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问题12:泰民反对炸扩湄公河,一带一路在泰国朝野饱受争议

0
260

一带一路问题,泰民,反对,炸扩,湄公河,一带一路,泰国,受阻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和地区名单

东亚:蒙古
东盟10国: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缅甸  泰国  老挝  柬埔寨  越南  文莱  菲律宾
西亚18国:伊朗  伊拉克  土耳其  叙利亚  约旦  黎巴嫩  以色列  巴勒斯坦  沙特阿拉伯 

也门  阿曼  阿联酋  卡塔尔  科威特  巴林  希腊  塞浦路斯  埃及的西奈半岛

南亚8国:印度  巴基斯坦  孟加拉  阿富汗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尼泊尔  不丹
中亚5国: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塔吉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独联体7国:俄罗斯  乌克兰  白俄罗斯  格鲁吉亚  阿塞拜疆  亚美尼亚  摩尔多瓦
中东欧16国:波兰  立陶宛  爱沙尼亚  拉脱维亚  捷克  斯洛伐克  匈牙利  斯洛文尼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罗马尼亚  保加利亚  马其顿  阿尔巴尼亚

泰国:泰国面积约51.312万平方公里,2014年,泰国总人口6450万。锡是泰国最重要的矿产,储量150万吨,居世界之首。泰国是一个新兴经济体和被认为是一个新兴工业化国家,对外贸易在国民经济中具有重要地位。主要出口产品有:汽车及零配件、电脑及零配件、集成电路板、电器、初级塑料、化学制品、石化产品、珠宝首饰、成衣、鞋、橡胶、家具、加工海产品及罐头、大米、木薯等。主要进口产品有:机电产品及零配件、工业机械、电子产品零配件、汽车零配件、建筑材料、原油、造纸机械、钢铁、集成电路板、化工产品、电脑设备及零配件、家用电器、珠宝金饰、金属制品、饲料、水果及蔬菜等。GDP(2013年)总计:3,872.16亿美元;人均GDP:5,673美元。

(曼谷2017年5月4日讯)中国推动扩阔湄公河部分河段,拟利用炸药炸开河床岩石,让大型货轮通过,惟计划惹泰国保育团体反对,斥中国破坏当地生态,是经济侵略东南亚又一例证。工程现属前期勘探阶段,有参与的华工担忧事件招致人身安全问题。

泰国《曼谷邮报》报导,捲入争议湄公河河段为流经缅甸、泰国与寮国的一段「比隆急流」,全长约96公里。中方计划以炸药清除岩石与沙洲,以让吨位达500吨的货船能驶经有关河道,连接中国云南省与寮国北部的琅勃拉邦,促进货运业。

去年12月,泰国批准由中国国企「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中交第二航务工程勘察设计院有限公司」(二航院)负责勘探河道周边地质、水流等情况。寮国与缅甸亦已批准勘探。各国待完成环境研究与公众谘询,并经共同商讨后,才会决定是否展开工程。

有关计划被视为中国「一带一路」发展理念的一部分,亦被视作彰显中国在该区的影响力。早前中国在湄公河上游兴建多个水坝及水力发电厂,已遭多个下游国家民众批评损害当地环境自利。

抗议团体在寮国和泰国边境地区,挂起写有「湄公河不能售卖」的布条,反对发展湄公河。抗议团体在寮国和泰国边境地区,挂起写有「湄公河不能售卖」的布条,反对发展湄公河。

华工忧人身安全

保育组织「爱清孔」主席尼瓦指,工程会令鱼类失去繁殖场,威胁濒危物种,亦影响候鸟觅食,同时水流增加可能令沿岸农地侵蚀恶化,「这(扩阔河道)将令湄公河死亡,你永不能令它復元」。

