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关于中国货币市场的前景问题

0
1730

海风,中国货币市场,前景问题

关于中国货币市场的前景问题

(1) 货币与汇率的本质

     货币与汇率的本质是什么?我不是金融专家,但我是产业战略专家,所以我将从产业的角度来审视货币与汇率的本质。

    马克思认为,货币是固定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我认为,这个观点很正确。既然货币是特殊商品,那么它在交换或交易过程中就需要有契约,有了契约就需要信用作保证。因此,一个国家货币汇率的涨跌,关键要看一个国家的信用好坏,而国家信用的好坏又取决于政治、经济和社会的稳定性。因为政治与经济社会始终存在着一种因果关系。如果一个国家的政治出现了问题,本国公民及国际资本就会对这个国家的信用产生怀疑,就往往会将手中的货币兑换成黄金或者兑换成它国的货币,目的是为了保障自己所拥有的特殊商品(货币)不要贬值。可是兑换的人多了,这个国家的货币自然就会贬值,反之,若大家都看好某国的货币,某国的货币自然就升级了。

(2) 中国货币持续贬值与外汇管制

    2012年12月4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人民币1美元对人民币6.2885元;2015年12月4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3851元;2016年10月21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7558元;2018年12月21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825元。由此可见,从2015年年底开始,人民币就开始大幅度贬值。

    针对人民币持续贬值,2018年7月,习近平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会上提出:要进一步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目的是提振市场信心。可公众信心决不是一个会议就能唤回的。由于形势紧迫,在2018年年底,习近平又召开了一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重申了“六稳”的重要性。同时,中国政府也加紧了对换汇流通的管制力度。政策显示,虽然每人每年换汇5万美元的额度没有变,但是换汇过程却变得异常繁琐。如:在中国境内购汇者需填写一张《个人购汇申请书》,并写明用途、用款时间等详细信息。此外,购汇禁止用于境外买房、证券投资等项目。

    举例而言:以前换汇单上只需选择“出国留学”一项,而现在选择“出国留学”后,必须填写:去哪个学校、哪个国家、花费多少等。至于选择“出国旅游”,也要填写出去几天,去什么国家,同时还要写上“预计用汇时间”。按照要求填好后,一般都能换汇成功。个人出境最多可携带2万元人民币,或相当于5000美元的外币,或者等值外币;境内银行卡在境外发生的全部提现和单笔等值1000元人民币以上的消费交易,境内发卡金融机构需向外汇局报送交易信息;包括跨境转账在内,个人现金交易超过5万元人民币(1万美元等值)需要报告,个人银行跨境转账超过20万元人民币(1万美元),银行需要上报给央行。可能成为被怀疑对象;分拆逃汇将被重罚;若查出虚假申报,将限制或禁止购汇,且记入信用记录。

    由于中国政府加大了外汇流通的管制力度,人民币汇率终于出现回升。2019年4月8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7167元。几乎又重新回2016年12月的价格。按环球时报胡锡进的说法,如果中国政府不采取强制措施,到2018年年底,1美元对人民币的比例可能要冲破1:20。我认为,胡锡进说得没错。但靠政府强行管制是不可能解决根本问题的。因为国家信用本身并没有得到任何改善,反而是更加恶化。

(3) 中国货币汇率下降的原因

    政治是因,经济是果。由于这几年习近平大搞政治倒退,加上他错误的外交政策,使中国经济一度受挫。因此,使中国经济出现以下几种现象:一是大批外资企业逃离中国;二是国内民企纷纷关门倒闭;三是大量移民并将资金转移到国外;四是国际投资商纷纷抛售人民币;五是由于经济下行,中国政府就不断滥发货币;六是习近平对外大撤币耗费了大量国家外汇;七是受中美贸易战影响,中国企业出口屡屡受挫。

    更严重的是,由于受中国政治危机影响,国内的权贵资本(或称红色权贵资本)对于中共在大陆的统治信心指数急速下降,促使大陆的红色资本借道香港出逃,他们甚至将过去几十年存到香港银行的资金也疯狂转移。当然,这其中与美元先后两次加息也有些关系。

 (4) 权贵资本逃离引发香港货币危机

    香港,一直被中国权贵视为国际资本的“避风港” ,他们将大量非法所得的财富都存入香港各大银行,或从香港银行过境到其它国家。近几年来,习近平不断派中共国安到香港非法抓人,其中最典型的就是2017年初肖建华被抓事件,还有后来抓捕在逃富翁郭文贵的香港助理,并冻郭存在香港银行的300多亿资金事件。这两件事引起了中国权贵们的一片恐慌,他们感到香港已不再是资本的天堂。于是,他们纷纷将大批资金从香港转移到其它国家,而权贵们的资本大逃亡也引发了香港的货币危机。

到 2018年4月12日, 港币兑美元的汇率跌至近33年来最低点,汇率触及7.85的弱方兑换保证。为了稳定货币市场,自2018年3月港币保卫战打响后,香港金管局至今连续27次买入港币维护联系汇率,香港银行间的港币结余从1797亿港元,降低到如今的648亿港元。

(5) 中国货币汇率的未来前景

 从目前中国的政治、经济、外交和社会稳定的情况分析,不利于货币汇率稳定的因素有多个方面。如:政治倒退、政府债务、家庭债务、房地产市场泡沫、经济持续下行、滥发货币、习近平政权动摇、台海军事冲突、中美关系恶化和社会持续动荡等。这其中任何一种因素都会影响到中国货币汇率的稳定性。如果短期内政治上不会出现大转机的话,中国货币市场的未来将是一片暗淡。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