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问题64:克罗地亚是欧洲难民潮“重灾区”,受中美关系、社会制度和宗教文化等影响,中克一带一路合作不容乐观

0
211
一带一路问题,克罗地亚,欧洲,难民潮,重灾区,中美关系,社会制度,宗教文化,影响,中克,一带一路,合作,不容乐观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和地区名单

东亚:蒙古
东盟10国: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缅甸  泰国  老挝  柬埔寨  越南  文莱  菲律宾
西亚18国:伊朗  伊拉克  土耳其  叙利亚  约旦  黎巴嫩  以色列  巴勒斯坦  沙特阿拉伯 

也门  阿曼  阿联酋  卡塔尔  科威特  巴林  希腊  塞浦路斯  埃及的西奈半岛

南亚8国:印度  巴基斯坦  孟加拉  阿富汗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尼泊尔  不丹
中亚5国: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塔吉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独联体7国:俄罗斯  乌克兰  白俄罗斯  格鲁吉亚  阿塞拜疆  亚美尼亚  摩尔多瓦
中东欧16国:波兰  立陶宛  爱沙尼亚  拉脱维亚  捷克  斯洛伐克  匈牙利  斯洛文尼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罗马尼亚  保加利亚  马其顿  阿尔巴尼亚

克罗地亚:总面积56594平方公里,全国总人口429.1万(2011年)。为高收入市场经济体。克罗地亚经济以第三产业为主,第二产业为副,旅游业是国家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克罗地亚是原南地区经济较为发达的国家,经济基础良好,旅游、建筑、造船和制药等产业发展水平较高。克罗地亚工业以造船、食品加工、制药、资讯科技、生化、木材加工为主。旅游业发达,是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外汇收入的主要来源。GDP(2013年)总计:578.59亿美元,人均GDP:13,596美元。

不惧美国牵制 李克强访克罗地亚再发出一带一路邀请

2019-04-11 …转自多维新闻网http://www.dwnews.com…1570837026291…

韩联社4月11日报道,中国即将举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到访克罗地亚期间,向克罗地亚发出“一带一路”邀请。

当地时间4月10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克罗地亚总理普连科维奇(Andrej Plenkovic)会晤时表示,中国愿意加强“一带一路”倡议同克罗地亚发展战略对接,扩大双边贸易规模,提升双向投资水平,扩大进口符合中国市场需求的克特色产品,支持中国企业根据市场原则参与克港口、铁路等建设,深化文化、旅游等人文交流。

普连科维奇表示,中国是克罗地亚在基础设施领域的重要合作伙伴,愿意支持“一带一路”建设。 相关阅读 中欧排除万难终发声明 韩媒:中国用承诺换来两项胜利 中马东铁项目即将一锤定音 马来西亚向中国新提两项要求 港媒:李克强访欧难阻中国威胁论 忧北京与东欧走太近 中国与克罗地亚于4月10日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双方致力于自由开放贸易,维护并加强多边贸易体制,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反对任何形式的保护主义和单边措施。中国与克罗地亚签署了10项双边协议,其中就有克罗地亚国家数字当局与中国通信巨头华为合作的意向声明。

韩联社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4月10日在中国北京会见缅甸军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强调“一带一路”合作,这是在中国举行2019年“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对外展示中缅之间稳固的盟友关系。面对美国对“一带一路”的牵制,中国领导层正为扩大“一带一路”而努力。 4月2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帕拉迪诺(Robert Palladino)表示,2019年美国不会派遣高级官员参加“一带一路”峰会,日本共同社4月3日分析称,鉴于意大利3月成为七国集团中首个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美国对中国“经济带扩大”提高了警惕。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克罗地亚 

编者按:一带一路”的顺利推进与“一带一路”国家的国内政局发展密切相关。由于“一带一路”地区上的许多国家对外深陷大国博弈的战场,对内面临领导人交接、民主政治转型、民族冲突等多重矛盾,“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已经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最大风险。因此,对于“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进行分析与评估已经成为当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最为急迫的任务之一。

中国网将以每周发布两篇分析文章的方式,对“一带一路”地区的60余国的政治风险进行简要的概述与分析。本系列将持续发布30余周,共计60余篇文章。具体内容主要围绕该国的一般情况、投资环境、政治结构、各方政治势力、相关政治风险以及可能的国家动向进行分析。

