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缅甸金三角3:鲍有祥带领佤族在缅甸武装割据土地1.3万平方公里

0
2330

关注,缅甸,金三角3,鲍有祥,带领佤族,在缅甸,武装割据,土地,1.3万平方公里

坤沙势力溃散之后,鲍有祥带领佤邦在缅甸组织武装割据,所占土地大约为1.3万平方公里。

内容来源:维基百科

佤邦,或称缅甸第二特区(Wa Special Region 2 of Myanma)或掸邦第二特区 ,缅甸政府称缅甸掸邦第二特区、北掸邦第二特区(Wa Special Region 2 of Northern Shan State),位于阿佤山区,是缅甸联邦的一个自治区,曾为缅甸共产党根据地。

佤邦在历史上为中国领土,唐代属于南诏国、宋代属于大理国。佤邦官方语言为佤语和汉语,官方行文为中文 [3]  。由南、北两块地区组成,总面积约2.7万平方公里。北部地区位于缅甸东北部,面积1.7万平方公里,南部地区与泰国交界,面积1.3万平方公里。 [2]

佤邦北面与中国云南省接壤,南面与泰国接壤,首府为邦康市。佤邦下辖勐冒县、温高县、勐波县、勐元县、邦康特区、南邓特区。佤邦的总人口约55.8万人 [4]  ,主体民族是佤族,为主要缅北华人聚居区,军事力量由佤邦联合军组成,主要经济为农业及矿业开采。

佤邦辖区由两部分组成,分别为北部地区与南部地区,北佤与南佤地区之间隔着掸邦第四特区和政府军控制区 [26]  。北部地区位于东经98°~100°、北纬22°~23°之间,面积约1.7万平方公里。控制国境线502公里, 即中缅边境145~210号界桩之间。东北面与中国云南省临沧市耿马县、沧源县、普洱市的澜沧县、西盟佤族自治县和孟连县,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的勐海县接壤;北面与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相连;南面与缅甸掸邦第四特区相邻;西面与掸邦的曼甘孟、勐杰、滚弄、当阳等城镇隔江相望;西南面和掸邦的勐洋、勐卡、万塔凯接壤。 

南部地区位于东经98°~100°、北纬19°~21°之间,东西距离215公里,南北距离91公里,总部万宏 [4]  ,面积约1.3万平方公里。东临老挝会晒, 南面与泰国清莱府米赛、美斯乐、大其力等地接壤, 国境线约600公里, 北面与西面分别与掸邦的孟东、勐撒、贺勐等地相邻。北部地区与南部地区相隔约400公里的缅甸掸邦第四特区和缅甸中央政府控制区域。

地形地貌

佤邦地区的北佤多属于高寒山区, 辖区范围内多为高山。

峡谷 [27]  ,约95%为山地, 仅有不到5%的土地是平坝地区, 南佤地区多是湿热泥泞的热带雨林地区。 

佤邦地区境内高山连绵叠立,基本上属于澜沧江横断山系南方边缘部分,它与中国云南临沧市境内的沧源县班洪乡、班老乡和芒卡镇(南腊乡)山脉连接,是著名中外“阿佤山”山脉的延申部分,即延伸到萨尔温江边。

据历史上的零星资料和查勘资料情况,境内海拔1500公尺以上的山脉有:

孟林山:位于炉房乡海拔2645公尺,为佤邦境内海拔最高的山。

大岩山:位于大岩乡(原户腊乡),海拔1913公尺。

邦空山:位于邦空乡,海拔1669公尺。

三姊妹山:位于南邓乡东北部,海拔1736公尺。

最高峰勐林山位于本区境内的中部与中国沧源县芒卡镇南腊村辖地的湖广大山连接,135号界桩即在山顶。

矿产资源

佤邦矿藏丰富,但尚未得到普查。根据部分信息显示,佤邦

缅甸的锡资源

地区具有丰富的铅锌矿、锡矿、宝石、稀土矿。矿业投资和矿产品需求主要来自中国。

佤邦拥有的锡矿可开发储藏量位居世界前位,是缅甸锡矿的主产区,曼相矿区和糯巴矿区是当地的锡矿主产区,曼相矿区达106.3平方千米,该矿区位于勐能县,距离佤邦首府邦康市90公里。 [28]

