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美国参众两院外委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0
253
美国,参众两院,外委会,通过,香港人权,民主法案

美参众两院外委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外交委员会星期三分别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委员会主席、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联邦众议员恩格尔(Eliot Engel)在星期三法案的审议听证上说,法案展示出委员会对港人民主抗争的支持。

他说:“过去几个月来,我们看到香港民众勇敢并且不屈不挠地为他们的权利和自由抗争。我们也看到北京试图秀肌肉,压制这些民主的不同声音。天安门广场大屠杀30年后,中国当局仍然试图利用暴力和恫吓镇压基本自由。对中国共产党政府和那些试图损害香港自由和自治的人,我要清楚地告诉他们,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不会坐视不管。”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同日无异议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方案》。参议院法案的发起人—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共同主席、佛州共和党人鲁比奥(Marco Rubio)、参议院外委会主席、爱达荷州共和党人里施、参议院外委会资深成员、新泽西州民主党人梅嫩德斯(Bob Menendez)和马里兰州民主党人卡丁(Ben Cardin)四位参议员发表联合声明,赞扬法案的通过。

鲁比奥参议员说:“在香港民众为他们长期珍视的自治与自由抗争之际,我希望他们知道,美国和自由世界在支持他们。”

来自两党的这四位参议员在声明中说,法案是向北京发出明确信号,他们要为侵蚀香港自治承担后果。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被认为是美国现有《香港政策法》的加强版,目前已得到国会两党两院的支持。

屯门公园再光复游行人士拉起横额,呼吁美国总统特朗普解放香港,并且高举美国国旗。 (2019年9月21日)
屯门公园再光复游行人士拉起横额,呼吁美国总统特朗普解放香港,并且高举美国国旗。 (2019年9月21日)

法案要求国务卿向国会提交年度报告,评估香港是否继续享受不同于中国大陆的特殊待遇,要求国务院不应根据被捕记录,对香港民主和平抗争人士拒发签证。法案还要求总统制定制裁名单,对侵蚀香港自治和法治的人士实施拒绝入境、冻结在美资产等形式的制裁。

在众议院提出这项法案的新泽西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史密斯在众议员外委会的审议听证会上说:“这项法案是及时的,也是关键的。”

史密斯2014年就提出这项法案,法案此后根据香港局势不断更新。他指出,法案当中也有两院都认可的豁免条款,“确保我们的行动加强香港自治,而不是无意中对香港造成伤害。”

众议院外委会资深成员、德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说,香港的抗争是“民主与独裁、自由与暴政、自由与压迫之间的战斗”,法案“向北京发出明确讯息,那就是残暴无情的行为会有后果。”

上个星期,黄之锋、何韵诗等香港民主人士前往美国,呼吁国会通过法案。这些法案也得到美国国内许多学者的支持。

在众议院外委会通过法案后,史密斯议员在推特上表示,他将与其他议员一道,促使法案尽快在众议院全院通过。

Rep. Chris Smith

@RepChrisSmith

ICYMI:@HouseForeign just marked up & passed my out of committee!

As the author of this bipartisan legislation, I am working with my colleagues to ensure expeditious passage by the full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View image on Twitter
1,080 people are talking about this

法案需在参众两院全院通过并由总统签署才能成为法律。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上周与多为共和党议员召开记者会,对法案表达强烈支持。

在参议院,麦康奈尔暂未明确表态要将这项法案纳入参议院的审议议程,但他曾表示,他会支持让《香港政策法》得到强化的议案。在参议院提出法案的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上周表示,他预计法案在委员会通过后,也会很快在参议院全院通过。

在众议院外委会星期三的听证上,除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议员们还审议并通过其他多项涉及香港的法案和决议案,包括CECC主席麦戈文(Jim McGovern, D-MA)和前主席史密斯众议员提出的禁止向香港出口催泪弹和其他非致命人群管制产品的《保护香港法案》以及舍曼(Brad Sherman, D-CA)众议员提出的谴责中国干涉香港事务、支持港人自由抗议权利的决议案。

