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国精英讲述自己被迫偷渡来美国的经历

0
2586

海风,一个中国精英,,偷渡,美国

编者:文中主人公姓陈,是一位70年代出生在东北的商界精英,他为人善良且一表人才,此人身上没有一点商人的狡诈,一身正气,待人真诚。他20多年前就开始修练法轮功,为此,他受尽了中共的折磨。为了有尊严地活下来,他只好从东南亚偷渡到美国。他来美国后,自己又创办了一家网络公司,由于他的技术过硬,为人厚道,深受大家尊敬,如今干的是风生水起,美国的身份也早就办好了。然而,在国内受中共迫害以及偷渡来美国的这段辛酸往事总是令他难以忘怀。正所谓不吐不快,今天,他终于鼓足了勇气,向世人讲述了他入狱的遭遇和被迫偷渡来美国的这段经历。

朋友们,久未和大家联络了。大家可能已经听说了我的一些事, 谢谢各位的关心!

     2013-3-27天空本来晴朗,突然黑云压顶,沈阳市公安局十几个人把我绑架,我知道,等待我的将会是什么。刚刚还在想着生意的拓展,一瞬间这些美好的念想就幻灭了。

     2013.3.27—2013.4.5期间连续多日,我的屁股没有离开过老虎凳。在老虎凳上,我几乎都是在沉默不语中度过的。当警察狞笑着问我因为信仰落得这个下场后悔不?我在老虎凳上是这样回答的: 不后悔,绝对不后悔。(1)和薄熙来比不后悔,薄熙来有那么多钱花不到了,而我没有什么钱呀,所以我相比之下不后悔; (2) 有的人开车翻车了,摔死在路边,我可能过几年还活着回家呐,天定人生,不管那些了?  (3)有的人自己活的好好的,可是孩子死了,活得多无奈呀?任何人都想一生绝对顺利,做坏事多了,很难顺利。

     我修好为善,苍天伴我同在!

    2013.3.29 —2013.5.27 我被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1区11号牢房, 历经59天。沈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把我作为“重点”,想要重判我。在牢房里,我想到了《红楼梦》里描绘王熙凤的歌词—聪明累:机关算尽太聪明,却反误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呼啦啦好似大厦倾—–想着歌词,王熙凤死后的画面时时在我的眼前闪现:破草席卷在身上,被两个差役拉往荒郊野外。再回想回想自己为人生苦苦奔波,到头来换得一场空。在痛苦的失望中,觉得万念俱灰, 想到亲人朋友, 更加痛苦伤感…….

    沈阳国保这些警察的目的,只要我放弃信仰,出卖几个人,肯为给他们当走狗,我立即就可以获得自由。可是出卖良心的痛苦,更是让人痛苦。把痛苦让别的善良人来承担,真是透顶的卑鄙……. 面对这些警察的各种各样的游说,我真是觉得好笑。信仰的善念是永恒的,岂能几个小丑用生命相逼就能左右得了…….

     四五月份的牢房里,和春天的季节一点也不相称,阴冷阴冷的,凄凄凉凉….外面早已经草长莺飞,我是穿着单衣服加个外衣进入牢房的, 可进入牢房片刻, 一股阴冷霎那间向我袭来, 我立即换上了难看的黄绿色的棉袄棉裤, 等我离开时,是在最后放我的那几天才脱去棉袄的…..

     痛苦是绝对真实的。其实坐老虎凳被审讯期间我就已经想通了。无论人算还是天算,不去想了。天地之间本来就有神有鬼,善恶绝对有报。多年来在社会上做生意,忙于利益的得失,真的是没有更好的珍惜我的信仰。既然都到牢房了,我应该珍惜我的信仰了。我面对警察公开练功打坐,不分早晚。我尽量不睡觉,即使躺着我也保持清醒的状态。心中不停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忆师父在书中的教诲,反省自己的不足。这两个月时间,我真的算个修行的人了,我每天睡眠的时间仅仅2-3个小时。虽然身处牢房,心还是能静下来的,偶尔也能体会到豁然开朗的感觉….. 甚至有时觉得自己很充实。当管房威胁我禁止练功的时候,我连眼皮都没有睁开过。也不知道我和牢房的死刑犯老金是什么缘分,一旦有人干扰我练功,他总会出口大骂干扰我的人:“—-他妈的,不让陈–练功,能提前放你吗?”这是死刑犯在别人干扰我时常说的一句话。

