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35:中国城管,侵犯人权的急先锋!城市精神文明的毒瘤!

0
2465

中国特色,35,中国城管,侵犯人权,急先锋,城市,精神文明,毒瘤

  • 原标题:谁来管理城管?

  • 来源:参考消息网

  • 随着城市发展的步伐加快,大量农民工涌入城里讨生活,城管与摊贩起冲突在中国已是多年的老问题。但近年来因新媒体发展势头迅速,人们通过微博微信等平台发布各种视频和照片,使得城管问题更加公开化。网上曝出的事件包括:7月17日,湖南瓜农邓正加被打死;24日,成都夫妻被城管打;25日,北京男子陪9岁女儿街头“练摊”遭城管围殴;26日,福建漳浦男子与城管肢体冲突后昏迷死亡。(新加坡《联合早报》)[详细]

  • 5月底陕西延安杨家岭城管被网民举报在执法期间殴打一名青年,目击者称一名满身酒气的城管人员用脚踩踏青年头部。在几乎同一时间,四川德阳市一批城管人员被指控围殴一名小贩,引发上千群众抗议。(英国广播公司)[详细]

  • 中国的城管部门是1997年开始设立的,作为一个负责管理停车、环境卫生等非刑事的城市行政问题的执法机关。从那以后,在中国领导人把维稳作为首要任务的背景下,随着国内安全人员数量的不断增长,城管的数量也急剧增加。就拿北京来说,城管的数量从1997年的数十人增加到2011年的超过7000名固定执法人员和6500名临时城管。(美国《华盛顿邮报》)[详细]

  • 在中国各地的大街小巷,不难看到瓜农、菜农小贩或者“摩的司机”和城管、治安人员玩躲猫猫游戏,城管人员如果多些同情,市容就难保雅观。(新加坡《联合早报》)[详细]

  • 每个社会都存在警察野蛮行为的问题,但是城管暴行却是中国“特有”的现象。成千上万的中国农民在大量机遇的吸引下涌入城镇,他们大大推动了中国“非正规”经济的发展,并在法律上形成了一个眼下由城管等管理者占据的“灰色地带”。 据“人权观察”组织说,中国媒体报道的2010年到2012年间涉及城管的暴力事件超过了150起。(美国《大西洋》月刊)[详细]

权责不清的“执法者”

与警察不同,从法律上讲,城管执法人员无权拘留商贩。但事实上他们经常这么做。商贩们说,被城管骚扰和殴打是常事。许多商贩还说,城管没收他们的货物,只有按要求付钱给城管才能拿回,这造成了大量腐败指控。

  • 湖北省武汉市有关部门6月17日称,被曝光的白天执勤、晚上摆摊的武汉城管其实是在执行“卧底”任务。深圳一网友说:“武汉城管居然说摆摊城管是卧底,证实那岂不是把广大最底层的劳苦大众看成阶级敌人或者是黑社会了,否则要卧底那么夸张吗?”(英国广播公司)[详细]

  • 为何城管与市民的冲突愈演愈烈?世界许多地方都有城管机构,缘何中国城管形象如此差劲? 一方面,由于历史原因,部分城市的城管员未纳入公务员系统,无法通过正常行政预算拨款维持运营,导致部分执法人员素质不高,以罚代管、野蛮执法现象频发;另一方面,则与工作性质有关,城市管理的标准与一些民众的生存需求相冲突,特别是内地城市化过程中,大量进城农民和下岗工人需靠摆摊维生,矛盾在所难免。还有,谁是城管的管理者和监督者一直不够明确,监督缺位导致部分城管人员无法无天,甚至发生罚没物资“分赃”情形。(香港《文汇报》)[详细]

  • 因为职能复杂,管理多头,城管执法从一开始就陷入了尴尬。更棘手的是,中国至今仍没有出台全国性的城管相关法律,城管的权责无法明确。虽然城管被推到管理城市琐碎项目的前线,但法律其实并没有赋予城管没收小贩财物或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权力。(新加坡《联合早报》)[详细]

  • 近期系列事件还暴露出有关政府机关人员缺乏基本的法治观,体制内不少灰色地带等待被“漂白”梳理。(新加坡《联合早报》)[详细]

城管药方:切除暴力文化+法治

久而久之,近乎被妖魔化的城管损害了政府公信力,败坏了城市形象,公民的幸福感也大打折扣。出路何在呢?

