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芦:习近平性格的六个特点

0
275

思芦,习近平,性格,六个特点

原文链接blog.creaders.net/u/7925/

2020年不寻常,中国大事频发,疫情未平,水灾又起;香港动荡,美国制裁。在这关键时刻,一反常规,习近平却从第一线神隐。习越来越像晚年毛泽东,深居简出。媒体猜测习近平可能陷入“决策疲劳”,面对内外复杂局面,习采取逃避心态,表现为瘫痪和恐惧。就像甲午战败后的光绪皇帝,一反战前的亢奋和频频下诏,光绪把所有的兵书战策都扔到一边,前线的战报堆积如山也不再批复。不再连续不断地召见、会议、指示。皇帝躲在后宫,长时间地翻阅诗词、戏本,或者躺在床上昏睡。他什么都不想做,什么也不能做。

习近平青少年生活坎坷,大起大落。缺乏正常教育,性格得不到正常的培育和教养,他的性格有六个特色:

唯我独尊,专制独裁
习近平在执政风格上刻意模仿毛泽东。习曾三访韶山。两拜毛堂,专程参观西柏坡,香山双清别墅等毛氏圣地。习近平模仿毛泽东大搞个人崇拜。中国对习近平的宣传超过毛以后的历届领导人。在四处碰壁,人人喊打的当下,7月20日北京成立了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极具讽刺的是,第二天美国就关闭了休斯顿中领馆)。习近平还模仿毛泽东想当世界领袖,为此拼凑了个一带一路。这个项目的真正意图是挑战美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领袖。近几年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头号对外援助大国。据来自环球网的数据,近四年,中国对外援助达到60365亿元人民币,如果平均分配给每个中国人,每人4378元人民币。习近平在中国举办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大会上,在紫禁城摆出皇帝的派头等待各国领导人一步步趋前和他握手,营造万邦来朝的气氛。当美国总统川普2017 年在紫禁城,称呼习近平为“King”,习哈哈大笑。川普说习近平喜欢被称为皇帝。

刚愎自用,专横蛮干
2009年还是王储的习近平就说:“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典型的红卫兵语言,愣头青风格。习近平执政之后,外交部长、发言人和新闻主播都投其所好,抛弃国际外交惯例和文明礼仪,转用愤青语言,以战狼风格,硬怼世界。中美贸易谈判,不懂妥协双赢,见好就收。临签约前,习近平要求修改前期协议,导致谈判破裂,于是美方重启新一轮制裁。最后达成的协议中方更加吃亏。习固执蛮横,不顾天下大忌,强行修宪搞终身制。违背50年不变的承诺,霸王硬上弓在香港强推国安法,造成香港糜烂。对美政策上,一昧蛮干,破罐子破摔,几个月将中美关系倒退了40年。

心胸狭窄,睚眦必报
习近平在河北省正定县任县委书记时,高扬正是省委第一书记。其间,高层想让习进省委常委,都被高扬婉拒。高扬的意见是习才三十出头,在基层还没干上几年,不急于提拔,这样对年轻人发展有好处。当时李锐担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受好友习仲勋托付,安排习跨省升级,调到厦门市当副市长。临行前,习向高辞行,高说你是中央管的干部,来去自由,不用和我辞行了。习听后十分尴尬。高扬逝世后, 后事很冷清低调,习近平作为后任党校校长和前下属,没有向前任校长高扬的遗体告别,也没有出席追悼会。说明习近平心胸狭窄,睚眦必报。香港铜锣湾书店因为出版《习近平和他的情人们》一书,包括老板桂民海和员工五人离奇失踪后在中国大陆被扣留。任志强批评习近平“让车轮倒转”、“连续出臭棋”、 “是一位渴望权力的小丑”,“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 也被拘押。2017年14集团军被裁撤是因为这是政治对手的老爹薄一波创建的军队。历代统治者,都讲究刚柔并施。习近平执政后,中国司法和公安对异见者的打压和言论的管制,网络的管制都是最严厉的时期。

好大喜功 ,盲目冒进
习近平在正定县任县委书记时,急于出政绩。当时央视正在拍摄《红楼梦》电视剧。剧组在北京已经建了一个大型园林用于拍摄。但习近平动用他的关系,把荣国府选在了正定县,用三倍于原先预计的成本,建成了影视基地。现在,这座荣国府几乎无人造访,已经有20年没有被用作外景地了。由此衍生出来的另外两个项目也都破产。其实在正定建荣国府,既无天然资源,又无文化背景。正像贾宝玉在书中所说:“分明见得人力穿凿扭捏而成。远无邻村,近不负郭,背山山无脉,临水水无源,高无隐寺之塔,下无通市之桥,峭然孤出,似非大观。…古人云‘天然图画’四字,正畏非其地而强为其地,非其山而强为其山,虽百般精而终不相宜。”

雄安新区是习近平钦定的千年大计,在2017年4月1日愚人节发布。在完全没有根基、没有文化、没有历史、没有积淀的荒芜之地,完全依靠行政力量开建。选址在华北平原最低洼的洪涝区,位于洪水位以下8-9米。这在美国建房都是要极力避免的地区,否则要买很高的洪涝保险。雄安新区启动三年后,工程进程缓慢。烂尾的可能性极大。此外习搞的一带一路大撒币,挥霍民财,血本无归。狂热鲁莽的大外宣工程,妄图扩张中国影响力,引起西方警惕,联合对中国打压。


外强中干,内心懦弱
习近平非常怕死,武汉疫情期间不敢去第一线,后期去疫区,也戴着口罩,隔着电视看病人。北京疫情再次爆发后,习立刻神隐,躲在西山。上任后总感到不安全,北京卫戍区8年换了4位司令员。

附庸风雅,卖弄知识
习近平和慈禧相同的是:出身老革干官宦人家,少年时代没有受到足够的文化教育,执政期出现过错别字连篇的笑话,靠小说积累人生经验。李锐评价“我那个时候不晓得他文化程度那麽低,他小学程度。”知识结构决定眼界。习近平的语言风格是“撸起袖子加油干”,为了掩盖动辄念白字的文化素质,在各种大会上以掉书袋、背书名的方法,显示自己的博学。

《旧制度与大革命》的作者托克维尔说过: “我们在历史中见过不少领导人,他的知识结构、文化水平、政治判断力和价值选择,会停留在青少年时期的某一阶段。然后不管他活多久,也不管世上发生多少变化,他都表现为某一时刻的僵尸。如果有某个机缘,让他登上大位,他一定会从他智力、知识发展过程中停止的那个时刻去寻找资源,构造他的政治理念、价值选择和治国方略。这种人的性格一般都执拗、偏执,并且愚蠢地自信,愚而自用,以为他捍卫了某种价值,能开辟国家发展的新方向。其实,他们往往穿着古代的戏装,却在现代舞台上表演,像坟墓中的幽灵突然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人人都知道他是幽灵,他却以为自己是真神。但是,他选择的理念,推行的政策,无一不是发霉的旧货。” 读到两百年前的托氏此话,如同为习近平量身定做,未盖棺而论定,让人拍案叫绝。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