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绍成:两岸紧张与美国角色  

0
1868

汤绍成,两岸紧张,美国角色

時事評論:两岸紧张与美国角色

新高地台湾分社来稿

虽然世界各国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仍在延烧,但目前大陆的防疫情势日益好转,武汉也已于四月初解封,各省还已开始援助各国抗疫。相对的,美国还可能处于肺炎风暴之前,况且内部为防疫政策争议不断。而台湾的情况也还不错,确诊与往生的人数均低,但与大陆的关系却日益紧张。

在此疫情影响下的国际格局中,台海的情势自然也会受到其他地区动荡的影响,其中尤以美国与伊朗的关系值得关重视。因疫情影响,美国国防部三月底宣布,停止美军军事行动60天,这是否会引起两岸关系的突变,更是值得关注。

  美国疫情  

目前美国已有逾75万人确诊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也已超过4万,而情势还在持续恶化当中。同时,美国共有四艘航母因染疫而停航,而且都部署在印太地区,分别是“罗斯福号”、“雷根号”、“卡尔文森号”和“尼米兹号”。“罗斯福号”原舰长克劳齐上校(Capt. Brett Crozier)四月初因求援信外流遭解职,而美国海军部长也因批评舰长后被辞职,可见其混乱的情势,自然台湾的曝险情势凸显。   综观美国共有11艘航母,乃全世界其他国家航母的总和,又都是以核动力驱动,但其中1/3部署、1/3准备、1/3维修。依目前情况观之,其他航母恐怕暂时都无法到印太区域填补战力真空,由于伊朗等地情势动荡,“杜鲁门号”与“艾森豪号”航母目前都正在中东执勤,其余航母则几乎都在船坞内修整。   更进一步观之,美国共有11个联合作战司令部,5个是功能性司令部,6个是地域性司令部,而与两岸最有关的就是美国印太司令部,乃目前联合司令部中规模最大与责任区最广的一个,下辖人数约30万,占美国现役军人总数的20%。其所属美国太平洋舰队有约200艘舰船,近1,100架飞机和超过13万名水手和勤务人员,还包括两支海军陆战队远征部队,与空军约4.6万兵力,以及420多架飞机。   目前美国海军是由第7舰队(亚洲地区)与第3舰队(美洲地区)镇守太平洋海域,第七舰队司令部设在日本横须贺,驻地包括日本佐世保基地、冲绳和韩国釜山以及新加坡及菲律宾等地,是目前美国最大的海外前线投送部队,因而就算相关航母停航,美军的作战能力仍强。

  但是,美国海军舰队均远离国土,且长时间执行巡逻任务,补给线较长,人员调配也较不易,这让美军面对疫情较为不利。相对的,解放军的军舰都是在近海巡弋,航行时间往往不超过30天,可以轻易替换健康人员以保持战力。

  再者,为防堵新冠肺炎疫情蔓延,3月下旬美国国防部长艾斯培已下令,全体美军停止出国旅行与部队移防,美军的军演、训练等群体活动几乎都暂时取消,这项美军禁令将实施60天,刚好落在台湾520蔡英文再度就任前后,而这对北京而言乃是一个重要的关键门槛。

  川普选情  

依照川普抗疫不利的情势推算,四月底美国失业率将会升至20%。况且由于政策歧见,美国纽约州与加州州长都因联邦政府抗疫不利而杠上川普,以至于美国内部纷争不断。再者,在拜登即将担任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情势大致底定之际,川普团队立即打击拜登性骚扰女性的黑历史,还称拜登是北京同路人,而忘了自己家人也一样在大陆有投资,且拜登也回击川普“听命中国”,在月前疫情大流行期间多次称赞中国防疫,但实际上美国人民正为此付出代价云云。

  川普这种一出手就重口味的选战策略,明眼人立即可以看出,川普确实已经不似疫情之前的老神在在。尤其,近日还有一些民调显示,川普已落后拜登近十个百分点,因而感到有些惊惶失措。

