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160:年节腐败成官场潜规则,会做事的,不如会送礼的!

0
1721
中国特色,年节腐败,官场,潜规则,会做事的,不如会送礼的

编者:广东东莞某镇长在谈到过年过节收礼时说,谁来送礼我不记得,但谁没有来送我都记得。在中共官场,下级过年过节给上级送礼早已是一种潜规则,这将事关各级官员的前途命运。会做事的,不如会送礼的。

周本顺日记曝官场内幕:二十条须知八条潜规则(图)

中国式行贿送礼 百姓伤不起

中国官场升迁的五大潜规则

正风青杨

      当今社会,不论是公务员还是商人,不论是己经当官想高升的,还是刚进机关等提升的,人人都做着升官发财梦。随着《官场秘笈》、《官场厚黑学》一类“潜规则”读物的热销,更多人热衷于研究如何升迁的问题。其实只要弄明白官场的潜规则,想不升官都难。

 一,官场该如何说话?

在官场上混的人,最忌讳讲真话,一定要学会讲大话、空话、假话,要把说假话当成一个习惯,不,当成事业,说到自己一不小心也相信的程度是最高境界。目前妓女和做官是最相似的职业,只不过妓女是了出卖肉体,而做官出卖的是嘴。记住,做官以后你的嘴不仅仅属于你自己的,说什么要根据需要。

比如,要下功夫多背一些黄色小段子,必要时让领导开开心;台上做报告要大吹特吹,把学会把形势说得一片大好;参会讨论要大唱赞歌,夸得连主讲人脸红不好意思了才行;要牢牢记住这样的信条:凡事不可太清,爱憎不可太明,但一切都要了然于胸。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绝对不要把你内心的真实想法告诉任何外人。对自己有利的,就是正确的。实在把握不了,可简化为:上级领导提倡而且对自己没有妨碍的就是正确的。

二,如何处理官际关系?

在官场,官际关系的作用之大超出常人的想象。这个社会无论做人还是做事,有靠山和没靠山是有天壤之别的。想做官必须朝中有人。再麻烦的事情,只要有关系,立马可以摆平。一旦有了硬的后台关系,可以平步青云,也可以一夜暴富。所以要学会编织自己的关系网,好比蜘蛛一样,以点连线,再以线带面,不断扩大。亲戚、同学、老乡、朋友、同事是最基本的结点,领导的秘书和司机是重要的结点。

为什么要重视领导的司机和秘书?想一想古时候皇帝为什么重用太监?因为太监就象现在的秘书和司机。在一般人看来,秘书比司机重要,可是在领导眼里,司机比秘书更关键,因为司机是内臣,秘书是外臣。司机是什么? 司机是领导的腿,他得拉着领导走路;他是领导的眼睛,要替领导看着四面八方的情况;是领导的耳朵,他得为领导听着上下左右的声音;更主要的,他是领导的贴身人、贴心人。他替领导当半个家,领导有些话不能跟上级谈,不能跟下级谈,可是能跟司机谈;领导有些事情,瞒着外面,瞒着家里,可不能瞒着他。而且司机是绕不过去的,也是没必要绕的,甚至是需要的。

  三,学会造假

在官场上有两种办事方法:一种是通过送礼谋到一个位子;另一种是谋到一个位子以后再送礼。前者多是跑官者采用的办法,后者则是有本事被重用后的感谢。官场如战场,跑官买官是官场的正招,会当官的个个都能熟练运用。如何才能脱颖而出呢?最有效的招就是造假。

造假虽然瞒不过当地的老百姓,但要骗得上级个别领导相信则易如反掌。为了达到以奇制胜,造假也要别出心裁,造得与众不同。造假说白了就是演戏。如果是争取扶贫款,就得装穷,把群众演员全都化装成衣着褴褛、蓬头垢面,视察点选在环境恶劣、房舍破败的地方;如果是争先进,就得装阔,让群众演员个个装扮得容光焕发,视察点选最亮丽的地方。越是大领导来视察,越要疯狂造假,一鸣惊人。书记去看菜市场,事先全部清场,让原来做生意的统统在家歇息,把政治觉悟高的干部、军警扮演成卖菜、卖肉的。总理希望看到粮食满仓,那就花十几万到周边县市拉些粮来把空仓堆满。

 四,如何送礼?

