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国际小丑:“黑道议员”何君尧

0
565

当代国际小丑,黑道,议员,何君尧

编者:从何君尧的各种争议和他的所作所为中可以看出,此人性格刚猛、行事专横,浑身充满着一股匪气。针对他的特征,编者给他定义为“黑道议员”。

何君尧,JP(英语:Junius Ho Kwan-yiu,1962年6月4日),籍贯广东宝安,远祖来自广东惠州博罗,香港激进建制派政治人物、新界原居民、现任香港立法会议员、屯门区议会议员和岭南大学校董,曾任香港律师会会长。

背景及经历

何君尧的父亲何新荣是新界屯门的望族,曾任屯门良田村村长。在喇沙书院毕业后,担任警员驻守边境。其后于元朗参与收地工作,包括新鸿基地产开发的加州花园和加州豪园。于80年代曾获英女皇授勋,何新荣也是非牟利慈善组织仁爱堂(原为屯门青山乡的宗族善堂)其中一名创办人,何君尧的母亲李趣宽则为其贤内助。

何君尧的伯父何新权律师是新界乡议局前主席陈日新的妹夫。

就学经历

何君尧称他在1984年毕业于英国州玛高等教育学院(现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取得荣誉法律学士学位。他说“由于当时英国比较保守,‘非我族类’的华人不太受欢迎”,故选择返回香港执业。有声音指出,州玛高等教育学院在合并前只是专上学院,且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在1992年才成立,质疑何当年所获的学位不是学士学位,而是专上教育文凭,亦有人质疑何君尧无法在英国执业,是因为真的受到歧视,还是有其他原因。

反占中及雨伞运动

何君尧认为“占领中环”发起人、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等人以真普选2017年行政长官为名,但实际上是推动非法的占领中环行动,故对此作出批评。戴耀廷等人以公民抗命,迫使中央人民政府和特区政府接受泛民主派提出的真普选方案。何君尧认为,占领中环实际上是违法行为,是民主的倒退。因此,他在2014年9月23日成立了保卫中环小组,呼吁市民不要参与占领中环运动。

何君尧表示,公民抗命是指当社会现存法律出现不公义情况,例如英属香港时代的“华人与狗不得进入”规条,才适合采用公民抗命;而即使法例不公义,公民抗命者亦会接受该例制裁以示抗议,过程亦不涉暴力。何君尧批评戴耀廷以法律系副教授身份,曲解公民抗命,导致不少年轻人在争取政改时未有循序渐进,犹如革命,结果锒铛入狱,质疑他公器私用,涉及公众利益。其后数次公开主张暂停戴耀廷在香港大学的教学工作。

支持“七警”

2017年2月22日,警察员佐级协会就七警案举行“会员大会”的集会,以示对法庭判决表达不满,何君尧现身表示支持。

恐同言论

2017年4月底,香港高等法院就关于同性恋公务员是否享有配偶福利的司法复核案中作出判决,判提案的公务员部分复核胜诉。何君尧随即于一个关于香港基本法的活动中发表恐同言论,并提议如果立法会同意容许同性恋者结婚的话,恐演变容许人兽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应以人大释法推翻法案。他的言论随即被同样反对同性婚姻的立法会议员周浩鼎批评为“极端”,并被已“出柜”的立法会议员陈志全批评为“荒谬”及“欠缺常识”。

“杀无赦”言论

2017年9月17日,在添马公园举行“革走戴耀廷呐喊大会”中,屏山乡乡事委员会主席曾树和指提倡港独者“若不认自己是中国人,就是外来人士,必须要杀!”,何君尧即和应说“无赦”。其后他在回应记者指如果港独人士颠覆国家命运,“呢啲人,唔杀咗佢做咩?”(这些人,不杀掉的话干啥?),又指“杀无赦”的意思是嫉恶如仇。翌日,22名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何君尧公开表示要杀害提出港独的人士,认为其超越言论自由及道德底线,严重违反专业操守。行政会议成员及资深大律师汤家骅表示,何君尧的言论可能触犯了《公安条例》中的17条b及26条,其中17条b列明,若于公众聚集中用侮辱或辱骂言辞激发民众情绪、扰乱公众秩序,即属犯法,最高刑罚12个月;26条则指,若鼓吹暴力去杀人或伤害他人身体,最高刑罚两年,提醒他作为律师应该自重。何君尧回应,在战争中杀敌并无不妥,反问“唔杀咗佢做咩?”(不把他杀掉的话干啥?)。

