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问题56:受中美关系、中共间谍案和宗教文化等影响,波兰对中国一带一路持观望态度

0
66
一带一路问题,中美关系,中共,间谍案,宗教文化,影响,波兰,中国,一带一路,,观望态度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和地区名单

东亚:蒙古
东盟10国: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缅甸  泰国  老挝  柬埔寨  越南  文莱  菲律宾
西亚18国:伊朗  伊拉克  土耳其  叙利亚  约旦  黎巴嫩  以色列  巴勒斯坦  沙特阿拉伯 

也门  阿曼  阿联酋  卡塔尔  科威特  巴林  希腊  塞浦路斯  埃及的西奈半岛

南亚8国:印度  巴基斯坦  孟加拉  阿富汗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尼泊尔  不丹
中亚5国: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塔吉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独联体7国:俄罗斯  乌克兰  白俄罗斯  格鲁吉亚  阿塞拜疆  亚美尼亚  摩尔多瓦
中东欧16国:波兰  立陶宛  爱沙尼亚  拉脱维亚  捷克  斯洛伐克  匈牙利  斯洛文尼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罗马尼亚  保加利亚  马其顿  阿尔巴尼亚

波兰:全国面积为3.13万平方公里,人口数量为3850.1万人(2012年3月22日)。波兰工业发达,2009年的人均GDP达到11288美元,采矿业以煤及褐煤最重要,煤炭储量居欧洲前列。主要矿产有煤、硫磺、铜、锌、铅、铝、银等。琥珀储量丰富,价值近千亿美元,是世界琥珀生产大国,有几百年开采琥珀的历史。欧盟是波兰的最大贸易伙伴,2003年,波兰与欧盟的贸易额占其外贸总额的64.5%。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英国、俄罗斯、中国、捷克、瑞典和比利时是波兰的主要贸易伙伴。GDP(2013年)总计:5175.43亿美元,人均GDP:13432美元。

华为甩锅王伟晶更深原因?港媒:谍案冲击一带一路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1月15日讯】波兰以间谍罪抓捕华为在当地的高管王伟晶,华为紧急切割。波兰是中共“一带一路”关键节点,一度与北京经济合作密切。港媒指,此事件或给中共带来可怕后果。波兰是美国军事盟友。美媒指,美中新冷战会令全世界分裂为两大科技阵营。

香港《南华早报》1月15日报导,波兰的华为间谍案不仅会加剧华为的全球项目危机,还会威胁中共在中东欧积累的影响力,北京与中东欧的关系将会变得更加复杂。

此前中共的“一带一路”对中东欧进行了大规模投资,中共还与16个中东欧国家在波兰首都举行过“16+1”首脑会议,承诺加大投资。

而波兰是中东欧最大的经济体,由于地处中国通向西欧的门户,是中共“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连接欧亚大陆的铁路如“蓉欧快铁”、“苏州-华沙”等欧洲列车均经过波兰。波兰此前也积极响应“一带一路”,是中东欧国家中第一个以创始成员国身份申请加入中共主导的亚投行的国家,目前是中共在中东欧最大的贸易伙伴。

不过,中波贸易存在巨大的不平衡,波兰对华出口额与进口额比例为1:10。另外,中共对波兰的投资额远远不及德国、西班牙等西欧国家。

港媒称,华为间谍事件可能会让中共“一带一路”项目受损,影响到今年4月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首脑会议以及“16+1”首脑会议。

与其他大多数欧洲国家一样,波兰很依赖美国的安保与军事同盟。美国还在波兰有驻军。在华为问题上,波兰选择站队美国,可能会影响其他欧洲国家的在美中科技冷战中的决策。

一位波兰政府高官1月13日表示,波兰或考虑禁止政府机构使用华为设备。波兰内政部长布鲁辛斯基(Joachim Brudzinski)称希望与北京保持良好关系,但呼吁欧盟和北约就是否抵制华为达成共识。同时,波兰开始全面研究华为参与当地5G建设的情况。

港媒分析指出,欧洲与美国在反击中共这一点上已达成共识,未来中共与欧洲的关系将面临更大挑战。如果中共在美中贸易战中被迫做出妥协,欧洲国家也可能会对中共展现更强硬的立场。

《美国之音》曾引述分析,2019年美中科技冷战将令全世界分裂为两大科技阵营。

华为被指披着私企面纱的中共情报机构,多年来依赖中共政府的巨额补贴,对海外输出廉价电信设备和技术,并利用它们从事间谍活动,盗窃外国政府情报和尖端技术。

目前,华为同样依赖政府补贴对外输出5G网络,被指曝露中共垄断未来互联网和操控全球科技命脉的野心。为了应对华为带来的国安威胁,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纷纷抵制华为参与本国5G网络建设。

(记者栗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一带一路-在波兰真的还能走下去吗?

