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问题9:马哈蒂尔认为“条约不平等”,马来西亚取消3个一带一路项目

0
273

一带一路问题,马哈蒂尔,认为,条约不平等,马来西亚,取消,3个,一带一路,项目

马来西亚:马来西亚国土面积330257平方公里,总人口2994.9万。马来西亚是相对开放的以国家利益为导向与新兴工业化市场经济体。马来西亚是一个农业与自然资源出口国,石油是主要的出口,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商。是世界上最大的磁盘驱动器生产国,胶乳和橡胶工业都是马来西亚的经济强项。主要进口机械运输设备、食品、烟草和燃料等。GDP(2013年)总计:3400.02亿美元;人均GDP:11122美元。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和地区名单

东亚:蒙古
东盟10国: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缅甸  泰国  老挝  柬埔寨  越南  文莱  菲律宾
西亚18国:伊朗  伊拉克  土耳其  叙利亚  约旦  黎巴嫩  以色列  巴勒斯坦  沙特阿拉伯 

也门  阿曼  阿联酋  卡塔尔  科威特  巴林  希腊  塞浦路斯  埃及的西奈半岛

南亚8国:印度  巴基斯坦  孟加拉  阿富汗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尼泊尔  不丹
中亚5国: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塔吉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独联体7国:俄罗斯  乌克兰  白俄罗斯  格鲁吉亚  阿塞拜疆  亚美尼亚  摩尔多瓦
中东欧16国:波兰  立陶宛  爱沙尼亚  拉脱维亚  捷克  斯洛伐克  匈牙利  斯洛文尼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罗马尼亚  保加利亚  马其顿  阿尔巴尼亚

(德国之声中文网)周一(5月28日)表示,马来西亚计划取消连接首都吉隆坡和邻国新加坡的高速铁路项目,并将同新加坡就赔偿问题进行对话。

92岁的马哈蒂尔本月早些时候在大选中以明显优势获胜。他的执政重点之一是要减少国家债务,并承诺重新审核前任政府批准的一些大型项目,他认为这些项目成本过于高昂,而且不能带来经济效益。

“这是一个最终的决定,但还需要一些时间落实,因为我们同新加坡之间有协议”,马哈蒂尔周一在一个记者会上提到这一项目时说。

马哈蒂尔表示,为从这一项目脱身,马来西亚可能必须向新加坡支付1.25亿美元的违约赔偿。新加坡商务部则表示,尚未接到马来西亚方面的正式通知。

新隆高铁全长350公裡,设计时速300公裡,计划2026年建成,预计造价170亿美元。它是东南亚投资最高的基建项目,目前已进入国际招投标程序。有来自中国、日本、韩国和欧洲的企业参加竞标,以投资、承建并运营这一线路。

据中央社报道,新隆高铁招标时,传出新加坡倾向于引进日本新干线技术,但中国动用在马来西亚的影响力,以致决定由中方承建。有分析认为,马来西亚如果取消新隆高铁工程,中国至少千万美元计的先期投入费用将付诸东流。

Malaysia, Kuala Lumpur Petronas Towers (AP)

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

规划中新隆高铁线路的90%位于马来西亚境内,包括建造”马来西亚城”(Bandar Malaysia)火车站。”马来西亚城”是由国有投资基金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投资的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

该基金曾计划将马来西亚城的多数股份出售给一个中马合资财团,但去年5月这一交易宣告失败。直到一年后的今天,尚未找到其他有兴趣的买家。

马哈蒂尔还表示,他的政府还在与中国方面沟通,以期就东海岸铁路项目重新谈判。这一铁路将连接东部的泰马边境和西部的马六甲海峡地区,计划由中国融资140亿美元承建。东海岸铁路全长688公裡,已于2017年8月开工。这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在建项目,也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下的重要工程。

马哈蒂尔估计,通过放弃此类大型项目,马来西亚的国家债务将减少五分之一。该国目前债务总额为2500亿美元。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风险:马来西亚

作者:马鑫/第一财经研究院研究员

导语

此前,第一财经研究院曾梳理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风险,本文摘选马来西亚的投资风险概况,以飨读者。

马来西亚风险等级为中,表明企业所处的环境总体良好,但可能且的确已经出现重大挑战。例如:敌对的游说集团对政府政策产生不当影响;政治动荡拖延必要的改革;合同存在不确定性或偶尔发生变更;基础设施的要素存在缺陷;或者工会或抗议组织的活动妨碍经营。

马来西亚国家风险趋势(2014年1月-2016年5月)

说明:国家风险评分为1-100,风险越高,得分越高

数据来源:EIU

1政治风险

相较于东南亚许多国家政权变动频繁、社会动荡、民族宗教问题突出、受恐怖主义严重威胁,马来西亚的政治风险较低,但也存在潜在的政治风险,包括逐渐激烈的党派之争、美国对马来西亚的影响、与邻国的领土争端等。

