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81:王炳章等人在越南遭中共特工跨境绑架已关押17年,被判无期徒刑!

0
91

中国特色81,王炳章,等人,在越南,遭中共特工,跨境绑架,已关押,17年,被判无期徒刑

一、王炳章遭中国关押已经17年,被判无期徒刑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2019-07-03

中国著名的异议人士王炳章遭中国关押已经17年了,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看到709案家属李文足见到王全璋后的心情,感同身受。因为中国的单独关押和牢狱折磨,会让一个人变得憔悴丶失了心神。

王炳武在网路上看到李文足谈到四年後第一次见到丈夫王全璋,说他 “像编好程序的呆滞木头人,焦躁又苍老。” 他非常能够理解并同情李文足的感受,因为他回想起哥哥王炳章被抓後一年,终于见到哥哥,当时的他也是憔悴苍老。

“很憔悴,很老。他的样子和他在被关押之前丶在海外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吓了我一跳,我说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所以我可以想像王全璋太太的心情。”

李净瑜、王炳武在欧洲议会呼吁声援李明哲、王炳章无罪释放。(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提供)
李净瑜、王炳武在欧洲议会呼吁声援李明哲、王炳章无罪释放。(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提供)

王炳武非常挂念王炳章,尤其是今年以来家人们和哥哥的联系变得很不稳定,例如王炳章的女儿年初要去探望却被中国拒绝入境,王炳章的儿子王代士在一月好不容易见到了父亲,向父亲提到将为他出书后,自此就再也没有收到王炳章寄出来的家书。王炳武又说,今年3月发生很奇怪的一件事情,不知为何中国官方透过联系人放消息告诉他们王炳章已经过世,让他们焦急万分,4月王代士终于又见到父亲,才知道王炳章写过好多信,却都被退回了,这是以前没有发生过的现象。

“他的好多信我们都没有收到,我哥哥一月份见了他的儿子的时候,他说他要给他很多内容丶写书的内容,然后到了四月份,他的儿子再去看的时候,我哥哥就说那些给他(王代士)写的信丶告诉他很多内容,都被退回去了,退回给他(王炳章)了。(所以这很明显就是要影响王代士写书的计划,刻意不让王代士写就是了?)可以这么说。”

中国著名“良心犯”王炳章的女儿王天安、张前进的女儿张睿、刘贤斌的女儿张桥等,本周三(4月29日)在华盛顿宣布将成立属于他们自己的民间公益组织:“良心犯的孩子”。(唐琪薇摄影)
中国著名“良心犯”王炳章的女儿王天安、张前进的女儿张睿、刘贤斌的女儿张桥等,本周三(4月29日)在华盛顿宣布将成立属于他们自己的民间公益组织:“良心犯的孩子”。(唐琪薇摄影)

王炳武说直到大约10天前,他们终於收到半年来第一封王炳章写的家书,除了报平安外,信中提到希望家人能寄一些关於圣经丶易经的书给他。没想到,他们请上海的朋友帮忙购书寄书,却在前天被退回来了,这也是首度家人寄书被监狱退回的情况,而且并没有说明任何理由。

“根据监狱的规定,只要是国内发行的书,他都可以读,所以这次还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就说国内发行的书,我们托人买给他寄去,这还是第一次退回给发件人。”

王炳武说,去年底王炳章就告诉家人预感自己有生命危险,后来发生这一连串不寻常的事情,让他们更忧心王炳章的情况。他说,只能希望透过各界关注帮忙和神的庇佑,让王炳章能尽快被释放。

王炳章1982年获得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医学博士,1983年创建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其后不断推展中国民主运动。2002年他在越南遭绑架至中国被逮捕,随後被判无期徒刑。17年来,王炳章一直都被狱方单独关押。

二、王炳章等人在越南遭中共特工绑架


【博讯2002年8月29日消息】    海外中国民运人士公布了三名异议人士今年六月底在越南失踪的过程,并断定中国政府秘密逮捕了这三个人。但中国政府对此予以否认。

  *判定警方诱捕*

     旅居澳大利亚的中国工党主席方圆星期四在美国全国记者俱乐部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向公众详细描述了异议人士王炳章等三人在中越边境失踪的过程,并判定他们已经被中国警方诱捕。

