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问题13:一带一路投资项目在老挝遭军警持冲锋枪驱赶

0
98

一带一路问题,一带一路,投资项目,老挝,军警,冲锋枪,驱赶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和地区名单

东亚:蒙古
东盟10国: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缅甸  泰国  老挝  柬埔寨  越南  文莱  菲律宾
西亚18国:伊朗  伊拉克  土耳其  叙利亚  约旦  黎巴嫩  以色列  巴勒斯坦  沙特阿拉伯 

也门  阿曼  阿联酋  卡塔尔  科威特  巴林  希腊  塞浦路斯  埃及的西奈半岛

南亚8国:印度  巴基斯坦  孟加拉  阿富汗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尼泊尔  不丹
中亚5国: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塔吉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独联体7国:俄罗斯  乌克兰  白俄罗斯  格鲁吉亚  阿塞拜疆  亚美尼亚  摩尔多瓦
中东欧16国:波兰  立陶宛  爱沙尼亚  拉脱维亚  捷克  斯洛伐克  匈牙利  斯洛文尼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罗马尼亚  保加利亚  马其顿  阿尔巴尼亚

老挝:老挝国土面积为23.68万平方公里,约680万人口(2014年)。经济以农业为主,工业基础薄弱。1994年4月21日,老挝国会颁布的新修订的外资法规定,政府不干涉外资企业事务,允许外资企业汇出所获利润;外商可在老挝建独资、合资企业,享五年免税优惠。2004年,老挝继续补充和完善外商投资法,放宽矿产业投资政策。GDP(2011年)总计:100.99亿美元;人均GDP1490美元(2013年)。

一带一路项目在老挝遭军人持冲锋枪驱逐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8/0629/1136124.html

参与一带一路投资计划的贵州省江葛集团,在老挝和当地人合作的两个水泥厂项目突生变故,当地股东带同武装人员持枪将中方人员驱逐,导致中方投资者蒙受巨额损失。老挝当局之前已驱逐多个获中共官方支持的投资集团,令一带一路投资计划的前景蒙上阴影。(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知情人士周四(2018年6月28日)向本台提供的资讯显示,这两个分别位于老挝琅勃拉邦和乌多姆塞省,由贵州江葛集团投资的水泥厂都已经停工,而两厂的老挝股东肖长寿在上月16日和18日,分别派持枪人员控制了厂房的运作,并将中方人员驱逐出厂,大量财物被抢走,帐户变更。

消息人士还透露,江葛集团原计划对专案总投资3.565亿美元,目前已投入约6700万美元。尽管该专案是贵州省政府及商务厅主导的一带一路重点投资项目,但迄今为止,中共官方并没有实质性的行动帮助企业挽回巨额损失。

贵州江葛集团董事长林加其向本台承认,遭到原股东「抢劫」,也承认他们是贵州一带一路战略的重点专案,但不愿意公开透露具体的损失,只是称事情还在协调中。

林加其说︰对,就是遭到武装抢劫。又被肖长寿带武装人员来抢劫啊。拿冲锋枪的。因为我们作为中国的企业出去投资,肯定是在政府的引导下。我们投资的这个专案,它有专案评选嘛,已经列进一带一路重点专案,是贵州省一带一路重点专案。当然现在发生了这个事情的话,我们也在寻求解决办法。

但据一份疑似老挝方面的抗辩材料称,当地股东驱逐江葛集团,是因为在管理中隐瞒事实、虚假投资、转移共有资产、在建专案延期等。并称现场的持枪人员是现场维持秩序的员警。

本台记者致电贵州省商务厅,但该机构的多个公开电话,也一直无法拨通。

江葛集团投资的这两个老挝的水泥厂,是一带一路的重点项目。即使在已遭驱逐半个月之后,贵州商务厅依然将该专案作为一带一路的政绩之一,通过官媒《新华社》对外进行宣传。

另据云南宏星物流老挝公司的负责人阮先生透露,七年前,因为该老挝水泥厂专案缺乏资金,他们也是作为云南商务厅主导的桥头堡企业,投资了该企业800万美元,并负责运营,但仅仅生产了三年,就和江葛集团一样被驱逐,遭肖长寿带著武装人员驱逐,并抢走所有财物,企业帐户和股权都被侵吞。

