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问题17:受中美关系、南海问题和社会制度影响,一带一路在非律宾遭遇抵制

0
80
一带一路问题,中美关系,南海问题,社会制度,影响,一带一路,非律宾,遭遇抵制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和地区名单

东亚:蒙古
东盟10国: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缅甸  泰国  老挝  柬埔寨  越南  文莱  菲律宾
西亚18国:伊朗  伊拉克  土耳其  叙利亚  约旦  黎巴嫩  以色列  巴勒斯坦  沙特阿拉伯 

也门  阿曼  阿联酋  卡塔尔  科威特  巴林  希腊  塞浦路斯  埃及的西奈半岛

南亚8国:印度  巴基斯坦  孟加拉  阿富汗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尼泊尔  不丹
中亚5国: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塔吉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独联体7国:俄罗斯  乌克兰  白俄罗斯  格鲁吉亚  阿塞拜疆  亚美尼亚  摩尔多瓦
中东欧16国:波兰  立陶宛  爱沙尼亚  拉脱维亚  捷克  斯洛伐克  匈牙利  斯洛文尼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罗马尼亚  保加利亚  马其顿  阿尔巴尼亚

菲律宾:总面积为29.97万平方公里,共有大小岛屿7000多个,约1亿人口(2014)。菲律宾宣称奉行独立的外交政策,在平衡、平等、互利、互敬的基础上发展同所有国家的政治经济关系。实行出口导向型经济模式,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地位突出,农业和制造业也占相当比重。GDP(2013年)总计:2720.17亿美元,人均GDP:2794美元。

菲律宾南海问题对华生变,是任性还是必然?

2019-04-25 12:34:08       来源:中国南海研究院

今年,菲律宾政府画风突变,一改杜特尔特上台以来在南海问题上的友华姿态。先是菲律宾外长洛钦指责200多艘中国渔船出现在有争议的中业岛地区是侵犯菲律宾的主权,后有杜特尔特警告中国远离中业岛(菲方称帕加萨岛),否则他将告诉士兵准备执行“自杀式袭击任务”。菲律宾总统府发言人班尼洛也表态称菲方从未搁置2016年海牙国际仲裁庭做出的关于南海的裁决,并敦促中国政府尊重这一裁决。此外,洛钦还表示,如果在南海发生明显的侵略行为,菲律宾可求助唯一的盟友——美国。

菲律宾近期以来关于南海问题的强硬姿态似乎表明其“疏美亲中”的政策正在发生改变。但实际上,这是菲律宾在中美之间保持动态平衡的结果。纵观冷战结束以来的中菲关系史,“疏美亲中”或“疏中亲美”并非中菲关系的准确描述。冷战结束以来,因南海主权和海洋权益的争端,中菲关系时有起伏。总体趋势是,菲律宾时而借助美国的力量,在国际上散播舆论抹黑中国在南海的形象。时而根据国内发展的需要,在南海问题上保持克制,积极发展菲中经贸和政治关系。菲律宾的对华政策总是和美国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菲律宾在中美之间保持动态平衡,避免在中美博弈的天平上彻底倒向一方。

菲律宾对中美外交政策的动态平衡实际上和菲律宾选举政治的钟摆效应有关。杜特尔特在上一次大选中,高调表态发展中菲关系,明确表示在南海问题上保持克制,淡化仲裁案对中菲关系的影响,此行为实际上是对阿基诺三世政府时期的不可持续的对华政策的纠偏,因为过分依赖美国的阿基诺三世政府对菲律宾的利益造成了损害。彼时,菲律宾对华香蕉出口以及中国赴菲旅游人数的大幅下滑为菲律宾的经济造成了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也引发了菲律宾农民等许多群体的不满。而杜特尔特在经济上对选民进行承诺,借助中国这一经济引擎的带动,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收益。菲律宾先是获得了中国对其国内“反毒、反恐”的支持,随后中菲经贸关系迅速发展,2017年中国成为菲律宾的最大贸易伙伴,此外,中国对菲律宾的大量基础设施投资以及工业园区建设等为杜特尔特改善菲律宾民生提供了不少助力。

但是,杜特尔特上台以来的友华姿态在菲国内也引发了部分人士的不满。今年5月,菲律宾将迎来中期选举,尽管此次选举不涉及总统易位,但是此次选举或多或少可看成是对菲律宾现任政府的“期中考试”,最终涉及到杜特尔特政府对国会的控制能力。所以,从选举的层面来看,在南海问题上保持强硬态度是杜特尔特政府最明智的选择,因为这可以激发民族主义情绪,无论如何都不会失去民众的支持,而这势必表现为对美逢迎。

