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49:中国官民比例为1:21,美国1:700、欧盟1:720、巴西1:610、非洲1:350、俄罗斯1:330、印度1:520

0
5061
中国特色,49,中国,官民比例,为1:21,美国,1:700,欧盟,1:720,巴西,1:610,非洲,1:350,俄罗斯,1:330,印度,1:520

2005年3月7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任玉岭在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上指出“我们的官民比已达到1∶26,比西汉时高出了306倍,比清末高出了35倍。是史无前例的,令人堪忧!”

古代公务员与老百姓的供养比例是多少?

中国历朝历代的官民比例分别为,西汉1:7945;东汉1:7464;唐朝1:2927;元朝1:2613;明朝1:2299;清朝1:911

国外公务员与老百姓的供养比例是多少?

美国的官民比例为1:700;欧盟的官民比例为1:720;巴西的官民比例为1:610;非洲的官民比例为1:350;俄罗斯的官员比例为1:330;印度的官民比例为1:520;日本的官民比例为1:690。

从这方面看国内官民供养比还是很高的。事实真是这样么?

网络上给出的数据真实性究竟有多少?我们引用中国经济周刊给出的数据,说到了各国的比例:如英国“官民比”最低,为1:118,加拿大最高,达1:9.8, 并给出中国的官民比是1:194,在世界范围内属于较低水平。何故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官方与民间争议不断

中国的官民比究竟是多少,这些年之所以一直有争议,在于民间的想把这个数字变大,官方想把这个数字变小。为什么呢?因为数字体现的就是中国有多少人在吃“皇粮”,有多少人由纳税人供养着“为人民服务”。数字太大了,总让人联想到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效率低下。其实,老百姓质疑当代中国的财政供养人员比例数字之高,最关心的是当代中国各类“吃皇粮人员”到底干了些什么以及政府财政支出用在了什么地方这两个关键性问题。

争议的目的在于推进改革

现代政府理论认为,一个合理的政府规模是维护经济和社会秩序、保持政府有效运转的必要条件。建设“有限政府”的关键,并不在于公务员规模含义上“大政府”还是“小政府”哪个更好些,而是在于这个政府是否“有效”、“有为”。过去政府管了许多管不了也管不好的事情,这是党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忙得不亦乐乎的原因,也是人们对官民比认识分歧巨大的根本所在。

作者:吕千荣

中国官员到底有多少?这是国家高度机密。根据官方透露的数据,“财政部在2012年出版的最新的《2009年地方财政统计资料》中披露的数据显示,到2009年年底,全国不包括中央的地方财政供养人口为5392.6万人。这些都是有公务员编制或者事业单位编制的体制内人员。

   除此之外,中国还存在大量的准财政供养人员,包括现有60余万个村委会以及8万余个居委会——两者总人数约为275万人。加上这部分准财政供养人口,到2009年年底,中国财政实际供养人数超过5700万人……到2012年,中国财政供养人口已超过6000万!”

这个数据不包括中央财政养的人。也就是中央机关的不在里面,军队不在里面。其实中国的官员体制延伸的,比如财政之外还有大量的临时工人员,国营企业和事业单位也有众多官员,这些人不是财政养,但也都要靠老百姓来养。如果把这些人都算进来,中国的官员可能要过亿了,8000万只多不少。

有人会说,国外的公务员也不少。可是国外的公务员和中国的官员不是一回事。国外的公务员是教师、医生、公交车司机、垃圾清洁工,只有警察列在中国官员的行列。而中国财政中养了一些教师和医生,但教育和医疗市场化,财政只出部分钱,公交和垃圾工都市场化了。
当然交通部门公路收费员之类的数量巨大,但这些人基本上多是靠路吃路的官员和官员关系,中国的高速公路收费差不多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中国官员数量可有以下比较:

一、与国外比较。

纽约,世界经济之都,人口1800万,GDP26000亿美元,“市领导”6人——市长1名,副市长3名,议长1名,副议长一名;东京,人口1300万,GDP11000亿美元,“市领导”7人——市长1名,副市长1名;议长1名,副议长等“市领导4名。

