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54:郭美美炫富,为何会拖垮一个中国红十字会呢?

0
1775

中国特色,54,郭美美,炫富,为何,会拖垮,一个,中国,红十字会

背景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2011年6月21日晚郭美美引发关注。郭美美(曾用名:郭美玲,1991年出生)以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身份在微博上展现着她的奢华生活:别墅;一个人开兰博基尼、玛莎拉蒂、minicooper3辆豪车;和母亲拥有十数个爱马仕包;乘坐飞机都是头等舱

网友人肉搜索显示郭美美以前家境一般,甚至还在使用山寨手机和假皮草,最近两年,母女突然一夜暴富。跟郭美美相识的演员李梦瑶一条已经删除的微博也证实,郭美美家境以前的确没有现在好。李还提到,“此后我们因一点小事两年没联系,她一下暴富了!是个神女!”[12]。但无论是李梦瑶还是网友,都说不清郭家母女的如何在两年内获得巨额财富。

而郭美美被质疑“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头衔后,曾在半夜11点在微博上做出解释成为了大家的线索。在声明中,她没有彻底撇清自己跟红十字会的关系,称“自己所在的公司是与红十字会有合作关系简称红十字商会,我们负责与人身保险医疗器械等签广告合约,将广告放在红十字会免费为老百姓服务的医疗车上。之前也许是名称的缩写造成大家误会”。几十分钟后,这条声明被删除。

6月22日,随事态发展,中国红十字会官方声明没有“红十字商会”的机构,也未设有“商业总经理”的职位,更没有“郭美美”其人[14]。新浪微博称郭美美原认证说明为演员,后经本人申请将认证说明更改为“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新浪微博承认在认证表更改中“没有进行严格审核”,并就此对红十字会和相关人员致歉。[15]。随后郭美美微博实名标志被取消,认证身份消失,不少微博被删除。

之后网友人肉得其资料:郭美美,原名郭美玲,1991年生,父母离异,随母姓,湖南益阳人。后到深圳,整容后开始三流艺人生涯。后认识天略集团董事长丘振良。丘某认识红十字会郭长江,故二郭相识,丘借郭长江成立某红十字会商会,假红十字会公益性质开展垄断车体医疗药品器械广告业务。

网友根据郭美美微博上的一张照片,质疑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郭长江曾与郭美美曾经同机飞行[16] 但照片中男子于6月24日注册了一个名为“医者的天空”的微博,并表示自己“是一名医生,不是官员”,南都记者致电核实,此人为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中医科主任医师。[17]

一位名为“龙子太难V”的网友总结称:“郭美美这事其实挺简单,中国红十字会下面有个商业红十字会,商业红十字会指定深圳天略集团做劝募。钱募到了,就由天略和中国红十字会分成,所以郭美美会有漂亮跑车。”“中国红十字会的声明毫无威信,在他自己的官网上就能找到商业红十字会的证据。”。但也有网友认为郭美美借红十字会名义进行炒作。

6月26日,14:30,当事人郭美美连发三条微博,声明其“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身份是自己杜撰出来的,而其本人也并未在中国红十字会工作[18]。并且表示“对自己愚昧行为给中国红十字会造成的名誉损害和公众误解深表歉意,愿意向中国红十字会鞠躬道歉,并向关心此事的网友深深致歉!”

6月28日,下午,中国红十字会召开记者通报会,重申并没有所谓的“红十字商会”机构,也未设有“商业总经理”职位,更没有“郭美美”其人。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已以郭美美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22]

6月29日晚,经《财经》记者证实,北京警方对郭美美事件正式立案,郭美美本人应警方要求从外地返京接受调查[23]

2011年6月29日,中国红十字会秘书长王汝鹏在《新京报》专访中表示:郭美美事件实际上反映了公众仇富仇贪,红十字很冤屈。[24]

2011年6月30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东方时空》栏目播出节目《真相调查:郭美美事件》。天略集团董事长丘振良出面澄清与郭美美和中国红十字会的副会长郭长江无任何关系。天略公司和商业系统红十字会曾经合作举办过慈善拍卖,但天略并没有送给红十字会电脑和汽车。[25]