中国指责美国涉及香港的法案以及议员支持香港民主抗争是“干涉中国内政”,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为中国所称的“港独分子”站台。

曾任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的马林诺夫斯基众议员(D-NY)在审议听证上说:“从我自己以前当外交官、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来看,他们(中国)非常、非常担忧国际舆论。他们疯狂想要说服我们不要通过这类决议案就证明了他们的敏感。”

特朗普总统星期二在联大讲话中说, 全世界都在密切关注中国如何应对香港局势,希望中国遵守在《中英联合声明》中所做承诺,保护香港的自由和民主生活制度。他说,美方期待习近平主席做为“一位了不起的领导人”来行事。

美国议员为何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美国国会两党重量级议员近日纷纷表示将迅速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通过。法案的提出源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执意推动有争议的、允许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国大陆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修例草案引发港人空前抗议,现已被迫撤回,但抗议者提出了更广泛的民主诉求,而美国议员们也没有因为修例的撤回而放弃法案。分析人士认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如果通过,既是对香港民主运动的莫大支持,也是对北京发出强有力的信号。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包含哪些内容?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今年6月由佛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和新泽西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法案得到众多两院两党议员的联署,包括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和资深成员在内的重量级立法者。

拟定中的这项法案旨在修订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重新确认美国对香港民主、人权和法治的承诺,支持港人民主诉求,敦促中国政府履行承诺,给予香港高度自治以及普选特首和立法会议员的自由权利。

法案要求:

1)国务卿每年向国会提交报告,评估香港是否仍“足够自治”(sufficiently autonomous),享有区别于中国大陆的特别待遇;

2)要求总统列出名单,确定哪些人对绑架香港书商和记者事件、以及将行使基本自由人权的人士移交中国大陆进行拘押、逼供和审判方面负有责任,冻结这些人在美国的资产,并禁止他们入境美国;

3)要求商务部提交年度报告,评估香港政府是否切实执行美国的出口管制法规以及美国和联合国的制裁规定;

4)如果《逃犯条例》修订和23条立法通过,要求总统制定策略,保障美国公民和企业免受威胁,包括重估美国与香港之间的引渡协议以及对香港的旅游警示;

5)确保参与“雨伞运动”和其他争取香港民主、人权和法治和平示威而被捕留有案底的港人,不会因此被拒发美国签证。

对于1)和2)的要求,法案也写有豁免条文,允许行政当局以国家安全利益为由提出豁免。

《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 5 项内容
《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 5 项内容
《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 5 项内容
《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 5 项内容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不是在今年才首次提出。时任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共同主席的史密斯众议员等人在2014年“雨伞运动”后就提出了这个法案,之后被数次提出,并根据香港局势发展加入新的内容。今年的法案是第四个版本。

《香港政策法》已在法理上规范美港关系,美国还有《全球马格尼茨基法》制裁人权侵害者,为何还需新法?

《香港政策法》1991年由现任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起草并提出,1992年通过并由老布什总统签署成为法律。当时正值香港主权即将移交回中国,而中国发生1989年六四天安门镇压事件导致美国对华实施制裁不久,美国面对如何厘定1997年后与香港关系的问题。

根据《香港政策法》,美国政府承认《中英联合声明》,并允许美国将香港视为与中国大陆不同的地区,区别对待,例如被视为“独立关税区”,容许向香港出口敏感技术等。根据该法,如果美国总统认为香港的自治情况不足以让香港有别于中国大陆,总统有权终这项法律,之后视情况,还可再行恢复。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政策法在评估香港自治问题上要求说明是否“足够自治”,但没有给出定义和标准,一方面给予行政当局一些政策弹性,但另一方面也使得监督香港民主自治的机制形同虚设。

霍夫斯特拉大学(Hofstra University)法学教授古举伦(Julian Ku)认为,1992年的法律在处理香港问题上只提供了一种可能选项,也就是评估香港自治情况并决定是否终止香港的特殊地位,但是新法案提供了更多的政策选择。