)方圆说:“我现在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三个人被中共诱捕的过程,因为我既是一个见证人,也是一个当事人之一。”

     方圆说,他与旅居在法国的中国工党副主席岳武、住在美国的中国海外民运先驱王炳章以及另一位异议人士张琦女士相约在今年六月中旬在柬埔寨首都金边会面,讨论如何推动中国的工人运动,并且在那里会见一些由王炳章推荐的来自中国国内的工运人士。但是当方圆于六月二十三号如期到达金边的时候,先到达那里的王炳章等三人已经离开金边,前往越南首都河内,并要求他也前往河内,一起在那里会见来自中国大陆的朋友。

     六月二十五号,仍然在金边办理越南签证的方圆又接到王炳章的电话说,会面地点已从河内改到中越边境。方圆提出反对意见,并提醒王炳章,两次改动会面地点很不正常。

     方圆说:“这时我感到非常奇怪,因为从金边改到河内就不正常了,再改到边境我感到非常奇怪。”

*最后一次声音*

     但王炳章等三人认为机会难得,于是,三人决定启程前往中越边境。二十六号晚上,方圆接到王炳章从边境打来的电话,说已经和朋友见面,但是还有一位重要的人没办法过境到越南,他们准备跨过边境、去中国境内会见这个人。方圆听到后感到情况不妙,要王炳章立即取消行动。但王炳章回答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了民主大业,冒点风险是预料之中的事。方圆说,没想到这通电话竟成了最后一次听到王炳章的声音。

     方圆回到澳大利亚之后,中国工党在广西的地下党员报告说,中国当局在广西边境捕获了两男一女,但是无法证实三个人的姓名。与此同时,王炳章的女儿王青燕以一名美国公民的身份请求美国政府的帮助,而岳武的夫人岳爱玲则在法国向越南驻法国大使馆和法国政府帮助查明三个人的下落。

  *行为卑劣*

     越南政府八月中旬公布一份调查说,王炳章三人于六月中旬进入越南,访问了河内和与中国接壤的广宁之后就不知去向。而岳武的岳爱玲则声称,两天前法国政府曾通过在法国的另一位民运人士蔡崇国转告她,说她的丈夫以及另外两人已经被中共拘押。流亡澳大利亚的中国工党主席方圆说,毫无疑问,王炳章三个人是被中共秘密逮捕的。

     方圆说:“第一,从我刚才所叙述的王炳章被诱捕的事实,从国内传来的消息,从法国政府的证实和越南政府的调查,很明显,他们已经被中共拘捕。”

     旅居美国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主席王希哲说,中国安全人员有可能越过边境将王炳章三人绑架,但更大的可能是,中共将这三人引诱到中国境内之后,将他们逮捕。他说,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是卑劣的行径。

     王希哲说:“我觉得这个事件,相当于19世纪末满清政府在伦敦绑架革命先进者孙中山先生一样卑劣的事件。一百多年过去了,中国政府,不论是满清还是中共,到今天还是一样的黑暗、野蛮,我感到极其愤慨、极其悲哀。”

  *致信布什求援*

     王炳章、岳武和张琦等三位失踪的异议人士的家属也都出席了星期四的新闻发布会。张琦的姐姐还写信给美国总统布什,请求他在江泽民访问美国的时候敦促中国政府释放张琦。

     这次新闻发布会的组织者之一–自由中国运动国际部主任库珀说,美国政府已经为他们寻找王炳章三人的下落做出了努力,包括向越南政府施加压力、要求他们提供有关这三人在越南的行踪调查报告。

     库珀说:“美国国务院为了帮助我们做出了额外的努力,在各个层次、在整个过程中都在帮助我们,包括取得信息、找我们提供材料,以便能尽其所能查明这三个人的下落。”

     中国政府一直表示不知道王炳章三人的下落。海外民运人士希望美国政府能继续向北京施加压力,要求中国政府公布这三人的状况,并释放他们。不过,也有部份人士猜测,由于中越边境地区情况十分复杂,地下组织和黑社会活动猖獗,王炳章等三人的失踪也许跟中共安全人员并没有直接的关联。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