《波兰华人资讯网》2018年4月27日:

(回顾:2016年6月2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波兰进行了国事访问,这是时隔12年,中国元首再次踏上波兰这片沧桑的土地,其主要目的是打通“一带一路”在欧洲的走廊,为“中国梦”助力。)

今天在时隔两年的时间里,中国的“一带一路”,在中东欧尤其是在波兰的发展,到底走了多远?这其中又遇到了什么挑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挑战?我们又应该怎样看待这些挑战和解决这些挑战?

跨越式发展的第一步,是在习近平主席访问波兰时将中波关系提升到“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可能大家对这种级别的政治伙伴关系没有清晰的概念,笔者给大家做一个比较,大家就清晰了。中国和俄罗斯的伙伴关系也是“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大家回想一下俄罗斯近些年来跟中国的联系,就应该知道中波政治关系发展的速度了。随后,中国和波兰签署了在经济、信息技术、产能、教育文化等各个领域的合作备忘录。访问波兰期间,习近平还和波兰总统杜达共同出席了中欧班列首达波兰的仪式,为中波贸易注入了鲜活的血液。

 

随后的2017年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举行了第一届“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当时的波兰总理希德沃赴华参加了论坛,展现了波兰政府对“一带一路”的重视,确保了中国和波兰高层的持续对话。两个月后,7月12日到7月16日,时任中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对波兰进行了访问,近一步确认和加强了中国和波兰的双边关系。

 
   2017年11月27号,在中国牵头的中东欧16+经济合作峰会上,时任总理希德沃虽然出席并确认了和中国湖南省的经济友好合作协议,但并未签署参与中国-中东欧基金的合作备忘录。接着在波兰华沙,华商聚居地GD中国商城遭受海关税务稽查,给这个主要进口自中国的“号称”欧洲最大的商品交易市场的经营带来了困难,(这里暂且不谈合规经商的问题,)迫使中国驻波兰大使馆几次出面沟通,事件的影响引起了整个欧洲甚至全球的华商对自身经商环境的关注。

2018年2月19日,在慕尼黑欧安会议上,以德国为首的外交部长,对中国的“一带一路”进行了批评,认为中共的“一带一路”是对欧洲经济和政治安全的威胁,此种说法在波兰政客和新闻媒体中得到了积极的评价。最近的一次对中国“一带一路”的冲击是本月欧盟各个国家外交部长的联合声明书,声明书再次重申中国“一带一路”对欧洲经济的威胁,还在某种层次上迎合美国对中国的指责。就像中美贸易战中美国对中国的无端指责一样,批评了中国用金钱买断欧洲技术,指责中国企业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同竞争对手进行不公平竞争。在联合声明书上,除了匈牙利外长没有签字外,包括波兰在内的其他欧盟成员国外长统统签下了代表本国立场的声明。

看到这里,相信大家真为“一带一路”在波兰的发展捏了一把汗。那么我们怎么看待这些成果和挑战呢?首先从成果说起,一提起2016年习近平主席对波兰的国事访问,很多朋友就觉得热血沸腾了,觉得中国和波兰发展的前景绝对美好,但是请别忘记了,波兰作为美国的忠实盟友,任何一届波兰政府与中国的交往,都会先掂量一下是否会影响到波兰和美国的经济、军事同盟关系。

为什么美国对波兰如此重要呢?因为这个在世界版图上消失了123年的国家,对于他们来说国家安全是最重要的因素,尤其是当下来自俄罗斯的安全威胁又是可触可感的。波兰人相信能保护波兰的只有一个国家,那就是世界第一军事强国——美国。所以我们在看成果时,请先让自己头脑冷静下来,中国和波兰的合作只能停留在经济层面上。

再看挑战,从波兰总理没有在中国-中东欧基金备忘录上签字,到后来的对GD的大搜查,到现在的对“一带一路”的观望态度,我们也不能说这完全是波兰的问题。就拿对GD的大搜查来说,据笔者和波兰华人的交流,我们的第一感受是波兰政府国库没钱了,要找中国人要钱收税,然而当我们用“关系”的观念解决问题时,在波兰政府那里却碰了壁。理性看待这个问题的话,波兰是“rule of law”(法制),而且是不同的法律体系,思想观念,在搜查的问题上,他们认为我有权力这么做,你违法我就必须要按照法律程序来,“人治”因素不能参与。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波兰