白荷菲 对外经贸大学学生

张华 中国社科院学者

克罗地亚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Croatia)位于欧洲中南部,地理位置优越,1991年脱离南斯拉夫独立,并于1992年与中国建交。克罗地亚是前南斯拉夫地区经济较为发达的国家,自2013年7月正式加入欧盟以来其投资环境不断改善,中克双边经贸关系不断发展。中国顺利推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巩固和发展与欧盟的政治经贸联系,研究对克罗地亚的投资政治风险是必不可少的部分。

一、克罗地亚的基本概况

(一)自然环境

克罗地亚位于欧洲中南部,巴尔干半岛西北部。东邻塞尔维亚、波黑、黑山、北靠匈牙利,西北接斯洛文尼亚,南与西南濒临亚得里亚海,岛屿众多,有“千岛之国”之称(如图一)。萨格勒布是克罗地亚首都,同时也是克罗地亚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克罗地亚全国共设20个省和1个省级直辖市,下设127个市,429个区。省、市、区均为克罗地亚地方自治机构。

图一克罗地亚周边地图

数据来源:谷歌地图

克罗地亚人口428.5万(2013年),每平方公里人口平均为77.8人,其中城市人口占近70%(如图二)。由于受政治、经济、战争等因素影响,自15世纪以来,克罗地亚移民浪潮不断。目前,克罗地亚海外侨民达250万。克罗地亚全国87.8%的居民信奉罗马天主教,少部分居民信奉东正教、伊斯兰教、基督教新教、希腊天主教或犹太教。

图二 克罗地亚主要城市及人口分布(2011年)

城市人口

人口数量(万人)

城市名称

人口数量(万人)

萨格勒布

79.3

斯拉沃尼亚布罗德

6.46

斯普利特

18.87

大戈里察

6.35

里耶卡

14.40

卡尔洛瓦茨

5.94

奥西耶克

11.46

普拉

5.86

扎达尔

7.27

西萨克

5.22

数据来源:克罗地亚国家统计局

克罗地亚森林和水力资源丰富,全国森林面积223.2万公顷,森林覆盖率为40%。主要矿产资源有石油、天然气、煤、铝矾土。同时,克罗地亚还出产优质的泥灰石,其他矿产还有铁、锰、石墨等。亚得里亚海底有丰富的石油储藏,并通过石油管道通往克罗地亚、波黑、斯洛文尼亚、塞尔维亚、匈牙利、捷克和斯诺伐克等国炼油厂。从斯拉沃尼亚布罗德到梅久穆尔耶的广阔地带油田密布,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储藏。克罗地亚煤储量大,但优质煤储量少,埋藏深,开采难。

(二)、政治环境

1、政治制度

克罗地亚实行议会民主制。议会是克罗地亚最高立法机关,实行一院制。议会的主要职权是审议和通过法律、通过国家预算、决定战争与和平问题、通过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决定国界的变更、决定举行全民公决、监督政府工作等。议员由全民直接选举,任期四年。总统是国家元首,克罗地亚武装力量最高统帅,由全民直接选举产生,任期五年,连任不得超过两届。政府是克罗地亚最高行政机关,对议会负责。总理为政府首脑,由总统提名,议会任命。克罗地亚设宪法法院和最高法院等。最高法院是最高审判机关,下辖最高商业法院,省级法院、高等刑事法院和行政法院,各高等法院又下设基层法院。最高法院院长由总统提名,议会任命,任期四年。

2、主要党派

克罗地亚的主要政党有克罗地亚民主联盟、社会民主党、克罗地亚农民党、克罗地亚社会自由党、克罗地亚人民党-自由民主主义者、伊斯特拉民主大会党、塞尔维亚独立民主党等。2015年1月11日民主联盟总统候选人格拉巴尔·基塔罗维奇在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取胜,成为克罗地亚历史上首位女总统。

二、中克外交及经贸往来

(一)中克外交关系

中克两国和两国人民在原南斯拉夫时期就有着传统的友好合作关系。克罗地亚独立后,1992年5月两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近年来,两国关系在和平共处、互利共赢原则基础上不断发展,双方高层互访频繁。2005年两国确立了全面合作伙伴关系。2013年11月,米拉诺维奇总理赴布加拉斯特出席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李克强总理会见。同月,克罗地亚第一副总理兼外交与欧洲事务部部长普希奇访华,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会见。12月,中国新任驻克大使邓英向克罗地亚总统约西波维奇递交国书。