      牢房里也是每日三餐。在吃饭的时间,我顺便看了两本书—–《曾国藩》、《道德经》。 
《曾国藩》这本书说曾国藩严于律己,他的女儿一生穿的衣服都是自己做的。这让我想到了自己,我本微不足道,可有时也难免显示得瑟,做人真有太大的差距了。如果还有在外面的机会,真应该向曾国潘学学,说实话,做人真得有个原则。《道德经》这本书非常好,融汇天地。虽然书的注解被弄进了很多世间的庸俗,我还是能领会其中老子的本意 。联系起我的信仰,更能让我体会到信仰的珍贵。

    我所在的牢房,进进出出,一直是20来人。因为我们的管房张管教和看守所的王所长关系好,把有钱的都分到我们这个11号牢房来了。有诈骗57个亿的大亨、在沈阳玩枪的黑社会老大、建楼的开发商、民政局的局长、搞工程的老板——  我本以为这些人不寻常,本事大,在社会上是个人物。可当都是犯人的时候,实在看不出差异,更没有看出能耐比别人多出来多少。 一个叫戴显丰的狱友,是温州人,北京青年旅行社的老板,资产过亿。看着我虔诚的练功,就没话找话到我跟前对我说:你知道我信什么吗?我没心思搭理,就没有说话,也许是牢房太无聊了吧,他笑嘻嘻的表达自己就相信钱,什么信仰都是扯淡。他的话音刚落,诈骗57个亿的狱友高岭大声骂到:“信钱你他妈的不也进来了吗?”全牢房一片哄笑…… 说实在的,我无心在牢房里听闲言碎语。即使听一听,实在没有听出能人的不寻常,相反,丑态百出的事淋漓尽致。对于他们的话题,估计十几年的话题不会有什么新鲜样,人活在自我中真是可怜的很———

犯人什么样?我真是非常了解了。想一想,曾经身居高位的薄熙来,为了化解自己的牢狱之灾,无所谓的出卖老婆谷开来,说给他戴绿帽子了,罪责都是老婆干的;出卖自己的亲儿子瓜瓜,事情都是不着调的儿子干的。得意时耀武扬威,什么都敢干,为了讨好老江支持手下盗卖好人器官谋取暴利,在薄熙来这样利益者的眼里干什么坏事都没啥,只要捞取到利益就行。盖世的聪明冲昏了脑袋, 狂妄的和瘪三没什么两样. 不相信天理与原则,把必然当偶然,昏昏然,不知所以然!

     说起来真是有趣,大约是5月17号吧,我在牢房洗手的时候,牢房管教把一大摞扑克递我给牢房犯人玩。我接过后心想,先用扑克给自己算算命吧:面对老天我问心无愧,如果老天放我,就让我抽张大王吧。顺手抽了一张牌,真的是一张大王。可就在这个期间,我得到的消息是可能警察正准备批捕我,而且要对我下十年判刑的狠手。我有时心也会不静,翻腾难受,但一斟酌,像我这有信仰的人真的没啥,十年就十年吧,就当出家当和尚了。只是好人被迫害真是对我信仰的践踏,对天理的玷污,说不定为了升官而迫害我的警察明天就可能遭报应呐。因为我知道这是事实,我倒觉得可怜的不是我,而是那些作恶的警察。

     2013年5月29日,这一天真的好像在演戏。这一天是以信仰给我定罪的第37天,如果不批捕我,就只能放人。牢房里21人,认为放我的只有两个人,这两个狱友认为放我的理由是:不放我怕老天不允许。对我特别关心的死刑犯老金,也对我说, 晚上之前警察就会把逮捕证给你送来的,别抱有幻想,反倒心里被打击。这天上午的10点,警察提审我出去,我以为是让我接逮捕证,结果是检查身体; 下午2点,警察又提审我,我以为这一定是让我接逮捕证,结果是出去画手印;牢房里的关心我的犯人都在为我心跳, 可我的心却已经平静得觉得没啥了。等到晚上5点多钟,牢房开始吃晚饭的时候。警察又来喊我的名字,让我收拾东西出牢房。管房的人不相信是放我,特意问了一句,让我出去干啥。警察说:“我也没想到放这个顽固的家伙。” 听说放我,要离开这个邪恶的牢笼,我真的没有兴奋与激动。唯一让我最感动的是死刑犯老金的一句话:“兄弟,今天放你,明天枪毙我都高兴。” 诈骗57个亿的高岭因和认为能放我的朱成亮用10袋饼干打赌,高岭输了10袋饼干,对我大声说:“ 陈—-你临走害我一把, 让我输了10袋饼干”。我临走前和狱友们打了打招呼,就在警察催促下离开了,很后悔当时没有向狱友再强调一下,请记住:法轮大法好,什么事都是天定的。