1、国内党派斗争激化。

马来西亚实行多党制,由几个政党联合组成政党联盟执政。马来西亚现有40多个政党,分为执政党联盟(即国民阵线)和反对党联盟(即人民联盟)。虽然马来西亚政局总体平稳发展,但政治斗争不断加剧。

长期以来,马来西亚“国民阵线联盟”一直在大选中稳操胜券。但是,2008年第十二届大选中,“国阵”丧失36.9%的议席和13州中的5个;2013年,马来西亚更是经历了史上竞争最激烈的一次大选,尽管最终“国阵”仍然获胜,但反对派的力量日渐壮大。反对派领袖认为,其胜利被选举舞弊“偷走”,并举行大规模的抗议游行和社会运动。2014年“MH370客机事件”中,日益激烈的党派斗争也得以暴露。这一定程度上为马来西亚的投资环境带来了不确定因素和负面影响。未来,执政党、反对党和公民社会三方的良性互动将是马来西亚局势稳定的关键。

2、美国对马来西亚政局的影响加强。

美国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对东南亚的军事援助大幅度增加,2013年美国防部长宣布支持对东南亚军队训练的资金增加50%。2014年,美国首次派6架F-22战斗机与马来西亚的进行军事演习。2014年9月,美国海军作战部长透露,马来西亚邀请P-8“海神”巡逻机从该国最东端地区起飞,“让美国更接近南海”。这一系列情况对中马关系都存在着潜在威胁,尽管马来西亚与中国关系一直友好,但作为战略敏感核心地带实力较弱的国家,其外交政策往往受制于美国等大国。

2经济风险

马来西亚是东南亚第三大经济体,也是石油净出口国,外向型经济特征明显。马来西亚经济增长所面临的更大风险在于全球经济发展放缓。

3社会风险

1、马来人与华人和印度人的种族矛盾是社会主要矛盾。

只要种族关系和谐,马来西亚社会整体而言就是稳定的。但自2008年至今,种族关系持续紧张。虽未爆发种族冲突,但各种族都在现有政策下积极争取利益。华人的利益述求是争取更加合理的国家资源。马来人,尤其是巫统保守派希望维护马来人特权,现有改革措施保证马来人既得利益,这使得纳吉布在推行“一个马来西亚”政策同时不得不倾向马来人。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马来人与华人关系还将持续紧张,但不至于发生冲突,局势基本稳定。

2、社会中存在排华势力。

马来西亚是一个多民族国家,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分别占人口的62.5%、22.0%和6.0%。马来人主要信奉逊尼派伊斯兰教,华人信奉佛教,印度人信奉印度教。总体而言,马来西亚各民族相处和睦,不存在大规模冲突和斗争的风险。但马国社会中仍然存在对华人的排斥和歧视,华人难以进入政治决策高层。2013年大选后,代表华人利益的政党——马华公会仍属于在野党。

3、小规模骚乱或反复出现。

2015年2月前副总理安瓦尔被收监后,马社会动荡风险上升。安瓦尔支持者、民联及非政府组织都伺机向政府发难,通过街头示威向政府“讨个说法”。预计至2018年大选前,马来西亚可能反复出现小规模示威或反政府骚乱,但局势可控,社会安全应有保障。

4、毒品带来社会治安问题。

由于马来西亚与金三角距离较近,所以尽管马来西亚对毒品犯罪的量刑较高(唯一一项触犯死刑的犯罪),但马来西亚的毒品交易仍然猖獗。马来西亚政府每年用于反毒运动的财政耗资巨大,对社会经济其他领域的发展也产生了一定的挤压效应。

4政策法律障碍

1、双轨司法体系并行

在马来西亚,普通法和伊斯兰法并行不悖。普通法体系健全,覆盖社会经济的各个方面,伊斯兰教法发挥作用较小,仅适用于穆斯林。

2、政府招标项目有限制

外国独资公司不能作为总承包商参与政府1000万马币以上项目招标,外国承包商在马来西亚注册成立建筑工程公司需要得到马来西亚建筑发展局(C1DB)批准,同时还要获得建筑承包等级证书。按照法律规定,外国独资公司不能获得A级执照,而没有A级执照,公司不能作为总承包商参与政府1000万马币以上项目招标。因此外国公司要成为A级公司,必须与当地公司合作,但是当地公司大多以其信誉或A级资质作为参股条件,并不直接出资,他们与外国公司合作的目的是利用外国公司的资金和技术。政府类项目会在发标时逐个项目明确本地公司的最低参股比例,通常为30%至70%不等,增加了外资承包工程类企业参与马政府类项目的难度,限制了市场空间。