菲律宾对中美外交政策的动态平衡也是地区安全与经济结构制约的结果。菲律宾既无法摆脱对美国的安全依赖,也无法彻底摆脱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一方面,菲律宾是美国的军事盟友,美国的安全保证是菲律宾的重要支柱。此外,菲律宾武器的进口与更新,大多来自美国。正如洛钦近日的表态称,若南海发生明显侵略行为,菲律宾可信任且可以依靠的只有其盟友美国。另一方面,2017年,中国成为菲律宾的最大贸易对象国。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实施为菲律宾带来了极佳的发展机遇,菲律宾改善国内基础设施状况、提升民生福祉、加强工业园区建设正当其时。尽管菲律宾最近在南海问题上态度发生转变,但在涉及两国经贸关系时,杜特尔特依然保持积极的信心,菲总统府表示杜特尔特总统依然会于本月晚些时候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正是如此,菲律宾明确在中美之间选边的可能性不大,一俟在天平中间游走的菲律宾感到失衡的危险,菲律宾便会马上纠偏方向,制造一种相对的中—菲—美均衡态势。但杜特尔特政府并未明确放弃“南海仲裁裁决结果”,也没有减弱与美国的军事互动关系,若菲律宾感到对中国依赖关系的增强可能会导致菲律宾在中美博弈中失利,菲律宾便会对“疏美亲中”的关系进行纠偏。

此外,菲律宾在对中、美非对称相互依赖关系中的敏感性与脆弱性更强,这使得它不得不在中美之间保持动态平衡。于菲律宾而言,对美安全依赖是一种非对称依赖。菲律宾依靠美菲军事同盟来实现国家安全,是菲律宾的重要支柱之一。于美国而言,菲律宾只是美国亚太结盟体系的一环,尽管菲律宾具有重要的“棋子”作用,但菲律宾显然并非不可替代,在美国的亚太结盟体系中,还存在诸多可供选择的国家,而菲律宾却无太多的选择。菲律宾对华经济依赖也是一种非对称依赖。中国是菲律宾的最大贸易伙伴,在菲律宾对外贸易格局中占有极大的比重,而菲律宾在中国的对外贸易格局中的比重很小,此外,菲律宾还有凭借中国投资提升国内基础设施状况、改善民生的需求。因此,从中菲、菲美关系的非对称性来看,菲律宾对与中、美两国关系的变化显然更为敏感,对于与它们博弈的可选择手段显然更少,其脆弱性更强。因此,对于菲律宾而言,施展大国平衡术更有利于实现菲律宾的利益。

基于以上分析,菲律宾政府近日在南海问题上的强硬表态并非“突然之举”,而是基于其国家利益在中美之间保持动态平衡的结果。预判中菲关系的前景,既不能被“疏美亲中”抑或“疏中亲美”这种简单的现象和二分法所迷惑,也不应对中菲关系的发展抱持极端的乐观或悲观,而是应该针对特定的议题领域,分而治之。总而言之,菲律宾的对华政策,既不任性,更非权宜之计,而是在维护其国内政治和中—菲—美三边关系的动态平衡中实现利益最大化的结果。

此文发表于《国观智库公众号》

作者系中国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贺先青

“一带一路”投资风险研究之菲律宾

编者按:一带一路”的顺利推进与“一带一路”国家的国内政局发展密切相关。由于“一带一路”地区上的许多国家对外深陷大国博弈的战场,对内面临领导人交接、民主政治转型、民族冲突等多重矛盾,“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已经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最大风险。因此,对于“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进行分析与评估已经成为当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最为急迫的任务之一。

中国网将以每周发布两篇分析文章的方式,对“一带一路”地区的60余国的政治风险进行简要的概述与分析。本系列将持续发布30余周,共计60余篇文章。每篇文章主要围绕该国的一般情况、投资环境、政治结构、各方政治势力、相关政治风险以及可能的国家动向具体展开。

黄日涵 华侨大学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

海佳伟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国际关系研究生

中菲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发展一直很好,双方在处理一些分歧问题上也形成了一些共识。但是近两年来,两国关系因南海岛礁问题面临严重困难。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如何重新回到共识的基础上相向而行,成为摆在中菲两国面前的共同难题,目前中国与菲律宾之间进出口总额在2014年再创新高,随着中国企业投资菲律宾力度的加大,如何有效规避南海岛礁争端可能引发的政治风险,成为了“一带一路”投资中的重要考量因素。

一、菲律宾国内政治概况

菲律宾是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主要成员国,也是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APEC)21个成员国之一。