事后何君尧声称台上嘉宾发言非他所能控制,又解释说当时所说的“杀”其实是“煞”,意指“煞停港独”等。

2017年9月27日,岭南大学学生会发起“岭南人声讨败类校董”行动,约40名学生从康乐楼地下游行到黄氏行政大楼,要求校董会取消何君尧校董资格。到28日凌晨,何君尧在个人脸书回应,指“有关言论并非在岭大校内发表或进行”,反问“大学又有何权力去干预校董在校外的言行,又怎可追究?”。10月3日,岭南大学学生发起“占岭行动”,在天幕广场扎营抗议至10月6日,要求何君尧及校方出席当天举行的公开论坛。不过何君尧回应其因公事未能出席论坛,希望能在不安排传媒的情况下另行与学生论政。

2018年1月18日,香港立法会通过不处理何君尧在去年9月反港独集会期间,表示对港独人士要“杀无赦”之议案。同年4月,警方完成相关“求警调查”案调查,认为没有足够证据对任何人提出检控。

立法会议员、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透露事前已建议何君尧不要举行这类集会,亦有建制派人士私下认为不应该举行,她指谩骂及激情对国家形象不是好事,对于“杀无赦”言词,她认为言论过火,并称有此判断是常识,她认为何君尧如此表态是想故意引起别人关注、登上报纸,但说因为很多议员都会这样做,所以不会因此责怪何君尧。

香港01有评论文章说何君尧的“西环契仔”之名或是“免死金牌”:“(何君尧)过分地摇旗呐喊‘反港独’而引火自焚,试问‘西环(中联办)’岂可置身事外?当然,尽管何君尧或须负上法律后果,而‘西环’则无论如何都不会被法律连坐追究的;可是,这却不代表“西环”不会被政治连坐追究。再加上,何君尧乃现时响应“反港独”号召中最出力一员,环顾建制之内其他议员均望尘莫及,其‘政治忠诚度’是毋庸置疑的。总的来说,何君尧‘因工(“反港独”)殉职’的窘况,又怎能够容许发生呢?”

被指歧视少数族裔

2018年7月8日,何君尧在立法会少数族裔权益事宜小组委员会中提出预留5,000至10,000个家庭佣工岗位予少数族裔的建议,以保障他们的“权益”(何君尧解释“权益”是指“开工权”和“收益”),被批评是将刻板印象固化和加深主流族群对少数族裔的歧见,媒体香港01评论该“援助措施”连“杯水车薪也称不上”,还固化刻板印象:“事实上,5,000至10,000这个数字是怎样计算出来?提案者有否研究过少数族裔对家庭佣工这工种的兴趣或需求?此建议就只基于香港需要更多家庭佣工?若没有研究持持的话,那显然就是一种偏见的体现,展示出主流族群加之于少数族裔的支配感。”出席会议的少数族裔商人Abdull Ghafar Khan则批评相关言论带有种族歧见。何君尧在其个人脸书说:“我奉劝大家不需要对号入座,不需要有这想法。只要大家想法宏观一点,就会开心好多。”

形容参与暴力抗争的大学生是文盲

2019年8月3日,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出席香港政研会举办的“希望明天”撑警集会,又说“读得最多书嘅大学生变咗文盲”。

