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国际小丑:“活阎王”王岐山

0
1213

当代国际小丑,活阎王,王岐山

王岐山★★★★★★★★☆☆

编者:王岐山担任中纪委书记期间,在中国流行一句话:宁见阎王不见老王。可见王岐山有多可怕。王岐山与习近平通过选择性反腐达到了集权的目的,在中共十九大上,原本到了年龄该退休的王岐山居然当上了国家副主席,并成功废除了主席和副主席任期制。郭文贵屡次爆料王的贪腐问题,王不仅没事,而且还破格留任。可见中共政权的黑暗和习对王的倚重。针对王岐山的特征,编者给他定义为“活阎王”王岐山。

当代国际小丑对人类的危害指数评价

1、习近平★★★★★★★★★★

2、江泽民★★★★★★★★★☆

3、王岐山★★★★★★★★☆☆

4、栗战书★★★★★★★★☆☆

5、王沪宁★★★★★★★★☆☆

6、孟建柱★★★★★★★★☆☆

7、林郑月娥★★★★★★★★☆☆

8、赵克志★★★★★★★★☆☆

9、蔡奇★★★★★★★★☆☆

10、傅政华★★★★★★★★☆☆

11、陈全国★★★★★★★★☆☆

12、周强★★★★★★★★☆☆

13、舒晓琴★★★★★★★☆☆☆

14、陈敏尔★★★★★★★☆☆☆

15、刘奇★★★★★★★☆☆☆

16、任正非★★★★★★★☆☆☆

17、王毅★★★★★★★☆☆☆

18、梁振英★★★★★★☆☆☆☆

19、李鸿忠★★★★★★☆☆☆☆

20、李希★★★★★★☆☆☆☆

21、方滨兴★★★★★★☆☆☆☆

22、金灿荣★★★★★☆☆☆☆☆

23、华春莹★★★★★☆☆☆☆☆

24、胡鞍钢★★★★★☆☆☆☆☆

25、董卿★★★★★☆☆☆☆☆

26、董倩★★★★★☆☆☆☆☆

27、李小琳★★★★★☆☆☆☆☆

28、胡锡进★★★★★☆☆☆☆☆

29、张晓明★★★★★☆☆☆☆☆

30、何君尧★★★★★☆☆☆☆☆

31、耿爽★★★★★☆☆☆☆☆

32、徐焰★★★★☆☆☆☆☆☆

33、申纪兰★★★★☆☆☆☆☆☆

34、成龙★★★★☆☆☆☆☆☆

35、郭台铭★★★☆☆☆☆☆☆☆

36、周立波★★☆☆☆☆☆☆☆☆

37、张召忠★★☆☆☆☆☆☆☆☆

38、周小平★★☆☆☆☆☆☆☆☆

39、张艺兴★★☆☆☆☆☆☆☆☆

40、染香★★☆☆☆☆☆☆☆☆

41、孔庆东★★☆☆☆☆☆☆☆☆

42、邓亚萍★★☆☆☆☆☆☆☆☆

43、韩国瑜★★☆☆☆☆☆☆☆☆

44、王菲★☆☆☆☆☆☆☆☆☆

45、贺建奎★☆☆☆☆☆☆☆☆☆

46、吴敦义★☆☆☆☆☆☆☆☆☆

47、柯文哲★☆☆☆☆☆☆☆☆☆

48、何超琼★☆☆☆☆☆☆☆☆☆

49、伍淑清★☆☆☆☆☆☆☆☆☆

50、刘亦非★☆☆☆☆☆☆☆☆☆

51、刘强东★☆☆☆☆☆☆☆☆☆

52、凌友诗★☆☆☆☆☆☆☆☆☆

53、陈光标★☆☆☆☆☆☆☆☆☆

54、刘泽基★★★★☆☆☆☆☆☆

王岐山(1948年7月19日),祖籍中华人民共和国山西天镇,生于山东青岛,毕业于西北大学,高级经济师职称。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要领导人之一,现任国家副主席,排名在国务院第一副总理韩正之后,位列第八,仅次于七常委。曾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排名第六)、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

