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32:去年中国的GDP仅仅是美国的63%,货币投放量已经是美元的两倍

0
2425

中国特色,32,去年,中国的,GDP,仅仅是,美国的,63%,货币,投放量,已经是,美元的,两倍

来源:亚洲黎明

中国人突然暴富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其实是中国人民银行(中央银行)系统印的!2018年中国发行的人民币 (即货币M2),是174万亿元,相当于25.22万亿美元,这个数字,超过2018年美国发行的美元(14万亿)和欧洲发行的欧元(13.12万亿)的总和。中国投放的人民币(M2)怎样从2008年的40万亿,飞跃到2018年的174万亿的。它直观地显示了:中国人是怎样富起来的。   中国生产的GDP仅仅是美国的63%, 投放的货币数量却将近美元的2倍,根据GDP和货币投放(M2)计算出来的人民币的真实汇率:1美元=19.77元人民币。而在今天的外汇市场上:1美元=6.9元人民币, 也就是说,今天我们手里的人民币是一种充满泡沫的货币,它的实际价值被夸张286+%(19.77/6.9=2.86)!100元人民币,真实的价值只有35元。

印发了那么多钱,中国为什么没有出现恶性通货膨胀?物价飞涨,导致民不聊生?奇怪的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通涨率虽两度突破警戒线25% (1989年,1994年),但近年来始终维控在2%至3%的良性范围内 (但是却没有把房地产和租金的通胀率计算在内,如果计算进去,通涨率应该是每年超过20%) 。 价值规律对中国不是无效,而是中国政府隐藏了真正的通涨率?还有一个惊天秘密存在于周小川(人民银行前行长)反复谈到的中国的一个巨大的资金池,这就是房地产!放量的资金投入没有全面冲击其他物价,而被源源不绝地导入了房地产这个池子——这是中国的特色和创造!十六年来,北上广深的房价涨了20倍,但全国的GDP上涨了只有不到7倍。目前中国的楼市总市值已经超过了430万亿,是GDP的5倍(超过全球平均值的一倍),是广义货币供应量M2的2.5倍,是储备货币的15倍,是货币发行的45倍。毫不夸张的说,卖掉北上广深四大城市,差不多能买下全美国的房地产。

中国的经济奇迹就这样发生了:超发的人民币没有造成恶性通涨的大灾难,却吹出了一个房地产的超级大泡沫!这是真正的经济奇迹吗?不管是虚是实,是真是假,是祸是福,中国人就这样突然地暴富了!过去十年,美国的货币发行量增加了86%,而中国的货币发行量增加了335%,增量是美国的3.9倍。 在天量超发的人民币的推动下,中国的亿万富豪如群星般“冉冉升起,傲视全球。”2017年9月5日, 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17胡润财富报告》 (Hurun Wealth Report 2017)。其 “亿万资产超高净值家庭分布”一章指出:北京是中国拥有最多亿万资产超高净值家庭的地区,比2016年增加1,800户,达到17,400户,增幅11.5%,其中拥有亿万可投资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数量有10,300户。

本来,中国政府还想创造另一个更大资金池的,就是股市。中国股市曾雄心万丈地要上1万点。但中国股市的拐诈不实实在令人不堪,拿最近即将上市的小米公司来说,欠债1千亿上市,明摆着是来圈股民的血汗钱的, 股民再也不会上当了。所以从2008年金融危机到今天,上证指数从6000点跌到3000点,惨遭腰斩;而同一时期的美国道琼斯,却从6500涨到2万5,气势如虹。

美国人玩不玩印钱致富游戏呢?美元是世界货币,美国人开动印钞机就可以席卷各国的商品。自1971年尼克松总统宣布停止美元与黄金的兑换后,美国就可以随便印美元剥削掠夺世界。 中文报刊上屡见不鲜的是:美国人什么也不用干,天天印钱就有吃有喝。如果真是这样,美元还能成为硬通货币和世界信誉最好的信用货币吗?

事实上,美元的发放奉行着严格的金融纪律,M2和GDP的比率不得超过0.7,一旦超越,就会被认为是向货币里注水,从全体国民和全世界的口袋里掏钱。从历史上看,美国M2/GDP的比值几十年来一直稳定在0.6左右,即使上次金融危机时的3次宽松也是非常谨慎克制的,5年3次投放了3万亿多一点。目前的M2/GDP比值达到0.719,刚刚越界。从2016年开始,美联储公开宣布缩表,即回收和注销非常时期为了救市而超量投放的货币,履行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当年的许诺。美国之所以不能随便发行货币,主要的原因是它有1792年制定的《铸币法》,根据该法,美国的货币主管部门不是政府,而是国会,而美联储不过是个具体执行的民间银行系统罢了。在国会监控程序下,美联储一直遵循M2/GDP比值不能大于0.7的行规(因为大于0.7就意味着货币贬值)。换言之,美国的“印钞机”没有掌握在政府手里,也没有在美联储手里,而是掌握在国会的手里,而国会又只能通过立法来间接实行掌控,并不能直接开动“印机钞”干预经济行为,怎么能随便印钞换他国的物品呢?因为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美国印多少钱是完全公开的,时刻在全世界的监督下。