  另外,川普总统在4月中旬再次批评大陆隐瞒新冠疫情真实数据,还借此抨击世界卫生组织(WHO)忽视台湾在去年12月发出的警告,借以协助北京隐匿疫情。一般而言,当疫情发生之际,到确定这是难以掌控的情况之时,的确需要足够的资讯与意见来辅佐决策。

  因为这些抗疫的重大决策,比如封城,兹事体大,因而决策过程的耽搁势必难免。这也让人感到由于川普面对难以掌控的疫情,四处找寻代罪羔羊以便脱困。至于有关隐匿疫情的事,在当前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也,确实应当避免主观认定,这种证据不足就下定论的立场,同样显示川普有意转移焦点与内心的焦虑。   四月中旬,七大工业国集团(G7)领袖再次针对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举行视讯会议,同意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并要全面改革世卫,但均反对川普总统停止对WHO的四亿美金的金援。相对的,欧盟已在募款来填补美国暂停资金所造成的缺口,以至于美国形同被孤立。

  尤其,美国确诊与死亡的病例日益增加,更是大幅超越大陆,同样也造成川普内部选情与国际声望上的冲击。依此,若美中在台海擦枪走火,以抬高选情的机率升高。但因川普是生意人,若掐指一算,美国保护台湾的政策划不来,却也可能立即转向。

  美伊关系  

之所以要探讨美伊关系,就是因为这可能是分散美国注意力的一个重要因素。自1979年伊朗革命开始,美伊关系就长期对峙,至今也并未和缓。其中或有2015年,伊朗与“五常加一集团”(P5+1)美国、英国、法国、中国、俄罗斯及德国,签署长期核子协议,但川普总统一上任后就退出,以至于伊朗有意恢复核原料的提炼,美伊关系再度紧张。   2019年5月,鉴于与伊朗的关系紧张加剧,美国在中东部署了爱国者反导防御体系,拦截弹道导弹、巡航导弹和空中打击。2019年6月,伊朗击落一架美国无人机。2020年初,美军轰杀毙命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引发伊朗反击美国在伊拉克的基地,其情势一度紧绷。

  在中东地区,伊朗的导弹力量最为强大,主要由短程与中程导弹组成。虽然2015年伊朗核协议签订后,德黑兰暂停了远程导弹项目,但因川普退出等不确定因素,致使伊朗重启远程导弹项目的可能性增加。同时,伊朗的黑客组织,时常对美国总统大选展开网络攻击,并试图侵入美国政府官员账户。   相对的,由于美国与西方国家的长期制裁,伊朗最大石油买家的中国,就长期协助伊朗开发海上天然气田与油田,以及输送石油和天然气的管道,以便伊朗出口天然到欧洲和亚洲。同时,在军事方面,中国还协助伊朗培训高级的官员使用先进系统,比如导弹与战机还有雷达系统和飞弹快艇等军备,近年来更在“一带一路”的架构下合作甚多,因而伊朗对中国的经济与安全方面的依赖度均高。

  由于疫情严重与医疗用品匮乏,伊朗在3月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要求提供50亿美元贷款以对抗新冠疫情,但遭美国坚决反对,声称伊朗会用这笔钱资助恐怖组织。这是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德黑兰首次向IMF要求贷款,在被拒之后是否会逼使伊朗走向极端,值得观察。   国际棋局   美国外交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FR)旗下的“预防研究中心”(CPA),在2019年底提出的报告中,列出了全球30潜在的危机或冲突因素,其中就包括了“台海危机导致美中冲突”,此调查自2008年进行以来,台湾首度进榜。在目前美国疫情日趋严重之际,是否能在危急情况下及时驰援台湾,好似可能力有未逮。