城管执法不当不时引发城管是否该废除的话题。有网友认为,“城管是城市野蛮的象征,它从设立开始就站在文明的对立面,它假设的合法性建立在小摊小贩是刁民的基础上”,建议取消城管,好让城市回到文明的轨道上来。但也有网友不赞成:“小贩占道交通堵塞怎么办?噪音油烟扰民怎么办?城市需要管理,这个职能总要有人做。”(新加坡《联合早报》)[详细]

由于城管常引起暴力纠纷和上访事件,各地政府最近已针对多起城管暴力事件,处罚城管和予以判刑,试图平息积压已久的民怨。官方努力的核心要点是,推动官员与群众打成一片,从而获得对民众的希望和不满的第一手信息。这场所谓的“群众路线运动”寻求解决中共官员当中存在的挥霍和腐败现象,并减少那些“使党脱离群众”的行为。(台湾“中央社”、美国《纽约时报》)[详细]

有学者认为,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不少民众总感觉“政府在欺负人”,要彻底解决城管执法不当的问题,就须循“依法治国”和“科学发展观”的思路,以及切除“暴力文化”两方面下手,不要让城管的执法权限在法律上继续处于“灰色地带”。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孝正不赞同废除城管,但主张在现有体系中进行改良。他认为,除了依据科学发展观的思路去协调城市发展,不让大城市发展得太快,以及切除中国社会“暴力文化”的链条之外,更关键的,还是落实依法治国。(新加坡《联合早报》)[详细]

一个部门或者多管齐下,虽不能保证过程中完全没有民意反弹,但只要当局坚持合法又兼有情理,耗时费力还是能见成效,若是能更进一步,提前为小贩开辟市场空间,压低租金、管理到位,最终肯定也会受到青睐。官民之间打交道逃不了来回拉扯,多几个回合多些口水,同情与法理也在角力,过程或许很漫长,但总比草率或不公平地压制引爆怨恨升级,来得更稳妥些。(新加坡《联合早报》)[详细]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孝正说:“城管没有法律地位,可是公安又不去干,让城管去干,就搞出这么一个灰色地带。所以城管的问题必须从依法治国下手。他有没有权力执法?谁给他权力?这些都要清楚列明。”

纽约“城管”:严格控制街头摊贩数量

《参考消息》驻纽约记者长远报道 就像穿梭在街道上的黄色出租车一样,街头摊贩也是纽约不可错过的一道城市景观。无论是游人如织的时报广场,还是写字楼林立的派克大道,都能看到各类摊贩点缀其间。他们绝大多数是移民和退役军人。他们用低廉的价格兜售食品、手袋和旅游纪念品等,仅赚取微薄的利润,以求养家糊口。谋生不易,想在美国成为一名合法的街头摊贩本身也不易。第一步就是在网上申请,获得执照,但执照的数量极为有限。

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为改善市容市貌和交通状况,纽约市开始严格控制街头摊贩的数量。目前,全纽约非食品摊位执照不超过3000个,食品餐车执照5100个,其中2000个仅允许季节性经营或有“绿色环保”特性的摊贩申请。无证经营者时刻都面临着被逮捕或罚款的风险。由于执照数量供不应求,纽约市从2011年起禁止除退伍军人以外的人再提交执照申请。普通人现在再想获得执照,唯一合法的途径就是向已经有执照的人租用。而每一位餐车经营者还必须去卫生局考取一个属于自己的营业执照才能上岗。网络红人“洛阳大叔”老谢的餐车就是租来的,每月租金2000美元。除此之外,他还要支付执照更新费、保险费、销售税,再加上餐车维护费、燃油费、食材费等,七七八八算下来,每月成本高达4000美元。也难怪老谢会说钱不好赚了。纽约市除了限制街头摊贩数量,对摊贩的管理也极为细致和严格。除了卫生局不定期派出工作人员进行便衣巡视外,纽约市警察局也专门设置了一个部门监管街头摊贩运营。他们通常不动声色地走到摊主面前,“唰”地一下亮出证件,然后遵照管理条例对餐车进行全面检查,任何一点细小的失误都是被开罚单的理由。

