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谁是习近平政治倒退的同盟军?

0
444

张杰,习近平,政治倒退,同盟军

原文标题:谁是习近平政治倒退的同盟军?兼与颜纯钩先生商榷

https://news.creaders.net/china/2021/12/23/2433206.html

张杰评论文章:颜纯钩先生是我尊敬的资深媒体人,近日看到他的文章《风向突变,习近平会鞠躬下台吗?》。严先生在文章指出:“习近平大权独揽,实行对外扩张与对内封闭的极左政策,都不是他一人的主意,是得到党内授权的。

习近平上台后,内政外交一团遭,为何没有党内势力出面制止?分明如此胡搞大大损伤中共利益和实力,为什么还容忍他一直胡搞下去?习近平的权力真的大到一手遮天了吗?

如果习近平一手遮天,那当下的风向变就无法解释。以习近平的偏执性格,他是要一意孤行到底的,否则如果有纠偏能力,也早就纠偏了。习近平的错误路线之所以坚持这么久,不只是习近平的偏执,而是在他的偏执后面,有中共政治老人的鼓励,有全党的背书。

国进民退不是习近平的发明,是胡锦涛手上就开始的,证明韬光养晦差不多了,要重回社会主义道路。韬光养晦不是脱胎换骨,而是蛰伏待机,习近平修改宪法争取连任,也不是他一人说了算,是得到党内支持的。

对外的战狼外交,一再碰壁一再不收手,不只是基于习近平的偏执,而是强硬的外交路线早就是党内高层共识,共识在先,要纠正就很难,因为又要取得新的共识。

江泽民、曾庆红、朱鎔基、李瑞环、胡锦涛、温家宝等一大串退休国家领导人,不可能一退休就风花雪月去,习近平在他们面前不能颐指气使,元老们意见可以不同,但利益高度一致。

因此,不是习近平上台,以一人之力阻绝改革开放,而是中共内部有共识,韬光养晦够了,羽翼丰满了,有足够实力与西方争天下,把事情交给习近平去办,为让他办得更好,便授予更集中的权力,让他更无后顾之忧,更坚定彻底去执行。

大国策是政治老人定的,交习近平去执行,习近平把事情办坏了,不只是他的能力问题,更重要的是政治老人们定的大国策错了,因此要纠错,就等于政治老人自打嘴巴。中共毕竟是百年大党,能活到今天,始终都有绝境前醒觉的能力。危机当面,无法迴避,只有活路与死路两个选择,中共又到了选择的最后关头了。”

以上是严先生文章的主要内容。应该说严先生的质疑发人深省,的确,如果我们将中国今天的倒行逆施都算到习近平一人身上,是不公平和不客观的,中共和中国人都有责任。但我们能否认为,习近平的政治倒退得到了中共的共识,元老的支持和中共党员的拥护,习近平只是一个办事员呢?我的看法是否定的。我觉得严先生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源于对中共体制和中共官员的认识存在误解。现在,我尝试回答严先生的疑问。

第一,中共老人不是习近平的支持者

中共老人,如宋平、李瑞环、江泽民、朱镕基、曾庆红和温家宝等都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坚定支持者,都拥护中共长期执政。其中不乏温家宝这样主张政治体制改革的老人,当然他的目的并不是实现宪政民主。

但习近平上任后的极左政策显然是对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的否定,是对邓小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江泽民“闷声发大财”和胡锦涛“不折腾”的背叛。习近平谋求二十大上连任,打破邓小平的领导人限期制,当然不会得到江泽民、胡锦涛以及其他老人的支持。第三份历史决议尽管没有否定邓江胡,但习近平的地位显然已经超越了任何领导人,也不可能得到老人集团的支持。

严先生关于“大国策是政治老人定的,交习近平去执行”的判断没有看到习近平的政策实际上严重损害了老人集团的利益,这就是为什么温家宝在中共建党百年庆典上面容悲戚的原因。他既为自己的命运悲戚,也为中共的命运哀叹。