中国铁岭市,人口300万,GDP46亿美元,人口是东京的五分之一、纽约的六分之一,GDP是东京的0.1%、纽约的0.18%,“市领导”却有41名:市委书记1名,副书记4名,常委11名,市长1名、副市长9名、市长助理3名,人大主任1名,副主任7名,政协主席1名,副主席8名。就是这个市政府还有20名处级副秘书长,平均每个市长配备了两个秘书长!中国新乡市,人口565万,GDP100亿美元,人口不到东京的一半、纽约的三分之一,GDP是东京的0.9%、纽约的0.4%,但是市领导却是43名:市委书记1名,副书记4名,常委11名,市长1名、副市长8名、市长助理4名,人大主任1名,副主任8名,政协主席1名,副主席9名。这个市政府还有16名处级的副秘书长!

这是市级领导。按人口算,铁岭市级官员是纽约的41倍,按GDP算,铁岭官员是纽约的1000多倍。而中国的官员是很贵的,一个市长仅公务消费一年会有100多万,而美国的市长有的可能不领工资,更没有什么三公消费。

市长、议长是一定要有的。正处、副处、正科、副科,中国的一个市级机关会有几千人,而纽约、东京的这类官员也就是两三百人。

具体对比:西方国家是没有乡镇这个管理层级的。也就是说,乡镇没有政府机构。中国大陆有乡级单位44821个,一个乡以100个吃财政饭的官员计算,共计4482100人。有的人统计,中国的乡镇虼财政饭已经超过200人。那么就要再增加一倍。就是900万人。

西方国家县级机构很小,是一个立法委员办公室,大概会有十几个人。没有其他部门。中国县级机构是五大班子,各个部门齐全,中央国务院有什么部门,县里就对应成立什么部门。副县级以上干部就超过20人,总人数会超过1500人。中国县级单位共2861个,每个县级单位的部门官员不会少于1500人,总计4290500人。这是编制人员。中国一个大县财政养的人会超过3万人,小县要15000人,如果按平均2万人计算,仅县级财政养的人就是5722万人。

西方国家省、州、市,有行政首长,也就是省长、州长、市长,是选出来的。市、州也只有几个专业委员会下设办公室,人数不会超过百人。而中国政府的一个部门就差不多百十人。

一个市的官员差不多会有3000人。省会有部门,但人数都较少,一个一般办公楼,把联邦派驻机构和省的机构以及当地市的机构全部装下。以办公楼来比较,中国的省市机构都会超过上百倍。

有人说中国官员数量超过美国500倍,应该是差不多的。

二、官民比例对比。

不算进临时工等,就按6000万吃皇粮的计算,如果按中国13.5亿人口计算,有人推算出中国的官民比例是1:21。这种算法是不准确的。因为一个官员平均有三口之家,这三口之家,应该是1.8亿,都是人民养的,就是1:6。另一个算法,是13亿人有3分之1劳动力,就是4亿多劳动力,其中6000万是官员,还有3.6亿是劳动者,官民比例正好也是1:6。而一个官员的花费肯定超过2个普通人,实际的比例可能就是1:3。

三、古今对比。

还有数据:清朝康熙时,5000人养一个吃财政饭的,民国是4000人养一个。现在是29个人养一个。到解放前,中国乡镇是没有机构的,县的官员很少。有人对贵州一个县做过研究,解放前县衙只有12个人,其中有两个警察,还有一个伙夫。即使是建国后,有相当多的部队人员需要安置,即使是到了文革时期,一个公社也就是十几个官员,县级机关也不过百人。

