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问题70:马其顿人口只有206万属非欧盟成员国,受社会制度与欧盟等影响,中马合作受到各种限制

0
247

一带一路问题,马其顿,人口,206万,非欧盟,成员国,社会制度,欧盟,影响,中马合作,受到各种,限制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和地区名单

东亚:蒙古
东盟10国: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缅甸  泰国  老挝  柬埔寨  越南  文莱  菲律宾
西亚18国:伊朗  伊拉克  土耳其  叙利亚  约旦  黎巴嫩  以色列  巴勒斯坦  沙特阿拉伯 

也门  阿曼  阿联酋  卡塔尔  科威特  巴林  希腊  塞浦路斯  埃及的西奈半岛

南亚8国:印度  巴基斯坦  孟加拉  阿富汗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尼泊尔  不丹
中亚5国: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塔吉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独联体7国:俄罗斯  乌克兰  白俄罗斯  格鲁吉亚  阿塞拜疆  亚美尼亚  摩尔多瓦
中东欧16国:波兰  立陶宛  爱沙尼亚  拉脱维亚  捷克  斯洛伐克  匈牙利  斯洛文尼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罗马尼亚  保加利亚  马其顿  阿尔巴尼亚

马其顿:国土面积25713平方公里,人口206万(2014年)。作为非欧盟成员国和制度体系发展相对完善的欧洲国家,马其顿亲欧倾向与全球开放、成长潜力与市场狭小、规则遵守与人为干扰等因素并存交织,对外国投资者来说既有较大的吸引力,也需要面对不利因素。外贸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0.9%。主要出口产品有:食品、水果蔬菜、烟酒、化工产品、纺织品、铜、锌、铅、电缆、电冰箱等。主要进口产品是:肉类、原油、汽车、成衣等。GDP(2013年)总计:107.74亿美元,人均GDP:5219美元。

默克尔警告:警惕中国渗透巴尔干

德国之声中文网

日期 21.02.2018

周三,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柏林会见了来访的马其顿总理扎埃夫,在共同会见媒体时她提到中国在西巴尔干地区的投资,强调经济合作不能与政治诉求挂钩。近来不少欧盟国家政要发出警告,中国正在尝试用经济投资和政治渗透分化欧洲。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总理默克尔周三发出警告称,中国不应该将在西巴尔干地区的投资与政治诉求挂钩。

“我对于中国希望在这里扩大贸易合作……以及投资的事实并没有异议”,默克尔在柏林会见马其顿总理扎埃夫(Zoran Zaev)之后共同举行记者会的时候表示,德国支持自由贸易,但是她强调自由贸易必须是”互惠”的,而且开放”不能只是一方,而应该是各方”。

“问题在于……经济关系是否与政治问题挂钩?”她还强调,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将”与自由贸易精神不符”。

Berlin - Kanzlerin Merkel empfängt Mazedoniens Regierungschef Zaev (picture-alliance/dpa/R. Hirschberger)

在新闻发布会上,默克尔还称赞马其顿在争取加入欧盟的道路上取得进展。马其顿是西巴尔干地区正在寻求加入欧盟的国家之一。尽管欧盟对于该地区的民族冲突以及有组织犯罪问题仍然怀有顾虑,但是也担心俄罗斯的影响力渗透该地区,所以启动了新的一体化行动。

马其顿目前还在寻求加入北约组织。中国在这个巴尔干国家投资了高速公路建设项目,扎埃夫总理不久前还感谢中国总理李克强帮助马其顿进行现代化建设。

法新社报道指出,默克尔这番表态的背景应该是中国近年来大力推动的”一带一路”项目,范围覆盖亚欧大陆的广大地区,引发了欧洲对于北京政治影响力日益增长的担忧。

此外,中国在欧洲的一些战略性产业和基础设施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包括在遭受经济危机重创的希腊买下比雷埃夫斯港。

在欧洲,有一些人担心受惠于中国投资的巴尔干国家将会更加倾向于在欧盟内捍卫北京的利益,尤其是在涉及人权和贸易的议题上。

不久前曾经访问中国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就警告道,一些欧洲国家现在对于中国的利益诉求过于开放,”有时候甚至会以牺牲欧洲的利益作为代价”。德国外长加布里尔去年8月也曾在巴黎表示:”如果我们不制定一个(统一的欧洲)对华战略,那么中国就会继续分化欧洲。”

在本月召开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加布里尔再次在演讲时指责中国和俄罗斯试图对西方自由世界的秩序提出挑战。多个欧盟国家的与会代表都对中国的强势影响力提出警告。奥地利总理库尔茨(Sebastian Kurz)认为,美国一再从国际舞台上撤回,而这个”权力真空”正在被中国填补。

