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163:中央鼓励地方与民争利,地方政府不择手段强征强拆

0
1000

中国特色,中央,鼓励,地方,与民争利,地方政府,不择手段,强征强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3月09日讯】土地财政已成为中共地方政府的经济支柱,即便经济下行,各级官员仍在不择手段地维持房地产泡沫。某市政府给区长下达硬指标,一年必须拆迁一百万,拆哪都行。清华大学敢言教授孙立平质问:古今中外有这么“发展”的吗?

日前,海外推特传出一段视频,内容为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孙立平的演讲片段。孙立平以敢于批评时政著称。

孙立平在演讲中说,中国某市一个区长对他抱怨,今年最难的一件事是市里下达硬指标,今年必须拆迁一百万平民,拆够一百万,区长接着当,拆不够一百万,谁能拆谁来当。

孙立平说,他对这个区已经有了一些印象,就问了一句,都拆哪啊?区长回答说,拆哪都行,只要把老百姓的房子拆一百万就行。

演讲中,孙立平没有具体提及此事发生在哪个城市,但他透露,这种事情在中国远不止个别。

孙立平质问,古今中外有这么“发展”的吗?

该演讲具体时间不详。但地方政府下硬指标强制拆迁,似乎与当前中国房地产降温有关。

中国房地产泡沫在过去十几年越吹越大,已严重威胁中共的金融安全。虽然北京不断下令整顿,但土地财政已成为中共政府的财政支柱,没有人认为中共有决心彻底消除房地产泡沫。

目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再加上贸易战影响,导致内需紧缩,房地产开始大幅降温,给中共的土地财政带来巨大冲击。

在这种情况下,强制拆迁显然是刺激房地产开发、人为“增加内需”的一个有效手段。

针对房地产商在压力下被迫降价售房,地方政府也在出台应对之策。日前网上传出中共赣州市政府下达的通知,明令限制房地产商降价。

网传中共赣州市当局通知,不准房地产商“擅自降价”。(网络图片)

此外,中国房地产商任志强曾经预言,“若干年后神州遍地炸楼声,宁可炸了,也不会便宜卖给你!……降价销售?开玩笑!坚决不会降价,那得少卖多少钱?那得少收多少税?”

日前,网上也传出多个视频显示,炸楼声已在中国各地响起。

(记者栗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从强征强拆看政府犯罪

习近平上任以来,为了保经济增长,中央公开鼓励地方强征强拆。这明显是鼓励政府犯罪,习所谓的依法治国就是放屁。

一、土地强征、房屋强拆的由来

1、土地所有权,由私人所有制到国家所有制的转变

1949年之前,中国一直实行土地私人所有制。据有关统计,解放前夕,中农、中下农占有土地约为总土地面积的55%;贫农、雇农占有土地约为总土地面积的37%;地主、富农占有土地约占总土地面积的8%。

土地改革本可以通过国家立法完成,但是毛泽东反对和平土改,而主张通过暴力斗争,夺取地富的土地。1948年,中共规定“将土改中的打击面规定在新解放区农民总户数的百分之八、农民总人口百分之十”。按这个比例算,土改中全国就要打击3000多万“阶级敌人”。后来中共把打击面缩小到百分之三,不包括富农,以当年3亿农民参加土改计算,至少也有900万“阶级敌人”。杀地主的指标是12%。也就是说12%的地主不管是否有罪都要被杀,而在具体执行时,杀掉的15%也不止。据有专家估计,土改杀了200万地主及家属。

1950年6月28日,当局制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同年8月4日又制订了《政务院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其中规定没收地主的土地、耕畜、农具、多余的粮食和房屋,征收富农出租的土地,分配给贫农、雇农。到1952年底,据计有3亿农民分到了大约7亿亩土地,地主阶级被消灭了。

在中国农民欢天喜地地分了地主、富农的土地之后,当局很快又将土地从他们的手中收走。1951年9月9日,当时土改尚未结束,中共中央就召开了第一次农业互助合作会议;1953年2月15日,中共中央做出《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让农民把土地交给所谓的“集体”——合作社。中国贫穷农民的土地梦做了还不到两年。

时至今日,互助组、合作社、公社这些组织都不存在了,但是农村的土地仍然属于“集体”,农民与土地所有权无缘。

2、土地强征、房屋强拆的“法律”依据

(1)1982年当局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其中第九条和第十条规定:“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都属于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由法律规定属于集体所有的森林和山岭、草原、荒地、滩涂除外。”“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也属于集体所有。”“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

(2)《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规定“全民所有,即国家所有土地的所有权由国务院代表国家行使。”“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经营、管理。”“土地使用权可以依法转让。”

(3)1991年1月18日,国务院第76次常务会议通过了《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