受影响河段流经的清莱府首长那龙沙表示,民众可自由表达对工程的意见,又称河流贸易增加,对当地人亦有利。

二航院的团队自去年12月展开勘探以来,三度遭遇泰国民众示威,有民众质疑勘探队已标记爆破位置。中国团队每晚都要将船驶回寮国境内以策安全。

二航院接受路透社访问称,只负责勘探工作,而爆破工程有待招标。公司又称,曾与当地民众交流,盼释除疑虑。中国外交部暂未有回应。

一带一路泰国遇阻 幕后细节曝光

转自多维新闻网  http://www.dwnews.com

2017年5月4日,北京“一带一路”峰会前夕,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作为“一带一路”更广泛计划的一部分,中国主导的湄公河河道疏浚计划遇阻,再遭泰国民众抗议。“泰国这些反对声浪凸显出中国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计划所面对的一些严峻挑战。” 各国达成一致的湄公河航线拓展计划,为何受到抵制抗议的是中国?

2016年3月23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海南三亚国际会议中心主持澜沧江—湄公河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会前越南副总理范平明、老挝总理通邢、泰国总理巴育、李克强、柬埔寨首相洪森、缅甸副总统赛茂康合影(图源:新华社) 湄公河疏浚计划遇阻 湄公河发源于中国青藏高原,向南流经中国、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注入南海,绵延四千余公里,是东南亚流经国家最多、最为重要的国际河流。 长期以来,湄公河航运扮演着沟通沿线各国交通大动脉的角色。

中国与老挝间的湄公河航线,曾因2011年的“湄公河大劫案”而广为人知。然而,由于激流、险滩的存在,湄公河只能分段通航,能够通航的上游中老航线也只能通行300吨级船只,国际交通大动脉、水运廉价的优势并未完全发挥。 作为“一带一路”更广泛计划的一部分,湄公河疏浚刻不容缓,先期计划将“湄公河变成一条能够容纳500吨驳船的航道,以使货物能够从中国云南省直接运送到老挝的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市”。由中国出资的河道勘察工作已获得缅甸、老挝、泰国批准。 然而,就在中国勘察队进驻湄公河开展工作时,却遭遇泰国示威者的抗议,以致中国工程人员夜间也只能到湄公河老挝一侧过夜。反对该计划的莱清孔保护小组主席尼维特说:“这项计划将会导致湄公河死亡,会对湄公河造成无法逆转的破坏。”在湄公河实施石滩爆破清理行动,不但会破坏鱼类栖息地及扰乱迁徙鸟类的活动,更会导致水流量增加,从而侵蚀河边农田。

对于民间组织的抗议,今年1月初,泰国总理巴育(Prayut Chan-o-cha)曾质问“为何单方面抵制中国,湄公河又不是泰国独有的!”并且巴育也曾向媒体强调,湄公河疏浚工程是流域间各国达成的共识,不是任何国家的单方面行动。据泰国曼谷中文报纸《星暹日报》报道,泰国港务厅副厅长宋猜4月15日也曾表示,除了中国爆破清理礁石外,泰国方面也会挖开河岸,拓展航线,不能单方面针对中国。 各国达成一致的湄公河航线拓展计划,为何受到抵制抗议的是中国? 为何是中国 中国投资项目在中国周边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国家受到抵制、抗议,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据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2014年4月柬埔寨专题分析统计,从2007年到2013年中国在柬埔寨先后有中国在柬埔寨第一个水电站——甘寨水电站、天津优联集团地产旅游项目、鄂尔多斯集团金边万谷湖房地产开发、中海油石油勘探项目、中国国电集团柴阿润水电站等项目遭到当地民众的抗议、请愿。在缅甸,中缅石油管线项目、中缅密松大坝工程、中缅合资莱比塘铜矿、中缅高速铁路计划等也都遭到当地民众抗议,或中止,或暂停,或进展缓慢。

为何明显有益于当地经济发展的中国投资项目屡次受到当地民众的抵制、抗议?中国企业通常也会按照国际惯例,向当地文化、教育、公益事业捐资、捐物,为何结果却大不相同? 一方面,中国企业可能确实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比如将中国国内的不良习气带到国外,官商勾结、贪污腐败,自以为有钱看不起当地人等等。另一方面,这些事件的背后存在一个共同的特征——大多是由非政府组织(NGO)牵头,而这些NGO的背后或多或少都有欧美西方的影子。