第二,中共官员不是习近平的支持者

中共官员是个大的群体,可以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们只能说大多数官员。我认为绝大多数官员是反对习近平的极左政策的,他们真实的心理是不关心中共领导人谁执政,也不急于政治体制改革,反感腐败但也乐享其成,认为经济发展是硬道理,厌恶政治运动。习近平想搞二次文革,想以党建为中心,在中共官员中并没有什么支持率。这也就是,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党领导一切和共同富裕并没有形成运动的原因。习近平的政策是靠压力推动的,而不是官员主动推行的,这与毛泽东时代有着本质区别。中共大多数官员实际上是躺平状态。可以说,习近平既没有取得民心,也没有取得官心,他像一只纸糊的灯笼悬在空中。看看美国大使馆门外长长的签证队伍;看看书店里宣扬普世价值的书籍,我们就会明白什么是人心所向。中国人一直是用脚投票的。我们应该坚信,尽管中国人有文化劣根性,但四十年改革开放的记忆难以抹去,他们在西方国家的所见所闻也不会忘记。中国人与世界其他的民族一样,拥护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权。我们应该承认,中共体制内的官员群体中也存在大量有真才实学和现代视野的人才。所以,中共官员不是习近平的支持者,相反是他的敌人。因为中共官员基本没有共产主义信仰,他们加入中共无非是要升官发财,谋求好的生活,与纳粹德国、前苏联和毛泽东时代中共党员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第三,习近平的复辟源于中国极权制度

我否定中共老人集团和中共官员甚至大多数老百姓对习近平倒行逆施的支持观点,但也要指出,中国的确存在希望中国天翻地覆的庞大群体。他们就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民众,极度的不公平使他们内心充满仇恨,但他们也不是习近平的同盟军,而是中南海最恐惧的力量。

习近平执政九年的确让中国政治倒退、经济衰败和国际孤立,这也绝不是习近平一个人或者习家军能够干的事。如何解释这一现象呢?我的看法就是中共极权主义制度使然。

毛泽东时代结束后,邓小平虽然否定了文革,但并没有改变中共的极权主义制度,并制定四项基本原则捍卫它。中国由此进入到后极权主义时代,也就是李慎之先生所言:“后极权主义就是极权主义的原始动力已经衰竭的时期。用苏联作家阿尔马里克的话来说,就是革命的‘总发条已经松了’的时期。权力者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前辈所拥有的原创力与严酷性。但是制度还是大体上照原样运转,靠惯性或惰性运转。权力者不能不比过去多讲一点法制,消费主义日趋盛行,腐败也愈益严重。不过社会仍然是同过去一样的冷漠,一样的非人性,‘权力中心仍然是真理的中心’。这个社会的最高原则是‘稳定’。而为了维持稳定,它赖以运转的基本条件仍然是:恐惧和慌言。弥漫的,无所不在的恐惧造成了弥漫的,无所不在的谎言。”

习近平要走的路,就是从邓小平后极权主义时代向毛泽东极权主义回归。要说清习近平时代与邓江胡时代的关系,我们打个比方。后极权主义时代的邓江胡要建造一艘海洋巨轮,目的是运输货物,但习近平将之改造成为航空母舰,目的是战争。我们不能说邓江胡也是处心积虑要发动战争。但邓江胡为习近平改造航空母舰提供了条件。尽管他们目的不同,但极权主义的本质没有改变,它贯穿于毛邓江胡和习时代。

正如一位分析人士所言:习近平的红色帝国道路显示了一个大国统治集团的知识水平是何等老旧,对世界大势的把握是多么的失之千里,对自己的自信是何等盲目,对未来目标的设计是何等的好大喜功,在重大历史转折关头是何等的自私自利。无论经济还是民心都已经支撑不了这个梦想的实现?红色帝国之路注定是走不通的,并且是极有可能给国家民族带来灾难的。

在习近平极权主义时代,习近平通过军队改编控制了军权,又通过设立若干个改革领导小组集中了政府权力,并通过反腐败整肃了百余万官员,从而成为中共历史上最有权力的领导人。他和他的习家军以及政治投机的官员正在改变中国,如对新疆维吾尔人种族灭绝,废止香港一国两制,武力恐吓台湾,战狼外交威胁世界秩序等。中国官员在躺平中行平庸之恶。习近平的政治倒退本质上是中共极权制度使然,但中国官员和中国人的奴性也制造了无数灾难。所以,我们也要说,中共官员和中国人在习近平的复辟中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但这并不能说,他们是习近平的拥护者,或者说习近平是他们的代言人。

综上所述,我不赞成严先生关于中共老人和中共官员鼓励和背书习近平政策的观点,但我知道严先生是善意的,他的质疑也是有意义的。中共集团和中国人对于中国的巨大政治倒退不仅富有责任,也是应该谴责。最后,让我们以严先生的文字结束今天的节目:最近党媒竟说出习近平“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那种重话,这句大话来头不妙,证明狂澜已到,大厦将倾。当中共国的社会主义优越性那支歌还未唱完,优越性已经不见了,当习近平的东升西降、平视世界、时与势都在我们一边言犹在耳,大话也再讲不下去了。本来以为我们这一代看不到中共国的终结了,现在看来,或许我们看得到。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