2012年,根据中国湖南省核工业地质局304大队探矿资料显示,曼相锡矿为锡多金属矿床,矿权面积106.3平方公里。 [29]  该区域锡矿产量占缅甸全国产量的95%左右,已探明的锡矿储量在5000万吨以上,但是大型开采仍受政治、政策以及基础设施的局限无法开展。 [4]  [30]  [31-33]

生物资源

由于佤邦区内气候的优势,地形多样复杂,海拔差异呈阶梯式,有“一山分四季,温床同享受,太阳面面照,雨水处处洒”的优越条件,植被类型比较丰富。可以分为亚高山植被,中低山植被,季雨林植被,针叶林、阔叶林、细叶林、混交林和藤本、本草混合生长。

亚高山植被主要分布于海拔2000米以上地带,主要植物为壳斗科、针叶科、桦木科、大树杜鹃群落、野生茶群落、箭竹、蕨类、藤类以及苔藓、寄生草、菌类等。比较有价值的可供建材、药用、观赏、工艺等用途的有松树、楠木、桦桃、樱桃、红椿、樟树等,药用的有红豆杉、血藤、杜仲、黄连、野三七、百合、锅铲藤等;可供观赏的有杜鹃、野山茶、野茶、丁香、寄生兰、大树蕨(杪椤)等。可供工艺用的有滕竹和其它竹类。

中低山植被主要分布在1500米以上的地带的混合林,以阔叶林较多,杂有细叶林、竹林等。代表性的有榕树、水冬瓜树、龙竹、董棕、龙血、大树理肺散与本草、菌类等。

季雨林植被主为阔叶林,含野芭蕉林与枇杷果等。块根植物和藤本植物、矮株植物较多见。

以下内容来源: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9月7日《今日看世界——缅甸军阀的困境》文字实录:

缅甸果敢枪声乍起,中国西南边境风云突变。是大选前的权力博弈?还是清洗占据资源的地方军阀?军事动作的背后是否有更深层的动机?解读缅甸的边境之乱。

卢琛(主持人):果敢乱局吸引全球目光,不仅仅因为它与中国交界,更令人震动的是缅甸军政府在软禁昂山素姬之后,又将矛头转向割据地方的军阀,其力度之猛令人侧目。如今,面对越来越恶化的果敢局势,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姜瑜28号在记者会上说,已通过外交渠道向缅甸政府表达关切,中国敦促缅甸“妥善处理”国内有关问题。很显然,外交部语言中透漏出不满的情绪,这对中国政府来说堪称不寻常之举。而另一个不寻常的声音则来自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美国缅甸运动”组织,果敢华人特区区长彭家声通过“美国缅甸运动”组织发表声明说:“缅甸政府应该撤出进入果敢的部队,政府建立新的委员会管理这个地区,是非法的”有评论猜测缅甸军阀彭家声的后台正是“美国缅甸运动”组织,由此看来,缅甸军政府的军事行动,中国边境的骚乱,缅甸割据军阀的最后困境,这一切乱象背后倒底隐藏着怎样的深层动机呢?

缅甸边境动荡 果敢特区主席下落成疑

解说:8月8号,缅甸军队突袭果敢特区,与倒戈的彭家声副手白所成里应外合,展开激战。近四万难民逃至云南南伞恩等地区,果敢特区主席彭家声目前下落不明,而白所成暂时控制果敢局势。“彭家声到底躲到哪去了?”果敢同盟军和缅军的战火平息以来,在果敢边民和南伞边境等地,彭家声的下落成为最大的悬念。目前关于彭家声的下落有五个版本。很多边民传说“彭家声投降被缅军抓住,现已送到仰光被控制了。”也有人说,果敢同盟军与缅军交火后,彭家声眼看大势已去,带着一帮官兵,投靠了他的女婿–第四特区主席林明贤。也有一些边民则称,彭家声投靠了第二特区佤邦。这些传说虽然没有充分依据,但都认定是投靠了其他三个特区,其中最大的可能就是到了他女婿林明贤控制的第四特区。

彭家声发动兵变 拥兵自立脱离“缅共”

果敢,缅甸掸邦第一特区,和它共存的还有佤邦第二特区、克钦第三特区,和掸邦东部第四特区,都是1986年至1989年期间,缅共解体时,其原属武装统辖地一分为四形成的历史产物。它们名义上是缅甸政府的特区,但实际上是高度自治的政权,同时拥有自己的军队。这让独裁专制的缅甸军政府一直如鲠在喉。