编者按:一带一路”的顺利推进与“一带一路”国家的国内政局发展密切相关。由于“一带一路”地区上的许多国家对外深陷大国博弈的战场,对内面临领导人交接、民主政治转型、民族冲突等多重矛盾,“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已经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最大风险。因此,对于“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进行分析与评估已经成为当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最为急迫的任务之一。

中国网将以每周发布两篇分析文章的方式,对“一带一路”地区的60余国的政治风险进行简要的概述与分析。本系列将持续发布30余周,共计60余篇文章。每篇文章主要围绕该国的一般情况、投资环境、政治结构、各方政治势力、相关政治风险以及可能的国家动向具体展开。

杜雁芸 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讲师

黄靖皓 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硕士研究生

波兰国全称为波兰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Poland),古称孛烈儿,是一个由16个省组成的民主共和制国家。波兰地处欧洲大陆中心,连接欧洲大陆东西部地区,地理位置十分重要。1949年10月7日中波两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当前,中国“一带一路”建设为中波关系深化合作带来历史机遇。

一、波兰基本情况概述

1、自然环境

波兰共和国位于中欧东北部,北濒波罗的海,西邻德国,南界捷克和斯洛伐克,东北和东南与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相连。波兰国土面积约30.6万平方公里,与德国面积相当,其边界线总长3538公里,其中海岸线长528公里。波兰绝大部分地区位于东欧平原,平均海拔173米。波兰一词源于斯拉夫语Polanie,意思是居住在平原上的人。由于地缘平坦、无险可守,历史上波兰多次被列强瓜分。波兰全境基本上属于由海洋性向大陆性气候过渡的温带阔叶林气候。在通常情况下,波兰全年气候温和,冬无严寒,夏无酷热。

波兰自然资源包含大量的硬煤和褐煤,以及铜、锌、铅、银、硫、盐、建筑石材、天然气和石油。波兰是欧洲中部最大的硬煤生产国,其产量能满足欧盟总需求量的10%。在欧洲的褐煤萃取方面,波兰排名第9,但其资源储备仅开发了15%。波兰还拥有烃类燃料的特定资源。波兰政府计划在2020年开始运营首个核反应堆。

波兰人口约为3864万,名列欧洲第8位。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同属于西斯拉夫人。国家起源于西斯拉夫人中的波兰、维斯瓦、西里西亚、东波美拉尼亚、马佐维亚等部落的联盟,在公元9、10世纪建立封建王朝。由于波兰地处东西欧的交界处,波兰成为斯拉夫人与德意志人、东正教和天主教反复争夺的地带。历史上,波兰曾两次被外族占领,第一次是1772—1775年俄普奥三国瓜分波兰,使其在欧洲版图上消失143年之久,一直到1918年才得以复国;第二次是二战期间纳粹德国对波兰的占领。波兰在1944年复国,1947年加入社会主义阵营。1989年12月29日,波兰通过宪法,改国名为“波兰共和国”,脱离社会主义阵营。

2.政治结构

1989年12月29日,波兰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取消了宪法中关于波兰统一工人党在国家中居领导地位的条款,成为前华沙条约成员国中第一批摆脱共产党执政的国家,同时也成为欧洲脱苏、脱共风潮的先驱。1997年4月,波兰国民大会通过新宪法,确立了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和以社会市场经济为主的经济体制。新宪法规定:众议院和参议院拥有立法权,总统和政府拥有执法权,法院和法庭行使司法权;波经济体制的基础为经济自由化、私有制等原则;波武装力量在国家政治事务中保持中立。

在具体的政治构架中,波兰总统为国家元首,直选产生,任期5年,可以连任一届。议会由众议院和参议院组成,是国家最高立法机构,众议院议员460名,参议员100名,均通过直接选举产生,任期4年。波兰政府的结构包括了一个由总理为主导的内阁,总理为两院制国会的下院多数党成员中产生,由他向总统提名阁员名单,由总统任命。根据波兰新宪法,如总统否决了议会或政府提交的法案,议会可以五分之三的多数否决总统的决定。