     走出看守所,似乎一切都过去了,只能说人生给了我更多的体会。我庆幸妻子和孩子在国外没有愁出病来;我感谢亲人朋友的帮助;我庆幸自己的公司还在正常的运转。这一场惊涛骇浪暂时平息了。

      2013-8-29日 ,得知一个和我要好的功友要被沈阳国保警察迫害,此时我正在飞机场准备去赤峰。到赤峰后我迅速办完事,2013-8-30我来到北京。想来想去,我在国内真是难以安身,妻子和孩子好久不见,也真是凄苦,自己没有自由的生活实在无能为力。所以,我下决心出国,离开这个曾经是礼仪之邦,文明鼎盛的故土。祖国是母亲,离别多伤情!可这无奈的离开,受伤害的离开算什么哪?

      我清晰地明白了一个被骗的事实——党派本是小于国家的,可我们的国家偏偏是党在国上;世界上每个政府都是老百姓养活的,而我们的国家,偏偏说是党和政府在养活我们。共产党是一个马列外教,却要给中国人当妈妈。想一想上学时,自己也唱过那首歌“党啊,亲爱的妈妈”。在自己倍受伤害的时候才明白—-给马列外教当孙子,真是糊涂到家了。

      2013年9月1日,我此时已经在北京安排好远走他乡的计划。我新买了手机,电脑,上网卡。开车由北京—石家庄—太原—西安—穿过秦岭山脉—汉中—成都—昆明—西双版纳—直奔缅甸边境。一路上,我很谨慎,我没敢在任何地方用自己的身份证。 我开车倒也没有觉得怎么累。唯独穿过秦岭山脉的时候有些感触,秦岭山脉高大雄壮,很有气势。想到自己离开国土,逃往他乡,不知道何时再归来,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

      2013-9-5 在西双版纳景洪市,我对偷渡泰国的事心里也没有底。但反复思量还是觉得这样去美国是最可靠的办法。为了安全,我在西双版纳呆了两天,收集偷渡的情况。

      我坐车去边境小镇打洛,离西双版纳两个小时的车程。在打落去缅甸仅仅几步之遥。我怕有闪失,先在打洛的独树成林景区花100元雇了个导游。看着风景侧面打听偷渡缅甸的情况。从独树成林景区出来,路边有很多小微型车,一上车司机就问我想不想去缅甸那边看看。开价100元就摩托车送我到小勐腊,我故意摸摸脑袋。犹豫的要求司机带两个摩托,一个在前面探路,一个在后面拖着我,给200元。司机满口答应。司机打着电话到了他的住处,换上摩托车,用了5多分钟的时间跑到边界的山边,傣族的老人从树林里出来收了10元的过路费,又过10来分钟就到缅甸的小勐腊城了。

      小勐腊是大大小小赌场组成的赌城. 我让司机带着我在小勐腊城走了一圈。到处都是穷苦的缅甸人,穷不可怕, 只是人心隔肚皮呀, 我无法猜测眼前的这些缅甸人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

      在小勐腊有个大市场,看着缅甸人卖的东西很感慨,山野货很多:眼镜蛇、穿山甲、野猪肉、大乌龟、大象皮、刺猬、蟒蛇、象牙,据说这些山野货都是给中国人准备的大餐。

      2013-9-7独自在小勐腊闲逛,真是一个可怕的赌城,到处都是赌场。大大小小的赌场。 我一生也没赌过博,到这种地方,真是心跳。我开始看都不敢看,后来仅仅用眼睛溜溜,很怕自己怀里揣的逃命钱被骗了。再后来我选了个小赌场,一帮人,凑过去看看,原来赌博方法就是压几个号。蒙上就赢,否则就输。我拿了2个5元钱。买了一个单号和一个连号。如果单号中奖给120元。连号中奖给20元。等揭奖一看,唯独我的单号中奖。当时我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赌场的小姑娘给了我120元。我把20元换成两个10元,给赌场的小姑娘每人10元。转身我就拿着100元钱走了, 走路慌里慌张的, 心里又觉得能赌一把真算没白来赌城小勐腊一次吧。据说这个地方,有的中国人来赌博很大方,上百万的赌,把命输到这里的事情也有。