  依上述美方智库的报告,当前世界危机热点,主要就分布在中东与东亚两地区,而其中就以是否与大陆直接相关为关键,因为这将牵涉到美中两大国的直接冲突。在中东方面,情势依然诡谲,但这对大陆来说直接介入中东战事的机率较小,但是在东亚方面则否。

  其实,这种情势早就这就提供了中美两国相互博弈的筹码。在陈水扁时期(2000-2008),美方出手压制其两次公投绑大选(2003-2004与2007-2008)的策略,而中方则以缓和朝核与伊朗问题为回报,成效甚彰。在上述2015年伊朗与“五常加一集团”签署长期核子协议的过程中,王毅部长出力甚多,因为西方国家都对伊朗进行制裁,当时欧巴马总统对此感激涕零,而这对也与2016年蔡英文的520就职演说有关,因为美方穿梭两岸以期平稳过渡,乃给予中方的一项回报。

  但目前朝鲜与美国已开始直接接触,以往紧张情势已稍缓和,虽然平壤日前还在频射飞弹,但美国已无暇他顾,因而毫无反应。故当前只剩南海与台海仍在延烧,其中尤以台海为甚,因为美国的府会都还在加码。除近来美方机舰频繁绕台之外,川普总统已签署“台北法案”,而“台湾保证法”也在酝酿之中,后者还牵涉到台美军事演训事务,致使“一中原则”被破坏殆尽,北京濒临必须反应的境地,两岸的情势已陷入十分紧张的边缘,而美方是否会再度关注今年的520,还有待观察。

  台湾情势

四月上旬,大陆航空母舰辽宁号编队,由东海航经宫古海峡水道后,隔日航经台湾东部外海后往南部海域航驶,从事远海长航训练,此乃对美台双方发出强烈的讯号,而美国在太平洋海域暂无航母可用,但仍以电侦机来回应。就在同一时间,“环球时报”社评对台提出警,台北应有的基本理性,自以为是地挺而走险,一定会招致沈痛的代价,文末并以断句强调:告勿谓言之不预。此乃北京对外的一种政治语言曾在1960至1970年代对付印度、苏联与越南战争前使用过。

  这势必导致一面倾美的台湾领导阶层内心焦虑。尤其,目前美中台三方的粮食自给程度分别是130%、90%与33%,中美两国都还比较宽裕,其中大陆的大豆进口量大,2019年自给率不到20%,比较会受到影响。但此情势对台湾极为不利,若当进口国都自我封锁之际。

  而在能源方面亦然,虽然油价暴跌,但若油源出问题,比如运输船只减少,台湾也还只能撑几个月。此外,还有一些西药品的原料以及中药材等,来源都是大陆,台湾同样也将面临困境。最近,台湾疫情指挥中心公布,共有敦睦舰队磐石舰成员24人确诊2019冠状病毒。由于部分水兵下船后,曾至岛内约90多处公共场所逗留,因而增加了社区感染风险,对于海军战力的影响亦不小。

小结  

此次疫情已经重创世界各国人民的身家财产与国家的政经发展,甚至导致全球权力角色大洗牌。目前由于川普的抗疫措施与选举情势均甚不利,未来情况还可能更加恶化,因而外销转内销,在台海擦枪走火之际介入,以抬高选情的机率不得排除。但要演变成美中两国的全面性争战的机率仍小,一方面将两败具伤,同时这也与川普的商人性格有关,月前美国对付伊朗相对节制的做法亦可佐证。相对的,若美伊关系持续恶化,美方的注意力分散,两岸情势将可能会逆转。   对美国来说,台湾问题当然重要,但只要有一个更大的利益诱导,比如与中方达成某种利好协议,台湾也并非不可弃。1979年的殷鉴不远,当时台美断交时的因素是大陆,如今新冠病毒加上中国因素是否会让美国重导覆辙,其可能性不得排除。面对此一形势,目前蔡英文已改口使用“新冠肺炎”来取代“武汉肺炎”,但可能已经无济于事。

出处: 汤绍成战略专家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