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问题7:贝加尔湖生态环境受到威胁,蒙古叫停“一带一路”项目

0
110

一带一路,问题,贝加尔湖,生态环境,受到威胁,蒙古,叫停,一带一路,项目

蒙古:截至2013年,蒙古国国土面积为156.65万平方公里,人口为294万人。蒙古国经济以畜牧业和采矿业为主,1997年1月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蒙古国出口主要为矿产品、纺织品和畜产品等;进口主要有矿产品、机器设备、食品等。GDP(2013年)总计:125.45亿美元;人均GDP:4418美元。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和地区名单

东亚:蒙古
东盟10国: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缅甸  泰国  老挝  柬埔寨  越南  文莱  菲律宾
西亚18国:伊朗  伊拉克  土耳其  叙利亚  约旦  黎巴嫩  以色列  巴勒斯坦  沙特阿拉伯 

也门  阿曼  阿联酋  卡塔尔  科威特  巴林  希腊  塞浦路斯  埃及的西奈半岛

南亚8国:印度  巴基斯坦  孟加拉  阿富汗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尼泊尔  不丹
中亚5国: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塔吉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独联体7国:俄罗斯  乌克兰  白俄罗斯  格鲁吉亚  阿塞拜疆  亚美尼亚  摩尔多瓦
中东欧16国:波兰  立陶宛  爱沙尼亚  拉脱维亚  捷克  斯洛伐克  匈牙利  斯洛文尼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罗马尼亚  保加利亚  马其顿  阿尔巴尼亚

尤金·西蒙诺夫认为,中国投资的大坝恐对贝加尔湖生态系统造成破坏,凸显出新丝绸之路沿线开发缺乏环保保障。

贝加尔湖蕴藏着全球20%的淡水资源,生活着2500种水生生物。 图片来源:Sergey Gabdurakhmanov

每个中国人都知道西伯利亚有这么一个地方——贝加尔湖。贝加尔湖在中国之所以有名,不一定是因为那里独特的生物多样性,也不一定是因为它是世界上最深的湖泊。而是因为每年冬天,中国的广播里就会提醒听众们“来自贝加尔湖的冷气团正在南下……”

中国人对贝加尔湖价值的认识与日俱增,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来这里观光旅游,一些中国商人甚至在贝加尔湖周围投资搞起了旅游探险。近来,中国饮用水品牌地球之井更是将贝加尔湖水制成瓶装水销往中国,一解国人之渴。但这里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关系可能遭到严重破坏,原因在于中国进出口银行(China EXIM Bank)承诺向蒙古国的一个项目提供一笔软贷款,而该项目可能打破这个古老湖泊本就十分脆弱的生态平衡。

2015年11月11日,中蒙两国发表联合声明,建设包括重点煤炭工程和水电工程在内的大型工业项目。随后,蒙古国获得中国进出口银行10亿美元的贷款,计划用于额根河水电站项目的建设。蒙古国已经与中国葛洲坝集团签订总价1亿美元的特许经营合同,由后者负责进场道路和桥梁建设,并已于冬季开工。

这些能源计划是中国新丝绸之路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目的是加强中国与邻国之间的联系。但今年春天,中国暂停了额根河大坝项目的建设,直到完成尽职调查,确定大坝建设产生的跨境影响。这一事件凸显出新丝绸之路战略缺乏环境保障措施和绿色发展的指导方针。

大坝的破坏

该水电项目位于额根河上,靠近与贝加尔湖水主要来源地色楞格河的交汇处。10年前,亚洲开发银行曾有意促进蒙古国可再生能源的使用,虽然计划失败,但在其主持之下完成了对蒙古国水电大坝建设可行性的研究。虽然蒙古国内河流快速干涸,导致其水电潜力比风能和太阳能整整小了3000倍,但世界银行还是跟随中国步伐,分析了多个煤炭项目以及另外两座位于贝加尔盆地的大坝项目的可行性,其中拟建的Shuren水电大坝就位于色楞格河之上。

蒙古国政府还打算在贝加尔盆地新建10座水电大坝,称这是为了使能源部门“去碳化”,同时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获得能源独立。

气候影响之下的贝加尔湖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2015年报告称,这些项目对贝加尔湖造成的综合影响目前还不完全清楚,但该湖泊作为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的地位可能会受到严重影响。