“你自慰啦”言论

2019年8月9日,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于Facebook专页上上载多名议员在示威现场的相片,内文表示“不推介黑社会电影之‘古惑仔-N 集’”,但其中一位女网友留言指“你自首啦”,但何君尧以“你自慰啦”作回应,此回应被指有性骚扰的嫌疑。同日晚上十一时,何君尧《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为题发文,他拒绝就相关道歉,表示“经实验证明,曱甴真喺好低能同自卑!佢哋口口声声讲言论自由,DLLM,又柒又玖,粗口烂舌人哋就得,但俾人囘敬一句半句就扮纯情,低B去投诉:‘miss,佢虾我!’唉!醒啲啦,仲学人搞时代革命,戒咗尿片先再讲啦。”他又强调:“对呢啲曱甴,一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No apology! 对曱甴是没有性骚扰嘅!况且大家都唔知佢喺公定乸!”。

其他争议

与中联办的关系

有声音指出,何君尧能在政治路上越爬越高,是因为有香港中联办在背后倚仗。在与中联办友好的情况下,何君尧于2015年10月被委任为岭南大学校委,同年11月又当选屯门乐翠选区区议员。2016年7月15日,何君尧得到政府器重,获授新界太平绅士一职,新界乡议局无权推翻决定。新界太平绅士不但可在乡议局有投票权、参与日常事务,更有权竞逐乡议局主席一职。何君尧在乡议局的政治力量、话语权,都因而扩大不少。隔天,何君尧以新界太平绅士之名,报名参选2016年香港立法会选举新界西地区直选。

据端传媒报导,有消息人士说,中联办想扶植有“乡事派梁振英”之称的何君尧,控制不再甘于只为民建联拉票的“乡事派”。何君尧获委任为新界太平绅士后,成为乡议局的当然委员(终身制)。

2016年8月25日晚上,何君尧在立法会选举中的竞争对手、乡事派的新界西候选人周永勤突然宣布弃选,并表示:“我不想身边支持自己的人,惹上较高层次的麻烦,或者赔上代价。”周永勤被传媒追访时说,前一天他收到市民传给他的录音,指称有人要动员追击他。随后,传媒披露了这两段录音,当中有一把男声说︰“今晚会召集二、三十人在会场追击周永勤,等他开论坛都无心机(没有心情)为止”,追击过后,“着返晒(穿回)何律师的背心,现场支持何律师、打气”。事发后翌日,何君尧召开记者招待会,承认录音中的男子是他的选举义工,但强调所谓“追击”并没有实行。后来在受访时说︰“他(周永勤)直情(简直)是想大家同归于尽,但是,何苦呢?”

端传媒记者问及何君尧他与中联办的关系,他回答“非常好”,又说:“香港的起步点一定是中环,中联办对我的是补助性的而已。中联办没有找我做事,反而是我们找中联办做事更多。”与中联办友好的情况下,何君尧在2015年10月被委任为岭南大学校委,同年11月又当选屯门乐翠选区区议员。

端传媒引述消息人士指:“现在北京想逼不支持何君尧的人,也要支持他,是第一次那么直接的干预。”又形容北京是“玩政治”,想趁机“收服”各乡绅,又指中联办新界部近年在新界已经渗透得十分深入,连一些乡事活动,比如打醮、节庆,都由中联办新界部管理打点。

2016年9月6日,何君尧在DBC数码电台节目表示,自己是香港“亲生仔”,没正面回应是否“西环契仔”的提问,期望大众要尊重人、不要标签人。对于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的座驾昨日进入中联办,何君尧认为,与中联率联络很正常,反问“去政府就是政府契仔、去警署就是警署契仔?”又说“就算我是西环契仔,又有什么问题?”对此有传媒表示:“虽然何君尧大言不惭指就算他是西环契仔也没有问题,不过作为前律师会主席的何君尧,是否忘记了《基本法》第22(1)及(3)的规定?”

