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颖华:《销售与市场》杂志社社长李颖生遭河南省纪委厅官王伟平夫妇敲诈200万,举报未果反被判刑入狱

0
423

李颖华,销售与市场,杂志社,社长,李颖生,河南省纪委,王伟平

第一封信

新高地编辑部,您好!

上图是现任河南省公安厅党委委员、警察学院党委书记王伟平(被举报人)

王伟平简历链接:http://www.henanga.gov.cn/zwzx/zwzx1/jgld/2015-10-31/5289.html

上图是受害人《销售与市场》杂志社社长李颖生

这是我给您的第二封救助信,第一封发表在欧洲之声网站和它的推特上,也发给了河南省信访局省委书记信箱。我哥李颖生是前河南“销售与市场”杂志社的总编,因泄漏了河南省公安厅党委委员王伟平2010年在省纪委任上,伙同出版集团纪委书记王大玮,以查案为名掠夺杂志社200万广告收入造成经营困难的事实而遭到王伟平和出版集团董事长郭元军的残酷报复,被判刑八年两个月。郑州市纪监委办案人员恐吓我前嫂子,说他们到她10岁儿子的学校给孩子照了相,威胁要把孩子送到孤儿院,逼迫她合作,我前嫂子不得不低头做伪证,办案人再以此要挟我哥自首贪污,这样就不需要证据了。

我们家出的228万多赃款、利息及罚款大部分替王伟平还给了杂志社。我哥告诉了法官和律师他被自首的真相,期望法官依事实、不以口供而依法判决,可他哪知道,法官邱红夫妇是王伟平妻子省人大常委委员高莉萍在美国的哥哥的发小好友。邱红是高莉萍挑来专门保护王伟平的。当我从知情人那里知道,王伟平当年拿了我哥200万的事后(他还暗示当时不止我哥一个杂志社被王伟平敲诈)马上去问杂志社管理层,并得到他们交给出版集团200万的肯定答复。我又去出版集团财务部询问,负责人丁秀敏说确实是交了钱,钱现在还在集团,帮助二王欺骗隐瞒,使我继续把高莉萍当“救星”

为了阻止我继续调查,郭元军就设法把我哥扫地出门。丁秀梅假装同情我哥,让我去找郭元军,说趁着还没宣判,赶紧领走档案,把档案放到某一公司或市人才交流中心,这样以后出狱我哥就可以领养老金了,不然放在出版集团,会放进很多对我哥不利的材料,就不会有养老金了。我就这样抱着我哥的档案离开了出版集团的大楼,养老金完全是谎言。

他们重判我哥还嫌不解恨,还围猎我、欺骗我,高莉萍以救我哥为名跟我索贿50万,点名要美元,我分次给了她,她警告我此事不能外传,不然在哪儿都能要我的命。二审结束后,唯一知道索贿事的一位大商人,把此事当做投名状告诉了高莉萍,我明白,危险真来了。

高莉萍还派金水法院退休法官金萍做沟通邱红和我的中间人,也是骗我要钱,把我牢牢掌握在他们手中,以防备我找别人。高莉萍多次当我面给市纪委负责人打电话,告诉我“好消息”。高莉萍还叫原河南公安厅长秦玉海案件的有关人说服我,说秦玉海也是被陷害的,被用各种手段拿到口供定的罪,中国就是这样,不看事实,我必须接受这不公的判决。

“销售与市场”杂志社是我哥带领全员入股,自负盈亏办起来的,政府并不发工资,多年来是河南省文化产业的交税大户,并接受过很多出版集团将失业的员工,我哥还多次获得全国全省多项荣誉,是河南五一劳动奖得主,为中国出版业辛苦了一辈子,到退休时不给办理退休手续,打入大牢,只因“泄密”引来的灭顶之灾。我哥不认罪认罚,他们以报复我为要挟,逼迫我哥认罪认罚。我哥不仅要替王伟平还贪污钱,还得顶替王伟平坐监。