贝加尔湖 图片来源:Sergey Gabdurakhmanov

2015年7月,世界文化遗产委员会在波恩举行的一场会议上讨论了这些大坝可能对贝加尔湖造成的损害。委员会要求对额根河水电大坝等三个项目进行影响评价和累计影响评价,并要求蒙古国(在默认情况下,和中国一起)在世界遗产中心完成大坝所有的评估和审查工作之前,不得批准任何此类项目。

贝加尔湖蕴藏着全球20%的淡水资源,影响着北亚和北极盆地的区域气候,那里生活着2500种水生生物,被当地的蒙古国和俄罗斯居民尊为“神圣之海”。

1960年,俄罗斯在上游建设伊尔库茨克水电站,已经严重破坏了贝加尔湖的生态系统,再加上蒙古国长时间干旱,导致湖泊水位下降。气候变化和污染导致贝加尔湖湖岸出现生态和社会经济双重危机,侵入性藻类大量繁殖,渔业产量下降,色楞格河三角洲地区发生严重泥炭火灾的次数增加。

标准薄弱

作为20国集团的领导者,中国在国内提倡建设更加清洁的环境,在全球范围内推广“绿色发展”。那它又是为什么会失误地投资额根河水电项目的建设呢?

其原因在于,中国新丝绸之路计划(又名一带一路)在设计上仍存在一些短板。该计划目的在于将中国与邻国联系起来,融入国际市场,但无论该计划对新型经济合作能够起到何种促进作用,丝绸之路计划目前仍缺乏环境保障措施和具体的绿色发展指导方针。战略环境评估可以避免环境受到破坏,并且有助于选出最佳替代方案,而发展“新经济走廊”的宏伟计划却缺少了这一环。

“一带一路”六大经济走廊

最后,还缺乏针对丝绸之路沿线居民设立的征询机制,因而中方投资者要么无法得到与沿线环境和社会风险相关的真实信息,要么是信息严重滞后。额根河水电站项目就是这样的例子,监督机构消息滞后,项目开工之后才要求葛洲坝集团暂停建设。

据葛洲坝集团和蒙古国外交部消息称,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担心该项目对跨境水域造成影响,因而暂停了大坝建设。中国进出口银行也要求蒙古国方面对额根河水电站开展尽职调查。与此同时,该项目仍处于不确定状态。

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中国方面急于与蒙古国达成能源合作,还没来得及评估各种投资选择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也没有考虑到相关跨境水域的问题。而今年春天,进出口银行突然收到了色楞格河三角洲俄罗斯卡班斯克区人民的来信,才知道自己支持的项目可能会对贝加尔湖,中国冬天冷空气的来源地造成破坏。

去年,6.4万人签署请愿书,提出了一条替代发展路径。他们要求蒙古国、俄罗斯和中国放弃水能和煤炭,发展太阳能和风能。作为一个志在发展大规模可再生能源产业的国家,中国应该听听这些声音。

英文原文首发于Russia Beyond the Headlines

翻译:金艳

【一带一路投资研究之政治风险】——蒙古

发布时间:2015-5-25 17:06:00 作者:储殷

    蒙古位于亚洲中部,被中国与俄罗斯包围,是仅次于哈萨克斯坦的世界第二大内陆国家,是一带一路北线的重要支点。2014年9月,上合组织杜尚别峰会期间,习近平主席提出建立中俄蒙三国经济走廊。经济走廊将俄罗斯的欧亚大陆桥、蒙古的“草原丝绸之路”同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连接起来。通过交通、货物运输和跨国电网的链接,打通三国经济合作的走廊建设,推动“一带一路”的战略目标。

一、蒙古的政治结构:三权分立、半总统制、多党制民主

在1990年以前,蒙古基本上全面复制苏联的政体形式,奉行以蒙古人民革命党(MPRP)为唯一合法政党的一党专政。在1990年之后,蒙古开始了渐进式的政治转型,在近20年的时间里逐步改变了蒙古人民革命党一党独大、一党专政的政治局面。在2009年,民主党候选人额勒贝格道尔吉击败了时任总统——人民革命党的那木巴尔?恩赫巴亚尔,成为了第一位非人民革命党出身的蒙古领导人,并在2013年成功连任。转型后的蒙古成为奉行三权分立与多党民主制度的半总统制国家。总统为国家元首,行政机关享有行政权力,国家议会大呼拉尔与行政机关共同享有立法权力,司法权力独立于行政与立法权力。总理与内阁对大呼拉尔(议会)负责,一旦总理或半数内阁成员辞职,就应重新举行选举。除此之外,总统或2/3以上的议员亦可以决定解散政府重新大选。