      2013-9-8我在小勐腊和偷渡的蛇头碰面, 我一看接触的蛇头人很面善。心里的顾虑小了很多。偷渡历程开始了,从缅甸小勐腊出发,仅仅经过一个叫景栋的城市就到了缅甸和泰国的边境城市大青岭。200公里路程,要通过六道岗,每个港都有缅甸军队把守,荷枪实弹,很吓人的样式。可是,蛇头给点钱就可以过。一路上山野茂密,河流湍急,缅甸的自然环境很原始,虽然山川的特点给我的顾虑增加了比重,但看着原始的自然景观,心里还是很兴奋的。我感觉自己一路上都在东张西望。日出日落,一天的时间,穿越缅甸的偷渡历程就结束了。 到了缅甸的边境城市大青岭,找了个宾馆住了下来。 看着好心的蛇头,虽然很放心,我夜晚还是难以入眠….蛇头看到我睡不着, 不断的安慰我:没事的、没事的。蛇头说不了几句中国话,会说的竟然是我最想听的,这让我体会到好人无意中都能带给人恩情和帮助……..

    2013-9-10 早上九点,蛇头带我来到缅甸和泰国的河边。河面不宽, 河水汹涌,和缅甸蛇头握了握手, 说了句bye bye… 我就上了小船,  船夫在小船上一晃悠竹板, 我就到了河的对岸。负责泰国偷渡的蛇头已经在岸边等候我了,是个黑黑的矮胖子。见到我一合十,我就觉得这个人也不错。从河边上了蛇头雇的摩托车,几分钟的时间, 我就到了泰国的边境城市米塞。看着异国他乡,觉得很有新鲜感。

      我的心情此时不再觉得沉重。反倒觉得冒着生命危险的偷渡竟然是虚惊一个场。 在中国想什么事情都可怕,到了这些“野蛮”的东南亚小国, 竟然感觉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泰国米塞这个城市不大,在大街上就有商店公开卖手枪子弹。 我拿了一把很有样的手枪,沉甸甸的, 要价3000泰珠(合人民币600元)。 手枪非常有样呀,我把手枪在腰上别了一下,感觉很像爷们。说心里话中国老百姓怕的恐惧感太深了,我也不例外, 看着心爱的手枪, 即使是老板白送给我, 我也不敢要。 共产党把恐怖一点点灌输给每个中国人, 从恐惧状态升华到恐惧意识, 以至于中国人把恐怖当成安全的真理。马列外教共产党真的把世界上最有尊严的炎黄子孙绑架了,活的真窝囊,时刻都感觉背后好像有共产党拿枪对着的感觉。小时候听父亲说,我的爷爷年轻时就有两把手枪,村子很多家没有枪也有洋炮。都没杀过人呀,而且相处的很和睦。好人也可以玩玩手枪呀,但当了今天的中国人就尿机的不敢碰枪了。我看过国外大纪元发表的两本书—-《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回忆回忆, 说的真都是正理,中国人实在应该好好拜读拜读,有百利而无一害。

      2013-9-10晚上,我从米塞开始偷渡曼谷。 因为缅甸出毒品, 路上肯定有检查站, 必须摩托车绕道送到泰国青迈这个城市。好在很近,大约1个小时就把我送到青睐这个城市。青睐城市不大, 寺庙很多,古香古色。 晚上8点坐上去曼谷的大巴车,11日早上7点抵达曼谷。我和妻子通了电话, 心都落了地。

      2013-9-11—-2013-11-29 难忘的泰国两个多月生活,使我成了半个东南亚人。 在泰国的功友很多,他们的接待真如亲人的感觉,我吃住用都没有动心思,就全给安排得好好了。有位台湾移居泰国的林妈妈,70多岁,对中国大陆逃难泰国的人非常关心,我在离开泰国前在她家住了半个来月。 真是内心特别善良的法轮功信仰者。 亲妈是什么样, 林妈妈就是什么样。看着林妈妈让我总想起我已故的母亲, 她家的林伯伯也是很慈祥。 人在外有亲人在身边,那种体会终生难忘。 我离开泰国时,林妈妈送我到飞机场,流着眼泪,不放心的把我送走,就是因为我是逃难的人,让林妈妈很惦记。

     到泰国不久,我就急切的办理去加拿大的手续。由于是偷渡来的, 手续不合法,迟迟不能办完, 找了一些泰国签证公司帮忙。不在于钱多少, 泰国人做事太马虎。说话也不骗人, 总热情的说行, 等到最后不行时恩恩唧唧抹不开面子, 弄得我哭笑不得。 到后来, 事情接触多了, 我自己想出了办法, 反倒指点起这些泰国人了。