关于送礼,有七句话:一是过节送礼太正常,小小红包献吉祥;二是你家有事我捧场,沟通感情多来往;三是领导拍板单位支,公款送礼我无私;四是你怕出事不要紧,送你家人照样行;五是先送小来再送大,一步一步引诱他;六是亲情友情加交情,水到渠成事定成;七是你真不要先用著,以后有了再还我。

当这些送礼的基本技巧过关后,遇到更高级别的干部,想要打通关系,就得学学“更高端的技巧”——性贿赂了。中国官方统计显示,95%贪官包养情妇,民间也有顺口溜形容:“十个贪官九个淫,还有一个在调情。”就像月亮和星星在一起 贪官和情妇在一起 。而接受性服务行为的具体表现形式可以说是多种多样的:

第一种情形是去色情场所嫖娼,由他人埋单,从而实现权、钱、色的相互置换,达到相互满足的目的。这是最低等也是最为常见的。第二种情形是行贿方会根据官员的喜好专门物色“小姐”,再找一个环境幽静、隐秘的场所供其享乐。比如某私营企业主针对大贪官胡长清有好色的特点后,便主动陪胡前往珠海嫖妓;有的甚至将卖淫女空运到南昌,通过肮脏的“权色交易”,换取巨大的商业利润。第三种情形是官员包养“情人”的花费均由行贿方负担。第四种情形是具有领导职务的国家工作人员要求或者暗示异性下属与其发生性关系,并以此作为为下属提拔任用或谋取其他利益的条件。

  五,如何让领导喜欢?

让领导喜欢的方法很多,一种是拍马屁,专门捡好听话说,专门给领导办私事。这样的人领导喜欢,但是分量轻,关键时刻拎不起来。没本事的人才去拍马屁。领导需要自己的人,可靠的人,会办事的人,能够提供发泄渠道的人。

在官场上,一个人有没有本事,要让领导去说。因为,说到底本事是领导给的,领导让你有你才能有,领导不让你有,你本事越大越倒霉。所以,小本领可以拿到领导面前去炫耀,大本领则应该藏起来,而且是藏得越深越好。

另外,城府要深才可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并远离不必要的麻烦。官场上信奉的是厚黑学,脸皮越厚越好,心越黑越妙,所谓厚,就是要学会在领导面前装龟儿子,敢于认贼作父;要学会对领导歌功颂德,敢于睁眼说瞎话;要学会弄虚作假,敢于无中生有“放卫星”。所谓黑,就是只要对自己有利,可以不择手段,什么钱都敢吃,什么女人都敢玩。只有这种人才会得到领导器重。

说到底,所有官场潜规则汇集为一句话:按显规则说,按潜规则做,是为最高规则。

 

  • “年节腐败”成官场”潜规则”,照单派送默契交接

    廉不廉,看过年。包括元旦、春节在内的节假日,正在成为关键领域反击腐败的关键时段。每至“年关”,中央有关部门和各地都会发出各种“禁令”,给各级官员遍打“廉洁预防针”。然而,禁令节节出,大礼年年送,而且很多送礼行为,已从原来选择晚上偷偷摸摸进行,到如今大大方方开列清单,对号入座“孝敬”到位,“年节腐败”渐成官场“潜规则”,在一些地方不断滋生蔓延。

照单派送默契交接,“潜规则”通行无阻

  2018年末,江苏南京佳事得玩具制品有限公司的一份春节礼品发放清单意外曝光。清单显示,这家企业共向大大小小的政府官员送礼14.48万元,包括现金红包、高档服装、购物券卡等。清单详列了送礼数量、接受者姓名及所在部门。就在当地纪委介入调查时,山东聊城某燃气公司行贿官员预算表又被一名网友在博客中贴出。该燃气公司拟“维护”的官员名字、职务以及费用款项一目了然。据发帖人统计:“目标人数212人,预算总额106.3万元。”

  上述两件礼单曝光事件暴露出来的系统化年节公关送礼行为,让很多人感到震惊。“别说网上披露的了,身边不是经常可以看到嘛。”杭州一些市民在接受半月谈记者采访时说,每到年节走在街上,就会看到一些机关单位门前车水马龙,透过打开的一扇扇车门或者后备箱,一眼望过去都是装得满满的礼物,“大楼里会出来一些办事人员帮着往楼里面搬运,相互配合默契,哪里还有什么‘潜规则’!”