古举伦对美国之音说: “人们的担忧是,(如果美国终止香港的特殊待遇),那将会伤害香港每个人的利益,而香港民众正是美国政府想要支持的。所以新的法案旨在让法律更为严谨和精准一点。”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如果通过成为法律,将有何影响?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92年政策法的加强版,如果通过,将是美国在香港政策上的重大转变。

古举伦认为,新的法案在政策原则上仍是原来法案的延续。他说:“这不是政策上的巨大改变,因为法案仍建立在既有的相同政策上,也就是美国支持‘一国两制’,要保障香港的自治、个人权利和司法制度。所以在政策上仍然是一致的,只是为美国政府增加了一些工具,让他们能够继续支持这个政策。”

香港抗议者举着星条旗在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前集会,要求美国支持香港民主。领事馆派代表接收游行人士的请愿信及联署宣言。 (2019年9月8日)
香港抗议者举着星条旗在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前集会,要求美国支持香港民主。领事馆派代表接收游行人士的请愿信及联署宣言。 (2019年9月8日)

他说,新的法案如果获得通过,那将向北京表示,美国国会虽然在很多议题上有党派分歧,但是在香港问题上却高度一致。

“那将是对中国发出的巨大信号,也就是美国政府整体上都对香港问题非常担忧,” 他说。

他认为,法案如果通过,也将向国际社会发出信号,或许也会促使其他国家出台类似法案,向北京施压。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会通过吗?

过去提出的类似法案都没有进入审议表决程序,但是这一次,多名重量级议员都表态支持推动这项法案通过或赞同重新审视1992年的《香港政策法》。

在香港特首林郑月娥9月4日宣布正式撤回修例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发表书面声明对这一迟到的决定表示欢迎,但呼吁当局拿出更多行动。她在声明中表示期望尽快推动通过两党支持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在国会复会前夕表示,国会一旦复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民主党议员推进的首要任务之一。舒默敦促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尽快将法案提上议程进行辩论和表决。

麦康奈尔暂未明确表态要将这项法案纳入参议院的审议议程,但他曾表示,他会支持让《香港政策法》得到强化的议案。在林郑月娥宣布撤回修例的一天前,麦康奈尔曾发推文说:“对中国政府镇压香港人和平维权努力的任何企图,美国必将做出重大回应。中国政府正在玩火,但愿他们不会走得太远。”

Leader McConnell

@senatemajldr

Any attempt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crush a peaceful attempt by Hong Kongers to maintain their rights would require a significant response from the United State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playing with fire, but hopefully they do not go too far.

11.1K people are talking about this

在香港问题上,特朗普总统曾建议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与抗议者坐下来对话。他说,人道解决香港问题有助于美中达成贸易协议。特朗普说,如果天安门事件重演,美国很难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在这之前,他曾经称香港抗议活动是“骚乱”,还说这是中国和香港之间的问题。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干涉中国内政?

中国一直指责美国干涉中国内政,是香港三个多月抗议示威活动的幕后黑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多次在例行记者会上对法案表示不满和反对,要求美方停止推动议案,并指责美国政客“粗暴干涉中国内政”。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9月10日表示,绝不认同外国国会以任何形式干预及介入香港内部事务,并对美国国会拟议中的法案表示遗憾。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讲话。(2019年9月10日)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讲话。(2019年9月10日)

霍夫斯特拉大学法学教授古举伦认为,一国在另一个国家贿赂候选人、干预选举或者像俄罗斯那样在社交媒体上制造假新闻影响选举,才是干涉内政,而发表对香港问题的看法、改变本国对香港的政策根本不是所谓的“干涉内政” 。

他说:“这涉及的只是美国,实际影响的是我国的人。不错,这也会影响到中国人,因为他们可能会因制裁无法入境美国或与美国做生意。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继续在中国做他们在做的事情。”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