香港学者王永平说,《基本法》是体现“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下国家政策的庄严宪法文件,在第22条清楚规定:一、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均不得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本港自行管理的事务;二、中央各部门……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的一切机构及其人员均须遵守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他指出:“因为行政长官是由中央委任,所以中联办在特首选举中扮演协调建制派在选委会委员的投票取向,以至表达中央意愿的做法,虽然不理想,但仍是港人勉强可以接受的政治现实。不过,今届特首梁振英当选后翌日便拜访中联办,制造港人治港还须听中联办说话的恶劣形象,是不少港人对‘一国两制’、高度自治失去信任的开始……如何协调建制派在立法会选举中的参选名单、选举策略,令建制派取得最多的议席,应该是中央赋予中联办的任务。在英殖时代,获香港总督委任的立法局议员最终须听命港英政府;今天,获西环加持才能当选的议员自然视中联办为衣食父母;这是有人理直气壮认为向中联办‘讲下(提及一下)’自己在立法会的工作系‘好正常’、‘非常之恰当’的原因。”

海外执业律师资格争议

2017年9月22日,英国人Richard Scotford在网上公开一封声称由英国律师监管局回应市民投诉何君尧的信件,指翻查律师名册后,未能找到何君尧的资料。但《香港01》引述和证实英国律师会职员称,何曾于1997年注册,但他现时只是没有执业登记。此外,何君尧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的宣传单张亦自称为“新加坡和英国及威尔士执业律师”,不过媒体翻查新加坡司法部的执业律师名册后,找不到何的名字。律师梁家杰表示,若何君尧无在海外执业,呈报时应注明目前无执业,否则有误导之嫌。

郭卓坚于2017年9月25日入禀高等法院,司法复核何的立法会议员资格。英国律师监管局亦有跟进。何君尧指翻译错误,重申在英国及新加坡都有注册成为律师,但由于没有执业,故其名字不在当地执业律师名册,强调“执业律师资格”获两地承认。

2017年10月3日,明报表示廉政公署就投诉何君尧涉嫌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期间就其专业资格作失实声明,以何涉违反《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立案调查。廉政公署调查后咨询律政司意见,最终以证据不足为由,宣布不提出检控。

涉嫌利益冲突

2018年4月25日香港01报道,何君尧家族公司持有粉岭高尔夫球场西南面12万呎农地,指出何君尧曾于立法会投票反对要求政府研究收回该球场建屋的动议,惟未申报农地利益。何君尧回应:“漏报都唔出奇(漏报也不奇怪)。”又称自己在2017年反对陈志全“要求收回粉岭高尔夫球场议案”,并不涉及他家族任何利益,所以毋须申报。

报导指出,何君尧曾出任家族公司“宝通贷款置业有限公司”的董事,该公司由离岸公司“Profit Trade”持有99.99%股权,股东身份不明,而“Profit Trade”持有何君尧报称所居住的元朗葡萄园洋房的业权。该片农地的占用人称,农地属于何君尧,获其准许免费使用。何君尧回应,确实拥有宝通权益以及该批农地,至于为何一直没有于动议及利益登记册申报相关权益,他称要仔细了解,并非存心隐瞒。

立法会议员陈志全和朱凯廸在4月25日去信,要求调查何君尧有否违反议事规则。何君尧指,事件不足以证明他涉及利益冲突,批评投诉“无谓”,但会尽量配合。立法会议员个人利益监察委员会主席姚思荣指,秘书处已接获投诉,如确定内容符合事实,议监会将召开会议讨论是否展开调查。

2018年5月2日,香港01报导何君尧再涉漏报利益,文章指何君尧家族离岸公司“Profit Trade”及其妻子一同持股的香港公司“巨雅”,持有深水埗旧唐楼单位。发展商恒基兆业地产有限公司原申请强拍收楼,后来改以1,962万元收购单位,“巨雅”获利12倍。双方于2016年9月底(即何君尧同月当选议员后)签订合约。何君尧早前承认“Profit Trade”拥有家族资产,但拒绝交代他本人所占公司权益,亦从未申报与上述两间公司有关。公民党陈淑庄议员促请何君尧交代是否持有“Profit Trade”和“巨雅”的权益。何君尧指,早前已就相关事件回复,不会再作回应。