四、官员消费占GDP比重的3分之1以上。

以2012年为例,中国GDP超过40万亿,税收突破10万亿,另外政府的各种收费超过3万亿,仅土地费就超过3万亿,其他如高速公路收费、计划生育罚款,都是政府的重要收费项目,即使是税费13万亿,也占到GDP3分之1。这些钱基本上都是被官员们消费了。有人会说,我们还搞了一些建设投资,也花了不少钱。要算进这些去,他们花的就更多。因为所谓投资基本上都是举债借钱,地方债少说已经40多万亿,有人估计已经接近百万亿。
吕千荣:面对现实中国中共政权多年来的谎言政治、特权腐败政治、对人民的迫害政治,江泽民集团在江泽民担任中共党和中国国家领导人时代和胡锦涛担任中共党和中国国家领导人时期,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集团把持中共政权,用腐败治国和维稳政策极力维护中共体制内的权贵集团利益,造就了中国权贵社会资本主义。不仅造成中国特权盛行、腐败盛行,官员可以肆无忌禅的掠夺民脂民膏、抢夺百姓财产、强拆百姓民宅、强奸霸占百姓妻女,肆意殴打、关押、监控迫害、脑控迫害、公开监控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而且造成中国现实社会特权盛行、腐败盛行,谎言盛行,社会道德和人性堕落、资源环境遭到破坏,人民群众不仅有冤无处申还会受到各级政府动用国家机器进行的维稳迫害的殴打、关押、软禁、关黑监狱、关精神病院、关学习班、药物迫害谋杀等监控、迫害、脑控迫害、公开监控迫害、残害和屠杀,尤其是肆意殴打、关押、软禁、关黑监狱、关精神病院、关学习班、药物迫害谋杀等监控、迫害、脑控迫害、公开监控迫害、残害、屠杀爱国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和有冤无处申的上访人,连群众在基层上访不仅有冤无处申还会受到迫害被逼到北京中央信访部门依法上访,也成了违法上访会受到各种迫害,之后被逼拦领导车子喊冤告状和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中南海、政府机关、联合国驻中国办事处、美国驻华大使馆等喊冤告状求助,也成了违法上访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进行关押等会受到各种迫害,造成现实中国冤民过亿,又有几亿人受到牵连迫害;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集团把整个中国变成了21世纪左右人类世界最大的人间地狱,尤其是在周永康掌控中共中央政法委十年间,造成中共警权扩张,公安部门的国保可以动用所有国家机器对爱国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和有冤无处申的上访人进行维稳迫害的殴打、关押、软禁、关黑监狱、关精神病院、关学习班、药物迫害谋杀等监控、迫害、脑控迫害、公开监控迫害、残害和屠杀,对中国取得的法制和法治进步进行颠覆性破坏,至今这种对访民的迫害政策不仅仍在延续而且还更加猖狂,看看从2014年到2015年这一年多时间,在北京发生了多少起访民集体自杀事件了?从之前的一年可能发生一两次访民一人两人在北京自杀的事件,到去年今年发生的都是一年要发生多次访民都是几人、十几人、几十人在北京集体自杀的事件;从每天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王府井大街、火车站、政府驻地、新闻单位等地以及联合国驻中国机构和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等地,每天都有访民在喊冤、求助、自杀;从访民之前的个人上访到现在被迫害的访民不得不抱团集体上访,象上海访民、山东访民不顾中共公安的打压迫害每月最后一个星期的星期五都要几千人、几万人甚至更多人的集体访,象全国退伍老兵的集体访,到现在每天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和世界各地都有中国访民在向国际社会喊冤求助控诉,中共的党员干部们,难道这种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在全世界都没有的恶政!你们难道不知道?你们这样做是每天都在对中华民族、中国人民犯罪,你们难道不知道?如果说不知道是假的,不然你们会控制新闻媒体和网络用谎言政治来隐瞒邪恶社会的事实真相?