“餐车的发电机如果被放在了地面上,要罚400块;餐车里烧热水的火如果不点或者被吹灭了,罚200块;我的餐车停在这里,卫生局来的人尺子啪一拍,‘你离路边超过两英尺半,罚款400块’,”老谢无奈地说。除此之外,营业者还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出摊,必须时刻佩戴营业执照,制作食物时必须戴透明手套,食材的温度必须保持在华氏40度以下等等。据统计,每一年纽约市的街头商贩会收到共计4万张左右的罚单。收到罚单后,摊主还必须出庭。如果胜诉,他的罚单可以被撤销。面对如此严苛的管理,纽约市成立了不少专门维护街头摊贩等弱势群体权益的非营利组织,老谢加入的“城市正义”就是其中的代表。老谢说,每次拿到罚单后,该组织在唐人街的分部会为他提供懂中文的律师,并帮助处理整个案件直至妥善解决。否则,语言不通的他恐怕难以应付。摊贩们的不易,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纽约市政府在维护市容市貌和方便市民生活、保障弱势群体利益之间努力做出的平衡。首先,政府通过限制经营门槛,即执照数量,避免了因摊贩过多而影响街道交通的情况出现,维护了城市的秩序;卫生局和其他相关部门通过明晰的规章制度与惩罚条例执法,避免了灰色地带的存在,同时也维护了街头食品的安全。而对于摊贩自身来说,这份并不轻松的工作,也许是他们全家唯一的经济来源。保障合法摊贩的权益,也是对公民生存权利的尊重。尽管在有些人眼里,街头摊贩仍旧是个“不体面”的存在,有碍市容。但对大部分纽约市民来说,街头摊贩物美价廉,早已成为他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成了纽约街景的永恒象征。

巴黎“城管”:市政警察维持市场秩序

《参考消息》驻巴黎记者梁霓霓、伊达耶报道 记者居住的巴黎北郊克利希市是一个只有5.7万居民的小城,居住者以普通工人和北非移民居多。每逢周三、六、日,商贩们就会在市政厅前的大棚和露天市场按时“上班”,早市里从吃的到用的,无所不有。在法国,像克利希市政厅广场这样的早市与各种类型的跳蚤市场非常普遍,几乎在每个城市都有。如果想在这样的市场里摆摊设点,还真得按规矩办事。商贩首先要在省政府、市政府和警察局这样的主管部门登记备案,交纳一定的摊位费或占地费,获得许可证后方可执业。“由于摊位数量有限,而申请者众多,从发出申请到收到回复,需要等待的时间少则几个月多则两三年。”

在早市上经营纽扣生意的一位女老板告诉记者。此外,租用摊位需要交纳一定费用,“按面积计算,像我那个2米×6米的摊位,一个月要交大约200欧元”。受市政府管辖的市政警察负责维持市场秩序,保障购物安全并监督公共卫生。由于市场占用的多是公共场所,市政府对这些区域负有直接管理责任。除了有资格向在小于300平方米面积的市场里进行经营活动的商贩派发执照以外,市政府还需咨询专业的行业协会,制定适合市场运行的各类章程,内容包括:市场开放时间、货架摆放位置、交通限行状况、交易管理规则等。由于这些市场以出售拆开包装的廉价商品为主,价格极具竞争力,为了维护平等竞争的原则,此类市场每年在同一地点开放的时间累计不得超过两个月。早市的摊位通常是临时搭建而成,中午早市结束后,有专人前来拆除摊位、打扫卫生。早市当天上午肯定会影响周边交通,好在巴黎市内早市的举办地点与时间众所周知,着急的开车人可以绕道而行。

如果商贩或手工业者在住所或店铺所在地以外的城市进行生产、销售活动,还必须先到企业手续中心,按照不同类别办理流动摊贩经营许可证。办许可证需要交纳15欧元,有效期4年,可续办。提交相关证明材料后,经营者需要等待1个月的时间,方可领到证件。如果着急开始摆摊,申请者可以领取一张有效期为1个月的临时许可证,等正式证件下来,再交还临时证,然后正式上岗。由于类似市场上的商贩具有流动性,法国政府相关部门采取措施预先保护消费者的权益。以露天市场上销售的食品为例。

