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问题26:受中美关系、地区动荡、宗教信仰和经济下行影响,一带一路项目在沙特阿拉伯很难落地

0
254
一带一路问题,中美关系,地区动荡,宗教信仰,经济下行,影响,一带一路,项目,沙特阿拉伯,很难落地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和地区名单

东亚:蒙古
东盟10国: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缅甸  泰国  老挝  柬埔寨  越南  文莱  菲律宾
西亚18国:伊朗  伊拉克  土耳其  叙利亚  约旦  黎巴嫩  以色列  巴勒斯坦  沙特阿拉伯 

也门  阿曼  阿联酋  卡塔尔  科威特  巴林  希腊  塞浦路斯  埃及的西奈半岛

南亚8国:印度  巴基斯坦  孟加拉  阿富汗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尼泊尔  不丹
中亚5国: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塔吉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独联体7国:俄罗斯  乌克兰  白俄罗斯  格鲁吉亚  阿塞拜疆  亚美尼亚  摩尔多瓦
中东欧16国:波兰  立陶宛  爱沙尼亚  拉脱维亚  捷克  斯洛伐克  匈牙利  斯洛文尼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罗马尼亚  保加利亚  马其顿  阿尔巴尼亚

沙特阿拉伯: 国土面积225万平方公里,约2838万人口(2013年)。沙特阿拉伯是世界上最大的大麦进口国,年均进口约600万吨。水果自给率达到60%。畜牧业主要有绵羊、山羊、骆驼等。主要农产品有:小麦、玉米、椰枣、柑橘、葡萄、石榴等。沙特的谷物自给率比较低,只有20%多,依靠大量进口才能满足需求。沙特阿拉伯的金融体系完善发达。沙特的旅游业也比较发达。沙特政府鼓励私有经济的发展,以减少国家经济对石油出口的依赖,同时为快速增长的人口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沙特阿拉伯也使用大量外籍劳工。经济发展以工业为重点,石油和石化工业是国民经济的命脉,是主要的经济来源。出口主要为石油及其制品,占出口额的90%,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输出国,还出口有椰枣、畜产品;输入主要为粮食、糖、茶和纺织品等。GDP(2013年)总计:7452.73亿美元,人均GDP:24847美元。

沙特阿拉伯国家投资机遇及风险分析

一、沙特概况

1.基本情况

沙特阿拉伯位于亚洲西南部的阿拉伯半岛,国土面积225万平方公里。截至2017年12月,沙特总人口约3261万。沙特主要民族是阿拉伯族,在外来人口中,主要以亚洲和阿拉伯国家人口为主。沙特阿拉伯全民信仰伊斯兰教,属于政教合一的君主国。沙特官方语言为阿拉伯语,通用英语。

沙特是君主制国家,其内政外交政策偏温和。沙特几任君主的统治都比较开明,王位的继承主要在国王的几位同父异母的兄弟之间展开,政局相对比较稳定。但2015年萨勒曼接任国王后,对沙特政坛进行了重大结构调整,先是颁布了一系列行政职务变更任命,又两次更换新王储,打破了沙特王室历时数十年的“兄终弟及”的继承制度,给沙特政局带来不稳定因素。

沙特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重视发展同阿拉伯、伊斯兰国家关系,积极参与地区事务;重视发展对美关系,同时开展多元化外交,加强同中国、欧盟、俄罗斯、日本关系,积极发挥石油大国作用。目前沙特已经同130多个国家建立外交关系。沙特现任国王萨尔曼承诺将保持能源和外交政策的连续性。

沙特石油剩余可采储量居世界首位;天然气剩余可采储量居世界第四位;金、铜、铁、锡、铝、锌等矿藏十分丰富;是世界上最大的淡化海水生产国,其海水淡化量占世界总量的20%左右。

2.经济社会发展概况

经济增速持续放缓。沙特经济增长高度依赖石油出口,工业基础薄弱,因此近年来受全球油价大跌的影响,经济增速持续放缓。2017年,沙特实际GDP增速为0.8%,较上年回落0.6个百分点,低于地区和全球平均水平。通胀水平可能进一步走高。一是为增加非油收入,政府推出一系列政策,如将烟草价格翻番、软饮和能量饮料涨价、向外侨及家属征收居住费等;二是政府大幅提高了成品油价格。失业率居高不下,过度依赖外国劳动力。近年来,沙特国民失业率一直在10.0%以上,且劳动力供给结构失衡,对外籍劳工严重依赖,女性就业率低。

货币金融方面,利率水平不断上升。由于沙特货币里亚尔盯住美元,因此沙特货币政策需要跟美国同步。2016年底至2017年底,跟随美联储加息步伐,沙特金融总局将逆回购利率从0.5%上调至1.5%,但其基准政策利率在2%保持不变。预计沙特金融总局在未来一段时间会继续跟随美联储提高利率。

