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缅甸金三角2: 全球通缉毒王鲍有祥以人头担保佤邦禁毒

0
344

关注亚洲,金三角,佤邦,鲍有祥,之二,全球通缉,毒王,鲍有祥,以人头,担保,佤邦,禁毒

来源:风凰卫视

全球通缉毒王鲍有祥 意外以人头担保佤邦全面禁毒

核心提示:金三角军事实力最强大的佤邦联合军被西方媒体称作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武装贩毒集团”,它的八位领导人至今都被美国列入全球通缉的黑名单当中。其中,佤邦联合军总司令鲍有祥被美国《时代》周刊称为是“毒品王国的君主”,称其为继拉登、萨达姆之后,第三位需要军事打击的恐怖组织首领。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鲍有祥却意外地对外宣布他用人头来担保,在佤邦全面禁种罂粟。但2005年,全面禁种罂粟之后的佤邦却陷入了新的困局。

凤凰卫视2月3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佤邦联合军正规军超3万 训练严酷不输世界其他军队

陈晓楠(主持人):金三角军事实力最强大的佤邦联合军被西方媒体称作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武装贩毒集团”,它的八位领导人至今都被美国列入全球通缉的黑名单当中。其中,佤邦联合军总司令鲍有祥被美国《时代》周刊称为是“毒品王国的君主”,称其为继拉登、萨达姆之后,第三位需要军事打击的恐怖组织首领。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鲍有祥却意外地对外宣布他用人头来担保,在佤邦全面禁种罂粟。但2005年,全面禁种罂粟之后的佤邦却陷入了新的困局。

解说:佤邦被被认为是金三角最富有传奇色彩的地方,主要居住着约40万的佤族。它由南佤、北佤两个地区组成,其中北佤与中国接壤,南佤与泰国接壤。

视频片段: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向着太阳,想着自由,向着新佤邦,放出万丈光芒。

解说:佤邦联合军是金三角军事实力最强大的民族武装,最擅长山地作战。正规军有3万余人,在家务农的民兵约有1万人。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尽管训练场十分简陋,但队列、体能、战术训练一样不少,其训练的严酷性丝毫不逊色于世界上的任何一支军队。

解说:2012年7月,金三角腹地又起纷争。当时为了争夺水源控制权,掸邦军封锁边界,扣押了60名佤邦南部农场的工人,并向佤连军索要1000万人民币赎金。佤邦南部171军区则限期掸邦军在一周内释放扣押的工人,否则将在佤邦防区内实施交通封锁。若发现掸邦军军人进入防区,一律开枪射杀。在佤联军的强大压力之下,掸邦军释放了人质。

鲍有宇(佤邦联合党副总书记):我们这个问题,因为那个地方不是我们白白去占的,我们是打下来的,也得到政府的认可叫我们来建的。

解说:佤邦的南部约有1.3万平方公里,在泰缅边境一线与约瑟领导的掸邦军、缅甸政府军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掸邦军与佤连军都是缅甸的民族地方武装,不同的是,掸邦军属于未停战的反政府武装,而佤联军在1989年跟缅甸政府已经签订和平协议。2011年12月2日,掸邦军与缅政府签订临时停火协议之后,为了在缅泰边境取得优先控制权,开始在其管辖区大兴土木,进行圈地运动。这一行动,直接威胁到了佤联军的利益。

汪青(记者):南部地区,约瑟向政府提出与你们共管,你们的看法如何?

鲍有宇:不得,也不可能。因为我们是拿人头来换的,约瑟是我们手中败将。如果让约瑟来与我们共管,那么我们重新再打一回。

解说:佤联军与掸邦军的矛盾非一日之寒,从坤沙时代就埋下了祸根。掸邦军首领约瑟也多次宣称与佤联军的矛盾主要是因为禁毒而引发,但究其根本原因还是争地盘、斗势力的结果。事实上,佤联军的发展史正是坤沙蒙泰军的衰落史。在20世纪40到50年代,佤邦还是一个部落混战的氏族社会。从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缅甸共产党进入缅北开辟革命根据地时,佤族头领之子鲍有祥率领一批佤族力量加入了缅共人民军。

全球“毒品王国君主”鲍有祥 20岁参加缅共 成军区副总司令

汪青:你参加缅共的时候是多大?

鲍有祥(佤邦特区主席):1969年,已经是20岁。

汪青:你那时候认为的社会主义的含义是什么?