中国官员自杀事件频发:宁见阎王不见老王

不知从何时起,坠楼、自缢、落水逐渐成为了仕途之路的必然终点,官员自杀的消息也不再是新鲜事。曾为不少官员做过辩护的陈有西律师说:“官员不是怕死才自杀,有比死更难的东西。”

3月24日,大连市公安局称,东北特殊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杨华在家中自缢身亡,具体原因正在调查中。前一天(3月22日晚),深圳原副市长陈迎春坠楼身亡,再次将舆论的目光引向官员自杀的问题上。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去年1月转发香港某研究者的统计数据称,中国中高级官员的自杀率比城镇居民总体自杀率高出约30%。去年初,中组部曾统计官员“非正常死亡”情况,但未对外公布结果。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统计数据,2012年自杀官员12人,其中4人贪腐或涉嫌贪腐;2013年自杀官员7人,其中2人贪腐或涉嫌贪腐;2014年自杀官员陡然增加到39人,其中10人贪腐或涉嫌贪腐。《财新网》也盘点了2015年起至今的自杀官员,包括原央企监事会主席时希平、原国信证券总经理陈鸿桥、原神华集团副总裁王品刚、原澳门海关关长赖敏华、原中海油纪检组长张建伟、原广西柳州市长肖文荪等11人。

这一名单并不完整,如今年1月22日坠亡的原四川省万源市市委书记王成军就未出现在名单上。王成军去年10月卸任市委书记一职。他赴死前曾给一些好友群发自己写作的短诗《别万源》:“挥手别万源,步履多蹒跚。回首望乡亲,未语泪满眼。山高地瘠薄,成事何其艰。诸君力拼尽,事倍乃成半。莫道十年苦,为民苦也甘。从今夜夜思,梦里是巴山。”

“宁见阎王 不见老王”

官员为何多选择自杀?官方给的说法通常是“抑郁症”。人民网还曾专门发文谈《官员自杀的心理学分析》,文章引用一项对全国100多位干部的心理健康问题调查结果称,80%以上的干部、特别是基层干部普遍存在一定程度的“心里不平衡”、“心理疲劳”及“压抑”心理。文章还称,“贪欲太重的官员,心理最难健康。”

北京青年报也报道称,近三年因抑郁倾向就医的官员明显增多。但由于怕病情影响仕途,这些官员通常选择私人介绍的心理医生,不到医院诊治。

但是历史学者章立凡周五(3月25日)对美国之音表示,“抑郁症”这种解释是一种“委婉的粉饰”。他说:“我觉得实际上很多官员走上这条路可能是一种解脱。原来我想可能他们的思想负担都非常沉重,每个人都背负着一大堆包袱。那么可能这样一死的话,可以保护很多跟他的贪腐有关的人,也可能是上级,也可能是同僚,也可能是同谋这些,大家都解脱。”

陈有西律师也在网上撰文说,官员非正常死亡后,媒体报道一贯为“抑郁症”,民间解读一概为“贪腐”,而逝者好的一面、悲剧的一面、有可能被冤的一面却没有人去关注。他写道:“专权之下,法制化反腐越来越衰竭。所有指使这样做的有权官员,对法律程序都是不相信的,对法庭审判也是不相信的,对律师作用都是不相信的……所以,中国的有问题的官员,一旦事发,只要稍有勇气,都会选择自杀,而不愿接受公开审判。因为我们的审判已经太虚假了,太坚持不了公平正义了。”

也有这样一种理论,“压力山大”下,自杀官员都是好官员。而已过世的知名作家畅销书《天怒》作者陈放就这样认为。他生前对美国之音说:自杀的官员,都是好官员,都是要脸重名誉的官员。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经济学院教授聂辉华去年1月为《金融时报》撰文谈《中国贪官自杀的成本收益分析》。他写道,由于国际上通行的人道主义原则逐渐被中国司法系统所接受,当前中国对于贪腐官员的刑罚,除非“情节特别严重”,极少判死刑。然而随着死刑的减少,官员自杀数却呈上升之势。他认为,官员自杀是一种出于理性的选择。聂辉华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说,贪官自杀的收益至少包括三方面:一,消除罪证,保护同僚;二,保护家属的部分既得利益;三,免受刑讯逼供或被他人栽赃被迫认罪。

