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36:中国警权不治,何谈依法治国!习近平扩大警权维护独裁统治!

0
482

中国特色,36,中国,警权,不治,何谈,依法治国,习近平,扩大警权,当作,维护,独裁统治,工具

中国警权不治,何谈依法治国

来源:BBC中文网

“有钱,就这么任性”,这个网络流行语多用于嘲讽中国的土豪不知节制,花钱夸张而不合常理。土豪的任性确实令人侧目,但无论如何,人家掏的是自家的腰包,并不损害他人。相比之下,“有权,就这么任性”才最恐怖,最可能危害社会,因而最应该被抵制。

在中国,警权无疑是最任性的公权力。公权力跟法治的冲突、跟人权的冲突,主要就表现为警权跟法治的冲突、跟人权的冲突。习近平掌权后,高调承诺法治,承诺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但实际上却扩大警权。近日召集的美中关系正常化四十年演讲会上,纽约大学孔杰荣教授就忍不住抨击中国最近的法治和人权状况,说他的很多朋友被投进监狱,他感到很悲哀。孔杰荣教授是推动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功臣,也是研究中国法律问题的泰斗,不仅对中国人民一向怀有深厚情谊,而且一向坚守学术中立的立场。他的这番评价基于他的长期观察与分析,在国际法学界很有代表性。习近平的法治承诺之事倍功半,这是一个最新的例证。

警权践踏人权

警察图片版权AFPImage caption“中国警权之专横,任何法治国都难以想像。”

中国警权之专横,任何法治国都难以想像。林彪有云:“政权就是镇压之权”。同样可以说,在中国警权就是镇压之权。中国警察是专政机器的一部分而且是核心部分,其职能主要是所谓刀把子职能。所以中国警察主要是政治工具,是不受法律约束的暴力。制度设计都依据这个逻辑展开,注定了中国的警察体系与法治南辕北辙。

不受法律约束的暴力,滥用是必然的,导致警察体系的溃败。譬如,警权在经济领域过度扩张的结果,就是经侦的惊人腐败。这个问题早在郑少东执掌公安部经侦局时就已充分暴露,但迄今愈演愈烈而无任何收敛,对市场经济秩序构成巨大干扰。以至于人民日报文章都不得不承认:“近年来,不少地方的公安经侦部门频频出事,一些经侦警察滥用刑侦权,违法介入民商事纠纷,甚至以刑侦为名帮忙讨债或干预纠纷。这不仅侵害了公民和企业的正当权益,也损害了法律的权威。”警察权从现实物理空间扩张到网络言论空间,更导致网络管制产业的空前繁荣,网络管制沦为利益集团的寻租狂欢。

比腐败更可怕的,是警权对人权的践踏。这在2013年以来对中国公民运动的持续镇压中暴露无遗。联合国人权机构最近裁定广州警方对维权律师唐荆陵及维权人士王清营、袁新亭的羁押属于“任意羁押”,即为一例。岂止他们三人,广州维权人士郭飞雄前年8月被捕,也未经任何一级法院判决,羁押至今一年半有余;广州维权人士刘远东前年3月被捕,也未经任何一级法院判决,羁押至今整整两年。宪法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但无情的现实是,中国警方根本就目无宪法,想抓谁就抓谁,想关多久就关多久,检察院和法院都只能徒呼奈何。

孔杰荣教授谈到他很多中国朋友被投进监狱,实际上都是这么投进去的。他的那些中国朋友中,头一个就是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当许志永案开庭时,孔杰荣教授曾基于法学专业,在国际媒体撰文驳斥中国警方罗织的罪名,证明许志永无罪。但无罪的许志永仍被判刑四年。颟顸的中国警方不知或假装不知迫害许志永给中国法治带来的巨大伤害,以至同样的悲剧不断上演,悲剧的主角现在则轮到了孔杰荣教授的另一个中国朋友郭玉闪。

郭玉闪案的启示

郭玉闪图片版权WEIBOImage caption郭玉闪曾协助救援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

郭玉闪是民间智库传知行的创始人。虽然向来低调,但因对公民社会贡献卓著,其影响力实际不在许志永之下,驰援山东陈光诚的壮举更是震惊中外。但也因此,他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尽管郭玉闪一直小心翼翼地避祸,最严格地要求自己,绝不逾法律半步,但是祸躲不过,终于在去年10月9日被北京警方抓捕。北京警方是趁严打声援香港占中之机下的手。郭玉闪跟声援香港占中并无瓜葛,事实不难查清,但警方查清了也不放人,换个新罪名再关。

北京警方原本比谁都清楚,郭玉闪是清白的。他们更清楚形势正在起变化,构陷郭玉闪将面临挑战——毕竟司法改革不都是空架子,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正在推进,更有冤案责任终身追究的达摩克利斯剑悬于头顶,检察院和法院未必乐意像过去那样为警方的无法无天无条件买单,哪怕使尽浑身解数,最后也未必能给郭玉闪定罪。但这一切都不能动摇北京警方的决心,北京警方始终拒绝放人。或许其如意算盘是:最大努力把郭玉闪送进监狱。但如果实在定不了罪,退而求其次,也要用尽合法伤害权:羁押到期就移送检察院,如果检察院照法律程序办,证据不足退侦,则可以再补充侦查再起诉。这样几个回合折腾下来,纵然奇迹发生最后法院宣判无罪,郭玉闪也跟广州郭飞雄、刘远东一样,已经被警方任意羁押至少一年有余了,已经被羞辱够了,警方也可以心满意足了。

作为国家暴力机器,必须绝对守法,绝对谦抑,绝对理性,不能有丝毫任性,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是文明国即法治国的常识。但通过以上具体案例,尤其郭玉闪的案例,不难看出中国警方任性到了何等程度。国家暴力机器动不动就跟手无寸铁的公民斗狠,仿佛一头愤怒的公牛,见不得一点点猩红。让这愤怒的公牛一直横冲直撞,法治的瓷器店还可能幸存么?