雨涵/李鱼(法新社、路透社)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马其顿

编者按:一带一路”的顺利推进与“一带一路”国家的国内政局发展密切相关。由于“一带一路”地区上的许多国家对外深陷大国博弈的战场,对内面临领导人交接、民主政治转型、民族冲突等多重矛盾,“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已经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最大风险。因此,对于“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进行分析与评估已经成为当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最为急迫的任务之一。

中国网将以每周发布两篇分析文章的方式,对“一带一路”地区的60余国的政治风险进行简要的概述与分析。本系列将持续发布30余周,共计60余篇文章。具体内容主要围绕该国的一般情况、投资环境、政治结构、各方政治势力、相关政治风险以及可能的国家动向进行分析。

张华 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学者

白荷菲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生

梅超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生

马其顿共和国,位于欧洲东南部巴尔干半岛的中部。自1993年独立以来,马其顿走上全面自主发展的道路。作为非欧盟成员国和制度体系发展相对完善的欧洲国家,马其顿与中国政治、经贸等领域关系密切,是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欧洲部分重要的一环,马其顿对于中国投资者来说既有较大的吸引力,也需要正视存在的风险因素。

一、 马其顿概况

(一)自然环境

马其顿西部毗邻阿尔巴尼亚,东部与保加利亚接壤,南部与希腊相邻,北部为塞尔维亚。马其顿地形多为山地,瓦尔达尔河横贯南北。地处巴尔干的核心,南下地中海的门户,该地区一直是重要的贸易和军事通道。

马其顿自然资源较为丰富,矿产资源品种多样,其中煤的蕴藏量约为1.25亿吨,铜矿蕴藏量约为3亿吨。另外,马其顿森林覆盖率为38.5%。

资料来源:Google卫星地图

(二)政治环境

1991年11月7日的新宪法规定,马其顿是一个主权独立的民主共和国,总统为国家元首。实行多党制,民族统一民主党是目前执政党,社会民主联盟是最大的在野党。马其顿致力于加入欧盟和北约,并优先发展同大国和邻国的关系。1993年,以“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为国名加入联合国。马其顿还是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组织的成员国。

(三)社会文化环境

作为一个多民族的国家,马其顿拥有人口206万。其中,马其顿族约占65%,阿尔巴尼亚族约占25%,土耳其族约占4%,吉普赛族约占3%,塞尔维亚族约占2%。长期以来,马其顿族与阿尔巴尼亚族间存在民族矛盾,并于2001年发生了严重冲突。后随着联合国的介入以及奥赫里德和平框架协议的签署及实施,马其顿国内安全局势趋于稳定。

马其顿民众大多信奉东正教,占总人口的67%;信奉伊斯兰教的人口占30%;其他宗教人口占3%。马其顿的官方用语是马其顿语,但在很多地方阿尔巴尼亚语也是主要的交流语言。马其顿国内人民享有较好的福利,大多数人民具有医疗保险,且受教育水平较高。马其顿75%的工人隶属于工会,但国内工会活动不甚活跃,没有大规模的罢工行动发生。

二、 中马外交及经贸关系

(一) 中马外交关系

1993年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同意以“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的临时国名接纳马其顿为联合国成员,中国投了赞成票。10月12日,中国政府代表、常驻联合国特命全权大使李肇星和马其顿共和国政府代表、常驻联合国特命全权大使登科•马莱斯基在纽约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马其顿共和国建交联合公报》,两国自即日起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1999年,因马其顿与中国台湾建立所谓的“外交关系”,中国政府与马其顿中止外交关系。

2001年,马其顿正式同台湾断绝“外交关系”,中马关系逐渐恢复正常。2002、2007和2013年马其顿三任总统先后访华,并多次与中方发表联合声明。2013年10月,习近平主席同马其顿总统互致贺电,共同庆祝中马建交20周年。2013年,马其顿总统伊万诺夫来华出席在成都举办的第十四届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在京期间,伊万诺夫和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共同出席了庆祝中马建交20周年招待会。11月,李克强总理在布加勒斯特会见出席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的马其顿总理格鲁埃夫斯基。

(二)中马经贸往来

目前,双边贸易以中国对马出口为主,马方逆差逐年增加。据中国海关统计,2013年中马双边贸易额为1.7亿美元,同比下降24.9%。其中,中方出口6347.6万美元,同比下降28.5%;中方从马方进口1.1亿美元,同比下降22.7%。2014年1-6月,中马贸易总额为7203万美元,同比下降20.2%。其中中方出口额为3931万美元,同比增长10.4%。据马方统计,2012-2014年,中国连续三年成为其第七大贸易伙伴。

