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国际小丑:“孔雀哥”贺建奎

0
228
He Jiankui, a Chinese researcher, speaks during the Human Genome Editing Conference in Hong Kong, Wednesday, Nov. 28, 2018. He made his first public comments about his claim to have helped make the world's first gene-edited babies. (AP Photo/Kin Cheung)

当代国际小丑,孔雀哥,贺建奎

编者:贺建奎是一位科学家,2018年11月28日,贺建奎在香港第二届基因编辑国际峰会上称,对“基因编辑婴儿”这项医学上的突破感到自豪。消息公布后该实验所涉及的伦理等问题立刻引发国内外科学界的质疑和谴责,如112位中国科学家针对此实验的联合声明中,称实验存在严重的生命伦理问题:“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来形容。”编者认为,作为科学家,贺建奎本身并没有错,错的是给他下指令,给他立项,给他经费搞研发的中共政权。如果没有国际舆论的遣责,也许他已经成了中共的王牌科学家。他当时是中共的“孔雀计划”引进的海外人才,编者给他就定义为“孔雀哥”贺建奎。

贺建奎生于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2002年毕业于新化一中284班。2006年本科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系,2010年获美国莱斯大学生物物理学博士学位,师从迈克尔·W·蒂姆。2011年至2012年在斯坦福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2012年经深圳市孔雀计划引进回国,就职于南方科技大学。 于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职(离职期:2018年2月至2021年1月,贺接受访问时称由于学校非常支持他的创业工作而批准其申请),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发生后,引发巨大争议。2019年1月21日广东省“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调查组公布初步调查的同日,校方主动解除其劳动合同关系。2012年7月在深圳创办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后陆续成为多家公司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 “千人计划”成员之一。

相关事件[编辑]

贺建奎宣布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

2018年11月26日人民网记者吕绍刚、陈育柱以《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为标题披露贺建奎宣布他的团队将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类受精卵并植入母亲子宫,“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消息公布后该实验所涉及的伦理等问题立刻引发国内外科学界的质疑和谴责,如112位中国科学家针对此实验的联合声明中,称实验存在严重的生命伦理问题:“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来形容。”“此项技术(CRISPR基因编辑技术)早就可以做,但是全球的生物医学科学家们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为脱靶的不确定其他巨大风险以及更重要的伦理。”“程序不正义和将来继续执行带来的对人类群体的潜在风险和危害是不可估量的。” 以致此事被媒体广泛称之为”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贺建奎本人也因此“一夜成名”。人民网将此前上述正面角度的报道删除,人民日报之后的社评则对贺建奎进行了严厉批评。

2018年11月28日,贺建奎在香港第二届基因编辑国际峰会上称,对“基因编辑婴儿”这项医学上的突破感到自豪。在峰会之后,南科大的校长陈十一与其会谈并询问了实验的详情并随后一同回到深圳,苹果日报、纽约时报声称贺建奎现已被校方“软禁”。

事件披露后的第3天即2018年11月29日,中国科技部要求暂停贺建奎的科研活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取消了贺建奎第十五届“中国青年科技奖”参评资格。

2018年12月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国家科技领导小组会议时特别提到“要严肃查处违背科研道德和伦理的不端行为”。这是党和国家领导人首次对此事作正式回应。 贺在风波发酵后在南科大的宾馆居住,人身受到“隔离”,楼下有人轮班看守,但仍能与外界保持电邮和电话联系。他原本的办公室则被屏蔽,大学同时对内部通知全部教员,不得就事件接受传媒访问,而中国传媒亦收到禁令而未有跟进事件。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