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问题62:匈牙利是一带一路欧洲先行国,受中美关系、宗教信仰和债务危机等影响,前景不容乐观

0
68
一带一路问题,匈牙利,一带一路,欧洲,先行国,中美关系,宗教信仰,债务危机,影响,前景,不容乐观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和地区名单

东亚:蒙古
东盟10国: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缅甸  泰国  老挝  柬埔寨  越南  文莱  菲律宾
西亚18国:伊朗  伊拉克  土耳其  叙利亚  约旦  黎巴嫩  以色列  巴勒斯坦  沙特阿拉伯 

也门  阿曼  阿联酋  卡塔尔  科威特  巴林  希腊  塞浦路斯  埃及的西奈半岛

南亚8国:印度  巴基斯坦  孟加拉  阿富汗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尼泊尔  不丹
中亚5国: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塔吉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独联体7国:俄罗斯  乌克兰  白俄罗斯  格鲁吉亚  阿塞拜疆  亚美尼亚  摩尔多瓦
中东欧16国:波兰  立陶宛  爱沙尼亚  拉脱维亚  捷克  斯洛伐克  匈牙利  斯洛文尼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罗马尼亚  保加利亚  马其顿  阿尔巴尼亚

匈牙利:国土面积为93030平方公里,全国总人口987.9万人。自然资源比较贫乏,主要矿产资源是铝矾土,其蕴藏量居欧洲第三位。此外有少量褐煤、石油、天然气、铀、铁、锰等。匈牙利已进入发达国家行列,工业基础较好。匈根据本国国情,研发和生产一些有自己特长的和知识密集型产品,如计算机、通讯器材、仪器、化工和医药等。匈采取各种措施优化投资环境,是中东欧地区人均吸引外资最多的国家之一。农业基础较好,在国民经济中占重要地位,不仅为国内市场提供丰富的食品,而且为国家挣取大量外汇。主要农产品有小麦、玉米、甜菜、马铃薯等。旅游业比较发达。匈牙利进口的主要产品有:石油、天然气、汽车零部件、计算机设备、汽轮机、测量仪器;出口的产品有:电子产品、机械设备、交通工具(非铁路)以及化工产品等。GDP(2013年)总计:1302.48亿美元,人均GDP:13,165美元。

一帶一路美麗的毒藥?匈牙利、波蘭負債更多

2019年3月26日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匈牙利

编者按:一带一路”的顺利推进与“一带一路”国家的国内政局发展密切相关。由于“一带一路”地区上的许多国家对外深陷大国博弈的战场,对内面临领导人交接、民主政治转型、民族冲突等多重矛盾,“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已经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最大风险。因此,对于“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进行分析与评估已经成为当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最为急迫的任务之一。

中国网将以每周发布两篇分析文章的方式,对“一带一路”地区的60余国的政治风险进行简要的概述与分析。本系列将持续发布30余周,共计60余篇文章。每篇文章主要围绕该国的一般情况、投资环境、政治结构、各方政治势力、相关政治风险以及可能的国家动向具体展开。

徐亮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

匈牙利是一个位于中欧的内陆国家,首都在布达佩斯,国土总面积93030平方公里(略小于中国浙江省面积),国土西部是阿尔卑斯山脉,东北部是喀尔巴阡山,主体部分是多瑙河冲积平原,并依山傍水,自然条件优越。匈牙利的版图东邻乌克兰和罗马尼亚与俄罗斯隔里海相望,北靠斯洛伐克与波兰不相接壤,西则被奥地利隔开德国,南部接巴尔干区域的罗马尼亚、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斯洛维尼亚,需穿过斯洛文尼亚领土才能到达意大利西海岸的亚得里亚海。在欧洲历史上具有影响力的大国,特别是西方战略学家所设想的世界多极舞台中的主角,没有一个是与匈牙利接壤的,甚至“新欧洲”的代表国家波兰都被斯洛伐克隔开,更不用说与金砖五国、G7、G20等国际合作机制中的新老经济体接壤了。周边无强国的地缘环境给了匈牙利相对宽松的外部环境,使匈牙利能够保持一定的独立性,减少外来势力的影响。

匈牙利的主体民族马扎尔人起源于今日俄罗斯东南部的乌拉尔山和伏尔加河流域,于公元1000年匈牙利大公伊什特万一世获天主教教皇加冕后成功获得中世纪欧洲各主流社会的认可。匈牙利先后受波兰、波希米亚(今捷克)、教皇、神圣罗马帝国影响,并受蒙古金帐汗国、匈奴帝国、日耳曼人、阿瓦尔人、斯拉夫民族、土耳其、维谢格拉德集团(波兰、波希米亚和匈牙利)、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或渗透。1849年4月匈牙利始建共和国,1867年与奥地利组成奥匈帝国。一战后奥匈帝国解体,1919年3月起恢复独立的匈牙利先后经历苏维埃共和国、君主立宪王国时期。1941年,匈牙利加入德意日轴心国集团,1944年被德军占领。1945年4月,匈牙利全境解放。1949年8月20日宣布成立人民共和国。1956年10月爆发匈牙利十月事件。1989年10月23日改称匈牙利共和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宣布放弃执政党地位。此后,匈牙利政局在多党议会制下稳定运行,2010年以来由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简称青民盟建立了执政联盟,政局保持基本稳定。

