化标准,制订一套完整的行动计划。因此,该项目在规划中的任何一个失误,都将导致整个项目的失利甚至失败。以下是作者针对“一带一路”战略规划谈谈个人的观点。

  1. 项目管理组织规划问题

  问题:从目前我国“一带一路”的进展来看,还是采用了中共传统的多部门组合、多头管理的方式,这种散状的拼凑式管理不利于各项工作的开展。

  对策:建议成立“一带一路”专职管理机构。

  首先应从国家层面成立一个“一带一路协调管理中心”,该中心直接对国家主席和总理负责。中心下面可在各目的国设立管理委员会。各管理委员会直接对“一带一路协调管理中心”负责。

  各国“一带一路”的管理委员会就相当于企业派出的一个大区机构,主要职责就是负责与目的国的协调联络、组织谈判、市场调研评估、区域战略制订、组织招商、项目协调监管等工作。只有这样才可能做到精细化管理。该机构专职人员不宜过多,对于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可委托第三方去完成。

  2. “一带一路”战略目标规划问题

  问题:“一带一路”战略其实就是中国一个全球化产业发展战略。可至今6年多还没有制订一个清晰的产业战略方案。如果这一问题不解决,充始终会处于盲人骑瞎马的被动局面。

  对策:按照产业战略规划的原则,在“一带一路”的规划过程中,首先要对本国及沿线各国的市场需求进行详细的分析,包括对各国发展目标、市场需求规模、居民消费能力、进出口需求、资源优势、产业环境评估、市场风险评估等进行研究,最后制订出一个相对精准的发展目标。比如某国每年将从中国采购多少商品、引进多少中国企业、出口多少商品到中国、基础设施投入规模等。同时还要分析各国与中国合作后,其经济结构和人民生活水平将产生怎样的变化。总而言之,“一带一路”的总目标必须结合各国的发展目标来制定,而不是光看中国的发展需求来制订。真正的战略规划是可供政府和企业投资参考的,更重要的是,这种规划还可让本国企业及沿线各国人民清晰地看到未来的美好前景。

  这些规划制订工作可由“一带一路”协调管理中心派驻各国的管委会来联合完成。最后由中心汇总,形成一个完整的“一带一路”战略规划。

  3. 项目功能规划缺失问题

  问题:“一带一路” 其实就是一个全球产业总部基地模式。因此,它必须要具备以下三个要素:一是要有一支专业的管理团队;二是要有一个成熟的样板工程;三是要有一套可供复制的利益分配模式。而“一带一路”总部基地就是进军各国的样板工程。在产业规划过程中,应以市场为轴心,围绕市场需求这个轴心,再进行各种产业配套规划。而“一带一路”项目已实施近6年,到至今为止还没有看到中国总部基地的影子,这种产业功能规划的失误,也是导致整个项目难以推进的主要原因。

  对策:建议由一带一路协调管理中心牵头,重新制订一份完整的《“一带一路”项目总体战略规划书》。其中包括各国项目的功能规划,如:区域项目主题规划、各工业园区规划、交易展示区规划、物流仓储规划、基础设施规划、公共服务规划、就业人口规划、人居环境规划、生活配套规划、环境保护规划、产业政策规划、项目投入与收益规划、生产销售配套规划等。而“一带一路”作为一个全球化项目,在规划过程中,它必须把总部基地放在规划的首位,因为总部基地既是该项目的样板工程,又是产业全球化的轴心功能。

  在总部基地的功能规划中,还要体现以下几个核心功能:国际商品交易区、中国商品交易区、政务综合服务区、商业配套服务区、各国商务服务区、生活配套区、文化休闲区等。每个总部基地的城市配套功能其实就是一座新兴的国际化中等城市的功能。