马其顿对华主要出口商品有葡萄酒、烟草、车辆机械设备等,在华进口商品有纺织品、化工材料、数据处理设备以及数控机械等。

据马其顿国家统计局统计,2015年1-6月,马中贸易额2.67亿美元,同比增长10.9%,占其贸易额比重5.1%。其中对华出口额8258万美元,同比大幅增长2.7倍,占其出口额比重3.8%。自华进口额1.85亿美元,同比下降12.2%,占其进口额比重6.0%。中国继续为马其顿第7大贸易伙伴。

2009-2013中马贸易统计

来源:中国海关统计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至2013年末,中国对马其顿直接投资存量为209万美元。近年来,中方与马其顿开展了各种重要合作项目,包括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承建的马其顿科佳水电站项目以及中国水电建设集团承建马境内历史上最大的项目工程110公里高速公路项目等。目前暂无马其顿对中国直接投资数据。

三、 马其顿投资环境

近年来,随着各项改革措施的推进,马其顿经济有所恢复和发展。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13年马其顿国内生产总值约为102.2亿美元,同比增长3.1%,人均GDP约为4956美元。与邻近国家相比,低于阿尔巴尼亚,高于摩尔多瓦。

来源:世界银行

马其顿的产业结构以服务业为主。2013年,服务业所占比重约为54.7%,工业约占22.5%,农业约占9%。

2009-2013年马其顿产业结构图

来源:马其顿国家银行和国家统计局

2011-2014年马其顿国内重要经济数据

来源:世界银行

据世界银行2015年1月份预测,2015-2017年马经济增速预计分别为3.5%、3.8%和4.0%,这一水平的增速将引领东南欧各国。

2013-2017马其顿GDP增速(预计)

来源:世界银行

(一)马其顿投资优势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2013-2014年全球竞争力报告》,马其顿在全球最具竞争力的14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73位。在《福布斯》杂志2013年评选出的商业排行榜中,马其顿在141个国家中综合排名位列第36位,是欧洲表现最好的国家之一。

鉴于马其顿在金融和货币政策上的良好表现以及较低的公共债务水平,标准普尔公司对马其顿2014年主权信用评级继续给予BB级,惠誉给予其长期信用评级为BB+,综合信用评估为稳定。

马其顿宏观经济运行稳定良好,工业生产持续扩张,对外贸易大幅增长,这都是对投资马其顿而言的利好因素。除此之外,马其顿本身还具有其他投资优势。首先,马其顿区位优势明显。坐拥东西向的欧洲8号走廊和南北向的欧洲10号走廊,公路网密集,首都有两个国际机场,与优良港湾距离近,交通便捷,物流成本偏低。同时,马其顿与包括欧盟等在内的41个国家和地区签有自由贸易协定,与上述国家基本实现零关税贸易,涵盖6.5亿消费者,可利用其自身区位优势进行投资并辐射至整个欧洲市场。

其次,政治经济形势较为稳定。政府重视发展经济,经商环境良好。虽受到金融危机、欧债危机的冲击经济出现波动,但总体表现呈稳定状态。在过去十年中,马其顿国内通胀水平控制良好,年均通胀率始终控制在2.5%左右,其国内货币代纳尔与欧元挂钩,汇率保持稳定。

第三,优惠政策吸引大量外资。马其顿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均为10%,属欧洲最低;增值税为18%,部分产品为5%;外商投资所得利润若用于再投资则无需缴税。一系列减税、简化手续、加强招商力度、推动经济园区投资优惠等税收优惠政策吸引了大批外资。2014年马其顿吸引外资总额3.49亿美元,同比增长4.3%,主要来自瑞士、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英国、匈牙利等欧洲国家。外资主要集中在汽车零配件生产和纺织等领域。

第四,劳动力资源丰富。马其顿劳动力价格相对较低,但劳动力受教育程度较高。2013年其人均税前收入在669美元左右,在周边国家中排名靠后。

第五,物价水平小幅紧缩,投资成本较低。在国际石油价格下滑等因素作用下,2014年马其顿CPI同比下降0.3%。2014年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下降1.2%。2015年1-2月马其顿通胀率同比下降0.2%,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4%。

(二) 马其顿投资重点领域

马其顿经济多元化程度高,部分产业具有投资和出口潜力。有潜力吸引中国资本直接投资的行业包括:纺织及皮革制品、鞋业、水果和蔬菜种植、食品加工和包装、葡萄酒、烟草和香烟、旅游、钢铁和金属加工、化学和医药、汽车和巴士装配、电机及电气设备、建筑、基础设施、银行、电信和其他服务行业等。

纺织和皮革业产值占GDP的20%,是马其顿国内解决就业的主要行业,占就业的24.10%。主要产品包括棉线和布料、羊毛纱线及其制品、针织品等,出口市场包括欧洲和北美市场。