一、匈牙利的政治结构:右派政党一党独大

在宪法方面,1989年10月18日匈牙利国会通过宪法修正案,取消社会主义工人党的领导地位,实行多党议会民主制和市场经济,在国家机构中体现分权原则。2012年1月新宪法生效,将原宪法国名“匈牙利共和国”改为“匈牙利”,突出基督教作为匈牙利历史和文明的基础性作用,对宪法法院的权力进行了限制,反对堕胎和同性恋,文化趋向于保守。

国会是匈牙利立法机关和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实行一院制,每四年普选一次。匈牙利1989年后采单一选区两票制。党派须赢得5%以上的选票才能进入议会。宪法法院由15人组成,可以裁决法案是否违宪。2011年的新宪法所通过定于2014年施行的国会选举法,把国会议席减少至199席,废除两轮投票制、区域与全国名单合并为“政党名单”并大幅减少名额,单一选区反多于政党比例代表席次,“赢者通吃”的政党比例代表制对中小政党极为不利。行政机构为内阁制,按照法律规定,各部部长由总理提名,共和国总统任命。现任总理欧尔班·维克多,2010年通过议会选举上台至今。

政党方面,登记注册的政党有180个。2010年进入国会的主要政党为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右派)、自由民主主义者联盟(右派)、匈牙利社会党(中左)、匈牙利民主论坛(右派)等。2014年4月国会大选,匈牙利执政党青民盟及其同盟党基督教人民党获得199个议会席位中的133个席位,所占比例超过了2/3,匈牙利总理奥班·维克多成功连任,执政党在议会的所获席位与2010年席位大致相同,主要竞争对手五党左翼联盟在议会仅获38个席位,不足1/3。

二、匈牙利的投资环境与中匈经济合作前景

战后初期和整个冷战期间,匈牙利属于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成为地缘政治意义上的东欧大家庭中的附属部分,而与西欧的政治经济联系则被剥离。自东欧剧变后,匈牙利迅速回归西欧政治经济体系,经济高速发展。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到2012年,匈牙利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按国际汇率计算已经达到1.27万美元,这已经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

(匈牙利2005年-2014年GDP增长曲线图)

从自身条件来看,匈牙利工业基础较好,计算机、通讯器材、仪器、化工和医药等知识密集型产品较为发达。汽车工业是匈牙利支出产业,占匈牙利出口总额的20%。匈牙利有机农业发展迅猛,为国家挣取大量外汇,是目前中东欧地区有机农产品生产和出口大国。匈牙利的自然资源比较缺乏,生产原料80%靠进口。国内主要矿产资源是铝矾土(蕴藏量居欧洲第三),其他资源仅有少量。因此匈牙利需要进口的主要产品有:石油、天然气、汽车零部件等。匈牙利劳动力素质较高,受教育人口比例超过了人口总数的98%,历史上出现过多位诺贝尔奖得主,而且匈牙利人擅长发明。匈牙利多数年轻人至少拥有一种技能,掌握多种语言,但工资水平却远低于西欧。匈牙利2004年正式加入欧盟,是世界贸易组织(WTO)、欧洲自由贸易协定(EFTA)、中欧自由贸易地区(CEFTA)的成员,但不是欧元区国家。2001年1月1日起,匈牙利取消了来自于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国的产品配额。

匈牙利投资环境较优,是中东欧地区人均吸引外资最多的国家之一,全国有3万家外资投资企业,外资企业增加值占匈牙利GDP的三分之一左右,出口额占匈牙利总出口额的74%。欧洲国家是外资主要来源地,占吸收外资总额的大部分,德国为匈牙利第一大外资来源地。外商投资的主要地区是自然条件较好的首都布达佩斯和匈牙利西部地区。2008年以后,受国际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蔓延,匈牙利吸收外资势头趋缓,但匈牙利在处理欧元危机和寻找出路方面,要比引起这一危机的西欧国家成功得多,2013年匈牙利吸收外资仍达23亿欧元。从投资领域来看,零售、金融、通讯、汽车、电子等行业是外商主要投资领域,约占吸收外资总额的三分之二。匈牙利的移民政策较为宽松,国债移民是一种快速移民的方式。但2010年欧尔班主政后,移民政策有收紧的倾向。