  4. “一带一路”项目分工不明确问题

  问题:“一带一路”项目无疑是代表着国家意志,但在实施及运行过程中决不能过于突出国家行为,而是要体现出市场化行为。从目前“一带一路”的分工来看,中央、地方、协会、企业等之间的分工很不合理,甚至完全脱离了产业发展的基本规律。这也是“一带一路”项目推进缓慢的主要原因。

  对策:从“一带一路”发展的实际情况出发,应做到合理分工,如:一带一路协调管理中心可主导项目规划监管,国企主导基础设施建设,总部基地可由所在省市主导投资建设,商业和轻工联合会负责协助各国管委会组织本国民企参与,各国管委会负责组织当地华人华侨参与。而中国驻各国大使馆可负责与当地政府协调。只有分工明确,才可能保证项目顺利实施。

  5. 总部基地选址问题

  问题:“一带一路”总部基地选址应符合以下五个条件:一是陆海空交通便利;二是要背靠产业区;三是商业环境好;四是要求用地开阔便于规划;五是基础设施配套齐全。尤其是第一个基地,选好了可四两拨千斤,选错了那就是千斤拨四两。

  对策:第一个总部基地建议设在广州的南沙区。因为广州是广交会的所在地,也有珠三角的产业作依托,交通也十分便利,便于招商。第一个总部基地建成后,接下来的各国基地招商就很容易了。

  按照中国的区位及产业分布情况,国内至少可设两个总部基地,分别是广州南沙区和雄安新区(天津、大连、上海、宁波都可备选) ,使南北形成优势互补,更重要的是可顺便解决雄安新区的城市定位与繁荣发展问题。

  6. 关于雄安新区的战略规划问题

  问题:雄安新区是本届政府新推出的一个重点工程,由于城市主题规划定位不清晰,导致招商工作遇到了不少阻力。从雄安新区的区位条件来看,雄安新区并没有满足依山傍水的立城条件,表面上看雄安新区依托了白洋淀的水系,但白洋淀的水也并不是活水。这就是雄安新区建设国际大都市的一大硬伤。

  对策:如果要弥补雄安新区目前的不足,保证雄安新区的建设与繁荣,建议将“一带一路”北方总部基地设在雄安新区。有了总部基地作依托,雄安新区就将成为名符其实的国际商贸之都。未来的雄安新区可以国际商贸为主导,以科技、教育产业为辅助。如果这种城市定位一旦确立,雄安新区遇到的各种问题都将会迎刃而解。

  7. 亚投行过早成立的问题

  问题:从“一带一路”项目建设来看,应该要是围绕法通、人通、钱通、路通、信息通和物通等六大要素来开展工作。目前世界各国都是以美元作为外贸为结算货币,钱通根本就不是问题。当亚投行成立时,显然就曝露了中国争霸世界取代美国的战略企图,人为地给中国走向世界设置了挡碍。这也是“一带一路”项目在战略规划上最大的一个败笔之一。

  美国之所以能称霸世界,其内在因素是:以普世价值观为国家灵魂,以跨国企业为发展根基,以美元为血脉,以美军为强国驱体,以科技为发展动力,以文化教育为先导。明眼人都清楚,中国发起的亚投行一旦成功,接下来必定会出现一种叫“亚元”的货币。一旦“亚元”成为全球贸易的结算货币,必然会动摇美元在国际上的地位,而美元在国际上的地位又直接影响美国的国际地位。也就是说,谁想动摇美元地位,谁就会成为美国的敌人。

  卧榻之侧又岂容他人酣睡。这也是美国近年来处处与中国为敌的主要原因。这与中国过早成立亚投行有着直接的关系。这都是策略制订上的重大失误。

  对策:建议在“一带一路”项目还没有完全落地运行时,要尽量淡化亚投行的影响,并尽可能引进美国一些大型金融机构参与,目的是打消美国政府的顾虑,这样更加有利于改善中美关系,从而减轻“一带一路”对外拓展的阻力。