3、民族宗教

波兰人口中波兰族约占98%,此外还有德意志、白俄罗斯、乌克兰、俄罗斯、立陶宛、犹太等少数民族,德意志人占1.3%,乌克兰人0.6%,白俄罗斯人占0.6%。

波兰人非常珍视其辉煌的历史文化和悠久的宗教传统,波兰人以其宗教的虔诚度在欧洲著称,国内宗教气氛浓郁,大小教堂林立,每周去教堂望弥撒仍是大多数居民重要的生活内容。波兰95%的人信奉天主教,其中有75%依然遵守天主教的传统习俗。虽然历史上曾征服波兰的普鲁士(新教路德会)和俄国(东正教)都企图压制天主教,但反而坚定了波兰人对天主教的信念。前任教皇约翰·保罗二世(1978年-2005年在位)也是波兰人。其余的5%人口大多属于东正教或基督新教。

二、中波外交关系

1949年10月5日波兰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10月7日两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在50年代,中波之间相互支持、密切合作,高层之间互访频繁,双边关系全面发展。在国际事务上,中国支持波兰中欧无核区倡议;波兰也支持中国抗美援朝、争取国家统一及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的斗争。但从50年代末中苏关系恶化,波兰和中国的关系也日渐疏远。

1989年波兰发生剧变,由团结工会派生的党派执政,内外政策全面改革,两国关系也进入新的历史时期。1991年两国外长钱其琛和斯库比舍夫斯基互访,很大程度推动了两国关系的正常发展。1997年波兰总统克瓦希涅夫斯基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成为38年来波兰国家元首第一次正式访问中国,两国还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波兰共和国联合公报》。进入二十一世纪,两国间交往更为频繁。2004年胡锦涛对波兰进行国事访问,两国元首共同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波兰共和国联合声明》,将中波关系提升为友好合作伙伴关系。2011年,波兰总统科莫罗夫斯基访问华期间,中波共同发表了关于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以此为标志,两国间形成更为紧密的伙伴关系,在各个领域开展合作,对乌克兰等国际问题交换意见。

当前,中国“一带一路”建设为中波关系深化合作带来历史机遇。波兰的2030国家长期发展战略以及大力推动的经济外交与中国的丝路倡议十分契合。波兰地处欧洲中心,是中国通往西欧、北欧国家的桥梁,其交通枢纽地位极其重要。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引领下,中波合作对接,恰逢其时。

三、波兰投资环境分析

波兰被认为是欧盟最有吸引力的经济体。作为近十年来加入欧盟的最大经济体,其不断增长的中产消费群体,熟练及低成本的劳动力,位于主要欧洲市场的中心位置和即将到来的基础设施投资浪潮,波兰正吸引着全球投资者的强烈关注。《2014全球营商环境报告》显示,波兰的营商环境在世界排第45名,比去年前进了两名。具体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1.经济状况良好

波兰的发展虽然历经坎坷,但经过20多年的经济社会结构改革,波兰的整体经济状况良好,表现为 GDP 快速增长、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提高、失业率逐步降低等,投资环境也较为稳定,属于高收入经合组织国家。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波兰经济增速虽有所放缓,但强大的内需和较低的开放程度维持了波兰经济的持续增长,其仍是欧洲少数几个保持经济正增长的国家之一。为此,波兰赢得了“欧洲中国”之美誉。2013年,波兰的GDP总量为5175.43亿美元,世界排名第24位,整体水平与伊朗、挪威相当,其经济实力在中东欧地区名列第一(2014年版的《波兰白皮书》)。以GDP来看,其经济已经成长至与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加起来一样多的规模。根据预测,其在未来的几年内,其GDP年增长将稳定保持在3%-4%。

资料来源:波兰信息与外贸投资中心《Investor’s Guide – Poland(2014)》

2.工业基础较好

波兰作为东欧最大的经济体,具有较好的工业基础和科技实力。波中两国生物技术、信息与通讯、矿山机械、食品贸易及页岩天然气开采等领域的合作有着良好的前景。

波兰在生物技术和制药领域是欧洲最具发展潜力的市场之一,有超过140家制药公司,111家生物、医药领域科研机构,2800名从事先进生物技术和分子生物研究的专家。就进行临床试验的研究中心数量列世界第10位。中国企业也充分认识到波兰医药和生物行业的飞速发展,2012年中国医药工业科研开发促进会与波兰医药企业在波兰首都华沙建立了商业伙伴关系。

矿山机械制造业是波兰的支柱产业,长期以来保持着世界领先的优势。中国作为能源消费大国,在煤炭开采、页岩气开发等诸多领域同波兰合作前景广阔。2013年北京的国际煤炭装备及矿山技术设备展览会。Kopex、Fasing及Famur等波兰具有代表性的业内企业指出,中国的采矿业拥有世界最大的发展前景,非常希望能与中国企业建立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