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主办的《国际先驱导报》,2015年曾刊文谈及日本、美国的NGO,从一个侧面可以管窥西方NGO在中国周边的影响。“从上世纪90年代前后起,日本政府逐渐意识到NGO的特殊作用,开始动用公共资金予以扶持,几十年来创设多种援助机制。”据日本国际合作民间组织中心秘书长定松荣一披露,“在一些政府没精力处理或不好出面的‘重点战略项目’上,‘NGO会代劳,并获得政府的重点资金支持’”,年均投入资金70亿日元(约合6,160万美元)。

该文尤其指出,“相比欧美国家,日本NGO主要集中于中国周边地区。大部分NGO深入当地经济、社会等领域,对改善、塑造日本的形象起到潜移默化、不可替代的作用。与此同时,安倍政府上台以来,也借助NGO的力量拉拢东南亚、南亚国家,这种‘笼络人心’的战略考量,也意在服务于外交大局。” 日本这种政策效果之一,即是曾经侵略缅甸的日军战死者陵园修葺一新,并有专人看守,而曾经出兵帮助缅甸抵抗日本侵略的中国远征军陵园,不但破败不堪,甚至还被破坏,修葺都被刁难。 而美国的NGO,虽大多隐藏其政府背景,但其行动目标却与政府“不谋而合”。“在美国,不少NGO实质上带有浓厚的‘政府特性’,有些甚至直接为政府的外交政策服务。最典型的就是一批以‘民主输出’为己任的NGO。” 在以佛教为国教的缅甸,缅北克钦、克伦、那家人等少数民族却主要信奉基督教,这与西方宗教组织一直以来的渗透不无关系。目前控制克钦邦的克钦独立军,就源于二战时期美国扶持的101克钦族突击队。而中国在缅投资项目被抗议最多的正是克钦邦。 服务于遏制中国的战略,经过几十年的深耕,布局于中国周边的西方背景NGO,诱导当地民众抗议中国投资项目也就不难理解了。

以彼之道 还施彼身 湄公河疏浚计划遇阻,民间的抗议与泰国政府的表态,也折射出中国现行外交政策的缺陷——重官方、轻民间,重上层、轻底层。当前中国大陆对香港、台湾的政策也同样存在这一问题。 孟子曰:“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诚然,与各国当权派、上层既得利益阶层打交道无非利益二字,要比与民间、下层简单、容易、立竿见影。然而,当这些国家公民社会发展起来,中国反而成为民众反对威权统治、既得利益阶层的牺牲品。当地民众之所以能被NGO组织起来抗议中国投资项目,很大程度上就在于此,在他们眼里中国就是威权统治者、既得利益者压迫他们的“帮凶”。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泰国

黄日涵 华侨大学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

梅超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硕士生

泰国,全称泰王国,位于中南半岛,与缅甸、老挝、柬埔寨和马来西亚接壤,东南经泰国湾出太平洋,西南临安达曼海入印度洋(见图一)。泰国以其优越的海洋地理位置,成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战略支点国家。近年来,中泰之间的双边关系不断增强,双方建立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贸易、农业、铁路、粮食以及防汛抗旱等方面也展开了全方位的合作,中泰两国更计划在2015年将双边贸易额扩大至1000亿美元,中泰之间签署的高铁协议,将进一步深化中泰之间的经济合作,随着投资深度的持续推进,如何防范在泰国投资的政治风险也变得迫在眉睫。

