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对抗9:习近平的全球统战:中共大外宣让世界黑白颠倒,干涉他国内政

0
265

中美对抗9,习近平,全球统战,中共,大外宣,让世界,黑白颠倒,干涉,他国,内政

引子:中共大外宣在全球是无孔不入,其目的已不仅仅是宣传中共的执政形象,它更大的破坏力是宣传共产主义理念,甚至干预它国内政。的”大外宣”体制于中共建政之初就开始建立,高调公诸于众,则是在2008年之后。这一年的拉萨骚乱、汶川地震、奥运火炬等事件引发批评,当局不仅不加反省,而且认为遭受谴责乃因对外宣传力度不够。根据当年《南华早报》报道,2009年,”中国政府准备耗资450亿元人民币,推动它的主要媒体机构向国际扩张,以改善国家在国际上的形象”。这一消息作为正面的”国家形象工程建设”,被包括新华社在内的中国官媒转发或者重新报道。

《中国日报》在报纸上买广告批川普干扰美国选举

北京——中国于周四坚决捍卫自己在美国报纸上出增刊的权利,特朗普总统攻击它是对美国选举的干扰,中国说,这份出版物是合法的,而且是普遍的。
但一些自由派的中国分析人士表示,这份由《中国日报》(China Daily)付款的四页增刊显得缺乏判断力,并且令中国受到特朗普总统的批评,《中国日报》是一份严格遵守共产党指令的英文报纸。
周日出现在《得梅因纪事报》上的这份增刊,设计成看起来像是在算特朗普与中国贸易战经济成本账的新闻报道。艾奥瓦州的许多农民特别依赖全球贸易。
特朗普在中国外交部长也出席的联合国安理会上发表讲话时说:“遗憾的是,我们发现中国一直试图干涉即将于11月举行的2018年选举,反对我的政府。”他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证明这种干扰。后来在一则推文中,他将该增刊描述为看似新闻的政治宣传。
中国外交部指出,美国法律允许外国出版物与美国媒体机构“合作”,强调许多国家出资出版增刊,以讨人喜欢的方式描绘一个国家。其中许多增刊的设计看起来像是促进旅游或外国投资的新闻报道。
艾奥瓦州报纸周日出现的增刊上标有“ChinaWatch”(中国观察)字样,并在头版上说它是“《中国日报》赞助的一个版块”。《中国日报》在其网站上称,ChinaWatch是一份月刊,通过《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和《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等媒体,向全球数百万“高端”读者发行。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因为对特朗普指责的回应,而在社交媒体上获得赞誉。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因为对特朗普指责的回应,而在社交媒体上获得赞誉。 EVAN VUCCI/ASSOCIATED PRESS
该增刊对中国在建设铁路、打造时尚服装和开发机器人方面的实力进行了热情洋溢的描述。关于贸易战的叙述集中在北京的标准论点上:中美经济现在是相互依存的,应该保持下去。
其中一篇文章写道:“特朗普总是把美国就业岗位的流失归咎于中国,但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造成美国失业的原因是自动化,而非中国或墨西哥。”
本周,美国开始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这是不断升级的贸易战中最新生效的最大一轮征税,双方都认为贸易战可能持续很长时间。
艾奥瓦州的共和党官员对针锋相对的关税造成的裁员和经济损失表示担忧。一些共和党人担心,贸易战可能会影响11月选举的投票率,届时该党有可能失去对众议院和参议院的控制权。
中国官员试图找到应对关税的策略,一些人认为中国应该保持沉默,直到选举之后,并认为在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后,特朗普在国会的支持会减少。
中国分析人士表示,特朗普在艾奥瓦州遇到的麻烦不足以成为《中国日报》发表这一增刊的好理由,它只会留下中国试图影响选举的印象。
洛杉矶港口的货船。中国进口到美国的近一半货物将面临关税。
洛杉矶港口的货船。中国进口到美国的近一半货物将面临关税。 MARIO TAMA/GETTY IMAGES
“不管是精明的公关还是粗糙的政治宣传,都不应该由中国官方媒体来做,”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说。“中国的官方媒体在太多西方读者当中的声誉普遍不佳。”
他说,这份增刊强化了人们的普遍看法,即国有媒体是政府的宣传部门。
也有人说,这份增刊是否能成功影响艾奥瓦州读者反对共和党,其效果是值得商榷的,而且惹怒总统的风险太大了。
“中国不应该这样做——这是合法的,但这样做是错误的,因为从政治角度来看,这是不明智的,”新加坡国立大学的郑永年说。“最重要的是稳定关系。这种影响非常有限,而且特朗普以此为借口来强调一件坏事。”