阮先生说︰这个企业的话呢,是很早以前就去老挝的一个华侨在琅勃拉邦建的一个水泥厂。当时没有资金嘛,当时国家提出桥头堡战略嘛,我们是云南省商务厅桥头堡战略走出去的专案嘛。我们跟他们合资嘛,购买了他34%的股份,签了一个合同,由我们宏星物流负责生产、经营、管理。生产经营了3年以后呢,他也是用现在对江葛的同样的手段,把我们的管理人员啊全部赶出去。当时也是派部队进去了,把我们34%的股份侵吞掉了。

阮先生称,因腐败严重,参与驱逐中国企业的武装人员,是老挝的军警人员。尽管他们也向中共官方求助,但除了被扣人员获释,但经济损失没有任何办法。目前他们已经向老挝方面的法院起诉,但他认为,在老挝,来自中国的投资方无望打赢官司。

阮先生说︰他的部队是老挝官方的部队,然后值钱的东西就拿走吧。近期他也是用同样的手法,也是把江葛的帐户封掉,然后重新开一个帐户。云南省商务厅的话呢,也是通过总领馆来协调。但是总领馆也只能让双方股东坐下来协商。他们把我们的人扣了18个小时,总领馆的话它去协调把人保释出来,但是至于这个官司的对错,他们无法参与的。哎呀,这个怎么说呢,现在的话我们是实在没办法了。

阮先生还透露,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两家来自中国的投资方遭驱逐,但详情不明。

为此,本台记者致电琅勃拉邦水泥厂老挝老板肖长寿,但他一直没有接听手机。老挝琅勃拉邦公安厅、乌多姆赛省公安厅外管处的电话,也都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2013年,中共政府开始全力打造覆盖传统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一带一路」战略,并试图在沿线国家扩展政治与经济影响力。但迄今为止,该庞大的战略计划亦引发了沿线国家的疑虑和当地民众的反感。此外,因沿线国家投资环境恶劣,迄今为止,中共在缅甸投资的多个水电站遭民众阻止停工,其在东南亚的投资也频遭冲击打砸。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老挝

编者按:一带一路”的顺利推进与“一带一路”国家的国内政局发展密切相关。由于“一带一路”地区上的许多国家对外深陷大国博弈的战场,对内面临领导人交接、民主政治转型、民族冲突等多重矛盾,“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已经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最大风险。因此,对于“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进行分析与评估已经成为当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最为急迫的任务之一。

中国网将以每周发布两篇分析文章的方式,对“一带一路”地区的60余国的政治风险进行简要的概述与分析。本系列将持续发布30余周,共计60余篇文章。具体内容主要围绕该国的一般情况、投资环境、政治结构、各方政治势力、相关政治风险以及可能的国家动向进行分析。

黄日涵 华侨大学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

梅超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关系硕士

老挝,全称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首都万象,是中南半岛上的一个内陆国家,主要信仰佛教。北与中国云南省接壤,南临柬埔寨,东望越南,西频泰国、缅甸。近代史上的老挝,曾先后遭受法国、日本和美国的侵略,饱受战火,直到1973年,美国从印度支那撤军,老挝才迎来和平。1975年老挝废除君主制,成立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老挝人民开始当家作主。老挝是世界上重要的社会主义国家,是中国的“全面战略合作伙伴”,也是“一路一带”重要相关方。

图1:老挝周边卫星图

资料来源:谷歌地图

一、老挝国内政治概况

老挝是一个由共产党(老挝人民革命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在国家机构的设置上,参照前苏联、中国和越南的模式,设有国会、国家主席、国务院、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等机构。其中,国会原称最高人民议会,是老挝最高权力机关和立法机构,代表老挝人民的利益和意志,有权处理和决定全国各大重要事项,制定和修改宪法、法律,制定和审核国家预算,监督政府机构。每届国会任期五年。国家主席由国会三分之二人数选举产生,是最高国家元首,任期与国会相同。现任国家主席朱马里·赛雅颂,也是党中央总书记。国务院是最高行政机关,包括总理、副总理、各部部长和办公厅主任等,由国会审议通过,同样任期五年,负责处理全国各项事务,现任总理通邢·塔马冯。司法机关由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构成,前者行使审判权,后者行使检查权。