缅甸包括果敢在内的四个特区都源自缅共,80年代中期,缅共中高级干部几乎全部都卷入了鸦片贸易之中。整个缅共的武装几乎没有不做毒品生意的。从高级干部到一般士兵,翻江过海,各显神通。据国外有关机构透露,至缅共瓦解的1989年,除党的“主席”德钦巴登顶未卷入鸦片交易外,所有高级干部均在从毒品交易中谋利。进入80年代中后期,东欧巨变,苏联也在动荡之中,面临解体。国际共运进入了最低潮。缅共内部的人心因此也进一步涣散。从中央到地方,从高层到基层,都在寻找今后的出路。

1989年,缅共内部发生了许多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原缅共东北军区副司令员彭家声在果敢发动了兵变,宣布脱离缅甸共产党。成立了“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党”和“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同时组建了“临时军事委员会”。彭家声出任主席和同盟军总司令。他也是缅共高级干部中第一个竖起反旗的人。通过和政府达成协议,果敢成为缅甸掸帮的第一特区,拥有自己的武装并享有高度的地区自治权。

掸邦三大特区对中国经济文化非常依赖

走进战前的果敢老街,满街的汉字和云南方言会让人感觉这里仿佛就是中国云南的一个小镇。掸邦的四个特区,除了克钦第三特区,其它三个特区的政治制度与中国极为相似,如县级官员有县长、县委书记等,汉语是通用语言,人民币是主要流通货币。三地的经济文化同中国云南联系较为密切,对中国的经济文化非常依赖。当地的手机信号也是中国的网络,座机更是云南的区号。虽然街上时时闪现荷枪实弹的军人身影,但街上的人们却在充分享受着和平带来的美好安宁。

(2004年采访画面)

记者:整个特区有多少驻军?加起来有没有一万人?

同盟军参谋长字三:不到,几千人还是有。在目前阶段来说,应该说我们对国家和政府比较了解,他们对我们同盟军的存在也比较了解,我们对他们也很相信,他们对我们这个政权和军队的存在也很放心,没有政治上和其它利益方面的根本冲突。

凤凰专访彭家声:当年打仗为了民族安定

解说:在演练中,特区主席彭家声来到了现场。此前,凤凰卫视一直试图和他联系,但听说他忙于“311”的庆典活动,几经周折摄制组终于见到了这位果敢王。

彭家声:同志们,稍息。我们是有仁有义有道德的部队,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军队,我们是保护地方人民的军队,我们果敢民族的子弟,就是要为我们果敢民族的事业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情。

解说:当年72岁的彭家声仍然主持着果敢的军政事务,平常他就在家办公,据说大到财政收支小到夫妻吵架的事情都由他处理。由于在解决缅甸民族纷争问题上起到的作用,彭家声在果敢地区有着特殊的地位。彭家声少年时代就加入了果敢土司的地方武装,从此开始了戎马生涯。1965年他成立了果敢人民军,1989年他又带领军队脱离了缅共,他说已经厌倦了战争生活,

彭家声:这个就是我在缅共当副司令的时候,这个是中国访问组的一个参谋长,这个是我的电台台长。这大概是三十岁,你看还像不像我?

记者:像。还记不记得年轻时候打仗参加革命,那会的目标和理想是什么?

彭家声:就是为了民族的存在和和平安定,别的没有什么。

记者:现在你觉得这个理想实现了吗?

彭家声:现在实现了,但是能不能巩固就不知道了。现在已经和平了,要说不发展,我们也有所发展,你要说不安定,我们也安定了,但是现在我们大家都在抬着枪,这个后果是什么还不好设想。如果不处理好,搞大缅族主义,政府说你们是一伙土匪,要剿灭你,那枪马上就响起来了,劈劈啪啪,到处都响。

卢琛:5年前彭家声对局势的预测不幸言中,最近大家在热炒,说缅甸军政府这次大动干戈,主要是为了2010年的大选,同时达到收编地区军队进行整合的目的。但根据客观分析,事情没有这样简单。第一,第一特区人口20余万人,不足以对大选构成多大的威胁。至于收编军队,确实是缅甸军政府一直的心病,但它也不敢贸然行事,因为一旦打出这个旗号,必然导致地区军阀的联合,甚至爆发内战,这是军政府所不想看见的,也是与邻为伴的中国所不想看见的。还有关键的一点,果敢同盟军内部近来爆发内斗,同盟军副司令白所成等人投靠缅甸军政府,希望推翻彭家声,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军阀割据的特区是否会永远退出缅甸的历史舞台?下节回来让我们转向缅甸政府军大兵压境的第二特区,佤帮