在2008年以后,蒙古由蒙古人民革命党(MPRP)一党独大,逐渐过渡为多党竞争的政治局面。目前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由于在最近的议会与总统选举中都获得了胜利,处于相对强势的地位。然而这种强势地位并不十分明显,在大呼拉尔76席中,民主党只占据了34席,虽然比上一次选举在席位上有所增加,但仍未达到半数。蒙古目前的主要政党,有民主党、绿色希望党、正义联盟(新蒙古人民革命党与国家民主党)、蒙古人民党。蒙古人民党与新蒙古人民革命党都是从曾经在社会主义时期长期执政的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分化而来。在2010年选举失利之后,老蒙古人民革命党发生了分裂,前总统那木巴尔?恩赫巴亚尔重新组织了新蒙古人民革命党,而老蒙古人民革命党更名为蒙古人民党。

二、蒙古的投资环境及其与中国的经贸联系

蒙古国内的主要经济部门是农牧业和采矿业,其中矿产业是蒙古国经济的支柱产业。随着国际矿产品的升值,蒙古矿业被迅速炒热,矿业成为蒙经济腾飞的重要支点和最具潜力的领域。蒙古国内已探明铜、钼、金、银、铀、铅、铁和煤等80多种矿产、3000多处矿藏地,蒙古许多资源分布在中蒙边界地区。蒙古铜矿、金矿、煤矿、铀矿和石油等即主要分布在与中国接壤的西部、南部和东部各省,其中与中国接壤的蒙古南戈壁省、东戈壁省有着储量巨大的铜矿化带。目前蒙矿业产值约占蒙GDP的30%,占出口收入的86%,占财政收入的37%。外国对蒙投资的85%都投入蒙矿业领域。为了吸引外资,蒙古分别于1994年、1997年、2006年修订了该国的《矿业法》,并拟定了重点引资项目清单,被列入政府《重点鼓励外商投资项目目录》的项目,均根据所投资行业的不同,享受3-10年所得税减免的优惠;外商投资的绝大部分项目进口的机械设备免征关税和增值税;外资企业所得利润可自由汇出;外资外贸局为外商办理注册登记手续提供“一站式”服务。

自1999年起,中国取代俄罗斯成为蒙古国最大的贸易伙伴。2004年至2013年,中蒙两国的贸易总额十年累计增长了9倍。到2014年8月,中蒙贸易额已经超过44亿美元,到年底将势必超过2013年64亿美元的贸易总额。此外,中国还是蒙古外国直接投资的主要来源国之一,2008-2012年中国对蒙投资公司增加了4倍,总投资增加了3.7倍。其中,中国的投资资本67.3%集中在地质和矿山领域,20%则投入到贸易和餐饮业。

中蒙经济关系呈现出以下特点。第一,贸易商品类型较为单一。蒙古国受到自身资源禀赋影响,对外贸易过程中主要以原材料和初级产品出口为主。据蒙古国统计局的数据,2014年上半年蒙古国对华出口商品中,铜矿精粉、原煤、铁矿石等能源矿产产品占到总贸易额的70%以上,其中铜矿精粉贸易额近千万美元,占到上半年出口产品总额的43.24%。造成这一特点的主要原因是,蒙古国的产业结构仍然受到前苏联时期计划经济影响,国内产业结构中矿产业和农牧业具有支柱地位,其他产业则发展相对缓慢。

第二,中资企业对蒙古国投资主要集中于地质矿山领域。2014年1季度,中国对蒙直接投资0.52亿美元,同比增长57%,占蒙古外商直接投资的13%,比上年末上升2个百分点。目前,在蒙投资的中国企业共5000多家,占全部在蒙投资企业数的 49.4%。在活跃的1000多家中资企业中,445家在蒙从事矿产领域投资经营。其他企业则分布在餐饮贸易、建筑建材、食品与农牧产品加工等行业。蒙古国内实行的“矿产兴国”战略是中资企业对蒙投资行业集中的重要原因。中资企业在资本、技术、设施等领域的比较优势明显,加上中蒙地缘相邻,语言文化相对接近的内蒙古企业更是占到对蒙投资企业的一半以上。