图一:泰国周边卫星图

资料来源:谷歌卫星地图

一、泰国国内政治概况

根据泰国现行宪法的规定,泰国实行君主立宪制政体,国王为最高国家元首。现任国王普密蓬·阿杜德自1950年加冕后,在位65年,是目前世界上任期最久的国王。国王为虚设,仅仅作为国家象征。内阁是最高行政机构,即中央政府,由总理、副总理和各部部长组成。其中,总理为政府首脑,拥有实权,负责国家的大政方针和对外政策。现任总理为巴育,系2014年通过军事政变上台,经国王普密蓬·阿杜德任命后,出任总理。泰国政治具有典型的军人政治的特点,二战后军人集团曾长期把持政权,虽然引入了民主选举的因素,但是仍然摆脱不了军事势力强大、政党腐败等负面影响,难以成为真正的民主国家。

议会作为泰国的最高立法机构,在组成方式上,也在不断发生变化,目前泰国实行的是两院制。宋清润、张锡在《泰国民主政治论》一书中指出在泰国议会中,众议员由选举产生,共500人,任期四年。参议院曾由军方任命或者国王、总理任命产生,目前采用选举制,150名参议员中,76席由选举产生,其余74席由专门委员会遴选产生。

泰国的司法制度较为复杂,司法体系由宪法法院、行政法院、军事法院和司法法院组成。其中,宪法法院主要负责对总理或议员的违宪行为提出审议。行政法院主要负责审判政府官员或国有企业以及政府和企业间的诉讼案件。军事法院主要职能是审理军事犯罪,负责监督军队系统。最后,司法法院职能最小,主要受理民事和刑事诉讼案件,通常都是一些不归宪法法院、行政法院或军事法院管理的事项。

泰国实行多党制。目前泰国政坛共有60多个政党,主要政党包括民主党、民众党、社会行动党、为泰党、大众党、自由党等,名目繁多,其中民主党、民众党和社会行动党系老牌政党,其余大多数都是20世纪80年代后的新兴政党。民主党和为泰党是目前影响力最大的政党。

二、泰国投资环境及其与中国经贸联系

首先,从泰国自身发展来看,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泰国目前已经属于一个中等偏上收入的发展中国家。泰国实行市场经济,对外开放,比较依赖海外市场,注重对外贸易。尽管泰国政权变动频繁,但是并未对经济发展造成太多负面影响。根据陈晖、熊韬所著《泰国概论》一书的介绍,2002年—2006年他信在位期间,将发展经济作为国家首要任务,泰国年均经济增长率分别达到5.3%、7.1%、6.3%、4.6%和5.1%,发展迅速。2006年10月泰国开始实施第十个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制定了发展“绿色与幸福社会目标”,2007年和2008年,泰国年均增长率分别为5%和2.5%。2009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泰国经济增长首次出现下滑,负增长2.3%。2010年泰国即迅速走出金融危机的影响,进出口贸易双双回升,经济增长率高达7.8%。(见表一)。目前泰国经济基本保持平稳健康发展,没有出现大的波动。2013年泰国GDP为3872.52亿美元,在东南亚国家中,仅次于印尼,位居第二(见表二)。

表一:2002年—2010年泰国国民经济增长率

资料来源:陈晖、熊韬《泰国概论》,中国出版集团,2012年12月第1版,第263—264页

表二:2013年东南亚国家GDP前六强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其次,从泰国的产业结构来看,布局较为合理,其中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近年来占国民生产总值比重不断上升。第一产业主要以种植业和渔业为主,其中种植业方面主要是热带作物,诸如油棕、椰子、腰果等油料作物,以及胡椒、香茅、香根等香料作物。渔业方面因其有漫长的海岸线,凭借泰国湾和安达曼海的地理位置优势,成为亚洲仅次于中日的第三大海洋渔业国家。第二产业,即工业方面,以出口导向型工业为主,主要门类包括汽车装配、建材、石油化工、塑料、家具等,目前工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正在不断上升,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泰王国大使馆的介绍,2012年泰国工业生产增长6.9%。第三产业方面,主要以旅游业为主,带动整个服务产业的发展。泰国因其是重要的佛教圣地,每年吸引大家海内外游客前来瞻仰,尤其以东亚国家为主,曼谷、清迈、普吉岛等城市都是重要旅游地。据云南省东南亚南亚西亚研究中心统计,2012年共有2235万外国游客赴泰旅游,同比增长16.2%。此外,对外贸易在泰国民经济中占据重要比重,无论是种植业、渔业还是工业、旅游业,几乎都已对外出口为主,外向型经济是其国民经济的主要特征,中国、日本、东盟、美国以及欧盟是泰主要贸易伙伴。

