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问题15:受南海主权争议与债务风险影响,越南对一带一路存疑虑

0
96

一带一路问题,南海主权争议,债务风险,影响,越南,一带一路,存疑虑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和地区名单

东亚:蒙古
东盟10国: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缅甸  泰国  老挝  柬埔寨  越南  文莱  菲律宾
西亚18国:伊朗  伊拉克  土耳其  叙利亚  约旦  黎巴嫩  以色列  巴勒斯坦  沙特阿拉伯 

也门  阿曼  阿联酋  卡塔尔  科威特  巴林  希腊  塞浦路斯  埃及的西奈半岛

南亚8国:印度  巴基斯坦  孟加拉  阿富汗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尼泊尔  不丹
中亚5国: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塔吉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独联体7国:俄罗斯  乌克兰  白俄罗斯  格鲁吉亚  阿塞拜疆  亚美尼亚  摩尔多瓦
中东欧16国:波兰  立陶宛  爱沙尼亚  拉脱维亚  捷克  斯洛伐克  匈牙利  斯洛文尼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罗马尼亚  保加利亚  马其顿  阿尔巴尼亚

越南:陆地面积329556平方公里,约9158.3万人口(2015年)。越南属发展中国家。2006年,越南正式加入WTO,并成功举办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2013年,越南10亿美元以上的主要出口商品有九种,分别为:煤炭、橡胶、纺织品、石油、水产品、鞋类、大米、木材及木制品、咖啡。4种传统出口商品煤炭、橡胶、石油、纺织品均在40亿美元以上,其中纺织品为90亿美元。主要进口商品有:摩托车、机械设备及零件、纺织原料、成品油、钢材、皮革。GDP(2013年)总计:1,705.65亿美元;人均GDP:1,901美元。

【一帶一路】越南爆反華抗议三經濟特區引外資

越南对一带一路存疑虑

29/04/19  作者/来源:中央社 https://www.cna.com.tw

南海争议与债务风险 越南对一带一路存疑虑

(河内28日电)越南学者黎红协表示,越南位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范围而且自身对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相当大,但由于南海主权争议与债务风险,越南对一带一路仍存在疑虑,态度也更趋谨慎。

越南「国际研究基金会」(nghiencuuquocte.org)引述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研究员黎红协(Le Hong Hiep)的观察,刊登有关越南与一带一路倡议的文章。

文章引述2017年全球基础设施展望报告指出,越南自2016年至2040年对基础建设资金需求预估6050亿美元,而资金需求与投资展望的落差高达1020亿美元,显示越南必需设法寻找资金来源弥补缺口。越南可望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受惠者。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7年11月造访越南,双方签署推进「两廊一圈」与「一带一路」框架对接的合作备忘录(MOU)。

「两廊一圈」是由越南总理潘文凯于2004年访问中国时提出的两国经济合作构想,指「昆明-老街-河内-海防-广宁」和「南宁-谅山-河内-海防-广宁」经济走廊以及环北部湾经济圈。

文章指出,越中两国经2年时间才能完成谈判与签署上述备忘录,显示双方对内容存有分歧。以这项备忘录标题来看,越南几乎想要切开「两廊一圈」与「一带一路」,不要把「两廊一圈」列入「一带一路」的计画范围。

黎红协表示,至今越南未有任何由中国透过一带一路提供贷款的基础设施兴建提桉,越方几乎仍对一带一路持有相当谨慎的态度。

黎红协分析,越南与中国长期以来因南海主权争议彼此心存警戒。越南表面上强调,应以和平合作、互利双赢与互相尊重为原则,以及在遵守国际法的基础上实施一带一路,显示越方对此一倡议的高度警觉。

越南相关部门曾经举行多项有关一带一路机会和挑战的研讨会,许多学者在会中指出一带一路不单纯是经济战略,警告越南若加入可能导致对中国的依赖日益严重,甚至损害越南在南海的领土与领海主权。

学者指出,跟中国贷款并不便宜也不容易,中国常为优惠贷款附带相关条件,包括採用中国技术、设备和承包商等。具有丰富贷款经验的越南,面对中国技术落后及承包商缺乏经验等状况下,将不会对中国透过一带一路提供贷款感到兴趣。