由于对其祖先东方特性的认知和倚重,匈牙利非常重视发展与亚洲国家的关系。而匈牙利的陆地接壤8个国家,适合建立地区物流中心和产品分销地,因此中国(含港台)、韩国、日本和新加坡都对匈牙利有较大的投资。在对华关系方面,匈牙利在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积极促进中欧关系。2010年,欧尔班政府致力于发展同中国的密切关系,高层互访频繁。由于一带一路吻合青民盟政府“东向”政策,因此匈牙利对一带一路回应热烈。2014年,中国、匈牙利、塞尔维亚正式签署合作建设匈塞铁路谅解备忘录,还计划以匈塞铁路为依托打造自希腊比雷埃夫斯港进入中欧的陆海快线。2014年5月两国开通了北京—布达佩斯直航。根据中国驻匈牙利大使肖千2015年4月的文章,中国是匈牙利在欧洲以外第一大贸易伙伴,匈牙利是中国在中东欧第三大贸易伙伴和最大投资对象国,两国经济互补性强,合作潜力和空间很大,2014年由2013年的84.1亿美元增至90.2亿美元。两国的金融合作也快速发展,中匈两国央行于2013年签署100亿人民币本币互换协议,匈牙利将成为中东欧地区的人民币业务枢纽。2014年初,欧尔班总理访华,两国领导人发表了联合声明。2015年4月,匈牙利决定加入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三、匈牙利的政治风险

《全球100个国家国际贸易投资风险指数》(ITIRT2009)数据显示,在政治风险层面,匈牙利评估得分为0.8333,高于保加利亚,但低于德国和希腊。在政策风险和支付风险方面,匈牙利好于希腊、保加利亚等欧盟国家(指标采用0-1分制,得分越高,风险越小)。但是2010年以来青民盟长期执政以及相应的经济业绩,大大降低了投资的政策风险,但GDP保持在3%左右的增长,并不意味着匈牙利的政治毫无隐忧。欧尔班政府与俄罗斯、中国建立紧密联系的政策产生了复杂的后果。对中国而言,一方面两国的合作得到了快速提升,经贸快速发展;但另一方面,由于匈牙利内政外交的隐患,中国也逐渐意识到与匈牙利政府保持一定距离以规避政治风险的重要性。匈牙利的政治风险主要体现三个方面:

第一,匈牙利执政党联盟独大,集权倾向明显,内部隐藏动乱危险。2011年选举规则修订后,进入议会政党的门槛限制更加苛刻、媒体自由度下降以及党政分离的模糊性使得匈牙利国家最大党派享有不合理的优势。为了削减财政赤字,青民盟政府2010年开始向银行系统连征3年银行税,向电信部门、能源部门和商业连锁店连征3年危机税,还提出了征收“因特网税”计划。青民盟削减福利、增加税收和限制自由的政策越来越多损害社会各阶层的利益,但是中左翼反对派处于较为弱小境地无法借助于立法机关对执政党的政策进行有效制衡,因此匈牙利反对派对政府的态度有向激进方向发展的趋势,连极右政党也发起了“互联网自由”的示威活动。2014年,匈牙利执政党青民盟第三次获得全国性选举胜利、拥有议会2/3多数选票,但欧尔班本人的大众得票率从53%降至44%。2014年匈牙利国内爆发了接连不断的反政府示威,示威人群以年轻人为主,其诉求是“结束欧尔班时代”,抗议提高税收和损害劳工权益。与集权倾向相伴随的是匈牙利的新闻自由程度严重下降,2015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中,匈牙利的2014年新闻自由指数从2010-2014年下降了42位,仅为64位,远低于2006年排名第10位和2009年第25位。

第二,匈牙利执政党的民族主义倾向挑战欧洲的主流价值观,有被欧洲边缘化的危险。匈牙利青民盟执政后,对西方“自由民主制度”提出了质疑,指出“在匈牙利应实现基督教民主派的执政,因为自由民主制度没有能力解决现在的问题”,他的政府要使左派和自由派重获政权的可能为“零”。此外,欧尔班号召欧洲对移民采取限制措施,表示不希望看到在匈牙利存在一个与他们的文化特色及背景有明显差异的少数民族,称“要匈牙利人的匈牙利”。这些主张与欧盟的主流价值观相背离,导致了德国等国家以及国际舆论的批评。由于青民盟执政时期,匈牙利经济很快复苏,欧盟担心怀疑“自由民主制度”的“欧尔班模式”被其他国家所效仿,影响欧盟价值观和政治架构的稳定性。

第三,匈牙利对外政策被认为是“亲俄”的,引起了西方国家的忧虑,甚至相互采取了不友好的措施。与匈牙利在欧洲的特立孤行相伴随的是匈牙利的向东方开放政策,积极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韩国等东方国家改善关系。在欧俄天然气之争中和乌克兰问题上,匈牙利采取了与西方盟国有所不同的立场,强调制裁俄罗斯不符合匈牙利的利益,匈牙利“不是东西方关系的桥梁”,反对美国干涉中欧。匈牙利在价值观和外交政策上的“离经叛道”导致了德国为代表欧盟主要国家的批评,也引起了美国的警惕。2014年10月,匈牙利税务机关对美国在匈牙利的多家机构和公司展开调查,12月美国驻匈牙利大使馆以涉嫌腐败为名拒绝为6名匈牙利公职人员发放赴美签证。欧尔班对外政策取向,使斯洛伐克和保加利亚对俄罗斯的态度与德波之间拉开距离,使欧洲的裂痕进一步加深,也使美国等北约盟国对匈牙利的不信任态度进一步增强。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