食品是波兰出口产品的重要组成部分,凭借高质量和优势价格,波兰食品业已成为波兰经济中发展最快和最重要的行业之一。2015年一季度,波兰食品出口达54亿欧元,同比增长5.5%,成为继机械和化学产品之后的第三大出口产品。波兰食品的主要市场是欧盟,对许多欧盟国家的出口增速呈两位数增长。2013年,波兰出口到中国的肉类和奶类产品稳步增长。另外,波兰还向中国出口如蔬果、谷类、糖等农产品,以及果汁、蜂蜜、药水、糖果等产品。

3.投资环境稳定

政府对吸引外资较为支持。波兰主管当局为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政策,包括经济特区的所得税豁免、不动产税豁免,以及对购买新技术及研发中心的优惠的税务抵扣。波兰还通过其他机制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即从国家层面及欧盟层面为投资者提供现金补助,以支持新的投资和创造就业岗位,该补助最多可以达到投资总额的50%。波兰政府和欧盟还通过不断的市场自由化、资产私有化、基础设施的改进以及提供投资促进项目,帮助外国投资者在波兰进行投资。

银行系统抗风险能力较强。波兰的银行系统已经被证明抗打击力相对较强,属于少数几家未需国家支持的银行系统之列。华沙股票市场正成为区域领袖及投资中心,过去10年中,其上市公司数量翻番,日交易额也几乎增长了三倍。实际上它是中东欧地区最大的股票市场,市值约8480亿波兰兹罗提(2160亿欧元)——比维也纳证券市场大30%,是布达佩斯交易所上市公司市值总额的5倍。

劳动力市场灵活且富有弹性。波兰庞大的国内市场、熟练和相对廉价的劳动力,使其劳动力市场变得越来越灵活且富有弹性。波兰由此成为欧洲最具投资吸引力的四大国家之一。根据世界投资前景调查报告,波兰在中东欧地区独领风骚。波兰的劳动力质量相对较高(根据EIS数据,在欧盟平均水平之上)而且雇佣方便,波兰的劳动力成本要大大低于西欧国家,也低于邻近的国家例如捷克共和国。

波兰企业缴纳所得税较低。波兰的企业所得税率为 19%,为全欧盟最低。波兰的增值税体系与欧盟增值税体系同步。波兰还实施了欧盟有关兼并和重组,股利分配,利息和特许权使用费分配的指令。原则上,所有向欧盟内符合条件的公司分红免征所得税。然而,波兰并没有对出售股份所获的资本收益免税。在波兰投资的最常见的国际结构中会涉及包括卢森堡,荷兰和塞浦路斯等国。波兰的增值税体系与欧盟体系实现了同步。增值税标准税率为23%(适用于大部分服务和商品)。对于特定商品和服务也适用如8%、5%和0%的增值税率。在个人所得税方面, 标准雇佣薪酬适用18%和32%的累进税率。可以通过不同的框架对个人所得税负担进行优化。

政治体制相对稳定。波兰的政治体制总体来说比较稳定,对于突发事件和政治波动有一定的承受能力。2010年,卡钦斯基总统专机坠毁事件虽然引起了轩然大波,但并未造成国内的政治危机,可见其政治体制稳定成熟。

4.地缘位置优势

波兰地处欧洲大陆中心,濒临俄罗斯和德国两大国际市场,在连接欧洲大陆的东西部地区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波兰的交通运输业比较发达,其主要铁路运输企业波兰国铁货运股份公司的总货运量在欧盟位居第二。以总货运量计,波兰北部海岸城市格但斯克港口在整个波罗的海地区位居第二,也是全波罗的海唯一能让最大的远洋集装箱船舶直接靠泊的集装箱码头。此外,波兰拥有环波罗的海的33个港口,海运可直通大西洋。