专家称果敢势力消失或形成兔死狐悲效应

卢琛:9月1日,凤凰卫视的一条战地消息几乎被全球各大新闻媒体引用,那就是就在果敢枪声平息之后,前方又发生了新的变化。缅甸掸邦第二特区佤邦内部9月1日透露,缅甸政府军正部署大量军队从缅甸鼎东方向向佤邦进发,其中包括了二十多辆坦克。缅甸事务分析家马蒂森认为果敢地方军事势力的消失,正在形成兔死狐悲的连锁反应,他说:“这可能是爆发点,令其他几个少数民族武装组织加入公开冲突。”而缅甸的第二特区佤邦成为下一个政府军的攻击目标。

解说:自从八八事变果敢形势紧张以来,和果敢相邻的佤邦局势也一度紧张,并且政府军与佤邦的独立武装也一度展开对峙。9月1日这一地区出现缅甸政府军二十余辆坦克,据佤邦内部人士说,这是一个新的动作。目前缅甸的第四特区通往佤邦的道路已经全部截断了。而且佤邦得到这一消息后,已经下了紧急命令。派了几千人向鼎东方向进发,并且联合第四特区做积极的应战准备。现在佤邦的形势正逐渐趋于紧张,如果要爆发战事的话,地点很有可能在鼎东地区。

佤邦联合军副总司令赵忠丹:政府军最近向佤邦边境方向增兵以后,大概占我们这个方向的80%,在我们的富邦、班龙、邦果、抽水一线,它将近布置了一个师。在我们猛象方向,从萨尔温江那个桥以南一直到我们和缅甸的接合部,它布置可能大概有两个营。这个驻守的部队是属于腊戌军区的部队。

佤帮主席鲍有祥全家曾遭国民党残部追杀

解说: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是果敢,第二特区是佤邦。佤帮有南、北两块地区组成。北面地区位于缅甸东北部,东北面与中国云南接壤。北面与缅甸第一特区果敢相连。南面与缅甸掸邦第四特区相邻。

佤邦联合军总司令鲍有祥:来一个撂倒一个,来两个撂倒两个,我的老百姓完全有能力保卫自己的地方。

解说:鲍有祥,现任佤邦政府主席、佤邦联合军总司令。作为缅甸乃至金三角最大武装割据势力的首脑,鲍有祥一直被外界蒙上神秘的光环,美国政府称他是“继拉登、萨达姆之后第三个需要军事打击的组织首脑”,《时代》周刊称他是“毒品王国的君王”。

佤邦面积3万平方公里,人口60万,其中70%为佤族,成立有佤邦联合党和联合军,其中鲍有祥部队兵力1。5万,辖214、417、418、420、525师,两个独立团和一个中央警卫团,加上其他武装,总兵力超过两万,是四个特区中面积最大、兵力最多的。在历史上,佤军的向背往往成为局势的关键。

佤邦联合军总司令鲍有祥:我们只是要求成为一个自治地区,缅甸是一个联邦共和国,我们佤邦希望也成为一个邦,这样,政治上是要求成为民主自治地区,我们不会闹什么独立。

解说:鲍有祥,佤族头人的儿子,1959年出生于中缅边界的佤族山寨,因为其父亲共,导致全家被国民党残军追杀多年。鲍有祥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长大,16岁,鲍有祥组织了4个人的游击队。那个时候,佤族仍然相信猎取敌人的头颅,可以增加武士的威力。

佤邦联合军总司令鲍有祥:我们牺牲了两个同志,最后被他们砍了头,砍完了头就想跑掉。第二次我就在邦桑领着部队一个连,我就把他们堵住,我砍了他们十二个人的头,我就写了一个标语,从此开始,谁砍我部队里的一个头,我就砍他一百个一千个,你砍我两个头,我砍你一万两万个头。结果他们不砍了,我们也不砍了,就是要针锋相对。