这份增刊在艾奥瓦州最大的报纸上出现,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引起了激烈的反响。

大使特里·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曾担任艾奥瓦州州长达22年,并且是该州特朗普的早期支持者,在总统争夺战中,该州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战场。

2012年现任美国驻华大使特里·布兰斯塔德与习近平在得梅因,布兰斯塔德经常称习近平为“老朋友”。
2012年现任美国驻华大使特里·布兰斯塔德与习近平在得梅因,布兰斯塔德经常称习近平为“老朋友”。 STEVE POPE/IOWA GOVERNOR’S OFFICE, VIA GETTY IMAGES

布兰斯塔德先生也自豪地谈到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友好关系,这段友谊是习近平在1985年首次访问美国并到访艾奥瓦州时发展起来的。

大使经常说习近平是“老朋友”。今年春天,当中国领导人试图弄清楚特朗普贸易威胁的严重性时,布兰斯塔德与习近平及其妻女在北京一家国宾馆共进私人晚宴。

但在周四,特朗普指责《中国日报》的增刊后,一向谨慎的大使馆发表了对中国意图的严厉评论。

“中国正在使用各种方法试图让我们改变政策,”美国大使馆一名官员在书面评论中表示,大使馆称,因为外交规定,该评论只能在不透露姓名的情况下使用。“他们的目标是对投票支持特朗普总统的州和地区的农民和工人征收关税和报复,他们正在利用其他政治、经济、商业、军事和媒体工具,来维护中国共产党的利益。”

中共投入450亿用于大外宣不会白花?

来源:美国之音

批評者認為,中國十年前啟動的百億人民幣對外宣傳工程無法真正起到對西方社會的影響作用。不過,有中國問題學者警告,中國的外宣機器正在逐漸排擠海外中文媒體的不同聲音,影響了西方社會在有爭議問題上的視角和態度。

早在2008年年底至2009年期間,中國最高領導層就開始部署一項耗資450億人民幣的“大外宣”戰略,推動中國國營媒體機構向國際擴張,希望改善中國的國際形象。

中國今年3月宣布將整合中國中央電視、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中國國家廣播電台,組建中央廣播電視總台,由中宣部統一領導,對外稱“中國之聲” (Voice of China),涉及中國的電影、新聞和出版等領域,將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宣傳機器之一,將內容製作從國內全面轉移到國外,在當地僱傭記者。

此外,中國外宣部門還在《華盛頓郵報》、《悉尼先驅晨報》等西方主流報紙購買插頁和副刊版面。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前外籍編輯希爾頓·葉(Hilton Yip)最近在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網站發表評論文章,稱中國官方媒體在海外影響力弱。

他在文章中說,與俄羅斯官方媒體今日俄羅斯(RT)相比,中國全球電視網(CGTN,前身是中央電視台外語國際頻道)的影響力要弱得多。文章認為,雖然RT的反西方論調在其報導和節目中比比皆是,但至少採訪了一些例如阿薩德、斯諾登等有爭議人物,傳播了一些有新聞價值的內容;CGTN的新聞報導相比之下則十分枯燥,視野狹窄。

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研究員彼得·馬蒂斯(Peter Mattis)5月22日在華盛頓的一場研討會上發言(美國之音葉林拍攝)
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研究員彼得·馬蒂斯(Peter Mattis)5月22日在華盛頓的一場研討會上發言(美國之音葉林拍攝)

不過,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研究員、中國問題專家彼得馬蒂斯(Peter Mattis)星期二在華盛頓舉行的一場研討會上說,中國“大外宣”雖然沒能像俄羅斯媒體那樣以具體形式影響到西方社會的日常討論,但潛移默化地影響了西方人討論某些中國問題的方式和角度,尤其是在一些語境下把中國和中國共產黨混為一談。

馬蒂斯還提到,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在國外收購中文媒體,在華文世界排擠不同意見的聲音。

他說:“它在壓制其它替代性的聲音發表是有效果的。它在說服力方面不見得有效果,但與此同時,當我們提及台灣、當我們談到中國共產黨好的一面和壞的一面、當我們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甚至和中華文明混為一談的時候,這些宣傳成功地被引入了我們的敘事方法。從這個方面,這些宣傳是有效果的。”

馬蒂斯還稱,澳大利亞95%的中文媒體已經被中共統戰部門控制。

香港大學中國媒體專家班志遠(David Bandurski)認為,中國領導層面臨的挑戰是如何用統一的聲音得到世界各地不同人的共鳴。他說:“這是中國多年來對外宣傳中難以解決的內在矛盾。這種媒體整合可能只會加劇這一矛盾。”