最后,从中泰经贸联系来看,据泰王国驻华大使馆统计,2013年,泰中贸易总额达到649.65亿美元,其中泰国对华出口268.3亿美元,进口376.1亿美元。中国对泰投资申请总额达14.17亿美元,比2012年增长2.3倍。从双方贸易来看,泰国对华出口货物主要有:集成电路、半导体和晶体管、电脑及零部件、矿产品、橡胶、天线、塑料等。泰国在华进口货物主要包括:机电产品、有线电话和传真设备、钢铁半成品、热轧钢板产品等。此外,近些年中方对东盟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愈感兴趣,一方面得益于中国产能过剩、加快走出去战略,另一方面和东盟地区改善基础设施条件、加快招商引资有关,其中泰国是中国在东盟投资的重要伙伴国。中方企业在泰石油开采、水利设施建设以及高铁项目方面占有较大比重。同时,每年大量的中国公民赴泰旅游,对于在泰中企而言也是个巨大商机。从2013年泰国国家旅游局的统计的数据来看,当年中国赴泰旅游人数达470万(同年大陆赴台旅游人数的十倍),较2012年增长68%,成为史上“泰囧”一年,中国目前也是泰国最大旅游客源国。在泰中企可以考虑为中国游客开展导游咨询等相关服务。

三、中泰外交关系分析

中泰自古以来就有着上千年的传统友谊,197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泰王国正式建交,中泰关系翻开新的一页,两国关系保持健康稳定发展。1978年,越南对柬埔寨发动战争,作为柬埔寨的邻国,泰国高度关注事态发展,并与中方积极配合,谴责越南的地区霸权主义行径,中泰两国由此结下深厚的政治友谊。冷战结束后,两国高层保持接触,交流频繁。2001年8月,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公报》,就推进中泰战略性合作达成共识。2003年胡锦涛主席访问泰国,并出席在泰国首都曼谷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第十一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同年,“SARS病毒”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亚洲国家和其他地区持续蔓延,东盟国家对中国颇有微辞,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将对外访问的首站选择泰国,向东盟国家宣誓危难当头,中国与东盟国家同在。2009年温家宝总理又访问泰国,相继出席包括东盟峰会、10+1峰会、10+3峰会以及东亚峰会在内的一系列重大国际会议。2012年应泰国总理英拉之邀,温家宝总理再度赴泰出席东亚领导人峰会。2013年10月,李克强总理在泰国国会发表题为《让中泰友好之花结出新硕果》的演讲,更是将中泰战略友好关系推向新高潮。

冷战结束后,在继续发展两国政治互信的基础上,经贸关系也成为中泰关系的新亮点,双方都实行对外开放的市场经济,把经济建设放在国家治理的首位,经贸往来频繁。在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以及中国—东盟自贸区合作框架内,关税壁垒的逐步消除,两国商品流通大大加速,中国目前已成为泰国第二大贸易伙伴,而泰国是中国在东盟第三大贸易伙伴。2015年正值中泰建交40周年,双边互惠必将迎来新的高度。

四、中资在泰国投资政治风险分析

尽管中泰关系发展没有太多隔阂障碍,两国关系总体顺畅,近些年在泰投资中企更是与日俱增,但是一些潜在的政治风险也不容忽视。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四点:

第一、泰国政治稳定性和连续性较差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泰王国大使馆的整理,现将近些年来泰国政权变动情况汇总如下:

2001年,泰国爱泰党在大选中获胜,党首他信担任总理。

2006年9月,军人集团发动政变,他信被赶下台。

2007年,泰国大选,人民力量党获胜,沙玛出任总理。

2008年9月,沙玛被判违宪下台,人民力量党推选颂猜接任总理。

2008年12月,宪法法院判决泰国党、人民力量党和中庸民主党贿选,予以解散,颂猜下台。

2008年12月,民主党党首阿披实当选总理。

2011年5月,阿披实宣布解散国会下议院,随后举行全国大选,为泰党获得大选胜利,英拉出任总理。

2013年12月,英拉宣布解散国会下议院,重新大选。随后,宪法判决大选无效。

2014年5月,陆军司令巴育发动军事政变,8月巴育出任总理。

由此可见,泰国政治受军人集团影响较大,军事政变时有发生。此外政党斗争,互相倾轧,议会解散、提前选举也是屡见不鲜。国内政治不稳定,难保不对在泰投资中企构成人身、财产安全威胁,此系在泰投资第一大政治风险,企业人员应树立风险防范意识。

第二、中泰关系容易受美泰同盟的影响

冷战结束后,美国曾一度忽视和泰国的传统盟友关系,双边关系不冷不热。自奥马巴任期开始,美国提出要“重返亚太”、继而又声称要“亚太再平衡”,开始重新重视美泰关系,双边关系迅速回升。2012年奥巴马连任后继续推行其“亚太再平衡”战略,亚洲仍然是其首访目的地,而第一站就选择了泰国,可见意味深长。奥巴马访泰期间,与时任泰国总理英拉详谈甚欢,英拉表示泰国考虑加入TPP。美国拉拢包括泰国在内的诸多亚太国家,加入其主导的区域经济合作体制,打破原有的亚太经济格局,尤其要平衡中国在亚太区域的经济影响力,未来必然对中泰贸易产生影响。TPP作为高标准的贸易协议,包括所有货物、服务和农产品贸易,有可能成为亚太经济合作新机制,面对这一趋势,中国高层和企业都应未雨绸缪,切实提高自身产品标准,确保无论是在中泰贸易还是在亚太贸易格局中,都不会利益受损。

第三、要谨防恐怖主义的威胁

传统上西亚北非是恐怖主义的重灾地,目前南亚东南亚地区,也成为恐怖主义的多发地。在泰国,近年来曼谷、普吉岛等地也成为了恐怖主义袭击的高发地区。根据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反恐研究院主编《国际恐怖主义与反恐怖斗争年鉴》的介绍,目前存在于泰国的恐怖主义国际组织主要有“联合南部地下组织”、“北大年联合解放组织”、“北大年伊斯兰游击运动”、“伊斯兰祈祷团”和“北大年马来民族革命阵线”等。张金平、李宝林也在《东南亚恐怖主义的国际性及对云南国际大通道建设的影响》一文中指出,2003年6月10日,泰国警方就曾破获消息称,由泰国伊斯兰教徒组成的所谓“伊斯兰祈祷团”活动小组,企图对度假胜地普吉岛及巴提雅等地区发动袭击。客观说,目前恐怖主义对泰国的影响还不及对印度、巴基斯坦、马来西亚等国严重,但是潜在的危险也不容忽视。在泰的中国企业和游客应密切留意当地媒体报道,遵守中国驻泰大使馆的建议。

第四、泰国南部三府的宗教冲突以及社会不稳定

位于泰国南部的惹拉府、北大年府和陶公府,由于民族关系错综复杂,社会十分动荡,人民的生命安全缺乏保障,正常的社会运作和经济发展受到极大限制。深层次的原因之一是占当地人口大多数的是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而泰国人民普遍信仰佛教,这也成为了引发冲突的重要因素。由于泰国南部暴力事件不断,边境三府从2005年7月开始实施紧急状态法。长久以来,一直社会不大稳定,因此中资企业在泰国投资要尽量避免到南部三府,谨防可能发生的安全问题。

来源:中国网观点中国“一带一路”列国投资政治风险研究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