2014年2月,习近平主席在俄罗斯联邦索契出席第22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期间,同克罗地亚总统约西波维奇简短寒暄。3月,克罗地亚总统约西波维奇、议长莱科分别就昆明“3.01”严重暴力恐怖事件向习近平主席、张德江委员长致慰问信。同月,克罗地亚新任驻华大使奈博伊沙·科哈罗维奇向习近平主席递交国书。2014年5月刘延东副总理访问克罗地亚。

(二)中克经贸往来

中国是克罗地亚的主要贸易伙伴。中国与克罗地亚1992年签署了政府间经贸协定,之后又签署了相互鼓励和保护投资协定,避免双重征税协定。2014年李克强总理提出“16+1合作“计划,旨在深化中国同中东欧16国为传统友谊,加强互利合作。克罗地亚积极参与该框架合作,2015年的“16+1”旅游部长会议将在克罗地亚举办。这一计划也为中克经贸往来搭建了良好的平台。

自2002年以来,中克贸易保持了持续快速增长势头。2009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两国贸易出现萎缩。2011年和2012年,双边贸易恢复持续性增长(如图三)。据中国海关统计,2013年中克双边贸易额为14.95亿美元,同比增长8.8%,中国对克罗地亚出口额13.9亿美元,同比增长6.9%;进口额1.05亿美元,同比增长40.8%,顺差12.85亿美元。中国对克罗地亚出口商品主要类别有机电产品、纺织品、服装及鞋类等。中国从克罗地亚进口的主要商品类别有锯木板材、建筑用石材、牛皮及皮革制品等。

图三 中克2009-2012年双边贸易总额

(单位:亿)

年份

贸易额(亿)

2009

11.9

2010

13.9

2011

16.2

2012

13.7

数据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

中克两国拥有良好的经济合作基础,中国境内有若干家克罗地亚公司,华为等中国大型公司也在克罗地亚设立分部。但是中克双方的经贸关系并未发展到应有水平。克罗地亚于2013年7月1日正式成为欧盟第28个成员国,中克经贸往来有望在欧盟体系下进一步发展。克加入欧盟后,打开了中国同整个欧盟经贸往来的另一条便捷通道,成为中国通往欧洲的另一扇大门。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止2013年末,中国对克罗地亚直接投资存量831万美元。2012年中国企业在克罗地亚新签承包工程合同2份,新签合同额1688万美元,完成营业额4415万美元;年末在克罗地亚劳务人员2人。新签大型工程承包项目包括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承建ZP1841克罗地亚轮胎吊项目等。

三、克罗地亚投资环境

克罗地亚是前南斯拉夫地区经济较为发达的国家,经济基础良好。世界经济论坛《2013-2014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克罗地亚在全球最具竞争力的14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75位。在全球经济下滑的整体环境下,克罗地亚GDP2012年经济衰退,同比下降2.0%,2013年GDP同比进一步下降1.0%。(如图四)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克罗地亚2014年人均国民总收入13020美元,较2013年有所下降,与高收入非经合组织国家的差距进一步拉大。(如图五)

图四 2000—2013年克罗地亚经济状况

数据来源:克罗地亚国家统计局

图五克罗地亚人均国民总收入(GNI)(现价美元)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数据库

此外,克罗地亚政府负债累累,公共债务2013年激增20%,占GDP的比重从2012年的55.9%上升至67.1%。外债456.31亿欧元。政府债券占当年GDP67.1%。2014年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将克罗地亚经济前景评级从“稳定”下调至“消极”,但保留了其长期主权信用评级BB+。

(一) 投资优势

首先,极佳的区位投资优势和广阔的市场。克罗地亚地理位置优越,连接东西欧,辐射西欧和东南欧,且拥有包括里耶卡港在内的多个主要港口,海洋运输发达。克罗地亚于2000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自2013年正式加入欧盟以来,克罗地亚实行欧盟统一的贸易规则,成为中国与欧盟贸易合作的重要伙伴之一。

第二,不断完善的外商投资优惠政策。克罗地亚2007年颁布了《鼓励投资法》,在税收、关税等方面对外国投资明确了具体的优惠政策;2012年颁布了《投资促进与改善投资环境法》,在鼓励投资和增加就业方面给予了具体优惠政策。

第三,克罗地亚金融体系管理较健全稳固。2011年底新政府换届,中左势力执政,为恢复经济、吸引外资,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改善金融环境。与中国国内银行合作较多的当地代理行是萨格勒布银行,该行是克罗地亚最大的商业银行之一。

(二) 投资重点领域

克罗地亚产业结构以第三产业为主,第二、第一产业为辅。2013年,克罗地亚农业、工业和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分别为:5%、25.8%、69.2%。