所谓法治,归根结底无非限制公权保障人权。在中国,首先当限制警权保障人权,因为任性的警权已经构成法治的颠覆力量。放纵警权就是对法治的蔑视,就是对人权的蔑视,就是对人民的犯罪。当然,更深层次的问题是,警权任性并非基于个人意志,根子还在制度安排、职能定位。如果警察就是专政机器,警权就是镇压之权,就是刀把子,它不任性才怪,任性才是它的本性。从专政机器转型为法治卫士,这需要整个国家坚决的政治转型,即从专政转型到宪政。没有整个国家坚决的政治转型,警权的任性以及整个警察体系的溃败,就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治,无非缘木求鱼而已。最终被彻底激怒的可能就不只是孔杰荣和国际法学界,而是所有良知未泯的中国人。

(责编:董乐)

中共又修法扩张警权,今后警察滥用暴力不担责 

来源:阿波罗新闻网

中共公安部日前发布《公安机关维护 警察执法权威工作规定》(草案)征求意见稿,规定加强对基层警察执法行为及警察权益的保护。有评论认为,新规使警察的权利更为扩张,民众的权利将受到更大危害,未来会让执法人员会更加肆无忌惮。民众担心:“雷洋案”要遍地开花?

《公安机关维护 警察执法权威工作规定》(草案)

据自由时报9日报道,这份《公安机关维护 警察执法权威工作规定》(草案),目前正在向中国的社会大众征求意见;草案规定,若公安警察依法履行职责时,行使职权受法律保护,执法活动不受妨害、阻碍;也规定 警察与其近亲属的人身财产安全与人格尊严,不得因 警察执法的行为而遭到阻扰与侮辱。

草案也提出, 警察在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时,如果遇到暴力袭击、被民众围堵抗议、被诬告威胁、恶意投诉、被错误究责等行为,公安机关应该积极维护 警察的执法权威;草案更提出,「若警察执法时,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造成损害, 警察个人不承担法律责任」,改由所属公安机关依法国赔;也要求公安机关如没有经过法律程序,不得对警察做出停职、禁闭、降职或免职的处分。

这份草案在网上公开后,中国网友喜忧参半,除了「非常支持」的网友外,也有许多网友纷纷表达「现在可以明目张胆的拿着鸡毛当令箭了」、「暴力机关如果不够暴力,还怎么屡责嘛」、「无人权哪来的权益」、「那公安机关又有谁来监督滥用职权行为?难道自己监督自己?」

律师分析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熟悉中共警方运作的美国执业律师高光俊分析说,过去几年,中国反贪运动涉及大量公安警察,造成中共警方士气低落,因此公安部的新规定,有为 中共警方打气的作用。

“政法系统被打压很厉害,周永康系统的那些人不停降级,所以士气很低。所以公安部这个新规定,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发出来的。“高光俊说,在中国,真正侵害警方执法权威的,往往来自权力部门而不是普通民众,但在中国法律被权力肆意剥夺,以及司法不独立的状况下,警察部门选择性执法必然发生,其权威根本无法建立。

旅居美国的中国法律学者滕彪表示,事实上中共警方违规违法行为极为严重和普遍,普通民众对执法机关进行有效投诉的渠道基本不存在,而当局的新规定,无疑将雪上加霜,使得中国的警权更为扩张。

“公安部的这个规定赋予警察更大的权力,民众的权利,包括基本人权和人身权利以及言论自由的权利,都会受到更大的危害。它实际上是让警察有了更大的权力。”

他也认为,公安部的新规定,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警民冲突加剧的现状。他批评说,中国有关当局采取加强控制力度和缩小自由空间的方式解决社会矛盾,可能会带来更为严重的社会冲突。

“雷洋案”或再现?

针对《新规》对中共公安干警(民间称作维稳打手)权利的进一步放纵、扩张,让民众惊惧之余,不禁联想到2016年轰动一时的“雷洋事件”。

雷洋是人民大学的在职硕士生,2016年5月7日晚,路过北京昌平县一家洗脚屋前,被警方以“涉嫌嫖娼〞为由控制,随后离奇死亡。

雷洋离奇死亡事件在大陆受关注的程度前所未有。舆论指出,由于警权失控,雷洋事件可能发生在大陆任何一个中产阶层的身上。

该事件当时引起中国大陆广大民众,尤其是中产阶级的口诛笔伐,雷洋的人大校友甚至还发起联署,要求严惩肇事凶手、彻底整顿约束公安纪律等,但检察院最终却以“犯罪情节轻微,能够认罪悔罪”为由,对五名涉案警务人员玩忽职守案作出不起诉决定。

同年兰州还发生警察殴打大学生,去年上海警察摔倒抱小孩的妇女等,都引起中国民众的愤怒。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