所以,虽然美国有美元的铸币权,但美国却不能靠印钞来换他国的物品,美国商人也只能老老实实地通过平等公平的贸易赚钱,而贸易的实质就是等价交换。反观中国,2017年我国的M2/GDP比值是2.03,按美国标准可以说是严重超发,货币注水。当然,中国的“国情不同”,中国不搞三权分立。中国的一切,包括人民币印钞机,永远置于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绝不允许“美帝”和西方国家说三道四,干涉中国内政。外汇管制与人民币国际化的二律背反如前文所述,100元人民币的真实价值仅仅35元,这是个巨大的价格逆差!价格逆差是利润的起源,是财富的摇篮!心明眼亮的国人看准了这个造富的窗口,蜂拥而上,充忙地将泡沫的人民币换成真金白银的美元,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波又一波买!买!买!的狂涛巨浪。当大规模的国内资金声势浩荡地涌向海外,价值规律终于起作用了。

2016年初到年底,人民币兑美元跌幅高达10+%,从6.2到几乎破7。在人民币贬值、资金外逃狂潮中,为了救汇率,中国的外汇储备从4万亿跌破了3万亿关口;中央祭出了史上最强的外汇管制手段:每人每年只允许换1万美元的外汇,而且不许用于投资和买房!此法令于2017年7月1日生效。王健林、贾跃亭等富豪大刀阔斧的海外扩张也纷纷被叫停。随后,才扭转了人民币贬值的预期。但这一次的外汇管制,却没有像过去那样成为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虽然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从6.9回升到了6.25,但中国的外汇储备却只回升了不到2000亿美元,而且还增加了2984亿美元的外债,再加上约3000亿美金的贸易顺差。而目前3.1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外债水平已经达到了约1.8万亿,也就是说,实际上能够用的外汇储备也就一万亿。现在,随着美元开启了新一轮的升值周期,人民币汇率也开始了七连跌,7月份外汇储备比一月减少了435亿美元。在这一波美元的升值过程中,如果人民币汇率不能维持在6.9以上,那么汇率贬值的预期将再度回来,而这个时候,已经发生了,最近人民银行还降低银行在中央银行存款的基准1%,继续放水,中央已经没有多少弹药可以用了。2019年3月26日,人民币石油期货市场若如期开张,国内国民们一片雀跃:人民币要国际化了!挑战美元霸权!多好啊,将来光靠印钱中国人民就可以发了!

但是,人民币国际化的第一条件,是人民币的自由兑换。一旦解除外汇管制,人民币实现自由兑换,要么人民币汇率断涯式下跌,要么恶性通涨随着天量超发的人民币走向全球……人民币泡沫会被戳破吗?——明斯基时刻任何经济泡沫都不可能无限地扩张下去,价值规律使然。从泡沫扩张到泡沫崩裂的转折点,在经济学上,叫做“明斯基时刻”。

注:(Minsky Moment:明斯基时刻(指在信贷周期(英语:Credit cycle)或者商业周期中,资产价格的大幅下跌。在长期的经济繁荣中,资产价格上涨会导致投机性的贷款增加,而过多投机所产生的债务会造成投资者的现金流紧缺,即资产产生的现金流不足以支付债务需要的利息。当债权人要求偿还债务时,深陷债务问题的投资者必须卖掉资产价格相对稳定的投资物来维持现金流,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交易对手方会支付如此高的资产价格。一系列的抛售将导致资产价格进一步下跌,以及流动性紧张,并最终造成资产价格的崩溃。)

周小川曾多次强调,要警惕“明斯基时刻”的来临。提到货币超发问题,这又涉及到了汇率和房价的经典问题:要使超发的货币回归平衡点,是保汇率?还是保房价?或者说是让房价崩盘,还是让汇率崩盘。由于中国庞大的经济体量,几乎决定了失去汇率和房价中的任何一个都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日本走的是房地产崩盘的道路。1985年日本广场协议之后,日元持续升值五年,日本政府却坐视日经指数每年以30%、日本地价每年以15%的幅度增长,容忍同期日本名义GDP的年增幅只有5%,放任泡沫膨胀,并对资本过度投机不闻不问。不仅如此,日本政府还在1987年将实际利率降到2.5%,试图以泡沫、通胀来维持经济高增长。结果,三年后,楼市、股市一齐崩盘。

总结:

今天中国的房地产总市值62万亿美元,占全球房地产的总价值217万亿美元的接近三分之一。 一旦危机到来,有炒房人和早期的投资客套现离场,那么整个房地产立即就会崩溃:430万亿人民币总市值,哪怕只有5%的抛售离场,那就是21.5万亿的资金流出,几乎相当于中国所有的外汇储备。这就是新闻中密集出现的字眼,严防金融系统性风险出现。如何严防呢?直接冻结流动性,只许进,不许出。在股市中,没有卖出去的价格永远都不是真正的盈利,而房产的套现比股票更难。在明斯基时刻到来之前,你能确定你能够成为那5%套现离场的吗? 2019年,是否是中国经济危机爆发的开始了?

案例:【深圳對房地產依存度逐年增加, 實體經濟却流血不止】

根據深圳市統計局數據,地產開發投資佔總體固定資產投資比重,由2012年的32%,持續上升至2017年的42%。但工業投資比重就反其道而行,由22%下跌至18%。至於深圳市財政收入,對賣地收入的依賴,亦逐年上升,由2013年的13%,去到舊年的22.4%。

【房地產蓬勃有否帶動實體經濟? 否】

最新公布今年第一季度經濟數據,深圳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虧損率,已攀升至接近四成,即是每十間年營業額二千萬元以上的企業,有四間處於虧損狀態,全國的數字是22%。這情況一直在惡化中,到第一季度工業企業利潤,比去年同期急跌19.9%,總虧損額急升54.3%。

這些數據是截至2018年3月,即是中興停產事件的影響,仍未在官方數據中顯露出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