长平观察:大外宣,颠倒的世界

(德国之声中文网)先讲一个苏联时期的笑话。有人问:共产主义社会还有警察吗?得到的回答是:没有,到了那个时候,人民已经学会了自己逮捕自己。

对于中国来说,它并不是一个过时的笑话,而是一直都在重复的现实。中共从延安时期开始的整风运动,到五十年代的思想改造,都是要求知识分子”从灵魂深处”贬损、羞辱和限制自己。”文革”时期的家人互相揭发,同事彼此告密,师生之间敌意监督,从来就没有结束,最近更是重放异彩,在被制度化重建。

需要检举揭发的人只是少数,大多数人早已经学会了思想上的自我逮捕和自我处决,任何”危险的思想”都会被自行”消灭在萌芽状态”。

有些专制者看重外在的恐吓,比如警察的威压;有些专制者更强调内心的臣服,也就是洗脑宣传。中国统治者从来都”软硬兼施”和”恩威并重”。近年以来,中共加大对内对外的洗脑宣传,”软” 和”恩”攻城略地,所向披靡,不仅占领了中国人的大脑,也正在进军西方人的思维。

大外宣硕果累累

无国界记者发布的最新报告《中国追求的世界传媒新秩序》指出,中国一方面大规模的投注人力与资金扩张国营媒体,对外宣传中国的正面形象;另一方面以签约、持股、并购等方式, 直接或间接地将他国媒体的报导转向对中国有利。

“大外宣”体制于中共建政之初就开始建立,高调公诸于众,则是在2008年之后。这一年的拉萨骚乱、汶川地震、奥运火炬等事件引发批评,当局不仅不加反省,而且认为遭受谴责乃因对外宣传力度不够。根据当年《南华早报》报道,2009年,”中国政府准备耗资450亿元人民币,推动它的主要媒体机构向国际扩张,以改善国家在国际上的形象”。这一消息作为正面的”国家形象工程建设”,被包括新华社在内的中国官媒转发或者重新报道。

China Start von CGTN - Eröffnungsveranstaltung (picture-alliance/Photoshot/Ju Peng)

当时外媒只是作为一个异闻报道。今天,它已经改变了国际社会的政治现实。无国界记者报告揭示,中国官方媒体全方位的面向世界各地阅听众制作新闻。环球电视网在多达140个国家播送节目,中国国际电台破纪录的拥有65种语言的节目,中国日报在全球的读者约1.5亿人。

人民日报负责编辑的《中国观察》以增刊、夹页的方式,在美国的《华尔街日报》、英国的《每日电讯报》、法国的《费加洛报》、德国的《商报》、俄国的《俄罗斯报》以及日本的《每日新闻》等全球各类媒体上发表。

“颠倒的世界”

这些大外宣的效果,并不像它在有些事件中表现出来的那样可笑。首先,它让已经在国内接受了洗脑教育的留学生和海外华人保持了信息和思维的一致性。他们不再需要经受前辈人遭遇过的思想冲击,换一个角度看中国,而是和在国内一样理所当然地为专制政府辩护。

其次,它利用西方的多元包容等价值观,把自己打扮成多种声音中的一种,教育西方人”兼听则明”。但它对明晰事理本身毫无兴趣,而是千方百计传播扭曲的思维和错误的信息。在国内,”多元包容”正是他们所要抵制的普世价值之一,”定于一尊”是公开宣传的政治目标。

越来越多的西方人接受这样的教育,正在学会自我审查和自我惩罚。

Großbritannien London - LSE -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picture-alliance/dpa/J. Reichert)

伦敦政经学院

最新的例子是,伦敦政经学院校园内竖立起一个艺术作品,一个倒置的世界政区地球仪。地球仪上,台湾与中国被标识为不同的颜色和名称。尽管这个作品叫做《颠倒的世界》,但是仍然遭到中国留学生的抗议。伦敦政经学院竟然决定修改作品。

修改作品的理由之一,是尊重中国留学生在领土主权完整方面的感情。这种”感情”根本上是宣传虚构的,事实上中俄边境的若干割让领土的条约在中国是国家机密,这些留学生根本没有胆量去过问。

另外一个理由更加荒唐,要求艺术作品和政府的政治观点保持一致,以中国政府要求的方式承认台湾属于中国的一部分。艺术创作要和党的利益保持高度一致,这是英国艺术家和中国艺术家共同遵守的准则吗?

伦敦政经学院用自我逮捕和自我处决,深刻地演绎了这幅作品的主题:颠倒的世界。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