“双规”——官员一听就腿软的噩梦

中国官场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宁见阎王,不见老王。“老王”指的是现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经济学人》去年3月27日发表的文章《或鬼或王》(The devil, or Mr Wang)中写道,王岐山经常劝诫纪委人员要“令人恐惧”。这位手握“双规”重权的领导人,在有力推进反腐运动的同时,也被不少人指责其在调查过程中侵犯官员的人权。

“双规”是一种纪检监察机关查办案件时使用的特殊措施和调查手段,指“监察机关在案件调查中有权责令有关人员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就监察事项涉及的问题作出解释和说明”。

近年来,有多名官员在双规期间非正常死亡,原湖北黄梅县地震局长钱国良就是其中之一。2013年,钱国良因涉经济问题于4月8日被黄梅县纪委“双规”,6月19日死亡。官方报道中,他的死因是呼吸衰竭,然而中国社交媒体上流传的死者图片显示,钱身体枯瘦,身上布满了擦伤和割伤。钱的家属因此质疑纪委工作人员在“双规”期间对其进行刑讯逼供。原河南三门峡市法院官员贾九翔被“双规”11天后死亡,官方说法是心脏病突发,但其家人称贾的尸体肿胀瘀紫。

“官员是没有权利的。”章立凡说,“一旦进了中纪委,那就是被纪委的‘双规’,那生不如死。”他谈到,“双规”的痛苦程度可能还超过对一般犯罪嫌疑人的刑讯逼供。

章立凡认为,无论是官员自杀还是被“双规”,在现行体制下,这种现象很难得到改观。他说:“中共这种体制就是一种互害的体制,就是人人害我,我害人人。当初我拉你下水,你不下水,我们大家都贪不成……这个体制本身会不断的产生贪腐,然后它不断的以这种家法的形式而不是国法的形式打击贪腐。”章还谈到,反腐运动一方面暂时遏制了官员的贪欲,另一方面这种高压使得国家机器处于一种空转或停摆的状态,当前中国经济形势惨淡就是一个证明。

“过去是收钱办事,现在是不敢收钱也不办事,”章立凡说。

时事大家谈:官员自杀频传,中共官场的“五月魔咒”?

美国之音中文网

2018年5月29日发布

郭文贵爆料之:王岐山巨贪巨腐!(完整版)

叶公子 PrinceYe

2018年1月31日发布

郭文贵先生【爆料直播】 王岐山和德国前副总理 菲利浦什么关系 ?PAG太盟投资与海航王岐山什么关系 ?为什么太盟投资和林郑月娥 ?

2019年8月8日发布

在王岐山担任中纪委书记期间,被公布查处官员(不含仅因“八项规定”受处分者)中,中共党的机构、国家机关、政协及人民团体干部、国有企事业单位主要负责人(副部级及以上)共203人,解放军军官和武警警官(副军级及以上)共65人(不重复计入徐才厚、郭伯雄),合计269人。其中:

  • 2012年共公布查处官员1人;
  • 2013年共公布查处官员17人;
  • 2014年共公布查处官员60人;
  • 2015年共公布查处官员64人;
  • 2016年共公布查处官员57人;
  • 2017年共公布查处官员40人;

十八大到十九大之间落马的省部级大老虎

2017年10月

沐华平(副部级),52岁,重庆市副市长,党组成员。[3]
何挺(副部级),55岁,重庆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局长。[4]
夏崇源(副部级),公安部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5]
吴爱英(正部级,中央委员),66岁,司法部部长、党组书记。[6]
刘生杰(副大军区级,中央纪委委员,中将军衔),61岁,军委后勤保障部原副部长。[7]

2017年8月

李刚(正部级,中央纪委委员),62岁,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原副主任。[8]
莫建成(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61岁,中央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组长、财政部党组成员。[9]
张阳(正大军区级,上将军衔,中央委员),66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委员、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原主任。[10]

2017年7月

杨焕宁(正部级,中央委员),60岁,国家安监总局党组书记、局长。[11]
孙政才(副国级,中央政治局委员),54岁,重庆市原市委书记。[12]
许前飞(副部级),62岁,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13]
周化辰(副部级),65岁,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4]
王三运(正部级,中央委员),65岁,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5]
王宏江(副部级),52岁,天津市委原常委、统战部部长。[16]
张喜武(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9岁,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党委副书记、副主任。[17]