老挝实行一党制,老挝人民革命党(前身是印度支那共产党老挝支部)是老挝的执政党,也是全国唯一的政党。老挝人民革命党曾领导老挝人民赶走侵略者,赢得独立解放,成为全国执政党后,又继续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开展国家建设,深得民众爱戴。郝勇等学者在《老挝概论》中指出,老挝反对多党制,现有政治团体皆隶属于人民革命党,包括老挝建国阵线、老挝工会联合会、老挝人民革命青年团和老挝妇女联合会。

二、老挝投资环境及其与中国经贸联系

首先,从老挝自身经济发展现状来看,老挝由于历史上长期遭受殖民主义剥削和封建君主专制的压迫,经济发展基础差,底子薄。按照世界银行的划分,老挝属于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2013年GDP总量111.41亿美元,不到中国的八百分之一(以世行统计的2013年中国GDP总量9.24万亿美元来计算),在东盟十国中基本属于下游水平。老挝自1986开始实行革新开放,逐步实现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九十年代加速转型,目前基本属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从老挝这几年取得的成就来看,虽然国家积贫积弱,但是执政党奋发有为,积极进取,目前基本保持GDP每年以超过7%速度的快速增长(见表1)。为了促进经济发展,老挝注重吸收外资,促进对外开放和贸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的统计,以2013财年为例,老挝进出口贸易总额47.12亿美元,同比增长10.53%,其中进口28.14亿美元,同比增长3.45%,出口18.98亿美元,同比增长18.49%,对外出口增长明显,另外吸引外资17亿美元。

表1:老挝2007年—2014年GDP年增长率(单位:%)

年份(年)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增长率(%)

7.9

7.6

6.5

7.7

8.3

8.0

8.5

7.5

资料来源:World Bank Open Datahttp://data.worldbank.org/

其次,从老挝的产业结构及可投资的领域来看,农业过去曾一直是老挝的主导产业,虽然目前老挝调整产业结构成就明显,但是农业仍然占据国民经济三分之一的比重。处在热带季风气候区的老挝,土地肥沃,雨水充足,天然具备发展农业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常年种植水稻、咖啡、橡胶、甘蔗、茶叶等各种经济作物,并大量出口。但是由于老挝本身农业水利设施建设较差,排水、灌溉等系统欠缺,机械化程度低,又迫切需要引进外资和技术。另外,从第二产业来看,李小元、李锷在《老挝社会文化与投资环境》中指出,老挝传统的工业发展是建立在农业基础上,主要以农产品加工为主,但是近年来由于采矿业和水电业受到国家大力支持,正逐步成为其支柱性工业。老挝森林资源丰富,占国土面积一半以上,蕴藏有大量矿产资源,包括金、银、锌、铅、铁、铜、煤炭等,种类繁多,且大多处于待勘测、开发状态,老挝政府鼓励外资进入,合作开发。水电业的迅速发展则得益于老挝丰富的水资源,湄公河纵穿老挝全境,且支流繁多,未来新能源开发潜力巨大。除了农业、工业以外,以旅游业为主的第三产业近年来异军突起,正成为老挝经济新的增长点。老挝境内,既有令人向往的热带原始森林,也有浓厚的佛家文化气息,还有当年法国殖民留下的欧式建筑,每年吸引了成千上万来自海内外的游客。而这些都是可以投资开发的领域。

最后,从中国与老挝的经贸联系来看,双边贸易基数小,但是增长快。郑国福在《中国与老挝双边贸易合作关系(1990-2012年)》中指出,以2012财年为例,中老双边贸易达到17.286 亿美元,同比增长38.43%,较1990 年贸易水平更是翻了78倍。其中,中国自老挝进口7.91亿美元,增长率为 8.50%,主要商品包括农产品、木材制成品和矿产能源;对老挝出口 9.376 亿美元,增长率为 80.44%,出口商品主要为日用品和工业产品。事实上,近些年中老贸易总额每年都是以两位数在高速增长。2012年老挝正式加入世贸组织,未来开放程度将进一步加大,以及在中国—东盟自贸区合作框架下,中老双边贸易发展前景势必更加广阔。