逃犯条例修订争议

在2019年香港《逃犯条例》修订争议中,何君尧在脸书发文称自己到了湾仔警察总部报警,宣称民主派议员涂谨申和郭荣铿涉干犯串谋伪造罪和串谋使用虚假文书罪,并在脸书上载报案纸、口供纸和一张他站在警察总部门前的照片,他以黑色遮盖报案纸上的个人资料,但遗漏了遮盖自己的电话号码。曾任廉政公署调查主任的民主派议员林卓廷在脸书以“何君尧热线”为题撰文,指何君尧在脸书贴出写上其个人联络方法的口供纸是“神奇、顶级、超卓”,又说“不知道会不会有热心市民打电话给他,提供案件资料或意见呢?”他提醒网民“不要整天烦著何律师(何君尧)”,又指“重复打电话(是)犯法的”。何君尧及后在当天晚上7时在脸书上称自己的电话由下午5时16分起“频频响个不停”,其中有人致电叫他“食屎”,或接通后没有作声,何君尧宣称是林卓廷怂恿他人打电话骚扰他。到晚上何君尧发文称2小时内收到40个无聊电话。

在《逃犯条例》修订争议中,支持修订条例的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宣称持有不同意见的法律界和新闻界不了解草案运作,对此有30名法律界选委去信邀请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公开会面,让政府官员有机会“启蒙”他们,但被林郑月娥拒绝。何君尧后来指林郑月娥不会接受公开见面的邀请,发信邀请法律界选委出席他以个人名义举办的《逃犯条例》“交流会”,邀请选委代表、香港大律师公会前主席陈景生和29名法律选委在立法会就修例交流两小时。陈景生在回信中重提邀请林郑月娥会面的原因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指法律界“朋友”不了解《逃犯条例》运作,他在信中说:“恕我(陈景生)冒昧,我怕你(何君尧)代表不了特首或香港特区政府‘启蒙’我们,除非你是在其位能代表特首或香港特区政府,否则我们参加‘交流会’是没有意思。”又欢迎何君尧个别约见选委反映意见。法律界选委之一、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在脸书发文,指何君尧在中文信中,指是以“个人名义”设“交流平台”,但信件英文版的标题却是邀请他们参加“辩论”(debate),内容就指是安排了一个“讨论会”(forum),他表示“有点担心”会误解何君尧发邀请信的名义及目的,又表示何君尧又在英文信中指林郑月娥“her hands are tied”(受到制肘),好像是何君尧在表达他获授权去代表特首解释,为何她无法接受选委们的公开会面邀请,又说:“无论如何,我们决定都应该有礼貌地回信给何律师/议员,我个人亦欢迎他可以联络我表达他的意见。”

被指牵涉西铁元朗站袭击事件

何君尧曾于7月20日出席谴责反修例人士破坏社会安宁的“守护香港”集会,反对派在2019年7月21日游行结束后,疑似三合会的大批白衣人士到西铁线元朗站用竹枝、棍棒无差别攻击手无寸铁的市民,造成45人受伤,1人危殆。网上流传的一段短片显示,何君尧于示威当晚与白衣人握手,举拇指及鼓掌称赞是“英雄”,并合影留念。对此,何君尧称与袭击事件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是晚饭后送朋友回家,顺便路过。他表示自己到哪里都会和别人握手问候,凭借自己的知名度被要求合照很正常,批评传媒别有用心,煞有介事质疑他支持黑社会,他又说举拇指与白衣人握手合照,是在发生元朗站暴力事件之前,质疑被人移花接木。他赞扬那些人“保家卫族”,不过并非支持暴力,但说“任何人犯法都可以原谅”及反问“为何要与他们割席”,而有人曾网上声言要进行“光复元朗”行动,令元朗社区紧张,故此那些人质疑有人刻意挑拨社区而“有反应”是正常,强调没有策划事件也没有要他们诉诸暴力,然而何君尧的行为和回应激起愤怒。

示威者于2019年7月22日发起“问候何君尧大行动”,到他在荃湾荃丰中心的办事处抗议。有人把抗议单张张贴在办事处玻璃上;亦有市民朝办事处招牌喷黑油,并用商场的栏柱撞破玻璃,约3至4人冲进内拆毁室内闭路电视镜头,全程约2至3分钟。其后众人四散,事发时办公室无人。另外,天水围天华邨和屯门美乐花园办公室也遭到毁坏。