根据自2006年1月1日起在欧盟范围内实施的规章,在露天市场上出售的食品被要求遵循其他食品流通环节所需的一切准则。据此,相关的专业机构再根据不同市场环境特点和食品类型,对食品在储存、销售过程中的保鲜和卫生,进行细致规定,最大限度地防止微生物对食品污染。根据这些规定,市场组织者要求商贩更新设备,对需要冷藏的食品进行冷藏处理。法国竞争、消费与反欺诈总局则负责监督产品的质量与安全,督促商贩诚信经营,保证消费者的知情权。

由于入市门槛低,许多商贩和手工业者愿意租用摊位销售产品,而地方政府也乐于以此解决就业问题,这样一来,四处流动的无照商贩在巴黎街头就不多见了。不过,在像埃菲尔铁塔、凡尔赛等游客比较集中的景点附近,还是活跃着一些无照摊贩,他们手持廉价纪念品,不失时机地以各种语言对外国游客进行兜售。针对这种乱摆摊的行为,法国政府2011年3月14日颁布的规章规定,无照摊贩可以被处以6个月的监禁以及高达3750欧元的罚款。但是,就记者观察,巴黎警察虽然执法严格,只要警察一来,无照摊贩也急急忙忙地作鸟兽散,但是,更多的时候,只要这些商贩的行为不影响交通,警察也就采取批评教育的方式,告诫“下不为例”,甚至睁只眼闭只眼。不过,要是他们整体上造成扰民、阻塞交通,那么警察也有权力将商贩带走,对其携带的商品依法进行处置。

悉尼“城管”:完善征税体系全面管控

《参考消息》驻悉尼记者赵小娜报道 在澳大利亚,小商小贩虽不多见,但他们仍然构成了本国文化的一部分。在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实行各州各自负责的管理体制。管理商贩属地方事务,由归属地政府管辖。所有小商贩须向其街道的管辖部门交纳各自的摊位费,进行登记并定期缴税,就可持续营业,而地方政府通过对他们征税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城市经济的发展,还全面而有效地掌握了商贩的经营状况。澳大利亚是移民国家,街道正是多元色彩集纳的地方,小商贩的存在还在一定程度上点缀了这种街头文化。

因此,地方政府面对小商贩,并不禁止,而重在管理。比如商贩的详细信息必须记录在案,一旦有消费者投诉某商贩,市政部门便可在第一时间介入调查与处理,大大提高了处理纠纷的工作效率。除了自成体系的管理办法,城市的配套设施也使得小商贩不会落入“脏、乱、差”的境地。就悉尼街头来看,每隔数米就有一个垃圾桶,甚至三个并排;垃圾清理车每天多次经过街道进行清洁,路面上几乎不会出现垃圾乱扔的现象。加上小商贩的素质本身也很高,因此整个城市依靠个人的自觉性和环境的相互影响一直保持着整洁而有序的状态。

小商贩的摊位一般是固定的,很少流动。出售的商品包括手工艺品、艺术品、画作、糕点等。每当遇到下雨天,有的商贩还会迅速地在街道的屋檐下支起小桌子,摆上各式雨伞,方便经过的路人购买。虽然各类商品多是出自商家私人之手,其精细程度却不亚于正规商店所售,因而很少受到顾客的投诉。在街头巷尾,烧烤摊位偶尔也会见到,但商家都是使用电烤设备,因此不存在烟熏火燎,也没有刺鼻的味道。据当地人介绍,澳大利亚城市周边的一些乡镇里,有些村落每周都有固定的时间和地点供全村居民摆摊经营,在“小市场”上互通有无。在外来游客眼里,这种“地摊文化”也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总体来看,澳大利亚政府在管理小商小贩的问题上,采取“不阻拦,也不直接治理”的态度,而是放权给各级地方政府,因地制宜地进行管理;地方政府则通过信息登记和征税,实现对商贩的全面管控;另外,商贩较高的营业素质和完善的社会配套设施也使得整体经营趋于正规,避免无序。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