此外,越南过去常向国际金融组织或政府开发援助(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ODA)伙伴贷款投资兴建境内基础设施。虽然越南自2009年成为中等收入国家后,这些贷款的条件变更严格,但与一带一路框架内的贷款项目相较,仍对越南具有吸引力。另外,越南还有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PPP)模式可以选择。

黎红协表示,由于越南对一带一路态度谨慎,将会继续观察中国提供贷款给其他国家的建设成效,最后也可能向中国贷款试办若干基础设施,以利进一步评估一带一路的影响。

黎红协指出,南海局势也是一带一路在越南执行的变数之一,若局势加剧及越中两国关係紧张,基于政治和战略的思考,越南会更趋敏感及谨慎。相反的,如果形势平静,越中双方在处理纠纷方面获致成效,越南可能更愿意接受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企业投资越南的机遇与政治风险研究

在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影响下,近年来越南仍保持了强劲的发展势头,在众多新兴经济体中表现突出。随着世界经济全球化进程的不断深入发展,中国和越南找到了发展的契合点,目前正着力推动两国发展战略对接,这为中国企业投资越南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当前中国企业投资越南的机遇主要有越南的投资政策不断完善、部分领域巨大的投资潜力、明显的区位与市场优势以及越南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及相对低廉的劳动力成本等。此外,中国企业投资越南也面对诸如越南的政治权力结构变化的影响、政策与法律的不确定性、腐败问题严重及中越南海问题等政治风险,因此建立和完善相应的应对策略是中国企业投资越南的趋利避害的

重要借鉴。

“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企业投资越南的机遇与政治风险研究[]

倪春丽

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与推进,近年来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进程加快。越南是东南亚地区的重要国家,其经济发展速度在众多新兴经济体中表现突出,近年来成为各国企业寻找新一轮海外扩张机会的目标国,中国企业对越投资也重现高潮。与此同时,中国企业投资越南也面临诸多问题与政治风险,因此相关方制定切实可行的投资与发展策略成为当务之急。

中国企业投资越南的概况

自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企业对越南第一个投资项目落户河内以来,经过二十几年的发展,中国企业对越南的投资经历了从无到有、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在这期间,中国企业对越南的投资在取得一定成绩的同时也暴露了诸多问题,影响了中国与东道国的利益,“一体两面”正是中国企业投资越南的现实写照。

在投资规模方面,近年来中国对越南投资虽有波动,但整体呈上升态势,自2006年起中国已成为越南FDI十大来源国之一。截至2015年底,中国对越南直接投资存量已达近34亿美元,另外,有些企业便于资金运作在新加坡、中国香港上市,资金却来源于中国大陆,因此实际上中国企业对越南投资的规模比官方统计要多。但是,中国企业对越南的投资在项目数、注册资金等方面仍与韩国、日本等有比较大的差距(见表1),更与目前中越间达千亿美元的贸易额、中越经济关系的成熟度不匹配。此外,由于非国有企业是中国投资越南的主体,这也导致中国对越投资的平均规模比较小,目前中国在越南平均每个项目的价值不足1000万美元,与日韩等国相比差距明显。

表1:部分国家和地区对越南直接投资有效项目累计统计

国家/地区 项目 注册资金

数量/个占比%亿美元占比%

总计 17768 100.0 252716.0 100.0

韩国 4190 23.6 37726.3 14.9

日本 2531 14.2 37334.5 14.8

新加坡 1367 7.7 32936.9 13.0

中国台湾 2387 13.4 28468.5 11.3

中国香港 883 4.9 15603.0 6.2

美国 725 4.1 10990.2 4.3

马来西亚 489 2.8 10804.7 4.2

中国大陆 1102 6.2 7983.9 3.2

泰国 379 2.1 6749.2 2.7

法国 426 2.4 3324.5 1.3

英国 199 1.1 3159.0 1.2

俄罗斯 106 0.6 1957.4 0.8

德国 247 1.4 1359.7 0.5

数据来源:[越]越南统计总局:《越南统计年鉴2014》,河内:统计出版社,2015年,第201页。注:时间截至2014年12月31日。

在投资领域方面,当前中国企业对越南的投资主要集中在加工制造业、房地产和建设行业、服务业等领域。据越南投资计划部统计,目前中国对越南投资的一半以上涌入了当地的加工制造业,但部分企业设备、技术等均比较落伍,技术溢出效应弱,具有对自然资源、环境潜在的破坏、污染风险。这些问题最为越南方面诟病,部分专家认为要对中国的投资进行更为严格的评估与审核。此外,在越南政府鼓励外商投资的配套工业、高新技术产业和基础设施等领域均是目前中国企业投资的短板,未来尚有较大的发展潜力。