鲍有祥:当初马来西亚共产党、泰国共产党、越南共产党、印度尼西亚共产党、缅甸共产党,有五六个共产党,跟中国共产党合作。那个时候,毛泽东也支援世界革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认识了缅甸共产党,请缅甸共产党来领导我们。

解说:鲍有祥参加缅共时,缅共在东北和西南山区已经开辟了9块革命根据地,武装力量共有4万多人。随后,鲍有祥在缅共队伍中从昆马的一位营长干起,到1989年佤邦脱离缅共之前,他已经成为缅共人民军中东北军区副总司令。

汪青:那为什么后来想到脱离缅共?

鲍有祥:因为你跟他干了二十多年了,人都要灭亡了,还说怎么解放全缅甸,你们解放全缅甸,连裤子都买不起穿,不要干了。

解说:1988年以后,缅甸军政府开始推行积极的民族和解政策,先后有17支反政府武装与政府和解。1989年4月17日,佤邦宣布脱离缅共,组建了佤邦联合党和佤邦联合军,被缅甸政府命名为掸邦东部第二特区,鲍有祥成为第二特区主席兼佤邦联合军总司令。然而,板凳还没坐热,毒品大王坤沙就杀过来了。面对日渐壮大的佤邦联合军,坤沙明显感觉到了威胁。

鲍有祥:当年我脱离缅共,他想趁虚而入,他想把我们的部队消灭掉,他曾经将我们部队两个区,两个区4万人在的地方全部占领掉。当初,1989年4月17日,我们脱离缅共。他5月8日就向我们地区发动进攻,我无办法对付他了,我们正在稳定军心,安定民心的时候,他乘虚而入。所以我就不服气嘛,1990年我就决定开始向他自卫还击,属于自卫还击。

解说:为了争夺土地控制权,佤邦联合军与坤沙领导的蒙泰军打了三年的游击战。1993年,当坤沙宣布掸邦独立,被激怒的缅甸政府又开始联合佤联军给坤沙沉重的打击,这场战争一打又是三年。1996年1月,坤沙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率领1万蒙泰军向缅甸政府军正式投降。与坤沙军不同,脱离缅共之后的佤联军不再反对缅甸政府,而成为缅甸政府的一支边防部队,继续屯守在泰缅边境,并迅速填补了坤沙军留出的空白。

汪青:你们这种wa state和坤沙建立的掸国是不一样的?

鲍有祥:不一样,坤沙好像是1993年他宣布要成立掸邦共和国,他就和缅甸是分开了。我们不是分裂国家,我们的主张是在国家统一领导下,高度自治地区。

汪青:那你对坤沙这个人怎么看?

鲍有祥:我们和他的想法不同,因为我们是代表着一个民族来治理这个佤邦。他是生意人,他像水一样的流着,我们是石头,我们是搬不走的。

金三角鸦片总产达3000吨 百分之六十来自佤邦

解说:坤沙军投降政府之后,金三角的毒品不减反增。2001年,金三角年产鸦片2500吨,缅甸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鸦片生产国。美国911事件之后,金三角鸦片总产量达到3000多吨,其中60%的鸦片产量来自佤邦。

孙大虹(原中国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这次美国、英国出兵打阿富汗,布莱尔首相就说就是因为在美国、英国的市场上百分之七十到八十的毒品来自阿富汗。所以他出兵打阿富汗,那么理由很简单。所以为什么有些国家把毒品作为恐怖主义来看待。他说毒品就是为恐怖主义提供经费的,毒品就是最隐蔽最危险的。

解说:2002年3月18日,根据《泰国曼谷邮报》报道,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兰德·比尔和反恐特使弗朗西斯·泰勒在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第一次指称,佤邦联合军是一个与全世界毒品贸易有关联的恐怖主义组织,但是佤邦人显然很不喜欢这一说法。

鲍有祥:我们凭什么去当恐怖,不要说造原子弹、造炮弹、造枪,连人家玩的那些炮仗我们都不会造,凭什么说是恐怖。至少得有条件,它要有那些爆炸,这样,那样,我们连抽一支烟,用的牙签都要去中国买来,我们凭什么去搞这些,这是误会。

解说:可是外界并不这样认为。2002年,佤邦联合军以全世界最大最危险的贩毒武装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鲍有祥则被称为毒品王国的君主。面对国内外的压力,这个所谓的君主却一直在寻找新途径,如何治理佤邦,实现佤邦的转型,比任何事情更令他操心。