2017年6月

刘善桥(副部级),61岁,湖北省政协副主席。[18]
曲淑辉(副部级,中央纪委委员),62岁,中央纪委驻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纪检组原组长、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原党组成员。[19]

2017年5月

刘新齐(副部级),61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党委副书记、司令员[20]
魏民洲(副部级),61岁,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21]

2017年4月

周春雨(副部级),49岁,安徽省副省长。[22]
陈传书(副部级),63岁,民政部原党组成员、中国老龄协会原会长。[23]
张化为(副部级),中央巡视组原副部级巡视专员。[24-25]
杨崇勇(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62岁,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26]
项俊波(正部级,中央委员),60岁,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席。[27]

2017年3月

孙怀山(正部级,中央委员),65岁,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港澳台侨委员会主任。[28]
陈旭(副部级),65岁,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党组书记。[29]

2017年2月

郑立中(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65岁,全国政协常委、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常务副会长。[30]
王银成(副部级),57岁,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副董事长、总裁。[31]
王喜斌(正大军区级,上将军衔,中央委员),60岁,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原校长,党委副书记[32]
李文科(副部级),62岁,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33]

2017年1月

李立国(正部级,中央委员),64岁,民政部原部长,部党组书记[34]  。
窦玉沛(副部级),60岁,民政部原副部长,部党组成员[34]  。
虞海燕(副部级),55岁,甘肃省委常委、省政府党组副书记、常务副省长[35]  。
王仲田(副部级,中央纪委委员),61岁,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党组成员、副主任。[36]
李建波(副部级,中央纪委委员),58岁,交通运输部党组成员,曾任中央纪委驻交通运输部纪检组组长。[37]

2016年12月

李峰(副部级),63岁,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38]
王建平(正大军区级,武警上将警衔,中央委员),63岁,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武警部队原司令员[39]
卢恩光(副部级),司法部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40]

2016年11月

王久荣(副大军区级,中将军衔),65岁,原第二炮兵副司令员[41]
吴天君(副部级),59岁,河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42]
张文雄(副部级),54岁,湖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43]
陈树隆(副部级),54岁,安徽省人民政府常务副省长、党组副书记[44]

2016年10月

魏小鹏(副部级),57岁,复旦大学党委书记[45]
牛志忠(副大军区级,武警中将警衔,中央候补委员),61岁,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原副司令员[46]

2016年9月

林方略(副部级),59岁,海南省政协副主席,致公党海南省委会主委[47]
黄兴国(正部级,中央委员),62岁,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48]

2016年8月

郑玉焯(副部级),61岁,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49]
尹海林(副部级),56岁,天津市副市长[50]

2016年7月

夏勇(副部级),55岁,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副主任、党组成员,曾任国家保密局局长[51]
黄小祥(副部级),60岁,国家工商联党组副书记、专职副主席,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副秘书长(兼职)[52]
赖德荣(副部级),59岁,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53]
田修思(正大军区级,空军上将军衔,中央委员), 67岁,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空军原政委[54]

2016年6月

张鸣(副大军区级,少将军衔),59岁,原济南军区参谋长[55]
姚中民(副部级),65岁,国家开发银行原监事长[56]

2016年5月

李云峰(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9岁,江苏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省政府党组副书记[57]
杨振超(副部级),56岁,安徽省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58]

2016年4月

苏宏章(副部级),57岁,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59]
杨鲁豫(副部级),59岁,山东省济南市委副书记、市长[60]
张越(副部级),55岁,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61]
李成云(副部级),61岁,四川省原副省长[62]
孔令中(副部级),63岁,贵州省政协党组成员、副主席[63]

2016年3月

王珉(正部级,中央委员),66岁,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64]
卢子跃(副部级),54岁,浙江省宁波市委副书记、市长[65]
王阳(副部级),59岁,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66]
李嘉(副部级),52岁,广东省委常委、珠海市委书记[67]
张力夫(副部级),64岁,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