二、土地强征、房屋强拆的现象

1、被拆迁人的基本要求:生存权

被拆迁人一般都意识到城市发展是大势所趋,愿意配合和支持政府的征地拆迁工作,也愿意安居在城市新环境。但是由于地方政府安置补偿标准往往太低,而难以接受。并且,由于安置补偿标准是政府制定的,当事人只有被迫接受。例如,四川省成都市自2001年以来,一直使用《成都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规定的安置补偿标准。但这些年来,市场经济迅猛发展,房价、地价、物价大幅提高,被征地和拆迁人实际得到的补偿则大大降低。许多农民,他们获得的征地补偿费仅够支付安置房款,即使有所剩余也无法维持将来的生活。特别是30—50岁的女性,40—60岁的男性,因不符合享受养老保险的资格,自身再就业能力又差,又正是赡养老人和抚养孩子的阶段,负担尤其沉重。因此他们希望提高补偿标准,或以土地入股的方式参加土地收益的分配。但是,这些合理的“生存权”要求,被地方政府拒绝,因此农民只有不断地上访告状。据笔者调查,常年在北京上访告状的“访民”有40万至60万人,其中90%是因为征地、拆迁补偿费不合理。

2、几个土地强征、房屋强拆的典型案例

(1)2007年,成都市的锦江、青羊、金牛、武侯、成华五城区5000多“失地农民”,同时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成都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成都市人民政府第78号令),但是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不予受理起诉。

(2)2015年11月13日,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金华村发生一起恶性“拆迁”事件,女房主唐福珍未能阻止政府强拆,最后于楼顶天台“自焚”。政府部门将该起事件定性为“暴力抗法”,唐的数名亲属被公安部门刑事拘留。

(3)2009年12月14日,湖南永州养殖专业户唐封银,为抵制强迁,在自家的房顶上插起国旗,房屋四围刷了标语“坚决抵抗暴力拆迁”、“房在人在,与房屋共存亡”等,并在屋内放了10多桶汽油,准备在“关键时刻仿效唐福珍”。他表示“能够推进拆迁条例的修改,我死而无憾。”

(4)黄伟文,成都市双流县黄水镇板桥社区七组居民,2016年8月,住房被暴力强拆。为抗议地方政府“暴力强拆”,他在废墟上搭建窝棚居住。今年3月,窝棚又被强拆,为保护窝棚,黄伟文驾驶汽车撞伤了几名强拆人员。之后,他被成都市地方当局以“危害公共安全罪”提起公诉。

(8)江苏省泗洪县“信访学习班”,主要针对上访者,但也同时关押钉子户。曾在这里“学习”的人说,里面没有任何法律学习,他们遭受的就是“不许睡觉”、“面壁”、“蹲马步”、“端水盆”、“坐凉地”、“互扇鞋板”、“用棍抽”,甚至“用针扎”等等。上访者、钉子户被视为刁民,只有写了“检讨”、“保证书”,在协议上签了字,才能被释放。

          三、为什么土地强征、房屋强拆属于政府犯罪

中国的“强征”“强拆”是政府行为,即使有些案例是某些商业集团行为,但是后面也都有政府的支持,否则强征、强拆无法执行。政府在强征、强拆中剥夺公民的财产、侵犯公民的人权,乃至伤害公民的身体,甚至致使公民死亡,这些违反国际人权准则,比如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并且也违反中国现行的宪法和法律。

1、土地改革政府涉嫌群体灭绝罪、危害人类罪

现今,人们不再提及土改,也不认为土改和“强征”“强迁”有什么关系。从根本上说,“强征”“强迁”是国家动用暴力掠夺民众的土地、房屋,而这一罪行是从土改开始的。

“土地改革”是一场血腥的大屠杀,有上百万“地主”被杀害,数千万地富及他们的家属遭受长久的迫害与歧视。数十年来,这一滔天罪行一直被忽视,甚至被歌颂,如果“土改”依然合法,那么“强征”“强迁”也就合法,后者于前者仅仅是小巫见大巫而已。因此,我们需要从根儿上认识中国当代政权的性质及“强征”“强迁”的来源。

2、“土地强征、房屋强拆”,政府涉嫌抢劫罪、侵犯私有财产罪、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拘禁罪

按照中国目前的宪法,农村土地主要是集体所有;“强征土地”主要是强征这一部分土地。农村土地名为集体所有,但所有权实为党支部、村委会所控制,而这二者是政府设立在农村基层的权力机构,他们对党和政府负责,而不对村民负责。政府要征地,村官一签字,就完了,给多少补偿也完全是政府说了算。这等于抢劫农民的土地;况且在腐败大潮中,官员、开发商、村官都可以从中捞取好处。在所有强征土地事件中,背后的黑手都是政府。据统计,中国许多地方60%的财政收入来于卖地,而这些土地就是从农民手里抢来的。

再有,中国各城市的经租房问题。1949年之前,中国的房屋产权私有,1958年对私有出租房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房屋交给国家,国家出租,将其中一小部分房租分给房主。但是在文革中,房主所得房租作为剥削,国家停止支付。文革后,政府将这些房产作为国家财产,拒绝还给房主,在八十年代后的拆迁中,原房主得不到任何补偿和安置。政府实际上是抢劫了这批房产。

在“强征”“强拆”中,殴打、绑架、私刑、非法监禁,乃至逼人致死的事例比比皆是,而这些大多是政府行为,包括幕后操纵。即使在中国现行法律中,这些也是犯罪行为。

因此,我们说“土地强征、房屋强拆”是行政暴力,属于犯罪行为,政府应承担后果。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