鲍有祥:那么我们经济情况从1995年开始好转,因为我们发现了矿脉。发现了锡矿矿脉以后,哦,我说谢天谢地了,我要禁种禁毒。

解说:鲍有祥曾经公开地表示,用自己的人头担保,在2005年让佤邦全面禁种罂粟。为了实现这一承诺,佤邦从1999年开始实施了一项大规模的移民计划,即从北佤搬迁10万烟农到南佤平原。这项计划长达五年,并得到了缅甸政府的认可。因为佤邦从事农业的人口占90%以上,南佤土地肥沃,比处在高山地带的北佤更适合种粮食,这让烟农能够彻底摆脱对鸦片种植的依赖。

觉登(原缅甸国家禁毒局办公室主任):2005年,这里要禁种罂粟,我们有信心来面对我们的承诺,我们也将投入更多的力量来力争达到这个目的。

解说:2002年5月20日,美国、泰国和新加坡等国在泰北第三军区联合举行代号为金色眼镜蛇行动的大规模军事演习。这时,约瑟领导的掸邦军却趁机攻占了缅甸政府军在泰缅边境上的12个阵地。

鲍有祥:当初那个战斗是直接威胁着我南迁的老百姓,我不是从这边南迁了6万多老百姓下去讨生活,去种田种地嘛。为了保护我的老百姓的安全,我就派部队下去,打了这个仗。

解说:2005年5月22日,缅甸政府军联合佤邦联合军向掸邦军发动军事打击,战期持续了一个多月。这次战争使关系紧张的泰缅两国陷入僵局,双方一度在边界分别部署了1万多兵力。这是二战以来泰缅两国采取的最大军事行动,缅方指责泰国卷入了缅甸边界冲突,支持约瑟反政府武装,泰国则对缅方的指责予以反驳。缅甸随后关闭了缅泰边界所有边界口岸,致使两国在边贸和旅游业等方面都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鲍有祥:原来,坤沙的一个残余部队他不愿意跟坤沙投降,他继续在缅泰边境搞他的军事力量。他威胁了一句话,他说这些佤族人来到缅泰边境,他去抢占我们傣族地方,将来这伙人在泰缅边境对你们泰国人的生存是有威胁的。所以泰国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就支持了他,帮助了他。

解说: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泰缅两国领导经济多次互访,关系才逐渐得以改善。2003年12月26日,缅甸首次派高级官员与泰国第3军军长泰国亲王昆赛在泰缅边界的主战场勐干地区进行了历史性的会晤。

国际对佤邦缺乏信任 联合国禁毒署与当地官员发生冲突

视频片段:我们以后要从这方面发展,排除我们缅甸和泰国的互相误会。过去的事情,过去掉了。

解说:这次会晤,双方在毒品问题上化解了一些误解,并就佤邦的移民计划取得共识。此后,佤邦的移民计划和替代经济项目顺利展开,金三角其他地区的烟农也闻风而至。

汪青:从哪里过来?

果敢移民:果敢来,来这里种大田。果敢土地少,没有法生活,来这些地方种大田,这田地多。

解说:一批又一批的烟农迁移到南部,他们开垦荒地,种植粮食,重建家园。

汪青:得什么病呢?

安邦医院医生:打摆子,就是疟疾。

解说:在金三角,疟疾是直接危害人们生命的疾病,虽然防治和控制疟疾的措施简单,而且价格相对低廉,但是这里每天都有人患上这种病。简陋的医院里,不仅缺少药品,更缺少医护人员。疾病,在这个没有任何国际医疗机构援助的地区蔓延,死亡人数已经高达2000人,外界却鲜有人知。无助的百姓只能听天由命,却又顽强地生活着,期待命运改变的那一天。

视频片段:拉多,拉多。

鲍有祥:我认为一个人只要他有信心,他有改变这个地区落后面貌的心,往这个方面斗争,好好地利用人民群众,好好地帮助发动人民群众,是可以改变的。

解说:然而国际社会对佤邦的领导人却缺乏信任,联合国禁毒署佤邦项目主管萨维亚·布瓦也常与佤邦官员因为禁毒问题而发生争执。

鲍有宇:移民达8万余人建设几十年 人民安居乐业后政府说我们不合法

解说:全面禁种罂粟之后,鲍有祥的理想是把毒品的金三角变成旅游的金三角,经济的金三角。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佤邦政府鼓励和发动单位和个人试种经济作物。如今,佤邦的橡胶种植已高达200多万亩,成为替代种植的一个支柱产业。

鲍有宇:1997年以后,我们就开始慢慢地靠种橡胶,把烟农改为胶农,到今天为止,将来也是这样。

解说:预计在2015年之后,佤邦种植的橡胶即将开始大面积的开采和加工。佤邦政府预计能够解决20到30万人的温饱,从而让老百姓彻底摆脱了过去对罂粟种植的依赖。然而,现实并没有人们想像的那么乐观。