2016年2月

褚平(副部级),64岁,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68]
刘水生(副部级),60岁,全国人大华侨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机关党组原成员。[69]
刘志庚(副部级),60岁,广东省副省长[70]
蔡希有(副部级),54岁,中化集团总经理
贺家铁(副部级),55岁,湖北省委原常委、组织部原部长
赵胜轩(正部级),63岁,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党组原副书记[71]

2016年1月

龚清概(副部级),58岁,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副主任[72]
陈雪枫(副部级),58岁,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73]
魏宏(正部级),62岁,四川省委副书记、省长[74]
王保安(副部级),53岁,国家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75]

2015年12月

曹建方(副部级),58岁,云南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76]
刘志勇(副部级),60岁,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党组成员
张云(副部级),56岁,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行长、党委副书记[77]
刘礼祖(副部级),60岁,江西省政协副主席[78]
盖如垠(副部级),62岁,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79]
常小兵(副部级),58岁,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曾任中国联通集团董事长。[80]
范坚(副部级),55岁,国家税务总局原党组成员、总经济师。[81]

2015年11月

孙清云(副部级),61岁,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曾任陕西省委副书记[82]
朱福寿(副部级),53岁,东风汽车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83]
司献民(副部级),58岁,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党组副书记、总经理,董事长[84]
白雪山(副部级),54岁,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85]
艾宝俊(副部级),55岁,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86]
吕锡文(副部级,女,中央候补委员),60岁,北京市委副书记[87]
姚 刚(副部级),53岁,中国证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88]

2015年10月

苏树林(正部级,中央委员),53岁,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89]

2015年9月

王玉发(副大军区级,空军中将军衔),67岁,广州军区副政委兼广州军区空军政委[90]

2015年8月

邓崎琳(副部级),64岁,武汉钢铁(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党委书记[91]
杨栋梁(正部级,中央委员),61岁,国家安监总局局长、党组书记[92]
谷春立(副部级),58岁,吉林省副省长[93]

2015年7月

张力军(副部级),63岁,环境保护部原副部长、党组成员[94]
周本顺(正部级,中央委员),63岁,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曾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95]
奚晓明(副部级),61岁,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成员[96]
赵黎平(副部级),64岁,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97]

2015年6月

韩志然(副部级),63岁,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98]
肖天(副部级),58岁,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99]
乐大克(副部级),55岁,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00]

2015年5月

颜世元(副部级),59岁,山东省委常委、统战部长[101]
余远辉(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1岁,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南宁市委书记[102]

2015年4月

郭伯雄(副国级,上将军衔,原中央政治局委员),73岁,原中央军委副主席[103]
王天普(副部级),53岁,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总经理[104]

2015年3月

景春华(副部级),60岁,河北省委常委、秘书长[105]
栗智(副部级),65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曾任乌鲁木齐市委书记[106]
仇和(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9岁,云南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曾任昆明市委书记[107]
徐建一(副部级),62岁,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108]
廖永远(副部级),53岁,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总经理[109]
徐钢(副部级),55岁,福建省副省长[110]

2015年2月

斯鑫良(副部级),65岁,浙江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111]
许爱民(副部级),59岁,江西省政协副主席[112]

2015年1月

杨卫泽(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2岁,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113]
马 建(副部级),59岁,国家安全部党委委员、副部长[114-115]
刘 铮(副大军区级,中将军衔),61岁,总后勤部副部长
范长秘(副大军区级,中将军衔,中央候补委员),60岁,兰州军区副政委
张东水(副大军区级,少将军衔),60岁,第二炮兵副政委[116]
陆武成(副部级),62岁,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117]

2014年12月

纪宝成(副部级),70岁,原人民大学校长(留党察看两年,取消副部级待遇,勒令辞去所有社会兼职)[118]
令计划(副国级,中央委员),58岁,第十二届政协全国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曾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直属机关工委书记[119]
王敏(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8岁,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
韩学键(副部级),53岁,黑龙江省委常委、大庆市委书记[120]
孙鸿志(副部级),49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党组成员、副局长[121]
于大清(副大军区级,中将军衔),第二炮兵副政委[122-123]

2014年11月

隋凤富(副部级),58岁,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农垦总局党委书记、局长[124]
朱明国(正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7岁,广东省政协主席,曾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125]
梁 滨(副部级,中央纪委委员),58岁,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126]