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外交部菲律宾专题,菲律宾现行宪法于1987年2月2日通过,同年2月11日由总统正式宣布生效。菲律宾宪法规定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菲律宾实行总统内阁制,总统是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兼武装部队总司令。拥有行政权,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任期六年,不得连任,总统无权实施戒严法,无权解散国会,不得任意拘捕反对派;禁止军人干预政治;保障人权,取缔个人独裁统治;进行土地改革。议会称国会,是最高的立法机构,由参、众两院组成。司法权属最高法院和各级法院。

菲律宾有大小政党超过100个,主要政党包括:1、执政党自由党,由菲律宾第5任总统曼努埃尔·罗哈斯于1946年创立,早期成员主要是从菲国家主义党内分裂出来的自由派人士。2、基督教穆斯林民主力量党:由前总统拉莫斯于1991年底创立,由人民力量党、全国基督教民主联盟、菲律宾穆斯林民主联盟、团结党等整合而成。3、民族主义人民联盟是前总统埃斯特拉达的执政党联盟-民众奋斗党(LAMP)成员之一。4、摩洛民族解放阵线,南部穆斯林武装组织。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规模较小的政党。

目前,菲律宾的主要商会包括菲律宾工商总会和菲华商联总会,这两个商会在菲商界的影响也是最大的。其中,创建于1886年菲律宾工商总会,是菲律宾历史最悠久的商会组织。菲律宾工商总会汇聚了菲各行业的主要资源,代表私营企业的利益;创建于1954年菲华商联总会,是菲律宾华侨华人工商界最具影响的商会组织,原来的名称是菲律宾华商联合总会,1956年改称菲华商联总会,为非营利的股份有限公司性质。

二、中菲双边外交关系回顾

根据外交部网站中菲双边关系专题,中国与菲律宾于1975年6月9日建交。中菲建交以来,总体关系发展顺利,两国在各领域合作不断拓展。1996年江泽民主席对菲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两国领导人同意建立中菲面向21世纪的睦邻互信合作关系,并就在南海问题上“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达成重要共识和谅解。2000年,双方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二十一世纪双边合作框架的联合声明》,确定在睦邻合作、互信互利的基础上建立长期稳定的关系。2005年胡锦涛主席对菲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两国领导人确认建立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战略性合作关系。2007年1月,温家宝总理对菲律宾进行正式访问,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愿共同全面深化中菲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战略性合作关系。

建交以来,中菲高层互访不断,保持较为顺畅的高层互访机制。与此同时,两国外交部自1991年起建立磋商机制,迄今已举行19次外交磋商。中菲除互设大使馆外,中国在宿务设有总领馆,在拉瓦格开设领事馆。菲在上海、广州、厦门、重庆、香港和澳门分别设有总领馆。

中国与菲律宾之间在进入21世纪以来也形成了一系列重要双边文件,这其中包括:1、2004年9月,菲律宾总统阿罗约对华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菲律宾共和国联合新闻公报》;2、2005年4月,胡锦涛主席对菲律宾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菲律宾共和国联合声明》;3、2007年1月,温家宝总理对菲律宾进行正式访问,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菲律宾共和国联合声明》;4、2009年10月,杨洁篪外长对菲律宾进行正式访问,双方共同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战略性合作共同行动计划》;5、2011年9月,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对华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菲律宾共和国联合声明》。

三、中国与菲律宾经贸关系

1、菲律宾的贸易投资环境

菲律宾矿产资源丰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国家概况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铬矿储量为4092万吨,金矿探明储量为48亿吨,铜矿储量为81亿吨,镍矿储量为7亿吨;此外,铁、锰、钼、石灰石、页岩、稀土等矿物的储量也较为丰富。自从印度尼西亚原矿出口禁令生效以来,菲律宾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镍矿出口国。菲律宾全国森林总面积1581万公顷,覆盖率为52.7%,其中森林保护区面积327万公顷,可采伐的商业林区面积1006万公顷,出产乌木、紫檀等名贵木材。除此之外,菲律宾的水产资源也极其丰富,鱼类品种超过2400种,金枪鱼资源居世界前列,已开发的海水、淡水渔场面积2080平方公里。