解说:1969年,20岁的鲍有祥联合其他佤族游击队加入缅共,此后佤兵一直是缅共最能征战的军人。1989年年缅共在彭家声发动兵变面临危机之时。时任缅共人民军中部军区副司令的鲍友祥率中部军区全体官兵响应,包围了缅共中央所在地邦桑,扣押了缅共主席德钦巴登顶及其它中央领导人,导致缅共解体。

鲍有祥:所以我说,请缅甸共产党来领导的是我,把缅甸共产党赶出去的也是我,是什么原因?那个时候我需要你们,是需要,我地方的经济要发展,老百姓要有饭吃,那么我跟缅甸共产党从69年一直干到89年,干了二十年了,看不出他们搞出什么能使佤邦的经济发展,看不出,所以你们这帮老倌休息吧,请你们回去。

解说:上世纪60至70年代间,被称为“毒品王国”的“金三角”地区,先后经历了“罗星汉时代”和“坤沙时代”。大毒枭坤沙将鸦片深加工,做出能换来更多利润的海洛因,从而让“金三角”进入鼎盛期。在残酷的厮杀和毒品利润的刺激下,鲍有祥和他的队伍迅速壮大,并协助缅甸政府军消灭了坤沙率武装势力,得到了坤沙原有的所有地盘,成为“金三角”名符其实的“新霸主”。

鲍有祥:毒枭是什么我们也晓不得,我们晓得是老百姓要生存,他就要种鸦片。我没有在的时候,人家就种过了,但是我有责任有义务为了我们民族的生存,我就要下这个决心,把它摘除掉。

如果说他种的鸦片,他赚了别人的钱,我还没有意见,就是他吸,吸了以后从他自己就被毒害了,就是一种慢性自杀。但是那个细菌已经在他身上,又传到他的后一代人。我看见的有三代人,他爸爸抽大烟的人,儿子又抽,儿子抽了,孙子又抽,就这么毒下去,所以我们下了决心。

我总结了英国人留下一百多年的历史,五十年以前的我不知道,但是我这一把年纪当中,我好好的总结了。越种越穷,我看到这是关系到我们民族生死存亡的问题,所以我就下了这个决心。

解说:15年前佤联军向世界媒体宣称,2005年的春天,佤邦境内将收割最后一季罂粟,从此全面禁毒,不种植、不交易、不加工。

佤邦中央政治局会议,除了被美国认定为全球十二大毒枭之一、悬赏200万美元通缉的佤联军南部军区司令魏学钢以外,佤帮的所有重量级人物今天都到齐了。据说这次政治局会议将针对2005年的禁毒,做出若干重要的决定。

鲍有祥:该拿的全把他拿掉,该杀的要杀他一个两个,杀掉他几个,我觉得不这样没有办法,该杀的就杀,我就这么主张,杀几个猴子看,杀一儆百。

解说: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佤邦土地上罂粟种植面积逐年递减。同时替代种植的经济作物一天天增多。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佤邦地区种植橡胶已多达60多万亩,种植甘蔗、橘子、茶叶将近28万亩,基本形成了多种经营、协调发展的局面。而烟农也成功转型为胶农、茶农、果农,摆脱了鸦片控制的当地民众,初次享受到了甜美的收获。

鲍有祥:生活还是要靠自己来努力的,我们作为政府,我们只能用自己的思路,用自己的办法来转告他们,来组织他们寻找他们生活的富路。

卢琛:按国际禁毒机构的说法,从1996年起,“金三角”地区的毒品数量非但没有因坤沙集团的覆灭而减少,反而不断增加,佤邦一度占据“金三角”60%以上的毒品产量。此外,佤邦还出现了一种新的毒品种类–冰毒。一时间,“金三角新毒王”的帽子理所当然地扣到了鲍有祥的头上。为此,美国联邦机构悬赏300万美元要他的人头。

但是同果敢的彭家声一样,在2000年的一天,鲍有祥对外界宣布说:“如果到2005年,你还能在我这里发现一株罂粟的话,我愿意人头落地!”