2014年10月

何家成(正部级),58岁,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曾任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
杨金山(副大军区级,中将军衔,中央委员) ,60岁,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127]
赵少麟(副部级),68岁,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
苑世军(正军级,少将军衔),57岁,曾任中共湖北省常委、湖北省军区司令员[128]

2014年9月

孙兆学(副部级),53岁,中国铝业公司总经理
潘逸阳(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3岁,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内蒙古自治区常务副主席
秦玉海(副部级),61岁,河南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书记

2014年8月

陈川平(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2岁,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129]
聂春玉(副部级),59岁,中共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129]
白云(副部级,女),53岁,中共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
白恩培(正部级,中央委员),68岁,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委,曾任中共云南、青海省委书记、青海省长
任润厚(副部级,已去世),57岁,山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张祁斌(正军级,少将军衔),61岁,济南军区副参谋长

2014年7月

周永康(正国级,原中央政治局常委),72岁,原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曾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公安部长、四川省委书记、国土资源部部长、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总经理[130-131]
谭 力(副部级),59岁,中共海南省委常委,海南省常务副省长
韩先聪(副部级),59岁,安徽省政协副主席
张田欣(副部级),59岁,中共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开除党籍、降为副处)
武长顺(副部级),60岁,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132]
陈铁新(副部级),60岁,辽宁省政协副主席

2014年6月

徐才厚(副国级,上将军衔,原中央政治局委员,因病已逝),71岁,原中央军委副主席,曾任中央书记处书记、总政部主任、济南军区政委
苏 荣(副国级,中央委员),66岁,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曾先后任青海、甘肃、江西省委书记
赵智勇(副部级),59岁,中共江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开除党籍,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科员)[133]
杜善学(副部级),58岁,山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令政策(副部级),62岁,山西省政协副主席
万庆良(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0岁,中共广州市委书记

2014年5月

谭栖伟(副部级),60岁,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王帅廷(副部级),60岁,香港中旅(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
阳宝华(副部级),67岁,湖南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曾任长沙市委书记
叶万勇(正军级,少将军衔),62岁,曾任中共四川省委常委、四川省军区政委[134]

2014年4月

申维辰(正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8岁,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曾任中宣部副部长、太原市委书记
宋林(副部级),51岁,华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毛小兵(副部级),49岁,中共青海省委常委、西宁市委书记

2014年3月

沈培平(副部级),52岁,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姚木根(副部级),57岁,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方文平(正军级,少将军衔),65岁,曾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山西省军区司令员,北京军区巡视员[134]

2014年2月

刘迎霞(副部级),42岁,全国工商联副主席[135]
冀文林(副部级),48岁,海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祝作利(副部级),59岁,陕西省政协副主席
金道铭(副部级,中央纪委委员),61岁,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曾任山西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

2013年12月

付晓光(副部级),61岁,黑龙江省政府亚布力度假区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曾任黑龙江省副省长[136]
李崇禧(正部级,中央候补委员),62岁,四川省政协主席,曾任四川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
杨刚(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60岁,政协全国经委会副主任,曾任国家质检总局副局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乌鲁木齐市委书记
李东生(正部级、中央委员),58岁,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曾任中宣部副部长、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
陈安众(副部级),59岁,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总工会主席
童名谦(副部级),55岁,湖南省政协副主席

2013年11月

郭有明(副部级),57岁,湖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陈柏槐(副部级),63岁,湖北省政协副主席

2013年10月

廖少华(副部级),53岁,中共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
季建业(副部级),57岁,中共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

2013年9月

蒋洁敏(正部级、中央委员),58岁,国务院国资委主任,曾任中石油集团董事长
2013年8月
王永春(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3岁,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

2013年7月

李达球(副部级),60岁,广西政协副主席、区总工会主席

2013年6月

郭永祥(副部级),64岁,四川省文联主席,曾任四川省委常委、副省长倪发科(副部级),59岁,安徽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王素毅(副部级),52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统战部部长

2013年5月

刘铁男(副部级),59岁,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

2013年1月

衣俊卿(副部级),55岁,中央编译局局长
2012年12月
吴永文(副部级),61岁,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37]
李春城(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6岁,四川省委副书记,曾任成都市委书记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