赵国安(佤邦对外联络部部长):现在我们橡胶种植面临的问题主要是两个,一个是原料进不来,另外一个是产品出不去。

佤邦橡胶厂工人:我们每年要生产2000多吨的干胶,但是现在的最大的困难就是因为没有指标,拉不出去,就积压在仓库里面。

解说:过去大部分鸦片主要通过马帮运往边界,而现在要发展替代经济,就必须解决基础设施薄弱,交通落后的现状。

罗尼恩(佤邦建设部办公室主任):以前鲍总跟佤邦政府都提出来了,若要富先修路。

李岩最(佤邦南坎屋区区长):以前用马驮,牛驮,现在很方便了,用摩托,用车,现在老百姓很高兴。

解说:如今佤邦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佤邦首府邦康,佤邦人开始建造高楼,希望改变过去佤族人只住茅草屋的历史。英国无国界卫生组织从2001年也开始在佤邦开展项目,并先后在4个区建立了贫困医疗救助基金试点。

董加强(英国无国界卫生组织佤邦项目主任):我们项目刚进来的时候,在我们的所有的项目地区只有三家卫生机构,26个工作人员。对于边远的老百姓来说,根本没有见过医生。

解说:现在山区老百姓不再把鸦片当成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生病时会自觉地走进乡村卫生院。佤邦也拥有了31所医院,44所卫生所,建立了基本的医疗服务网络。

鲍有祥:现在只要说是不再有人干扰的话,基本上我们是按照我们的计划,当然虽然土地是狭窄一点,土地又不肥沃,按照我们制定的计划还是行得通的。

解说:正当佤邦的和平发展计划慢慢地走入正规,却又陷入了军队改编的困境。2009年4月,缅甸政府根据《2008年宪法》的规定,要求各个民族武装交出兵权,并不断下达最后通牒,这让佤联军不得不面临新的选择。

肖明亮(佤邦特区副主席):这个部队改编了以后,在国防部的统一领导之下,我们这个地方部队应该由我们,还是由我们来主导,由我们来领导。

解说:《2008年宪法》确定了佤邦、勐拉、克钦101、果敢、钦等六个民族地区享有自治权。其中佤邦被划为掸邦的一个自治区,相当于中国的地级市,可是佤邦想建立的是一个不受制于掸邦管理的自治州。

约瑟(掸邦军领导人):他们想建立佤邦必须得到我们掸邦人民的同意,只有我们同意了,他们才有权利。

解说:早在1989年,缅甸政府将佤邦的行政名称定为掸邦东部第二特区,由于属掸邦管辖下的特区,因此佤邦人在任何场合都不承认是掸邦特区,而称自己为佤邦特区。佤族与掸族难以调和的矛盾成为一道历史的疤痕,一直延续到今天。而作为金三角实力最强大的佤邦联合军显然不会屈尊于掸邦军的地位之下,更何况掸邦军的始祖坤沙军还是其手下败将。但是,如今的缅甸政府的要求与掸邦军的想法也如出一辙,要求佤邦撤离南部以及北部的勐波、勐片地区。

鲍有宇:当时合法,现在又不合法,那么我们已经建设了几十年了,移民下去了8万人,也给他们安居了,倒反,他们说不合法。

解说:当年,缅甸政府军借助佤联军的力量消灭了坤沙军,后又经常派佤联军到前线与掸邦军作战。生性耿直的佤族人认为这是过河拆桥的做法,他们坚持用武器保和平,并与其他民族地方武装重新达成联盟。2009年3月,佤邦联合军与果敢、勐拉、克钦101、北掸邦军等八支民族地方武装重组了缅甸和平民主发展阵线,佤邦领导人鲍有祥出任联盟的总司令。6月,佤邦联合军与克钦独立军进行强强联合,签订并恢复了原缅共时代的统一战线的关系。

汪青:你们这个阵线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鲍有祥:在遇到军事上的压力的时候,互相支持。

解说:缅甸政府一直在致力于国家统一,并希望最终能收复各少数民族的地方武装。但是面对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意识形态之争,民族权益和土地资源之争,民族和解目前还没有找到一个万全之策。

陈晓楠:掸邦军想建立一个由掸族领导的掸联邦,而佤邦军想建立的是脱离掸邦的佤族自治州,但是缅甸政府要求双方先放下武器,然后再进行政治和谈。在金三角地区像这样的三方诉求或者多边冲突举不胜举,谁将是这场世纪纷争之后的最大赢家呢?一切都还没有定数。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