黑色和有色金属冶金行业总值占GDP的10%,产品以出口为主。主要企业有德尔杨(DOJRAN)钢铁公司,年营业额为5100万欧元。

农业和农业综合产业方面,马其顿拥有较充足的农业用地。主要农作物有小麦和燕麦、玉米、水稻、棉花、烟草、向日葵、蔬菜、葡萄等,其中水果和蔬菜的出口量较大。农业综合产业(包括农业加工)是马其顿的经济支柱之一,占GDP的17%,农业就业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19%(约13万)。主要出口农产品包括:烟草原料和制成品、葡萄酒、羊肉和园艺产品。马其顿的主要农产品贸易伙伴是欧盟、塞尔维亚与黑山。主要进口产品包括冷冻和加工肉类、植物油和动物油脂、食糖和小麦等。

建筑业是马其顿较发达的行业,生产瓷砖、洁具、石棉、水泥及水泥制品等建筑材料。因为其特别擅长土木工程和水利建设,马其顿这一技术导向型的行业在全球业内得到认可。目前马其顿为中东部欧洲、中东和俄罗斯项目建设提供主要的劳务供应。

(三) 马其顿投资政治风险

诚然,马其顿作为投资对象国具有许多优势,但中国投资者在对马投资之前也要了解存在的政治风险:

第一,历史遗留问题将可能成为引发政治风险的导火索。

传统上马其顿地区包括今天的希腊北部、保加利亚西南部地区以及独立后的马其顿共和国。樊春菊在《马其顿问题的历史与现状》一文中指出,20世纪初,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希腊以及罗马尼亚为了争夺巴尔干地区,先后爆发了两次巴尔干战争,战争的结果是马其顿地区被一分为三,保、塞、希各得一部分。1991年南斯拉夫联盟解体,其境内的马其顿地区成为独立国家,才有了今天的马其顿共和国。但是马其顿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它深刻的影响着今日马其顿国家的稳定和团结,是马处理同周边邻国关系的重大掣肘。马其顿独立之初,希腊和保加利亚都不予承认。希腊认为,所谓的马其顿只是个地理概念,而不是国家概念,也不存在马其顿民族,居住在希腊境内的马其顿民族是希腊民族的一部分。保加利亚也同样认为,马其顿并不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概念,认定居住在保加利亚境内的马其顿人是保加利亚民族的一部分。更麻烦的是,希腊和保加利亚都担心强大后的马其顿共和国会对其境内的马其顿人产生吸引力,最终影响到自身国家的团结稳定。为此希腊曾与马其顿爆发了“国名之争”,对马持续了一年的经济制裁。

第二、国内民族矛盾仍未根本解决。同其他巴尔干国家一样,马其顿是一个蕴藏着种族冲突的“火药桶”。独立后的马其顿,其境内居住有大量的阿尔巴尼亚族人,约占其主体民族的1/4,但在马宪法中长期被定义为“少数民族”。在阿尔巴尼亚人看来,其合法权益未能得到尊重和保护,长期遭受马其顿民族歧视。阿族和马族之争,成为影响马其顿国家稳定的重大因素。除此以外,一向号称是阿族“母族”的阿尔巴尼亚,也常常对马其顿政府的民族政策和人权问题大加批评,干涉马内政。1999年科索沃危机爆发后,阿尔巴尼亚族人大受鼓舞,一度要求建立由阿族人和马族人共同组成的联邦制国家,随后两族爆发大规模武装冲突。2001年爆发的阿族人和马族人冲突,给马国家稳定和经济社会发展造成重大创伤,也使随后的执政者意识到了维护民族团结的重要性,使得目前民族矛盾暂时稳定下来。

第三,欧盟、北约对马其顿政策有较大影响力。马其顿政府一直致力于加入欧盟,而希腊在这一问题上坚持投反对票。加入北约同样是马对外政策的主要目标之一,马其顿境内自1999年至今一直驻扎有北约部队。中国资方对马投资需要考虑马其顿政策受欧盟和北约的影响。

总体而言,尽管对马投资存在内部外部的一系列风险,但是马其顿投资环境呈积极趋势,近年来政府加大力度吸引外资来振兴本国经济,并给予相关优惠政策。在欧洲经济整体复苏的阶段下,正值中国开展“一带一路”大力加强与中东欧国家合作的大背景,考虑到马其顿是中欧陆海快线上的重要节点,中国应当重视加强与马其顿的政治经济联系。中国企业可以积极考虑到马其顿投资设厂,充分利用其区位、劳动力及政策优惠,以其为跳板,进一步进军欧洲市场。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