此外,马来西亚财政拔款项目一般交由当地土若承包商负责,不允许外国工程公司单独担任总承包商,外国公司只能从当地公司中分包工程。

3、土地使用限制

“马来人保留地法”将土地总面积的约1/4划为“马来人保留地”,并规定除非获得州政府批准,否则不能出售、出租或抵押给非马来人。禁止外资购置的产业为:①价值50万马币以下的产业;②州政府划分的中/低成本住宅;③“马来人保留地”上的产业;④州政府分给土若企业开发项目的产业。

4、劳工政策限制

目前,马政府只允许从印尼、柬埔寨、尼泊尔等14个国家引进普通劳务。马未对中国全面开放普通劳务市场,只允许在特定条件下引进少量中国的技术工人。颁发的工作准证也特别注明务工种类和雇主名称,依合法手续进入马来西亚的劳工如从事不同工作或为不同雇主工作一律视为非法劳工。

由于中国普通工人派出受限,中国企业不得不使用大量当地工人或其他国家外劳,在语言交流、宗教文化及生活习惯方面存在很大差异,难以保证工程施工进度。

目前,中国企业办理中国籍管理人员与专业技术人员签证难度大、手续多、时间长,严重影响中资在马企业日常经营,制约其业务发展。

5其他障碍

1、技术标准差异。项目施工过程中,马政府仅认可符合马本国或国际施工技术标准,即使某些领域中国技术标准明显高于马标准也不被当地政府和行业协会所承认,工程项目进度常因此受到影响。

2、价格优势缩小。随着马来西亚本地企业的成长,中国大型基础设施建设企业尽管仍保持技术优势,但价格优势已大大缩小,往往需要依靠中国对外优惠性质贷款打开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市场,此类项目跟踪时间长、前期投入大,给企业带来一定负担。

3、恶性竞争。由于马来西亚业主对中国企业了解日益加深,中国成套设备企业承建项目往往遇到业主公司不断压价,利润空间受挤压,且时有被业主公司利用、形成中国企业自相竞争的情况。

4、业主拖欠工程款。中国房建企业在马来西亚数量较多,一些非传统房建企业为保持企业周转运作而投身房建市场竞争,因房建项目利润薄,部分企业遇到业主拖欠工程款的现象。

背景两国机制

中国与马来西亚1974年5月建交。冷战结束后,双边关系逐渐走向正轨。1999年建立睦邻友好合作关系。2004年建立战略合作关系。2013年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政治上,两国建立了多层次合作机制和平台。两国领导人未建立固定的互访机制,但双方互访、沟通频繁,互信程度较深。自2013年10月至今,中马元首或总理间的互访、会晤及第三地见面已达10余次。

经济上,中马经济合作密切,长期以来马来西亚是中国在东盟的最大贸易伙伴(但2016年越南超越马来西亚成为中国在东盟的最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约在1000亿美元左右。当前,中国在马来西亚已有多个“一带一路”旗舰项目落地,主要的大型承包工程项目有:中国石化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承建马来西亚炼油厂Rapid项目P2包;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承建马来西亚槟城吹填工程二期;中铁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承建马来西亚安邦博瑞姆新城(雅益轩)项目、吉隆坡地铁、南部铁路和东海岸铁路等。此外,还有关丹产业园和钦州产业园两大标志性项目。但相对美、日、新加坡等国对马来西亚的投资,中国对马的投资还相对较少。

安全上,两国签有安全合作谅解备忘录,军方保持不定期的交流。自2014年以来,两国军队每年都开展联合演习(其中,2014年为桌面推演)。此外,两国的安全执法部门建有较为完善的合作机制,近年来在打击跨国犯罪(如电信犯罪)等方面成效显著。人文交流覆盖面很广,涉及高校交流、留学生互换、智库合作、旅游、青年交流、文化艺术交流等。文化交流中最为突出的项目是厦门大学在马来西亚建立了分校,这是中国高校首次在马来西亚建立分支机构,也是中马人文交流的创新。

当前,两国之间的主要问题在南海。马来西亚是南海争端国之一,在南沙占有5个岛礁。马来西亚坚持以国际法为基础解决争端,与东盟南海争端国立场相近,不认可我南海断续线,但倾向于低调处理。自冷战结束以来,南海争端对中马双边关系的影响较小。

目前,中国视马来西亚为在东盟的最重要伙伴,也是中国在东南亚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最重要支点,同时马来西亚也是中国周边外交的优先方向。中国非常重视与马来西亚的战略沟通、经济合作与人文交流。中马关系已经超越双边层次,其影响已经扩大至东南亚地区。中国与马来西亚的关系对南海问题的解决、对中国与东盟的战略合作、贸易投资、互联互通都有深远影响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