在投资地域分布方面,中国企业目前已在越南大部分省份(55/63)进行了投资,其中主要分布在越南南部胡志明市及其周边省份和北部河内、海防、广宁、北宁、北江等省市。考虑到劳动力资源、市场规模以及交通运输网络等因素,越南沿海地区(22/28)成为中国企业的主要聚集区。[]不过,由于中越陆上接壤的便利条件,中国企业也在发展水平较低、难以吸引外资的越南北部山区省份进行了投资,但中国企业在这些地区的投资效益并不高。

在投资方式方面,长期以来中国对越南的投资方式主要有独资、合资企业以及合作经营合同三种。经过前期的实践与摸索,目前专注于越南承包工程市场的中国企业已开始尝试利用BOT(建设-经营-转让)、TOT(移交-经营-移交)、BOOT(建设-拥有-经营-转让)、BOO(建设-拥有-运营)等新方式投资越南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这些方式能解决中越双方许多后顾之忧。但与此同时,中国企业风险管理能力不足的问题也暴露无遗,加之越南现行的项目政策框架存在不足,大大影响了企业的投资效益。

在投资主体方面,近年来在中越关系回暖和两国高层的推动下,中国国企开始充当投资越南的主力军,国内知名的家电品牌、银行、电力公司等纷纷投资越南以开拓更广阔的市场。但鉴于此前中越在投资合作中出现的问题,越方对中国国企仍有疑虑。当前投资越南的中国企业仍以中小企业为主,部分中小企业缺乏品牌观念,欠缺法律意识,忽视环境破坏与污染问题,同行间恶性竞争问题也十分严重,对中国企业的声誉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目前一些中方企业为赶进度,常擅自招收劳务并输入越南,且不协助办理当地劳动证许可,一旦被发现则会对中国企业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同时挤压越南本地就业机会也引起了越南社会的反感。

总体来看,近年来中国企业对越南的投资取得了一定成绩,部分领域也有进一步拓展空间,但中国企业对越南的投资仍处于起步阶段,其中存在的问题不容忽视。

中国企业投资越南的机遇

近年来越南吸引外资屡创新高,中国企业也加快了对越南的投资步伐,究其原因,除中越国家关系稳步提升外,投资越南的诸多机遇也成为中国企业的关键考量因素。

 越南投资政策不断完善。自越南实行革新开放政策以来,越南政府为大力吸引外资不断完善相关政策。首先,越南政府逐渐取消了对外资的诸多限制。2015年7月起越南实行了修改后的《投资法》和《企业法》,使得禁止投资的领域由51个下降到6个,有条件开放的行业由391个缩减到267个。越南也逐渐放宽了一些领域的外资市场准入,甚至超越了WTO承诺范围,如2015年越南“60号决议”规定允许外国投资者百分之百持股国内上市企业。自2016年起,越南在企业所得税、进出口关税、流转税方面也给予了外国投资者一定优惠。2017年年初越南国会通过了“越南投资法修订补充法”,对于附加限制条件经营业务类型进行了调整,以满足国家对于投资和经营活动管理的新要求;其次,对特定领域的投资项目,越南实行了行业性优惠政策,如外资企业投资越南高新技术产业后,可长期享受10%(目前一般性生产项目为20%)的企业所得税税率,并享受“四免九减半”的税收优惠,投资者也可根据其他优惠政策法规文件规定享受最高的优惠政策待遇;此外,为缩小区域间发展差距,越南政府将鼓励投资的行政区域分为经济社会条件特别艰苦的地区(如北件、高平、河江、莱州、山箩、奠边等)和艰苦地区(如含安、路南北山、富梁、文镇等)两大类,企业可分别享受特别鼓励优惠政策和鼓励优惠政策。越南投资政策的不断完善是越南政府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追赶亚洲对手所做的调整,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企业提供了开拓越南市场的坚实基础。

除以上越南制定的对各国企业均适用的政策外,越南对中国企业投资合作也有一些保护政策,具体体现在中越官方签署的各项双边经贸合作协定、投资协定、产能合作谅解备忘录、基础设施合作规划谅解备忘录中,这些文件将对中国在越南的投资起到进一步的保护和推动作用。