旅游业是克罗地亚的支柱性产业。作为地中海旅游胜地,克罗地亚的旅游业有悠久的历史,旅游资源丰富。亚得里亚海沿岸及其一千多个岛屿、八个国家公园以及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的历史文化遗产每年吸引大批游客到访。据克央行统计,2013年克旅游收入约72亿欧元,比2012年增长5%,占GDP总量的16.5%。2013年中国赴克旅游人数四万余人次,与上年基本持平。

克罗地亚的基础设施领域较为薄弱。2013年,为与欧盟进一步接轨,克政府投入15.12亿欧元用于改善本国基础设施,投资额较2012年同比增长325%。尽管如此,克罗地亚的基础设施仍有很大发展空间,克政府计划通过政府预算、欧盟基金和其他渠道加快基础设施建设进程并对现有设备更新换代。基于此,中国一带一路战略惠及沿线国家基础设施领域的设想与克罗地亚的现状十分吻合,该领域是中资投入的重点领域。

造船业是克罗地亚悠久的工业,已有几百年的历史,技术水平较高,在世界上占据重要地位,且造船业在克罗地亚出口产业中一直名列第一。

制药工业也是克罗地亚的优势行业,其开发和生产能力较高,拥有普利瓦等知名制药企业。制药工业是未来中克在高科技领域投资合作的潜力领域。

(三) 投资政治风险

目前正值克罗地亚经济复苏,积极吸引外资,中国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之际,中克贸易与投资合作潜力巨大。在推动中克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向前发展的同时,我们要抓住机遇,同时也要正视挑战,分析对克投资存在的政治风险。

当前最严峻的危机当属克罗地亚成为欧洲难民潮“重灾区”。在匈牙利关闭边境通道后,滞留在塞尔维亚的叙利亚难民纷纷取道克罗地亚。截至9月19日,从塞尔维亚进入克罗地亚的人数超过1.1万人。克当局原本表示允许难民自由进入首都萨格勒布,但迫于压力和严峻的形势不得不关闭同塞尔维亚八个边境通道的其中七个。据最新消息,10月20日克罗地亚于当地19日决定开放其与塞尔维亚的边境,允许滞留难民向北移动,然而此举并不意味着当局足以应对危机。难民潮不仅对克罗地亚的社会秩序造成严重影响,威胁人员安全,而且阻碍当地交通,导致经济运行阻滞。这一危机是当下克罗地亚乃至欧洲最棘手的问题,也是最大的投资风险。

历史民族遗留问题导致的克塞矛盾是潜在的火药桶。克塞两国的矛盾可谓是世纪恩怨,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七世纪斯拉夫人开始统治巴尔干半岛时期,克塞两族作为南斯拉夫的两大民族就领导权和民族利益展开了长达一个世纪的明争暗斗。二战期间,克罗地亚由法西斯势力扶持的乌斯塔莎统治,对塞尔维亚族进行了大规模屠杀,两族矛盾更加激化。社会主义南斯拉夫成立后,克塞两族又一次生活在同一个国家中,但“建国四巨头”分属不同民族并分别实施对两族人不公平的决策使得民族矛盾丝毫没能淡化。前南斯拉夫解体后,两国放弃和平解决战争遗留问题,克罗地亚通过战争清除境内塞族人。今日的克塞两国虽均表现出和解的意愿,但战犯和难民的分歧,以及在科索沃问题上的对峙让两国始终关系紧张。这一巴尔干地区最重要的国家关系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当地的经济状况和投资环境,中国投资者需要予以关注。

贪腐问题和政局更迭频繁也对克罗地亚的投资环境带来阴影。克罗地亚前总理萨纳德如今正在坐牢,2012年他因滥用职权、贪污受贿被判处十年徒刑,这一事件涉及的是国有企业和政府贷款。自开国以来一直执政的克罗地亚民主共同体在2012年年初的议会选举中惨败充分暴露了其内部的矛盾,而反对党上台执政在对内对外政策方面作出了重大调整,但仍存在许多限制因素。

总体而言,近年来克罗地亚政局趋于稳定,经济逐渐复苏,且加入欧盟为其发展经济、健全法制、完善基础设施提供了良好的契机。中克有着良好的合作基础,中国与欧盟正处于全面深化战略伙伴关系的新阶段,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16+1”框架也为中克的经贸投资合作锦上添花。中国投资者应当将目光有远见地投放在克罗地亚市场上,同时警惕防范可能发生的政治风险,势必能搭上两国合作契机的东风实现自我发展。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