财政收支方面,财政赤字规模有所减少。近年来,石油收入的大幅下降使沙特财政赤字飙升。对此,沙特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严格控制政府财政支出、对外籍人员及其家属征收随居费等,取得了一定成效。沙特政府计划在2023年实现财政收支平衡。

贸易及国际收支方面,经常账户赤字略有缩小。受石油价格低位徘徊的影响,沙特自2015年起经常账户从盈余转为赤字。2016年经常账户赤字较2015年减少了58.0%,占GDP的比重为6.8%,较上年减少了1.9个百分点。随着2017年国际油价企稳回升,预计沙特经常账户赤字会进一步缩减。国际储备下滑但仍较充足。2014年以前经常账户的巨额盈余使沙特积累了大量的储备资产,但受国际油价下跌的冲击,2015年以来沙特财政和经常账户呈现双赤字,外汇储备急速下滑。2017年底,沙特的外汇储备余额为1861588百万沙特里亚尔,同比下降7.3%,但仍位列全球较高水平。

产业结构方面,沙特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是以石油为主的能源产业。2016年,沙特石油部门产值11356.9亿里亚尔,占GDP的44.7%;非石油部门产值14286.8亿里亚尔,占GDP的55.3%。

3.政策环境

货币政策方面,2012年至今,沙特货币总署坚持审慎的货币政策,维持金融和价格稳定,监控国内外经济发展和货币流动性,在必要时采取干预措施。

财政政策方面,2016年12月,沙特发布财政报告,详细规划在2020年实现国家财政收支平衡。一是减少政府部门财政支出及民众补贴;二是扩充税源以增加政府收入,逐年提高对外籍员工以及家属的征税;三是大力推动私营部门经济发展。但是,由于油价持续低迷,沙特偏紧缩的财政政策并未达到预期效果,反而导致国民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因此沙特政府决定推出一系列经济刺激计划。2017年12月,沙特内阁会议通过了2018年财政预算,并把此前“2020年实现财政收支平衡”的计划推迟到2023年。

4.评级概况

标准普尔对沙特长期主权评级为A-,短期外债评级为A-2,评级展望为稳定。惠誉对沙特长期主权评级为A+,展望为稳定。穆迪对沙特主权信用评级为A1。科法斯对沙特国家信用评级为B,营商环境评级为B。中信保对沙特国家主权信用风险评级为A,展望稳定。

5.与我国经贸合作关系

沙特是阿拉伯国家中与中国建交最晚的国家,1990年建交之初中沙双边贸易额仅有2.96亿美元,之后两国经贸和能源合作迅速发展,2016年中沙双边贸易额达422.6亿美元。目前沙特已经连续多年是中国在西亚北非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也是沙特最重要的原油出口市场和贸易伙伴。沙特经济高度依赖油气资源,而中国是世界上最具增长潜力的能源消费市场,中沙双边经贸关系发展潜力巨大。

截至2016年底,中国对沙特阿拉伯直接投资流量为2390万美元,存量为26.1亿美元。截至2015年末,沙特阿拉伯对华累计投资达15.2亿美元。

二、中资工商企业在沙特的投资机会及风险分析

1.中资企业的投资机遇

重点招商引资的行业和项目:油气和石化领域。中国与中东国家的石油合作已经从单纯供给转向了全产业链的合作模式,双方在炼化和服务方面的合作不断加深。基础设施建设。沙特政府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沙特的建筑市场容量很大,已成为当前中国最具增长潜力的海外工程承包市场之一。可再生能源。由于沙特电力需求巨大,但电厂效率低下、能源消耗量大,急需发展可替代能源以助力增加油气出口和改革经济结构,因此高度重视发展核能、可再生能源等低碳技术。

重点关注行业:石油深加工新领域、基础设施建设、水务项目、新能源项目、汽车工业。此外,沙特鼓励投资行业包括:能源为基础的产业、运输物流、信息通讯技术产业、医疗卫生、生命科学、教育。

2.中资企业面临的风险

政治风险。虽然沙特阿拉伯政局较为稳定,王室对政治的控制力较强,但也面临权力向下一代转移的继承问题。尽管沙特大概率将顺利实现权力过渡,但从长远看,将对其政策的稳定性带来影响。

安全风险。一是外部安全环境恶化。近来沙特外交政策逐步由温和稳健转向强硬积极,将给地区安全环境带来挑战。二是存在一定的恐怖主义威胁。虽然自大力打击“基地”组织运动以来,沙特遭受恐怖袭击的威胁大大减少,但恐怖主义带来的安全风险依然存在。

社会风险。沙特国内社会形势存在潜在不稳定性,有一定的内乱风险。其一,贫富差距悬殊;其二,近年来沙特实施的财政紧缩政策容易引发社会不稳;其三,沙特籍人员失业率居高不下。