中共的信访政策是:信访人反映的问题在几个月、三个月、两个月内一级政府要给予文字结果答复,信访人拿到一级政府给予的文字结果答复后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级政府反映,可是中国冤民过亿有的上访人上访几十年了被迫害几十年了,中共哪一级政府给过他(她)们文字答复了?涉及到检察院法院的冤案,上访人有的上访几十年了,中共的司法机关哪一级依法办事了?信访案件依法给予文字结果的、涉法案件依法办事的,都是依法处理的案件,依法处理的信访案件上访人都会息诉罢访。而能够依法处理的案件都是造成重大影响通过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的案件,而这些能够依法处理的案件难有百万分之一,而其他的百万分之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的没有造成重大影响的上访冤民,都是不仅一边是有冤无处申,一边受到中共各级政府公安机关的邪恶恐怖迫害、残害、谋杀甚至脑控迫害再脑控群众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以及动用公权力作访民冤民的黑假材料层层上报中共高层,不然怎么会造成现实中国冤民过亿的社会?查查所有依法处理公开的案件:“安徽临泉的丁作明事件”、“安徽临泉的白庙事件”、“呼格吉勒图冤案”等等等等,中国的哪一例冤案不是中共政府官员用公权力故意人为制造的冤案?中国的哪一个冤民不是中共政府官员用公权力故意人为制造出的冤民?

中共体制内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集团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却一边是不知羞耻的整天高喊爱国、高唱红歌、讴歌独裁专制,对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不断地犯下滔天罪行,一边是把自己的妻子、二奶、孩子们连同贪腐搜刮来的几亿、几十亿、几百亿、几千亿,甚至上万亿、几十万亿的人民币换成美元都送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民主、法治国家,加入这些国家的国籍,让自己和亲人一步过上民主、法治、富有的天堂生活!造成现实中国官员、商人和社会各界精英能移民的都移民到西方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民主、法治国家,加入这些国家的国籍,没能力移民的纷纷偷渡去西方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民主、法治国家,想加入这些国家的国籍面对中国现实社会特权盛行、腐败盛行,谎言盛行,社会道德和人性堕落、资源环境遭到破坏,人民群众不仅有冤无处申还会受到各级政府动用国家机器进行的维稳迫害的殴打、关押、软禁、关黑监狱、关精神病院、关学习班、药物迫害谋杀等监控、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残害和屠杀,尤其是肆意殴打、关押、软禁、关黑监狱、关精神病院、关学习班、药物迫害谋杀等监控、迫害、脑控迫害、公开监控迫害、残害、屠杀爱国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和有冤无处申的上访人,造成现实中国冤民过亿,人民群众不仅有冤无处申还会受到各级政府动用国家机器进行的维稳迫害的殴打、关押、软禁、关黑监狱、关精神病院、关学习班、药物迫害谋杀等监控、迫害、脑控迫害、公开监控迫害、残害和屠杀,尤其是肆意殴打、关押、软禁、关黑监狱、关精神病院、关学习班、药物迫害谋杀等监控、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残害、屠杀爱国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和有冤无处申的上访人,造成现在连冤民不仅有冤无处申还会受到迫害,被迫害的活不下去在北京地区或地方政府自杀,如果自杀被抢救活过来后,还会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判刑关押,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邪恶社会!

吕千荣:看看这些数字对比,我们中国人民群众往往把中共体制说成是奴隶社会,把现实中国说成是西朝鲜。面对这种如此邪恶的体制为何还有这麽多中国人在维护?看看现实中国实际吃财政饭的要有八千万人,六个中国劳动力人民群众就要养一个贪官(从现实中国社会已暴露出的社会问题看,现实中国几乎是一个无官不贪的社会),而一个贪官按最低三口之家算(没有算官员的父母),全国八千万吃财政饭的“为人民服务”的中国“人民公仆”加上他们的家人,也就是近三亿人是现实社会这种体制的即得利益者也就是特权阶层,也就是一个即得利益者用公权力在维稳四个人民群众。这种体制哪是奴隶社会呀?我看完全是“众匪分赃机制。.”

看完上面几篇文章的数据,是中国人的都会泪流满面!

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结束江泽民时代的卖国汉奸政治、特权贪腐政治、腐败治国政治和对人民的维稳迫害政治,进行政治改革,依宪依法治国,建设民主法治国家,停止对民主维权人士、有冤无处申的上访人和公民社会的迫害和打压!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吕千荣2015年9月23日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中国大陆6400万人吃“财政饭”
2015-09-17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