 越南部分领域投资潜力大。虽然当前越南吸引外资最多的领域仍集中在加工制造业,但诸多行业已显现出巨大的投资潜力。首先在基础设施方面,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EF)所发布的《2016-2017年全球竞争力报告》(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6-2017)的评估显示,越南基础设施总体质量在13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79位,虽然较前几年有了较大幅度提升,但仍与泰国(49/138)、印度尼西亚(60/138)等东盟国家有较大的差距。当前越南基础设施的滞后大大限制了其经济的高速、可持续发展,因此越南政府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将“基础设施”放在国家2016—2020年间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的重要位置。以电力项目为例,目前越南已放弃发展核能,转而发展火电站,以发挥国内蕴藏的丰富且优质的煤炭资源优势,解决长期以来电力缺乏对工业发展的限制。根据越南政府的计划,至2030年越南火电站将由目前约20座增至2030年的51座。中国企业在越南电力市场耕耘多年,未来可进一步发挥低成本优势加大投资。

此外,鉴于目前越南面临部分行业(如采矿业)衰退、环境问题日益突出、工业基础薄弱以及科技创新对经济发展贡献不高等问题,近年来越南政府不断呼吁各主要投资国加大对越南配套工业、高新技术产业、可再生能源等方面的投资,符合条件的项目可获降低企业所得税、减免税项、降低地租,以及豁免进口关税等投资优惠。当前上述越南政府鼓励投资的领域均是中国企业投资越南的短板。

 越南劳动力资源、成本具有相对优势。长期以来,越南丰富、年轻的劳动力资源成功吸引了大量外资,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活力。根据越南计划投资部所发布的《劳动力调查报告》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越南15岁及以上人口达7150万,其中有5440万劳动力(其中不包括未定居在越南的15岁及以上人口),劳动力的参与率达到了76.7%,15-39岁的年轻劳动力占劳动力总数的50.7%。尽管近几年越南的劳动力数量增长减缓,但其人口结构仍处在“黄金期”(联合国预测该时期为1970-2020年),是越南承接国际产业转移的基础,也是中国企业投资越南可以利用的有利因素之一。

劳动力成本较低是许多国际投资者青睐越南市场的重要因素。相关数据显示(见表2),近几年在东南亚国家中,越南的劳动力价格低于泰国等国家,目前与菲律宾基本在同一梯队。相比于中国而言,越南在此方面的优势非常明显。以制造业为例,根据德勤(Deloitte)有限公司和美国竞争力委员会所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越南的制造业劳动力成本约为2.0美元/小时,中国的成本则在3.0-3.5美元/小时之间,且中国制造业劳动力成本增速高于越南。[]因此,相对较低的劳动力成本成为许多中国企业(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选择投资越南的重要动力。不过由于近年来越南国内通胀压力较大、物价上涨较快、员工工资年均涨幅达10%,因此越南劳动力成本具有相对优势,投资越南的中国企业要注意隐形成本不断增加的问题。

表2:部分亚洲国家劳动力平均月薪(nominal wage)概况(2013-2015)

国家 货币 2013 2014 2015

新加坡 SGD 4622 4727 4892

USD369537313558

马来西亚 MYR 2659 2775 2947

USD844848754

中国(大陆) CNY 4290 4697 5169

USD692765830

泰国 THB 12003 13244 13487

USD391408394

菲律宾 PHP 9107 9582 10113

USD215216222

越南 VND 4120000 4473000 4716000

USD197212217

印尼 IDR 1917152 1952589 2069306

USD183165155

柬埔寨 KHR 505186 642000 —

USD125159–

数据来源:国际劳工组织;世界银行

 越南区位优势明显。越南地处东南亚的中心,位于中国——东盟自贸区、大湄公河次区域、北部湾经济带三个经济区的交接点上,其战略地位无与伦比,区位优势十分明显。目前越南政府总理已签署《2025年前推动越南物流服务业发展提高竞争力行动计划》,该计划目标是确保越南物流业国家指数至2025年排名跻身世界前50强,因此越南有良好机会跻身成为通往东北亚、南亚、东南亚、美洲或大洋洲等地的中转站和商品聚集地,这也是许多国家的企业对越南趋之若鹜的关键原因,企业可借此进一步开拓东盟和国际市场。此外,近年来越南政府热衷于构建FTA网络,与包括欧盟、韩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智利等国家签署自贸协定,大幅减免关税和取消贸易壁垒。因此中国企业可充分利用越南的地缘优势开拓更广阔市场,从而获取更大的利益。