而如今的佤帮,罂粟不见了踪影,处处可见老百姓发自内心的微笑。然而骁勇善战的鲍有祥,还能带领佤帮的子民们,保卫自己的家园吗?我们拭目以待。

卢琛:从缅甸果敢军阀彭家声的结局不难看出,缅甸政府军仍将通过扶植小军阀的方式,以尽量小的代价,进一步削弱地方军阀的力量,更深地插手控制地区事务。在错综复杂的果敢乱局中,果敢军阀彭家声显然已经失去了军事优势,而他的副手白所成投靠政府军更是导致了地区政治优势丧失殆尽。小军阀的内斗,导致军政府成了最大的赢家。从地区角度,乐观地看,在果敢地区,也许能保住特区的称号,但军队的收编整合已指日可待;从悲观的角度来看,投靠政府军的军事将领将成为一段时间地区名义上的行政长官,但他也永久的失去军阀所拥有的优势了。分析人士认为,缅甸军队下一步的打击目标将是其他停火组织。泰国清迈大学的缅甸问题专家说:“这对克钦族和佤族等停火组织来说不是个好兆头。”

解说:显然在丛林中,战斗并没有象大家想象的那样已经归于平静,对缅甸掸邦特区的军事势力来说,战斗不可能结束。

掸邦特区军事将领:整个掸邦少数民族都被夹在其中,如果这是军队之间的战争,那是可以的,我可以打。可他们屠杀百姓,烧毁百姓的房子,这些平民都是无辜的,他们是无罪的。东盟和联合国应该多办好事帮助平民,这是我的要求。

佤帮联合军副总司令赵忠丹:只有双方大多数的部队90%的兵力都撤掉,我们觉才有安全感。

解说:一方面军事抵抗仍在继续,而另一方面缅甸四个特区已通过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美国缅甸运动”组织发表声明,在声明中称,缅甸政府正假借“根除非法毒品走私”的幌子威胁他们。这些组织承诺提供支援,鼓励与政府对话,不支持分离或者独立运动。但是停火组织也不愿意加入缅甸边境安全部队,因为那样将大大减少他们的自治权,他们担心这种让步最后不能得到缅甸政府承诺的政治补偿。

解说:掸邦流亡泰国的媒体“掸邦先驱新闻社”社长坤塞说:停火组织已经被政府军包围,因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最后只能奋战到底或者投降。他透漏中国政府已经要求停火组织不要向缅甸政府军开枪,因为他们不想看到中国边境地区发生冲突。“

云南省公安厅长孟苏铁:27日以来,缅甸果敢地区发生了武装冲突,导致3万余名边民涌入我境,缅方3发炮弹摄入我境,造成我边民1死两伤,同时另有14名中国边民在境外躲避战火中伤亡,其中1死13伤。

解说:中国一直试图在缅甸政府与交战的国内少数民族武装之间保持平衡,因为交战地区受中国影响很深,那里除有大批汉族人外,还有许多中国公司在那里经营能源、建筑、木材、宝石等贸易。中国政府执行的是不干涉内政方针,尤其在人权问题上。需要说明的是,果敢问题属于缅甸内政,早前,中国媒体援引中国前驻缅甸大使程瑞声的话说,缅甸难民问题对中国很棘手,但毕竟只是”局部问题“,不会影响中缅关系大局,果敢地区的战事是缅甸内政,”中国不会出兵“。

但8月29日,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在成都军区国防动员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引起外界强烈关注,他说,西南是国家的重要战略方向,地位十分重要,军事斗争准备任务繁重。外媒揣测这一次梁光烈的视察带有非常明显的针对意味。目击者说,云南的边防部队已经加强戒备并有大量的军车向中缅边境开进。官方《环球时报》的报道说,中国政府已下令加强边境地区的安全措施。也就是说,目前中国还是有所防范。

军事专家马鼎盛:从长线来看,冷战结束以后,特别是苏联瓦解了以后,中国3北的压力就减轻了,北兵南移,包括这个东北、西北和华北的兵,要向东南和西南移。西南本身就有一个加强国防建设,就是现在所讲的国防重点。

卢琛:路透社分析认为,目前渴望获得能源的中国正在修建途经缅甸的输油和输气管道,以便日后向云南省提供油气。进而减轻中国石油行业向中国西南部输送油气的压力。而现在中国最为担忧的就是缅甸的稳定问题。这次大量难民进入中国、炮击边境地区并造成平民伤亡,显然引起了北京的警惕。缅甸军方的这次进攻行动也证实了最近的一系列猜测,有人说缅甸要让自己强硬起来,尤其对待中国,也有人说缅甸是第二个朝鲜,尽管中国被认为是缅甸这个与世隔绝的政权在国际上最重要的支持者,但是近几个月来。据说缅甸军政府对北京不支持其解除叛乱组织武装的做法感到失望。