第三,对蒙经济合作项目以基础设施建设为主。2013年中国企业在蒙古国新签承包工程合同78份,新签合同额14.04亿美元,完成营业额10.72 亿美元。目前中蒙之间的大型工程项目主要包括,山东电力基本建设总公司承建的蒙古南戈壁 5*150MW 输电线项目,中铁十二局集团有限公司中标的蒙古国乌兰巴托市政工程EPL项目,江苏江都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建的奥尤陶勒盖(OT矿)K320SWP002-005项目,中国水利水电建设有限公司承建的OT矿风电融资项目,2014年底,神华集团与蒙古能源资源(Energy Resources LLC)公司、日本住友商事株式会社组成的联合体获得同蒙政府开展塔温陶勒盖煤矿(TT矿)开发综合项目的进一步谈判机会。

三、蒙古的政治风险

当前蒙古的政治风险主要来源于3个方面。

其一、蒙古国内政治的连续性和稳定性较差。蒙古实行一院制,每逢政府换届,都要对上届政府未实施的议案进行重新审议。这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投资者带来了较大的政策风险。2012年5月蒙古国家大呼拉尔通过《关于外国投资战略意义领域协调法》将矿产、银行、通信等行业划入“战略领域”,并规定涉及战略领域企业的外国投资占比超过49%且投资额超过1000亿图格里克(约合3.2亿人民币)时,需要由政府交由议会讨论决定。这一突然的对外商投资门槛和监管力度的提高,导致外商投资大幅减少。2013年,蒙古国外商直接投资23.72亿美元,同比下降55%,其中,中国对蒙投资2.61 亿元,同比下降31%。尽管一年以后蒙古国家大呼拉尔颁布新法令替代了这一政策,但是还是给外商投资带来了负面影响。在目前的蒙古大呼拉尔中,民主党、正义联盟与绿色希望党组成了执政联盟,这个联盟的稳定性值得观察。蒙古未来的政局走向仍然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其二、蒙古国内仍然存在一定的排华思潮,国内安全形势也存在着一定隐患。目前,中国是蒙古国最大的投资方。一些中国企业资质不足、环保意识薄弱、对当地居民的风俗习惯不够熟悉与尊重,导致因为环境问题、资质问题和产品质量问题造成的摩擦时有发生。蒙古的人口构成中,70%为35岁以下的年轻人,国内存在明显的结构性失业,对于外籍劳工的限制也比较多。例如矿业领域的外籍劳工雇佣者需要缴纳蒙古最低工资标准十倍的“岗位费”。由于历史原因,部分蒙古人对于中国存在着敌视和仇视心理。蒙古国内针对华人的治安案件也时有发生。2015年1月11日晚,两名内蒙前往蒙古收购羊绒的商人在乌兰巴托遇害,中国驻蒙大使馆也多次发布提醒中国公民注意在蒙安全的警示。

其三、中蒙关系面临美、俄、日等国家与国际组织的竞争与挑战。蒙古的邻国只有中俄两国,相对于中俄而言,蒙古是绝对意义上的小国。冷战结束以后,蒙古结合自身地缘局势提出了“第三邻国”的理念。2010年,蒙古国家大呼拉尔通过的新国家安全构想中,在强调与中、俄两大邻国平衡的同时,将强化“第三邻国”作为一个外交政策。蒙古的“第三邻国”含义广泛,从最初的美国演变到西方国家,再到后来的援蒙国家,如日韩等国家。近年来,第三邻国的范围又有着向国际组织发展的趋势,如蒙古宣布加入欧安组织等。“第三邻国”的理念使得中国在发展同蒙古关系上面临了更大的竞争。俄罗斯是蒙古第一大进口国,提供蒙古95%以上的成品油和大量电力。蒙古的矿产资源,特别是稀土资源吸引了包括日韩在内的多个国家。近年来蒙古同日本的关系逐步密切。新任总理赛汗比列格的首次出访就选在了日本。2015年2月的这次出访成功签订了蒙日两国间的经济合作协定,日方将为蒙在建的国际机场项目新提供368.5亿日元优惠贷款并将派遣专家为蒙方完善中长期经济政策提供支持。中日在蒙古的竞争未来将更趋明显。更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环境问题在蒙古政治中的日益重要,西方国家正在通过NGO、绿党等渠道对中蒙经贸联系施加越来越大的影响。

总的来说,中蒙关系自2014年8月,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后总体发展势头看好,两国在军事、文化等领域已经就开展合作达成共识,签署了涉及经济、基础设施建设、矿产、教育、金融、文化等诸多领域的26 项合作文件,但蒙古独特的国家安全形势决定了它不可能成为一个完全亲华的国家,它更倾向于做一个大国之间的平衡者。中、俄、美、日、欧在蒙古的竞争将会在长时期内持续,并可能对“一带一路”战略的实现构成影响。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