      在泰国有个大皇宫景点, 这里每天来的中国游客极多。我也常去那里和泰国功友去给中国人发真相资料。面对中国游客, 有支持的,有反对的,什么眼神都有。有位中国游客很像个小中共官员,拿着我递给的资料, 不解的说:“看你素质也不错呀?怎么还练法轮功?” 我用平和的神态说:“你也很不错呀,怎么就不理解?” 我也不知道我的话错在那里, 游客对我表现出生气的样子。我当时感慨的补充了一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位游客瞬间大声的向我吼到:“有本事去北京发去?” 说着急匆匆地走开了。 这位游客气从何来? 为何急匆匆地走开? 在我旁边的外国功友看的不明不白,一头雾水。 说心里话我的心真是经受了更多风雨, 被别人吼一顿, 我也没生气的感觉。

     在泰国的岁月, 过的无聊多虑, 每天都下雨。 雨过天晴, 30多度热得难受。 泰国的水果可真便宜, 我常常买一袋子回去吃。回忆回忆泰国的生活, 唯有吃水果很有回味..

     12月初,我的手续齐全了。因为手续的特点, 我必须先到东南亚一个国家, 然后再去加拿大。于是我从曼谷飞机前往缅甸仰光。 到了仰光,我对缅甸不好的猜测全部改变了。缅甸这个国家虽然贫穷, 几乎全民信小乘佛教, 人是非常纯朴的。缅甸人的语言里没有谎言。生活环境和自然和谐统一。无论大饭店小饭店,鸟雀成群, 小鸟有时上饭桌和人抢饭吃。仰光城没有曼谷的高楼大厦, 但有纯朴的自然历史, 会带给旅游者非常好的体会, 而且消费非常便宜。

      在仰光有个大金塔,会说中文的导游带我去的。 按照当地的习俗, 必须光脚进佛殿。 佛殿非常大, 非常古老, 气势辉煌, 到处都是佛像。和我在中国和泰国看到的寺庙比, 缅甸的大金塔里没有人烧锄杠粗的香,没有捐钱箱,和尚念经只是修行。 游客敬佛的方式仅仅是给佛买一串素淡的佛花, 一串不到2元人民币。 我觉得仰光的大金塔是我走过的最好的寺院。 好就好在大金塔是修行场所的特点,没有和佛像金钱利益交换的污垢。 在大金塔寺院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佛殿。 虔诚的缅甸人, 在佛殿里有的人坐着, 有的人跪着, 有的人躺着, 有的缅甸妇女抱着孩子喂奶。真的非常纯朴。虔诚的缅甸人把佛殿当成了栖息的地方, 把自己投到了佛的怀抱。 我在一个大的佛殿盘腿打坐练功, 坐了1个来小时。 我的举动和缅甸人一样, 溶入其中,我在佛殿打坐很清静。 原本2个小时就游完的大金塔, 我却大半天的时间才离开。

      当夜幕来临的时候, 我和导游共进晚餐后, 不大的餐馆里, 两个缅甸姑娘表演起舞蹈。没有泰国的裸露,动作优美朴素, 看不到当今社会的任何诱惑。虽然是晚上,因为有灯光,小鸟依然会出现在桌子上和客人抢饭吃。

     我在缅甸时间很短, 但非常难忘, 如果去东南亚旅游,我建议去缅甸。 唯独不好的就是住的宾馆会差一些,价格也不便宜。我在偷渡时, 经过的缅甸景东城市也给我很好的印象。

      2013-12-12 我从仰光启程,经曼谷国际机场转机, 再经香港机场转机, 2013-12-13日到达加拿大温哥华。 虽然还没有到达目的地美国旧金山,但加拿大和美国如一个国家一样,下一步辗转美国就非常容易了。

      逃难到西方国家, 我不会忘记我是炎黄子孙, 我爱中国这块神州大地, 但不会爱马列外教的中共. 我当然感谢美国, 毕竟是逃难时得到人家的帮助. 虽然说西方国家发达富有, 这对于我绝对算不上诱惑. 将来人生道路会是什么样? 无从猜测, 人的一生奉行天理, 顺其自然. 如若各位朋友有机会来美国观光, 我渴望我们在异国他乡见上一面. 我会去机场期待恭候…

      大学读完后, 我痛恨过英语, 初中、 高中、大学花了那么多精力学英语全白学了。我从没想过我会逃难到西方国家来。 毕业十多年了, 我真的把英语忘光了, 忘光了不再烦恼了。 可偏偏此时命运捉弄我, 把我逼迫到这个地方来, 看来我还要今后继续弄英语, 活得真无奈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