  “这些都是政府实权部门的有用人物,不打点好节礼,来年别想安生。”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主无奈地说,节前一个月甚至更早些时候,他就要考虑给哪些管得着他的“长”们送什么送多少。每份礼物价钱不多份数多,与企业经营有关的所有实权部门,哪一个都不能漏,每一个直接经办的人都不能漏。他所在的企业每年销售额大约2亿元,而用于春节期间跑关系的费用不会低于50万元。

   要是有些企业“不懂规矩不会来事”,一些掌握项目审批权、惯于年节收礼的部门还会派联系人主动打电话“催礼”:“XX啊,最近有空吗,找个地方聚聚吧?”好些小老板向记者抱怨道:“你能说没空不聚吗?什么叫聚聚?就是让请客吃饭送点礼嘛,那些人连起码的羞耻感和违法感都没有了。”

  到底是“礼尚往来”还是行贿受贿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不管是“却之不恭”还是主动索取,在一些官员眼中,逢年过节礼尚往来,算不得什么错,更谈不上是腐败。如原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就曾质疑:“逢年过节,总会有人前来表示一下心意,有时我也有所表示,这些都是礼尚往来,怎么能认定是受贿呢?”原沈阳市市长慕绥新也交代:“我在沈阳市任职的4年中,有180余人,每逢年节,大事小情,以各种名义给我送钱送物多达几百万元。但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把这种送礼行为看作是‘人情往来’而坦然待之。”

  毋庸置疑,类似看法在官员群体中相当有市场。同时,执法执纪部门有时即使查清了年节“礼尚往来”中的种种贿赂事实,也会因法律、政策对某些问题规定不明确而无法对有关当事人进行恰当惩处。“常见受贿者落马,少有行贿者翻船”,惩治不到位更是让一些人把中央和地方党委政府每年的三令五申当成了耳旁风。在一些风气不正的地方和单位,利用年节期间跟有权力的部门和官员套近乎已经见怪不怪了。

  但是,无论有多么漂亮的理由,借“礼尚往来”等名义,逢年过节给官员送礼送红包以换取“竞争优势”,实质上就是行贿。而党员干部,只要收了不该收的礼,无论用什么样的“风俗习惯”来辩解,都难掩违法乱纪的事实。

  去年年初,浙江宁波市交通局原局长奚际斌被杭州市检察院以涉嫌玩忽职守罪、受贿罪送上法庭,各项指控中就有利用职务之便利,以春节等名义收受多人财物33万多元、美金3000元。去年年底,刚刚被判死缓的原重庆市规划局副局长梁晓琦在忏悔书中承认:“在我接受的贿赂次数中,2/3以上是利用年节机会表示的。”据浙江省人民检察院王水明透露,近年来浙江检察机关查处的官员腐败案件中,很大部分都有年节收礼受贿的问题。

  欲破“年节腐败”,先破“权力左右市场

  “年节腐败”泛滥成灾,极大损害了党员干部队伍的整体形象。最近,中纪委、监察部再次发出通知,2019年春节期间严禁党员干部用公款搞相互走访、相互送礼、相互宴请等拜年活动,严禁用公款大吃大喝、游山玩水和进行高消费娱乐活动,严禁收受与行使职权有关系的单位和个人的礼品、礼金、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严禁以赌博和交易等形式收受财物,严禁利用婚丧嫁娶等事宜收钱敛财。随后,一些地方也相继发出类似禁令,如浙江省对领导干部违反规定收送现金、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的,一律先免职再处理。

  有专家建议,光有禁令还不行,这些年这禁那禁出台很多了,行贿受贿双方都产生了较强的“抗药性”,为此必须加大监督力度,形成法律监督、舆论监督、群众监督、人大监督等监督机制。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在节日期间应集中开展专项检查,多深入群众搞明察暗访,才能把各项“禁令”落到实处。

  “在此基础上,还应加紧探寻治本之策。”浙江省社科院社会学所副所长杨建华认为,“年节腐败”滋生蔓延的根本原因,还在于现有的体制机制和政策。由于行政审批改革不彻底,审批环节还很多,各级政府所掌握的大量生产性、行政性资源,足以影响企业的生产和经营,权力变成了市场“推进器”。在这种情形下,企业想要生存,就不得不拿出大量资金去送礼公关,通过非正常途径为自己创造发展机遇。因此,解决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加快行政改革步伐,缩短政府从审批型、管制型向服务型转变的过渡期,这样才能从根本上铲除“年节腐败”不断滋生蔓延的土壤。(岳德亮)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