解说:另一方面,缅甸军政府近期与美国的互动也颇令人关注,缅甸国家电台8月15日报道说,缅甸军政府领导人丹瑞大将当天在首都会见了美国参议员吉姆·韦伯。韦伯现任美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小组委员会主席,他是近10年来第一位访问缅甸的美国议员,也是和缅甸军政府首脑丹瑞将军会面的第一位高级美国官员。韦伯办公室当天发表声明说,因私自潜入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住宅大院而被缅甸法院判刑的美国公民耶托将被释放。国际舆论认为,在”救人“的表象之下,韦伯的这次访问承载了更多的政治内涵,标志着美国政府的对缅政策开始由封锁和制裁转向接触和对话。

韦伯15日下午还在缅甸仰光与被软禁的昂山素姬举行了会面。韦伯访问期间提出,美国人民对这一地区心怀好感,再次强调,国务卿希拉里也再次强调,这一地区对于美国至为重要。他表示美国应当更明确地维护这些区域的主权,并不一定是指在军事上,而是指外交立场、国家立场,要做一支制衡力量、在该地区制衡中国的力量。

国际问题专家许利平:美国的因素是非常微妙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件事情的发生的这个时间点,正是在美国参议员访问缅甸不久,是否美国的参议员和缅甸军政府有某种默契,这个东西我们不得而知,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们知道奥巴马新政府上台以后,他推行的一种外交政策叫做”软实力“,就是他通过这种策略来不战而屈人之兵,来通过这个软实力来推行它的政策。

解说:一些美国媒体认为,韦伯与缅甸领导人丹瑞大将的会面将成为美缅关系史上的”重大事件“。在过去的10多年中,美国一直拒绝向缅甸派驻大使,而吉姆·韦伯的访问表明美国对缅政策出现软化迹象。事实上,自从奥巴马上任之后,美国在缅甸外交政策上的松动已经有所显现。有分析指出,能源是美国政府改变对缅甸政策的重要原因。缅甸的海上油气资源丰富,其陆地和近海的已探明石油储量达30多亿桶,天然气储量达1。4万立方米。近年来,法国、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都瞄上了缅甸丰富的油气资源,争相开采这里的”黑金“。

另外,美缅关系的缓和也有助于奥巴马政府加强在东南亚地区的存在,以抗衡中国在这一地区不断提升的影响力。美国一直对中国在缅甸的影响力”高度关注“。早在今年7月,韦伯就在美国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上表示,过去几年,在美国由于缅甸糟糕的人权记录而孤立这个国家的时候,中国对这个国家的影响力已经直线上升。此次,美国一改布什政府奉行的强硬政策,主动同缅甸政府展开对话,背后有着长远的战略考虑。

卢琛:缅甸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姬被软禁,对缅甸军政府和美国来说都是如鲠在喉,但是美国参议员韦伯这一次戏剧性地带走潜入昂山素姬湖边住宅的美国人耶托,有分析认为这是缅甸军政府在投石问路,借此要试探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今年7月份在东盟会议高呼”美国回来了“以及美国签署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究竟会带给缅甸多大好处?缅甸正游走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投机取巧左右逢源。而恰恰在这个微妙的时机又出手围剿地方军阀,其深层动机值得深思。

卢琛:在外界的印象中,缅甸除了有数不清的佛塔,还有毒品、赌场、枪支和宝石,这些相互矛盾、冲突的元素,也反映出缅甸这个国家复杂而真实的一面。”特区和军阀“这两个英国殖民时期留下的后患,也是缅甸一道特殊的历史符号。2008年5月,缅甸全民公决通过了新宪法,实行总统制,三军总司令为各种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军队将继续在国家民族政治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不允许外国在缅甸驻军。缅甸已经宣布2010年举行多党制大选。有可靠消息说,缅甸政府正在与已经实现和解的少数民族武装组织商谈把他们的地方武装改编为国防军领导下的边防部队。但是战争还是和谈,才是最终让地方割据军阀妥协让步的出路,现在仍然是一团迷雾。也许可以预见的是,特区与军阀将随着缅甸的改变而渐渐退出政治舞台。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