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关于中国行政建制与政府行政开支问题

0
927

海风,中国,行政建制,政府行政开支,问题

关于行政建制与政府行政开支问题

    中国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可老百姓的负担却位列世界之最,而社会保障还比不上俄罗斯、印度和朝鲜。这其中原因就是官员太多了。中国总理李克强经常在大会小会上谈简政放权,可吃财政饭的人却越来越多。问题的根源就在于国家行政健制过于重复。下面我们来看看它到底重复到什么程度。

    (1) 违宪设立地级市从目前中国的地方行政建制来看,管理层级明显过长。《宪法》明确规定:省(直辖市)、县、乡三级建制。后来在江泽民时代,居然变为:省、市、县、乡四级建制。到胡温时代,又取消了农田税,原本靠村提留供养的村干部如今也吃皇粮,这就将过去的四级建制变成五级了,如今是省、市、县、乡、村。与《宪法》规定的行政建制多了两级。一般正常的国家地方行政建制都是三级,英国是两级,美国也是三级,即:州、县(区)、镇(市) 。

    截止到2018年底,全国地级行政区共有333个,其中地级市283个,占85%,尚未“撤地设市”的仅有50个(包括17个地区、30个自治州、3个盟),只占15%。专家指出:这种绕开宪法任意增加地方行政建制的违法行政行为,不仅造成了省、县之间的层级模糊问题,而且还有不少地级市出现了“小马拉大车现象”。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地区”一级正在演变成为一架养尊处优的“腐朽国家机器”。以1个中等地级市为例,仅市一级就拥有厅级干部30多人,处级干部200多人,科级干部1000多人,机关工作人员一般都在10000人以上。据初步匡算,全国333个地级行政单位,机关干部人数约在300~350万人,所属事业单位职工人数约在550~600万人,全部财政供养人员约在900万人以上,平均按每人每年5万元工资计算,每年就是4500亿元。

    这4500亿元还不包括这些人的各种职务补贴、办公费、旅差费和公款消费。更要命的是,地级市不断在瓜分县乡资源,故在坊间有“市刮县”、“ 市吃县”、“ 市害县” 的说法。在县区工作过的人应该是感同身受。

    (2) 非政府职能的党务机构大量消耗财力。在中共治下的中国,至会还是按照当年毛泽东在井岗山首创的党组织下连队的做法,在每个行政机构都设立党支部,最基层为村党支部。在和平年代,党务机构由政府财政供养,这种建制本身就是一种病态。按照中国现有行政建制,地方省级行政构关有34个(包括港澳) ;有333地级行政机构;有县级行政机构2862;有乡镇级行政机构41636个;有村级行政机构691510个。中央直属机构就有百个。每个机构设个党组织,这到底要耗费纳税人多少钱呢?

    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在2005年曾撰文指出:中国实际由国家财政供养的公务员和准公务员性质的人员早己超过7000万人,官民比例高达1:18。这其中还不包括村官和各行政机关的外聘人员。有专家保守估计,在这7000万人当中,中共党务人员(非政府人员) 超过了1000万。这其中包括各级团委、民主党派、残联、工会机关等。按每人每年平均5万元工资计算,就是5000亿元。更可怕的是,党务人员不仅不干实事,平时的工作就是揽权、干政、乱政。

  (3) 国家行政开支占了G D P的28%。据媒体据道,2016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8万亿,预算赤字为2.18万亿!国家行政开支占了G D P的28%,716.7万公务员花掉了将近三分之一的财政收支,将近5万亿!这还不包括公务员占用的各种社会资源。

    卫生部前副部长殷大奎引用中科院一份调查报告称,在中国政府投入的公共卫生经费中,党政干部就耗费了80%。殷大奎还透露,全国党政部门有200万名各级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高干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等,一年开支数百亿元。

    (4) 按照正常国家的行政建制中国每年至少可节省8.1万亿行政开支。按照目前西方国家的平均水平,政府行政开支约占GDP的5%,日本最低,为2%。中国为28%,若按5%计算,节省23%是多少呢?2018年中国的GTP总量超过了90万亿,若能节省23%,那就是20.7万亿。这简值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关于中国政府行政开支占GDP比重的问题,中国政府称,2018年政府行政开支只占GDP总量的14%,但外界认为这个数据有造假的嫌疑。若按14%计算,若能节省出9%,每也可以节省8.1万亿。

     (5) 畸型的行政建制是中国社会问题的根源。据中国财政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财政医疗卫生投入15291亿元。这其中包括居民医疗补贴60%的投入。有专家预测,中国若要实行全民免费医疗,每年财政投入不会超过2.8万亿,按照这个数据,政府每年只需再投入1.3万亿就够了。如果政府能解决全民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和免费养老问题。每年还可以省下1.3万亿的维稳费。中国各地方政府也不用再通过强征强拆、乱罚款、乱收费、乱摊派等不正当手段去解决行政经费问题了。

    因此,中国政府若能像正常国家一样,把地级市行政机关撤消,再把各级非政府职能的党务机关撤销。中国的民生福利等一切社会问题都将会得到解决。可见,中国政府的建制畸形对国家有多大的危害。这种病态的行政建制不改,谈任何改革都是一句空话。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