三、中老外交关系分析

早在老挝革命时期,中方就向老挝人民革命党提供经济援助,交流革命经验,双方就已建立起了深厚友谊。1961年,两国正式建立起外交关系。此后,中方继续支持老方反对帝国主义侵略、赢取国家和平的斗争,老方也支持中方“一个中国”的立场,支持中国维护国家主权统一的事业。中老关系从两党关系展开,扩展至两国,双边关系稳步发展,政治互信不断加深。然而70年代末,由于中苏关系、中越关系的恶化,老挝选择和苏联、越南站在一边,造成中老关系的短暂中断,成为两国关系发展中的阴影,直到1988年才实现双边外交关系正常化。

冷战结束后至今,中老双边本着“睦邻友好”的外交原则,坚持奉行独立、自主、和平的外交,双边关系基本稳定,并不断朝着健康友好的方向发展。以首脑外交为例,2000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对老挝进行国事访问,这是新世纪中国领导人的首次访老,为21世纪两国关系的发展打下坚实基础。2006年6月,老挝主席朱马利访问中国,同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回访老挝。2009年、2011年、2013,老挝主席朱马利三度访问中国,双边关系也提升至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期间中国总理温家宝也访老不断。2014年12月,国家副主席李源潮会见老挝国家主席朱马利,双方就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展开对话。伴随着双边政治互信的不断加深,随之而来的是两国经贸合作的迅速发展,以及文化交流的深入人心。中老是山水相连的友好邻居,中老关系的稳定发展,对彼此都意义重大。

四、中资在老挝投资政治风险分析

老挝是中国的“全面战略合作伙伴”,两国关系高度友好,在老投资中企也日益增加,尽管如此,一些潜在的政治风险仍然不容忽视,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越南因素。

中、越、老三国同为社会主义国家,理应团结友好,但是越南对外政策中的两面性使其左右摇摆。1979年—1989年中越之间曾爆发过军事冲突,历史阴影还没有完全褪去,当下越南又在南海挑衅中国利益,2014年围绕“981钻进平台”一事,越南国内爆发大规模反华游行,给中方企业人员人身及财产安全带来重大伤害。众所周知,越老之间存在“特殊关系”,老挝留学生金梅在《老中关系的历史演变及其影响因素研究》中指出,老挝人民革命党就曾是胡志明创建的印度支那共产党的一部分,两国曾共同抵御法、日、美殖民主义者的入侵,和平年代又相互抱团,老挝政治体制的建立受越南影响最大。七十年代,中越双方爆发冲突之时,老挝就与越南选边站,中断中方援助项目,要求中企撤出老挝,给中方带来重大损失。若未来南海中越矛盾激化,老挝何去何从,令人担忧。

第二、中国威胁论。

老挝留学生苏才明在《老挝对华政策与老中关系的发展前景》中指出,中国威胁论向来在中国周边国家中广有市场,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说,中国是大国,而在与周边相邻的14个陆上邻国以及6个海上邻国中,大多是与中国实力相差甚远的小国,小国对于大国的惧怕心理向来有之。具体到中老关系中,中国威胁论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在南海问题上,老挝担心被中国挟持。虽然老挝作为一个内陆国,与南海问题并无直接关系,但是作为东盟成员国之一,近年来部分东盟国家与中国的南海争端已经公开化。中方希望老挝在东盟范围内坚定支持中国利益,而老挝本身又怕得罪越南等国,进退两难。其次,在涉及湄公河航道管理问题上,老挝担心中方主导湄公河区域,影响到自身利益,成立由东南亚四国在内的湄公河委员会,把中国排除在外。最后,在中老贸易中,老方常年贸易逆差,中方自老方进口少而出口年年翻倍,尤其是自中国—东盟贸易区启动后,中国商品在东盟更是畅通无阻,老方担心被中方经济上殖民。

第三、台湾因素。

台湾因素在短期内不会对中老关系构成影响,但是就长期而言,也不容忽视。台湾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实施“南向”政策,抢占东南亚市场,并通过经济投资增加政治影响力。伴随着中国经济影响力的扩大,台湾“南向”政策已经遭受重创,但仍然在部分东盟国家中留有影响,尤其是通过地理位置上毗邻越南,借越南辐射老挝、柬埔寨。老挝作为东盟中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吸引外资是其外交重点工作之一,老挝一方面宣称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一方面又与台湾当局走近,媒体也时而有意无意将台湾称作特殊的政治实体,这方面的相关动态,应当引起我们注意。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