2019年7月22日,公民党立法会前议员余若薇在其Facebook专页指已向律师会投诉,指何君尧怀疑与元朗袭击事件有关联,涉嫌违反《律师执业规则》1.01(d)。同日,在美国白宫请愿网站“我们人民”发动联署,表示因何君尧曾表示反修订《逃犯条例》的示威者应被打及被拍到支持元朗袭击事件中的白衣人,因此,恳求美国政府禁止何君尧一家入境美国、获得公民身份和签证。于7月23日下午1时多,联署已取得超过10万签名,超额完成目标。

多所学校师生亦发起联署,其中何君尧母校皇仁书院的师生发起联署谴责何君尧的行为超越任何伦常道德底线,有辱学校声誉,表示以后不再承认其与母校的联系,呼吁众立法会议员弹劾何君尧,鼓励旧生向香港律师公会投诉何君尧。担任岭南大学校董的何君尧遭到师生及校友联署指出“何君尧多年来以校董之名发表无数针对学生及社会大众的仇恨言论,严重影响岭南大学形象,令母校蒙羞。”岭南大学迅速与他割席,指何君尧最近就反修订《逃犯条例》事件发表的言论与岭大完全无关,不代表校方立场。于2019年7月27日下午5时30分,何君尧于Facebook表示是否做岭大校董根本不重要。担任元朗公立中学校董职务的何君尧遭到元朗公立中学校友联署表示要求何君尧立即辞任元朗公立中学校董会成员一职。该联署指出:“何君尧身为立法会议员不但没有为社会困局提任何建议,更为暴徒呐喊助威,更称他们为英雄,明目张胆伤害无辜群众。”及“7月22日,何君尧召开记者会多次回避涉黑质询,还强词夺理,谎称流氓杀入市区打人为保护家园,颠倒是非,诬蔑乘车返家的市民为滋事份子。”。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学生及校友联署指何君尧2019年7月21日当晚与怀疑殴打市民的白衣人士握手,显示他支持殴打,而他事后的解释又自相矛盾。另外,怀疑何君尧涉嫌违反《律师执业规则》第2条。

同日,有赛马及评马界代表发起联署,表示要求香港赛马会褫夺何君尧的马会会籍,并即时将其名下赛驹即时退役。该联署指出:“何君尧身为立法会议员不但没有为社会困局提任何建议,更为暴徒呐喊助威,更称他们为英雄,明目张胆伤害无辜群众。”及“7月22日,何君尧召开记者会,积极回避涉黑言论,并强词夺理诬蔑乘港铁回家市民为滋事份子,用一晚时间将黑变成白,白变成黑。”何君尧、何伟诚及李星强等三人同为赛驹“天禄”的马主。

2019年7月23日早上11时30分,何君尧和同属新界西选区的议会阵线立法会议员朱凯迪于出席香港电台节目《视点31》,就元朗事件展开针锋相对的讨论。何君尧表示自己不后悔当晚跟白衣朋友握手,唯一后悔是有人破坏香港的稳定繁荣,但朱凯迪指何君尧煽动暴力,唯何君尧频频打断朱凯迪发言。何君尧要求各方停止一切暴力行动,又指朱凯迪带头煽动反动分离主义势力,认为他的党友煽惑他人毁坏自己的办公室,要求他对住镜头表示不再提“光复行动”。朱凯迪拒绝,认为政府未回应示威者诉求,行动会继续,并坚持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6月12日冲突及7月21日冲突,当朱提到要释放被捕人士时,何君尧大为不满,指他身为立法会议员将暴力带入议会,当时节目还未结束何君尧便拍台大骂朱凯迪,指他“不配做议员”后扬长而去,而一位声称是员工和选民的录影厂人士指何君尧“你都唔﹙不﹚配啊!”。何君尧离开港台大楼时,有多人在闸外向其示威,有人向他扔鞋