在地理上,中国和越南部分陆路相连,海路接近,两国边界的“中介效应”十分明显。目前越南市场对中国的机械设备、原材料等十分依赖,需从中国大量进口,同时中国又是越南商品输出的主要目的地之一,因此中越地理位置的靠近为投资越南的中国企业节省了大量运输成本。

 越南市场潜力较大。越南的经济主要依赖民众消费,目前越南年轻的人口结构加上家庭收入的持续上升,为各类消费品及服务带来庞大的增长潜力。而据美国波士顿咨询集团顾客及消费者研究中心数据显示,越南中产阶层人群正在快速增加,预计到2020年将翻番到3300万人,占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因此越南自身的市场优势十分明显,越南中产阶层人数的增加颇受外国投资商的青睐。一些中国企业如TCL、美的、欧珀、OPPO、华为等都加大了在越南市场的推广力度并逐渐打开了越南市场,其市场份额逐年增加,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越南较大的市场需求。

总体来看,越南不断完善的投资政策、部分领域释放出的巨大投资潜力、越南劳动力资源、成本具有的相对优势、越南明显的区位与市场优势等,为包括中国在内的跨国投资企业提供了机会,未来中国企业在越南发展、开拓的空间仍很大。

中国企业投资越南的政治风险

政治风险是企业国际化进程中常常遇到的一种风险,由于其难预测性和不确定性,通常会对投资企业产生比较大的负面影响。中国企业投资越南也面临一定的政治风险,需要相关方引起重视和警觉。

越南政治权力结构变化的影响。当前越南正在进行自上而下的政治变革,实行以党的总书记、国会主席、政治总理、国家主席为代表的四个权力中心的集体领导体制(即“四驾马车”),由此越南国家权力相对分散,民主集中制遭到削弱,并进一步催生了“超前民主化”现象。近年来越南各权力部门形成相互竞争、制约和弱化他人权力的趋向,个别部门甚至以否决越南党与政府重大决策的方式来彰显自身的权力地位,以越南国会为例,该部门已几次否决越南党和政府重大决策,比如贯通南北的高速铁路计划、中越合作的铝土矿项目等。[]由于中越间历史与现实问题复杂,中国企业投资越南的项目有可能成为该国各种政治权力“争权”和“限权”斗争的“牺牲品”。

 越南政策与法律的不确定性。目前越南官方规定的投资政策和法律仍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首先是越南中央与地方政府之间长期存在博弈,权限不清,管理混乱,投资者既要依据越南中央规定的《外国投资法》和具体的实施细则,又要考虑各地不同的规避政策。而一旦中央对地方管理进行约束,政府违约的风险就大大增加,损失最大的仍是投资企业;其次,越南政府通过不断修改相关法律加大了对一些特定领域的干预权,比如越南新矿法允许政府因国家安全、国防、公共利益、历史等原因禁止或暂停采矿区,使许多大资本的长期项目的投资对越南市场望而却步;另外,越南政府常根据国内产品的供需状况以及出于保护国内企业利益的需要频繁变动进出口关税以及暂停进出口产品类别,影响投资企业的正常生产与经营。

 越南腐败问题严重。根据“透明国际”2016年发布的报告(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6)显示,越南在176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13位,在0-100分的评分标准下仅得33分,属于腐败较严重的国家。虽然贪腐与反贪腐是越南政府的长期议题,越南也不乏反腐的政策法规,但遏制效果却一直差强人意,这主要是因为越南政府反腐的动力不足、法律法规难以有效执行以及民众对腐败的容忍度比较高等原因造成的。根据相关调查显示,越南的土地管理部门、建设部门、税务部门、公共管理部门(警察系统)、公共服务部门等腐败问题突出,司法机构也存在腐败的风险,在自然资源产业等方面的腐败也比较明显。[]在这些领域内,钱权交易现象普遍存在,大大影响了外国企业对越南投资的热情与信心。腐败问题在越南的广泛存在增加了外国资本投资越南的隐形成本,中国企业要谨慎对待。