根据菲律宾贸工部投资署发布的信息显示,菲律宾一直积极吸引外资,但是由于各种困难,近些年来流入菲律宾的FDI并不理想,每年基本维持在30亿美元左右。与此同时,菲律宾政府每两年都会更新限制外资项目清单,有一些领域完全禁止外国投资,绝大多数领域外资比例不得超过40%。安邦咨询在2014年发布的投资报告中列举了菲律宾2012年颁布的第9版限制外资项目清单,规定外国企业和人士在土地获取、陆上自然资源开发、公共部门运营和管理等领域持股比例不得超过40%,而且还禁止外资进入大众传媒、所有的专业性服务、海洋资源开发等领域。但是,为了促进国内经济发展,菲律宾政府也发布了“投资优先计划”,引导国内外资金流向特定行业,列出鼓励投资的领域和可享受的优惠条件。其中“2014-2016投资优先计划”,这一计划涉及到的内容主要是“以产业发展促进包容性增长”。主要包括7大类、22个产业列为优先发展领域,重点关注点在于能源、化工、汽车、废弃物处理、环保节能建筑等领域。

根据安邦咨询研究团队发布的2014年菲律宾投资报告的信息显示,菲律宾税收体系税种较少,税率普遍较高,但并不复杂。由菲律宾中央政府征收的税种包括关税、消费税、增值税、印花税、所得税、房产税、比例税等,此外地方政府也有权就某些特殊行为和商业行为征税。除此以外,菲律宾经济特区管理委员会(PEZA)下属的苏比克、卡加延、三宝颜等特区,对于外资进入根据企业性质与行业的不同,可享受一些特殊政策,优惠幅度较大。

根据下列两个图表信息显示,近年来中菲双边商贸经济交流互动频繁,虽然因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中国对菲直接投资状况下滑,但总体仍然呈现向好向上趋势,与此同时,中国同菲律宾进出口金额也呈现总体上升趋势。

资料来源:中国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网站

注解:2006-2011年中国对菲律宾直接投资金额走势表(单位:百万菲律宾比索)

资料来源:菲律宾国家统计协调委员会,外国直接投资数据

四、中国在菲律宾地区投资政治风险

1、菲律宾国内的排华情绪

由于近年来菲律宾国内政治斗争及少数外部国家势力的挑唆,菲政府持续频繁借由中国南海问题制造事端,人为地激化了中菲两国间的矛盾,导致两国间关系倒退,并助长了菲律宾民间的反华情绪,更恶化了中资在菲律宾的投资安全环境。因此中资企业在菲律宾投资时要警惕由于中菲在黄岩岛、仁爱礁争端而可能引发的排华运动。

2、腐败及官僚主义严重

根据透明国际2014年最新发布的相关报告,菲律宾清廉指数为38,排名并列第85位,在全球175个国家和地区中位于中下游。与2013年相比,该国得分和排名虽均有小幅提升,但菲律宾国内的政商环境仍然较为恶劣。由腐败,官僚主义及低下的行政效率综合导致的整体政商环境恶化正不断激起民众对政府的不满,腐败、官僚主义问题同样也会一定程度冲击中资企业投资的安全。

3、家族式资源垄断

菲律宾国内的政治和经济命脉被四大政治家族所控制。菲律宾连续七任总统都出自四大政治家族,这四大家族通过结盟、联姻等手段笼络其它精英家族,在国内不断扩展自身的势力,并且掌控了多数地方政府。这些盘根错节的家族势力构成了菲律宾的统治阶层。家族政治的弊端导致四大家族纷纷追求各自的家族利益,并最终导致腐败横行,家族政治往往是人治社会,造成有法律也难以执行,造成了投资环境的持续恶化。

4、社会秩序及治安的不稳定

由于近年来菲律宾国内贫富及阶级差距的不断拉大,民众对政府及四大家族的不满情绪与日俱增导致了频繁发生的的游行示威活动,由此引起的骚乱不仅持续恶化着菲律宾国内脆弱的社会治安,更助长了各类犯罪组织的滋生。同时由于菲律宾国内警察系统的腐败和低效,处置突发事件往往束手无策,导致了社会治安混乱问题难以根治,2010年发生的香港康泰旅行团事件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因此中资企业人员在菲律宾的安全问题也需要谨慎考量。

5、分离组织及恐怖组织活动猖獗

菲律宾国内分离组织、恐怖组织主要集中在南部棉兰老岛和中部比萨扬群岛一部分地区,同政府军的冲突由来已久。目前主要的分离组织包括:摩洛民族解放阵线、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阿布沙耶夫恐怖组织。其中最为臭名昭著的就是阿布沙耶夫恐怖组织,虽然规模不大,但表示效忠于ISIS,经常进行绑架、暗杀、炸弹袭击等恐怖行为。就在2014年,阿布沙耶夫组织还绑架了两名德国人质长达6个月,目前这三股力量在菲律宾南部组织中仍然呈现三足鼎立的局面。2015年APEC峰会将于菲律宾举办,需要警惕菲律宾国内的恐怖组织与国际恐怖组织勾连以企图制造大规模恐怖行为及混乱的野心。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