同日下午,何君尧父母在良田村墓园的坟墓被人拆毁,墓碑被推倒,坟旁被喷上“官黑勾结”及“何君尧孝子”字,坟墓上被喷上“屌”字,更写上“胜和”字。何君尧父母的坟碑被毁后,有香港亲中媒体和部分中国大陆新浪微博网民宣称破坏行为是“反送中”示威者所为,也有中国大陆媒体宣称何君尧父母的骨灰“被倒了出来”,网上亦有人用示威者在何君尧在屯门的办事处外设“临时坟墓”并为其上香的照片,宣称示威者在何君尧的办事处门前洒上其父母的骨灰,然而实际上并不存在何君尧父母的骨灰被移走一事。

何君尧在7月23日下午得知父母的坟墓被毁坏后,于7月24日凌晨在脸书直播指控是立法会新界西议员朱凯廸的支持者所为,要求朱凯廸交出破坏者,又警告朱凯迪“前面条路,一条是生路,另一条是不生路,你要选择哪一条路?”,言论被指恐吓,朱凯廸则否认何君尧的指控。不过,对于破坏坟墓是何人所为,民间提出各种质疑,尤其是质疑破坏者的真实身份。

2019年7月23日下午五时许,工党发起联署,表示要求政府取消何君尧的新界太平绅士资格。该联署指出:“何君尧2016年被梁振英委任为新界太平绅士,重返乡议局。但何君尧作为太平绅士,却涉嫌鼓吹、教唆及指使黑社会使用暴力,肆意攻击市民,行为令人发止!” 。其后,同年8月2日,工党带着2万人的联署到香港政府总部递交请愿信,要求政府取消立法会议员何君尧的太平绅士资格。工党主席郭永健表示,网上片段中何君尧跟元朗白衣人握手及拍膊头,加上他以前曾有“杀无赦”的言论,充分证明何君尧没有资格担任太平绅士。

另外,何君尧和子女的住址、电话等个人资料在网上被公开。

身兼岭南大学校董会主席的港铁(港交所:66)主席欧阳伯权在2019年7月24日会见传媒时表示,该校的校董会成员何君尧近期所发表的言论并不代表校方的立场,对于其被指与元朗袭击事件有关,欧阳伯权表示已去信教育局局长杨润雄,要求查清何君尧在袭击事件中的参与程度,并称何君尧如真的有参与袭击事件是不可以容忍。

2019年7月27日原本是岭南大学一年一度的校友日(homecoming day),但校方因应元朗白衣人无差别袭击而取消活动。不过,岭南校友及学生自发发起“真•homecoming day”,要求岭南大学罢免当日与白衣人握手、称其为英雄的校董何君尧。逾千名校友师生参与该次活动。活动期间,于正门地上展示“扫黑除恶保岭存博”的白布及挂上“驱逐何妖”的横额,边高呼“驱逐何君尧,扫黑除恶”,及后手持“权奸乱港护岭南,团结自强莫畏难”的横额及“踢走何妖,守护岭南”等标语游行。

2019年7月29日,香港效益主义党到英国驻香港领事馆递交请愿信,表示何君尧于西铁元朗站袭击事件中曾鼓励白衫市民袭击群众,故要求英方制裁何君尧,包括褫夺“英格兰及威尔士执业律师”资格及禁止何入境英国等。。

2019年7月30日,屯门大兴花园第二期业主立案法团发出通告。内容表示“法团管理委员会于本年七月三十日收到何君尧律师的书面通知,鉴于屋苑祥和气氛不应受到外来政治因素影响,由即日起辞任本屋苑义务法律顾问一职,以保障居民生活安静。”。

被揭发祖坟霸占官地

2019年7月23日,有网民揭发何君尧祖坟部分面积并非位于政府合法殡葬区内,而是非法占用了政府屯门北食水配水库用地,并向地政总署举报。地政总署经初步调查后,发现涉事坟墓有部分超越相关认可殡葬区界线,又表示会再作进一步调查。另外,何君尧父母坟地的装潢比附近的山坟豪华,墓碑以全云石刻成,占地约1,400平方呎的拜祭区由石砖铺上。据《明报》翻查地政总署的地图发现,何君尧父母坟墓的拜祭区占整个坟墓约三分之二范围,且几乎整个进入屯门北配水库土地地段范围。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