  8. 对外宣传过于高调问题

  问题:“一带一路”项目在对外宣传方面过于高调,引发美国等世界强国的反感和抵制。这也是策略制订上所出现的重大失误。

  对策:无论软硬实力,中国与世界强国都还存在较大差距。在当今全球化大争时代,中国要想国泰民安,邓公所提出的韬光养晦之策至今并未过时。建议中国官媒在对外宣传的风格上进行调整,还要尽量降低国际型会议的接待格调,同时中国政府在对外援助方面要量力而行。政府与官媒都应该把塑造国家公信力当作一件头等大事。

  9. 军事化扩张过于张扬问题

  问题:强国必先强军,这种观点只适合于古代的冷兵器时代。当今世界,和平与合作才是时代的主旋律。中国是一个拥核大国,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像上世纪一样侵略中国。因此,中国在军事化扩张方面的过于高调,不仅会影响“一带一路”项目的顺利实施,而且还会招来各国的抵制,甚至会亡国灭种。这完全是战略制订上出现的重大失误。

  对策:建议中国政府应重点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要尽快淡化军事和政治斗争,更不可输出间谍,甚至搞军事渗透和腐败外交。因为“一带一路” 需要一个和谐的外部环境。

  10. 社会矛盾不断激化问题

  问题:“一带一路”无疑是中国向全球化迈进的一个重大战略。因此,中国要输出的就决不仅仅是工业产品,同时也要输出文化与文明。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政府过于注重经济指标,可是在政治制度、法制、文化、教育、科技、民生保障、环境保护等方面还存在着严重滞后的问题,从而导致各种社会矛盾不断激化。这对于中国实施全球化扩张是一种致命的硬伤。

  对策:在规划“一带一路”时,应该要把攘外必先安内作为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大前提。得民心者得天下。中国政府应将着力点放在化解社会矛盾上,并全力推进依法治国,同时下大力气改善民生。只有上下同欲,方可大出天下。

  11. 关于海外华人整合问题

  问题:海外华侨华人应作为“一带一路”的生力军。从产业战略的角度来看,中国发起“一带一路”项目具有四大其它国家无可比拟的优势:一是制造大国;二是拥有14亿人口的消费市场;三是拥5000万海外华侨;四是拥有世界上最活跃、数量最庞大的民营企业队伍。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政府只注重国企的作用,而轻视民企和海外华侨的作用。这对“一带一路”的顺利推进是一种非常不明智的做法。

  对策:中国政府应重视民企和海外华人华侨的参与,使之成为“一带一路”的开路先锋和未来市场的经营主力。

  12. 关于“一带一路”的覆盖范围问题

  问题:从目前“一带一路”的参与国家来看,美国、欧盟和日本等中国的主要出口目的国都没有参与。这对中国很不利。

  对策:建议中国政府对一些未参与“一带一路”的国家采取另一种做法,那就是偷换概念。可借海外华人华侨的力量,在当地购买土地,兴建大型国际商贸中心,项目名称还是叫“中国城”。其规划功能及经营模式可全部参照“一带一路”基地。只要中国政府不直接参与,各国法律都是允许的,也是非常欢迎的。

    结束语

    政治与经济从来都是一种因果关系。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治倒退必然会引发经济下行。希望中国的决策者要意识到这一点。

   “一带一路”是中国的国家战略性项目,只能成功,决不能失败。如果失败,对中国的损失将难以估量。

  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要建设好“一带一路”并不难,但当你把一个项目政治化以后,事情就会变得复杂化。因此,作者希望中国政府在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要尽量淡化政府色彩,而更多以行业组织或民企的名义出现,这样反而会减少更多麻烦。国内官媒也要少报道“一带一路”的新闻,尽量做到只做不说。按照中国现有的条件,只要中国政府及时调整战略,不出五年,在全球1000万人口以上的国家都会成为“一带一路”的目的国。

  考虑到文章的篇幅过长,作者在本文省略了许多数据分析内容,更多的是从产业战略角度表达个人观点。不当之处,还望读者见谅!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