我2020625向河南省财政厅及河南省委宣传部纪检委、2021年4月26和27日向河南省委第六巡视组、2021年5月17日、6月3日、6月10日多次向河南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央第九督导组第一驻点指导组以邮件、信件及电话方式举报, 8月4日向河南信访局省委书记信箱、8月31日向政法干警违纪违法举报平台、9月1日向国家信访局举报,至今没有得到任何回答相反王伟平们都知道了我对他们的举报。因我没有中国身份证,用我妈的身份证号码进入举报网站,而且已写明是我妈的身份证,希望保护我的举报。我没有得到任何回答,我妈到接到了,告诉她,越举报,判得越重,让我妈撤销举报。

我多次在河南举报都得不到回应,在德国媒体和世界社交媒体撰文揭露王伟平夫妇,利用公权力为掩盖贪腐谋财害命移花接木诬陷我哥的罪行,发表三天后就得到了回应,出版集团要我赶快寄给他们我哥的档案,可见河南纪监委没有丝毫解决我哥冤假错案的意愿,他们都是多年的“战友”

二审结束后高莉萍微信电话我大吼大叫,不许我继续追究案件,说我哥知道李斌偷窃杂志社公司、做资金转移海外的生意。我明白了,原来王伟平跟李斌搞魔鬼平衡交易,把他们两个人的罪都栽赃诬陷到我哥身上。后来得知,郭元军帮助王伟平夫妇做假案报复我哥时,发现了许多企业用李斌和禹峰假合同偷窃的杂志社海外上市公司做金融产品交易,有仁慈的领导出面赦免了参与交易的公司高管和官员,但这位领导绝不知道也不会同意王伟平贪污并栽赃我哥的罪行,王伟平夫妇利用了这个机会和他们官场枝蔓缠绕的关系,把没钱没伞的我哥拿来堵枪眼,挂习近平反腐金字招牌,判我哥的黑假材料都是出版集团出示的,作为上级的李颖生,竟然多次模仿下级签字,如此“乱用职权”的指控证词,连黑帮都编不出来。

 南京二审律师骗我签50万高价合同外加每趟一万来郑州会领导的差旅费时说,江苏省委某常委为我哥的冤案已经给河南有关领导打电话了,这次一定会排除一审时的庭外因素,还我哥公道。骗子,二审的结果是更加赤裸裸的钱权交易,臭烘烘的大批量封官进爵,还有兄弟跨省继承爵位的奇葩。从三权势部门参与的这场反腐盛宴,您可一窥河南官场之溃烂。 颖生跌倒,让多少人吃饱。坏事做得越绝,收益也越高。河南广电传媒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众多投资人中又有多少官员的白手套?既然是偷了“销售与市场”杂志社的股权,赔也该赔给杂志社,怎么成了宣传部的钱袋子?

河南宣称政务公开,反映问题必定回答,希望有关部门去调查杂志社并询问我哥王伟平是否拿了他们的200万?希望您能派人调查王伟平高莉萍夫妇贪污索贿并违规操纵我哥案件、郭元军配合诬陷我哥之事。我哥的直系亲属中没人敢找律师再审,弱民反抗河南任性官员就要你的命。

我哥被判刑快三年了,因我不服判决,期间多次受到高莉萍的威胁,遭受的是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以至于一次就掉了三颗牙,炼狱般的身心摧残,而最让我牵挂的是我狱中的老哥,不到三年就得了多种病,还昏倒过,做假案的这三人是要整死我哥!贪官恶吏的共同点就是为官为财毫无人性,河南法庭真的只是高官们捞钱分爵的游戏场吗?难道真像高莉萍叫嚣的那样,除了习近平谁也翻不了我哥的案吗?

我对我的举报负全部法律责任,并愿意全力配合。

E-Mail: [email protected]

李颖华, 202198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