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郑州洪水肆虐几千万民众受灾 地方官员静等习近平指示救灾

0
515

莫言,郑州,洪水肆虐,几千万民众,受灾,地方官员,习近平,指示,救灾

郑州大洪水,谁能救百姓于水火?中国的水坝是危险的,而官员常常偷偷泄洪。更可怕的是现在这个体制。大灾来临,地方官不敢轻举妄动。层层上报,层层上推,郑州市上报省政府,省政府上报国务院,国务院上报党中央,党中央习近平定于一尊,谁也不敢乱动。等习近平醒过来,发出指示,灾难发生,已经晚了。所以,网友说,既然是千年一遇的洪水,只有大禹才能治!党和国家肯定治不了。今天来说一下郑州“千年一遇”的大水带给我们的反思。

7月17日以来,河南省普降大雨,引发水灾,多人死亡。7月20日,郑州市5号地铁被淹,乘客被困在洪水中数小时,多人罹难。7月20日晚,郑州市的京广隧道在暴雨中5分钟被淹平,几百辆车瞬间没顶,大量车辆及人员被困。积水在22日被抽干,翻覆的汽车堆积如山,惨不忍睹。官方做的是,忙着删帖,忙着封锁灾区,喉舌忙着粉饰太平。

党媒《河南日报》宣传郑州暴雨是“千年一遇”,说这三天下了以往一年的量。河南省水利厅21日还发消息说,河南此次降雨量“超5000年一遇”。言下之意就是要归咎于天灾了。

官方周五(24日)公布伤亡数字,郑州暴雨导致50多人遇难。但大陆社交媒体上有大量寻找郑州失踪者的信息,其中有一个网站列出了130多名失踪者。民间寻人的活动还在持续,有上海赶来的妻子到5号线寻夫,有母亲彻夜守在隧道口等待失踪的儿子。

政府偷偷泄洪

网友质疑这次水灾是政府偷偷泄洪造成的人祸。根据郑州防灾服务台21日凌晨1点发的通报,常庄水库7月20日上午10时30分开始向下游泄洪。但当局并未事先预警,而是在泄洪14小时后才公告。

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对大纪元说,中国的洪水很多是人为控制的,不是自然形成的。

他说,郑州地处黄河下游,黄河所有的水都是从三门峡的闸门通过,而闸门是手控的,下泄的洪水就是通过人为调节出来的,泄多少是人可以控制的。

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在下发的“内部明电”中也说,常庄水库是因出现了管涌险情,于是紧急泄洪。

政府偷偷泄洪,不告诉百姓,不预警让百姓撤离。这是中共屡犯不改的毛病。它为什么要这样做?

去年7月,网上视频一官员说,泄洪不可能提前告诉你,告诉你了百姓能同意?他们会要求赔偿,房屋、田地、农作物、牲口等,没个几百亿下不来。如果说是天灾,给他两包方便面他都感恩戴德。

危险的中国水坝

中国水坝在非汛期放水往往不预警,在汛期放水预警常常不及时,不拿人命当回事,这是网易的新闻专题“另一面”2015年的报道。报道说,中国水坝放水不预警,造成事故甚至人员死亡频频见诸报端;无论是《防洪法》还是其它法律,都没有将非汛期放水预警纳入法律范畴。没有纳入法律,所以官员们尽管放水,造成事故,无须承担法律责任。

网易同一个专题在2013年8月22日报道说,中国水坝基本都年久失修,近半数水坝“带病”运转,四分之一县市面临溃坝危险,而且报废水坝无人管,水坝溃坝率高。报道的标题就是“危险的中国水坝:年均溃坝68座”。

那是2013年,现在快十年了,情况可能更加恶化。中国国际能源网今年3月17日,引述耶鲁环境研究机构的报告说,全球已有1.9万座水坝面临老化问题,需要修补或者拆除,否则可能造成安全隐患。而中国和印度是重灾区。中国拥有2万3,841座大坝,占世界总数的40%。所以中国的水坝很危险。

但是大家知道,修水坝难有政绩,所以官员也不干。灾祸临头,遭殃的还是咱们老百姓。

指挥系统为何瘫痪

其实更危险的还是中国目前的体制。各部门彼此像是独立王国,相互不沟通,资源不能有效运用,都等着最高层决策,使整个社会容易瘫痪。

这次洪灾,郑州气象局发了五次红色暴雨预警,按照规定,早该停工停学,但是没人管这事,政府不作为。在水灾爆发第一时间,郑州市指挥系统几乎陷入瘫痪,巩义气象局因为局长被大水冲走,气象网站长达10小时没人更新。

而500乘客被困在地铁数小时,至少12人遇难。为什么地铁站不关闭呢?据《南方周末》报道,郑州地铁公司没有权限关闭地铁站,因为这是“社会事件”,必须上报请示。

一名自称为地铁员工的网友还在网络贴文,痛批领导不敢拍板做决定,为了保全乌纱帽,在接到红色预警的情况下,坚持运营,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这名员工痛斥决策者是“杀人犯”,“大家都规规矩矩不越雷池不犯错,一片祥和,都是杀人犯!”

全国上下静等习近平指示

香港作家颜纯钩写了一篇文章,非常形象地说明了这个问题,标题叫:一切都是“定于一尊”惹的祸。文章说,郑州政府这次不作为,跟武汉疫情爆发情况类似。凡属大的社会灾难事件,如非经过上级批准,当地政府不得擅自采取应急措施,以免造成社会混乱。地方官擅作决定,造成的社会动荡、经济损失,日后都记到他头上,影响仕途。所以官员宁可不作为。这也就是最近披露的习近平在一个高官会议上抱怨:难道我不作指示,你们都不用做事情了?

颜老先生还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推测。郑州政府把气候异常的预报上报省政府,省政府当然不敢拍板,于是又上报国务院,国务院相关部委也不想背锅,于是上报给总理李克强,李克强知道兹事体大,于是上报“定于一尊”的习近平。习近平内外交困,也不是专家,你叫他如何决策?于是,一级级等习近平指示,指示不来,没人敢动,整个政府停摆等候指示,直等到灾难临头。

这就是“定于一尊”惹的祸,全国上下没有人敢说。

所以,网友说,既然是千年一遇的洪水,只有大禹才能治!党和国家肯定治不了。习近平当然也治不了。那该怎么办呢?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