 中越南海问题的影响。目前横亘在中越间最大的难点是南海问题,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中国企业投资越南的信心。由于海洋经济属中越间合作敏感领域,因此诸如“越南的油气、港口、造船、风电等领域就鲜有中国资金能够进入” [];即使目前在越南正在投资的中国企业,越南从官方到民间对它们普遍持怀疑态度,常常将中国企业对越南的投资与其国家安全挂钩,“阴谋论”颇有市场。因此虽然越南社会目前正在经历“去政治化”进程,但在越南境内外势力的配合下,南海问题如同一颗“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引爆整个越南社会的“反华”民族主义情绪,因此也无法排除类似于2014年针对中资企业打砸抢事件发生的可能性。

中国企业投资越南的应对策略

鉴于中国企业投资越南既有诸多问题,又面临一些政治风险,因此根据现实情况制定应对策略十分必要,本文将着重从国家、企业两个层面入手来探讨这一问题,建立和完善应对策略。

从国家层面来看,首先,由于中越经济关系受政治关系影响比较大,因此保持中越两国、两党关系的持续稳定发展是中国企业投资越南的坚实后盾,尤其是在南海问题上,中方应建立预警机制并与越南妥善管控海上分歧,为中国企业投资越南扫除障碍;其次,中国还应尽早建立“一带一路”法律蓝图,在法律上做出根本性、整体性的规划,对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进行协调管理,建立海外投资保险制度,帮助中国企业解决投资问题与争端。中国企业在越南的投资遇到了诸多问题,暴露了中国针对企业对外投资法律体系不健全的问题,应引起中国立法等部门的重视;另外,当前许多国家将中国国有企业对外投资和经营行为认为是中国政府的政治行为,越南也不例外,在中越领土争端等矛盾作用下,越南社会这一认知倾向表现得更为突出。鉴于此,中国应加快对走出去的国企进行产权制度改革,规范企业治理结构,进而打消越南及其他国家的疑虑。

从企业层面来看,主要从以下六个方面来推进企业在越南更好地经营与发展。

其一,企业要做好前期调研工作,充分了解越南国情和吸收外资的法规政策与投资环境,避免盲目投资;其二,要遵守越南的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守法经营,按越南的外资报批许可手续进行相关操作,切勿投机取巧,避免陷入文化、制度“相似”的“陷阱”;其三,“打铁还需自身硬”,中国企业在越南要树立品牌意识和以质取胜的经营理念,抛弃以低价产品竞争的战略;其四,通过对既有的投资案例的研究来看,中国企业对越投资要注重本地化经营,主要包括人员、资金、产品、技术、品牌、原材料本地化等,[]避免引起越方的猜疑和民族主义情绪;其五,中国企业在越南投资要注意处理好与合作方以及当地有关部门的关系,建立沟通交流机制,公开应对越方政府、企业、项目社区民众对中方投资项目的质疑,了解利益攸关方诉求,以对话的形式消除误解、平息冲突;其六,除了可以通过投保的方式减少因政治风险而带来的不利影响外,企业还要加强与中国驻越南使馆等机构的联系,遇到重大问题要及时寻求帮助。

中国企业投资越南面临许多问题和政治风险,在“一带一路”战略引导下,中国官方既要适时为企业引路、对其进行协调和管理,又需要稳定国内外发展环境,帮助企业应对投资中可能出现的政治风险。而企业则需要在对越南投资的前期、投资过程、项目落成后的各个环节中落实好方方面面,不断积累企业国际化的经验,推动“一带一路”从理论迈向实践。

在全球经济发展放缓的背景下,越南在世界各国中表现抢眼,投资潜力仍有进一步挖掘的空间。中国企业投资越南多年,当前又赶上了中越政治关系深入发展以及两国发展战略对接的契机,中国企业可充分利用越南市场的发展机遇进行国际化拓展。同时,面对投资越南潜在的政治风险,中方不可掉以轻心,只有着力在国家层面和企业层面上有效配合运转,中国企业对越南的投资才可遍地开花结果,“一带一路”战略才能打通海上关键一环,在“海丝之路”上扬帆远航。

基金项目:本文系华侨大学研究生科研创新能力培育计划资助项目《越南华侨华人与中国海外利益研究》中期成果。

(作者单位:华侨大学  华侨华人研究院/国际关系研究院)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