2011年7月1日,中国红十字会发表声明:暂停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的一切活动。邀请审计机构对其进行审计,并商请中国商业联合会成立调查组调查其运作方式问题,并将及时向社会公布审计和调查结果。[26]

2012年7月,北京警方对郭美美进行的调查表明郭美美及其母与中国红十字总会无直接关联。2012年11月,新上任的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赵白鸽表示“一个都没有被证实的网络事件,却可以用三天就把你打得稀里哗啦的。”、“三天毁掉一百年。”[27]。12月,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在其官方网站发表通报,指明郭美美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及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没有任何关系,郭美美炫耀的财富与红十字会、公众捐款及项目资金没有任何关系。

关于郭美美最初在新浪微博认证的“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头衔,翁涛表示曾经问过王军是否许诺过郭美美什么,王军否认,并推测可能是其与朋友谈事情,被郭美美听到,她觉得好玩就改成了自己的新浪微博身份。[28]

郭美美称,其“干爸” 王军来北京出差时,表示拟成立一家名为“中红博爱”的公司,并邀请其来公司上班。郭美美开玩笑地说想担任总经理,得到干爸的口头许可。郭美美承认,之后出于爱慕虚荣、攀比的心理,就把原来的新浪微博认证的歌手身份改成了“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由于写的时候不记得公司名字,就直接写了“红十字会”。

2013年4月雅安地震发生后,由于该事件以及子虚乌有的地方红会虚开救灾药品发票案,也包括据称“有图有真相”的红会工作人员开车中途甩下志愿者的等事件的影响,中国红十字会募捐活动受到普通民众的情绪激烈抵制,筹款不利。2013年4月23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新闻发言人王永表示,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内部已对重查郭美美事件达成初步共识,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表态愿意配合,但该建议尚需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半数委员同意后方可实施。此后媒体纷纷报道称中国红十字会将重新调查郭美美事件。[36]2013年4月25日,网爆郭美美的声明“敢动我一根毫毛,我立即公布红会很多不为人知的贪污内幕。” [37] 随后中国红十字会秘书长王汝鹏否认中国红十字会将重新调查本事件,称仅是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两个委员王永刘姝威的个人提议,而且尚未获得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独立于中国红十字会的第三方监督机构)通过。王永也表示,重查郭美美事件目前仅仅是三位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委员王永刘姝威黄伟民的个人提议,并未形成正式决定。

2011年12月31日,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关于对商业系统红十字会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 [41]。通报第一条明确澄清了郭美美所炫耀财富与中国红十字会无关。相关原文为:一、调查结果证实,商红会中不存在“红十字商会”这一机构,没有设立“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这一职务;郭美美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及商红会没有任何关系,其炫耀的财富与红十字会、公众捐款及项目资金没有任何关系。

报告第二条指明商红会存在管理混乱等行为,决定对其予以撤销。相关原文:二、商红会自成立后没有按照《中国红十字会章程》的要求,召开会员代表大会,没有理事会、常务理事会等领导机构,不符合行业红十字会的基本组织要求;没有建立完善的财务、合同与项目管理制度,内部管理混乱;部分负责人利用其双重身份,在项目运作中存在关联交易,严重违反公益组织的基本原则。经商中国商业联合会同意,决定撤销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并将依据法律法规对遗留问题进行相应处理。

原标题:红十字会因郭美美事件损失多少?

来源:第一财经  2011-08-05 

红十字会面临的信任危机就是信用的三聚氰胺,有关部门忽视、阻止民间组织,而官方机构的不透明阴影无法消除,于是,怀疑散布在股市,散布在楼市,散布在银行,人们质疑数据、质疑低下的效率、质疑频繁的内幕交易。可怕的是,大部分质疑并非空穴来风。最终的结果是,整个社会的运作成本居高不下,大家一齐退回以货易货时代。

中国存在三大系统性风险:权势阶层套现、交易方普遍失信、投资效率低下。权势阶层套现导致的贫富差距使内需经济无法启动;交易方失信导致市场交易成本直线上升;投资效率低下导致债台高筑,经济发展表壮里不壮——失信则是三大系统性风险的综合表现。