在“一带一路”建设规划中,波兰是中欧陆路运输路线上中国货物进入欧洲的首个欧盟成员国,同时也是欧洲经济区成员国的第一站。中国和波兰之间现在只存在两个海关口岸:一进入哈萨克斯坦,货物就进入欧亚经济联盟;而为了运入欧盟以及欧洲经济区,货物只需要在白俄罗斯和波兰的边界进行再一次清关。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与波兰这两个海关口岸,同时也是波兰和中国标准轨距铁路系统以及欧亚经济联盟宽轨铁路系统的边界。目前,中国与波兰已建成一些铁道路线,如:波兰HATRANS物流公司自2013年运营的中国成都至波兰罗兹的定期货列,以及波兰国铁货运物流公司自2013年运营的中国苏州集装箱物流基地至波兰华沙物流基地的定期货列。此外,自中国武汉开往捷克帕尔杜比采、自中国重庆开往德国杜伊斯堡、自中国郑州开往德国汉堡、自中国呼和浩特开往德国法兰克福等多次货列都会通过波兰领土,因此波兰是欧洲“大陆级”骨干运输线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四、波兰投资政治风险分析

波兰投资环境相对比较稳定,但由于中波经济互补不强、政治制度存在差异性及第三方因素影响等,对波兰投资仍存在许多风险。

1.中波经济互补性较弱

波兰的主要贸易伙伴为欧盟成员,波兰前十大出口市场中的九个是欧盟成员,德国为波兰最大贸易伙伴、最大出口市场和最大进口来源地。2014年,中国为波兰第十九大出口市场和第三大进口来源地。据商务部数据,2013年中国对波兰出口额达125.8亿美元,自波兰进口额仅22.3亿美元。尽管存在客观的地缘因素,但中波相互间的贸易投资合作与两国的经济规模、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不相称。中波经济依存度低,且波兰对华贸易逆差明显,这种经济状况对于建设长远的中波关系势必形成阻碍。

2.中波价值观和政治制度存在差异性

苏东剧变后,投身西方的波兰出于国家安全利益的需要,对外政策总是旗帜鲜明地显示出美国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立场。“在实现共同自由和民主理念时,波兰将永远与美国站在一起。”加上其国内多党制的政治体制,使许多党派借“普世真理”之名行对我国内政进行非议,尤其是在少数民族自由、人权等问题,在对华关系方面强调“人权高于主权”,对于中波关系产生不良影响。2008年3月,波兰前总统卡钦斯基敦促中国政府与少数西藏人对话,并以此抵制北京奥运会。当年12月,卡钦斯基不顾中方反对接见了持西藏分裂主张的达赖喇嘛,触及中国国家核心利益。政治议题上的分歧往往会影响中波两国间的经贸往来。

3.中波关系受第三方因素影响

冷战后波兰一直将美国视为最重要的战略伙伴,将美国领导的北约作为其维护国家安全的保护伞。因此,波兰从美国视角看安全问题,接受美国对中国的认知和判断。例如,2004年6月欧盟首脑会议期间,波兰不支持欧盟解除对华军售令。2010年12月欧盟内部讨论对华武器禁运问题时,波兰仍持反对立场。波兰反对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售令,主要是基于波兰与美国的战略伙伴关系。尽管波兰在中波战略伙伴关系联合声明中表示,将为欧盟在解除对华军售禁令问题上达成共识而努力,但未来存在不确定性,因为美国因素在取消欧盟对华武器禁令问题上或多或少仍会影响波兰的立场取向。

俄罗斯是中波战略伙伴关系发展中的另一个潜在的第三方因素。对俄罗斯关系上,因为历史积怨太深,波兰社会普遍存在防范和削弱俄罗斯的心理。波兰在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加入北约和欧盟后,一直不遗余力地推动北约和欧盟东扩,其中首要目标就是乌克兰。乌克兰危机爆发后,波兰政府的表现异常积极,从各路政要赴基辅独立广场支持反对派,到外长促成当时的乌总统亚努科维奇与反对派签署协议,再到总统在第一时间批驳普京,再到率先公开承认乌克兰新政府,波兰始终站在乌克兰危机的最前线。波兰已经公开批评俄罗斯大幅增加国防开支,而波兰对乌克兰、东欧及南高加索国家的民主推动政策和能源安全政策,则与俄罗斯的国家利益相抵触,波兰与俄罗斯的未来关系仍将争执不断。波兰对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持有戒心,鉴于此,波兰与中国的战略关系不可避免地受到波俄关系的影响。

总体来讲,波兰的投资收益与风险并存。当前,波兰经济快速增长,工业基础发展良好,投资环境稳定,及其所处欧洲市场中心位置等优势条件为中波开展经济合作提供便利条件。在“一带一路”倡议指引下,两国开足马力、发挥潜能,在基础设施、运输物流、生物制药和能源方面可以深化务实合作。同时,增强波兰在“一带一路”中的交通枢纽地位将惠及中波双方。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