商业环境风险。一是特定行业存在投资限制。二是劳工政策限制。为提高本国就业率,沙特政府实行“沙特化”分级制度,要求所有在沙特经营的企业根据所处行业及企业规模不同,必须雇佣一定比例的沙特籍员工,并根据各企业的完成情况给予一系列的激励政策或惩罚措施。三是腐败问题严重,给外国企业进行投资活动带来困难。

法律风险。按照沙特《外国投资法》的规定,外资可以在沙特国内成立全资子公司或分公司,享受沙特当地法人公司的同等待遇。但在实际运作中,中资企业不易享受到实际意义上的同等待遇。此外,虽然沙特投资业运作较为规范且法律严格,但沙特国内仲裁机构偏袒当地人的情况时有发生。

三、中资银行业务发展机遇及风险分析

中国工商银行利雅得分行2015年6月3日正式开业,这是沙特境内第一家也是截至目前唯一一家中资银行,是工商银行继迪拜、阿布扎比、多哈和科威特之后在中东地区设立的第5家分行。中国工商银行利雅得分行目前仅开办公司业务,可以提供公司客户的存款、贷款、汇款以及保函、信用证等结算业务。主要客户群体为沙特政府机构、本地大型公司以及在沙特经营的中资公司。

1.政策监管环境

沙特货币总署是沙特中央银行,负责监管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出台货币政策,监管金融体系和保险业。沙特银行业的市场准入采用行政许可制,营业牌照由内阁依据金融大臣和中央银行审核颁发,但并没有明确的审批条件。

外汇管理方面,沙特外汇管理没有具体立法,但沙特货币总署会采取措施控制货币的数量和流通。对外资银行的政策方面,沙特金融监管环境严格:一是数据不能出境,银行实质业务不能外包;二是关键岗位任职必须聘用沙特本国人;三是贷款投放有严格要求,对于涉及投放境外的贷款业务需逐笔报沙特央行审批等等。伊斯兰金融方面,从理论上讲,沙特境内的所有金融交易均必须符合伊斯兰教法,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信贷不计利息。但沙特没有将国内银行业区隔为传统银行业和伊斯兰银行业两部分,同时也没有颁布出台任何统一的监管细则或指导意见,导致银行业界对于每项业务与伊斯兰教法兼容与否存在意见分歧。从实际操作来看,当地商业银行的相当数量业务并未与伊斯兰教法要求保持一致,被模糊处理的传统银行信贷模式已较为广泛地为当地商业银行所接纳。

2.中资银行的发展机遇

一是双方发展战略契合对接形成“天时”。在习近平主席、萨勒曼国王近年来成功实现互访后,将中沙双边关系提升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并建立了高级别委员会机制,未来合作前景广阔。金融合作作为较高层次的领域合作,对中沙双边合作具有“一子落而满盘活”的整体牵引和拉动作用,如规划得当则有望夯实两国在能源、贸易、基建、产能、航天、核能、可再生能源、军工军贸等领域的合作根基,进而加固利益纽带、提升政治互信。

二是双边传统合作急需纾困创造“地利”。中沙经贸合作互补性强,但近年来,由于国际油价长期低位徘徊,沙特财政捉襟见肘,国内实体经济发展面临较为严重的资金短缺问题,并逐渐蔓延影响至中方对沙贸易、承包工程、产能合作等领域。与此同时,沙特过去数十年所积累的“石油美元”财富仍具备强烈的对外投资意愿和能力,却受制于投资经验不足、盈利渠道缺失等短板而未能充分发挥作用,因此对外国资本及金融服务需求迫切。在此背景下,推动中资金融机构开拓沙特市场有助于发挥自身的银行业规模、经验优势,打通双边金融合作脉络,引导和利用中沙两国金融资本服务双方实体经济,为双边经贸合作突破当前瓶颈继而转型升级创造必要条件。

3.中资银行面临的挑战

一是信用风险。虽然国际三大评级机构坚信沙特能够继续抵御国际油价长期低位徘徊带来的风险,将其主权信用评级维持在“投资级”,但近年来沙特经济增速持续放缓,已严重影响到了该国政府及企业的偿付能力,当地企业资金链断裂现象时有发生,信用违约风险加大。

二是市场风险。目前中资金融机构在沙特银行业主要面临的市场风险就是汇率风险和流动性风险:在汇率方面,自1986年以来,沙特政府将里亚尔兑美元汇率固定在3.75:1的水平,但近年来国际油价低迷、地区政治安全局势动荡、沙特国内经济形势萎靡等因素,已对这一固定汇率政策形成较大压力;在流动性方面,沙特货币总署采用《巴塞尔协议III》标准,要求各商业银行的流动性覆盖率必须达到100%,如在经营中出现亏损,须第一时间补足营运资金。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