因为失信,社会断裂成碎片;因为失信,整个社会信用体制无法形成,实际上处于高昂的交易之中。所有的数据都受到质疑,所有的上市公司都被怀疑,所有的银行收费都让人生疑。

“郭美美事件”让中国红十字会陷入空前的信用危机。

公众捐款大幅减少。据《羊城晚报》报道,深圳市红十字会医疗救助资金专属账号自“郭美美事件”之后,收到的社会捐款几乎为零,除早有合作的一些定向捐款外,一个多月来只有一笔定向捐给巫昌凯的100元捐款。

据统计,2010年7月,深圳红十字会共有社会捐款721900元;2011年7月的数据为22万元,其中7月才到账的20万元,是今年3月一家公司定向捐给地中海贫血患儿的救助款,剩余2万元为救灾救助款和医疗救助款,直接通过深圳市红十字会医疗救助资金账号“337-010-100-1000-71011”的银行捐款仅有100元,指定捐给巫昌凯。除去早先协议约定的定向捐给地中海贫血患儿的20万元外,深圳红十字会今年7月的社会捐款同比下降97%。

佛山红十字会医院学校近日也公布了资金收支情况,其中显示从去年6月至今年6月,该校共收到社会捐款88.6万元;不过,在“郭美美事件”后,该校从7月至今再无任何捐款入账。

中国慈善运作成本高昂,如果体制不改,今后会高到不可承受。

中国公益基金行内的管理费率在10%左右,与国际其他慈善组织没有天壤之别,但几个案例折射出背后的管理现状,却让人对10%的数据深感质疑。

7月22日,曾被评为“全国红十字系统先进个人”的原昆明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阮姮被控贪污案,在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机关指控,从2006年到2007年间,阮姮利用职务之便,多次到昆明一家四星级酒店消费,并购买了价值数千元的衣物、鞋子,以及价值上百元的内裤、香烟和酒水等;另外,她还用“公费”邀请朋友打网球娱乐,而这些费用均被其通过公务消费的方式报销。7月19日,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公布“三公”经费情况,称公务接待费从去年的15万降到今年的3万元,被视作浮云。

财务不透明,10%的管理费用未必就是真实的费用比例。按照民间较为乐观的政府拨款5:5比例被挪作中间用途的估计,红十字会大约有一半左右的经费被用于管理成本。当然,没有公开、透明的账务,我们只能推测。红十字会不必暴跳如雷,公众对任何不透明的部门都同样“不惮以最坏心态进行推测”,直到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他们透明、公开、有信用。高昂的管理费用通常会对应低劣的管理,为应对“郭美美危机”,红十字会加班加点赶出的捐款信息发布平台,印证了此前这个部门未能尽到最基本的数据录入责任与捐款去向追踪责任。

对慈善机构不信任,将行善者逼到了一对一行善的窘境,在慈善领域不再有专业机构、不再有成本的下降、不再有互信,而沦落到“以物易物”的小农社会阶段。

如何约束系统性风险?通行的做法是实行制约机制,运用规则尽可能地扶植民间NGO组织成长。

详尽透明的信息与去除垄断才能重新赢得信任。据北京大学中国政府创新研究中心主任俞可平估计,在中国至少有300万未登记的社会组织,近九成处于“非法状态”。民间慈善陷入恶性循环:一方面,对民间慈善的刻意忽视,使民间慈善无法成长;另一方面,在野草丛生中,民间组织管理方面的法律内容庞杂,透明度低,自我管理制度缺位、落后,导致民间组织发展更加不足。

国人无善心?错。从2010年发布的中国慈善排行榜的企业捐赠排行榜看,2009年捐赠超过百万元的民营企业有282家,占慈善企业总数的62.9%,这个数字远高于国企和外企。国人不会做慈善?错。本世纪初期风起云涌的民间慈善组织,曹德旺令人称道的苛刻捐款,让人看到了民间制度性努力的成果。只要体制跟上,民间NGO将迎来大发展。

红十字会面临的信任危机就是信用的三聚氰胺,有关部门忽视、阻止民间组织,而官方机构的不透明阴影无法消除,于是,怀疑散布在股市,散布在楼市,散布在银行,人们质疑数据、质疑低下的效率、质疑频繁的内幕交易。可怕的是,大部分质疑并非空穴来风。最终的结果是,整个社会的运作成本居高不下,大家一齐退回以货易货时代。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