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 邓朴方给两会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0
17328

邓朴方,两会代表,一封公开信

各位代表、各位委员:

    两会即将召开,在这个特殊时期,我知道大家近来的心情都很复杂,心中都有许多疑惑得不到解答,有些话想说又不敢说,有些问题想问又不敢问,甚至来北京参加两会都是战战兢兢。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

    近十年来,因身体原因,我早已不过问政事了。然而,这几年中国发生了许多大事,有些还是事关国家安危的大事,如果此时还没有人站出说话,可能今后想说也没有机会再说了。由于文化水平有限,今天我给大家写这封公开信,主要想提出几个问题,以供大家思考。

1、作为两会代表,是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重要,还是保护某个专权者的权位重要?

2、宪法明确规定,两会代表有权监督和纠正中央政府的各种错误决定,可前几年,中央推出了“妄议罪”,今年又推出了“不知敬畏罪”。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认为两会代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3、当权者要定于一尊。请问代表们,我国的一尊究竟是皇家世袭的皇帝?还是民选的总统?还是党内公投产生的总书记?既然都不是,哪他又是谁的一尊呢?

4、面对中央屡次出现重大错误,党员提意见是“妄议中央” ,民众提意见叫“煽颠” 。请问代表们,我们的国家又究竟是谁的国家?

5、武汉肺炎已蔓延到全世界,中央是否拖延了防控时间?又是否向公众隐瞒了疫情真相?我们该不该给全世界人民有个交待?谁又该对这次疫情失控负主要责任?

6、中美关系持续紧张恶化,中央主要领导人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7、香港动荡已持续近一年了,究竟是谁破坏了香港一国两制的大好局面?中央主要领导人对此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8、 “一带一路” 无理性投入,不经过全国人大批准,不顾国计民生,中央主要领导人仅凭个人好恶对外四处大撒币,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如今项目要流产了,这个责任该由谁来承担?

9、不经过全国人大批准,也不经过专家论证,中央主要领导仅凭几个人的建议就拍脑袋决定投资上万亿建一个雄安新区,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如今项目流产了,这个责任该由谁来承担?

10、台湾与大陆为何会渐行渐远?中央对此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11、大批外企撤离中国,大量民企倒闭,大量工人失业,这与中央的错误决策有没有关系?如果有,这个责任该由谁来承担?

12、现任领导借助手中权力为自己修宪取消任期制,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如果谁有权就可以为自己立法,国家宪法又有何用?

13、中央已作出决定,准备重拾早已被世界所淘汰的计划经济模式,这究竟是为了稳固个人政权?还是出于对国家和人民利益考虑?

14、近几年来,中国的国际形象一落千丈,国家信用荡然无存,这个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

15、为了阻止老同志提出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的集体动议,中央居然动用军警把一批老同志和现任党政军大员都加以“特殊保护” ,名为“特殊保护” ,实际上是限止通讯、限止行动自由、限止客人到访,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又是谁给了他这种权力?

     各位代表,你们肩上都被赋予了党和人民的重托,在事关国家生死存亡的大是大非面前,我相信大家都不会糊涂。当你们在行使自己的表决权时,应该要对人民负责,对国家负责,对历史负责,而不是对某个当权者负责。否则,我们都会成为千古罪人。

    最后,祝各位代表身体安康!祝大会圆满成功!

                                                                                    中共党员:邓朴方

                                                                                    2020年4月30日写于北京

 

网友代李克强妙答邓朴方十五问

朴方同志好!首先我要感谢您对本届两会的关心和支持!

    您给两会代表的公开信发表后,党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主要领导同志都很重视,我受近平同志的委托,代表党中央和两会组委会就您来信中提到的问题给予正式回复。

    1、作为两会代表,是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重要,还是维护某个专权者的权位重要?

     回复:枪杆子底下出政权,这是我党的光荣传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根本政治制度。根据宪法的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具有全权的和最高的地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主要职能是政治协商和民主监督,组织参加政协的各党派、团体和各族各界人士参政议政。

     宪法规定,全国人大是一个立法和授权机构,全国政协是民主监督机构,而两会代表的职责和使命就是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然而,我党始终秉承党的主要领导指挥枪,而枪又指挥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的政治传统。两会代表也不例外。所以他们只能听枪指挥,而不是听人民指挥。所以,他们首先就要维护最高政治利益,而不是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您作为前政协副主席,您父亲又是曾经的军委主席,我相信您对此更有深刻的体会。望您能理解两会代表的苦衷!

    2、宪法明确规定,两会代表有权监督和纠正中央政府的各种错误决定,可前几年,中央推出了“妄议罪”,今年又推出了“不知敬畏罪”。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认为两会代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回复:法治不诛心,人治不用法。您提的问题既尖锐又深刻,在回答您这个问题之前,我想跟您讲个典故。

    当年岳飞对皇帝的十二道金牌置若罔闻,直到第十三道金牌下来,岳飞才执行撤军命令。当皇帝将岳飞父子下狱后,欲治其死罪,可群臣不服,问岳家父子犯了哪条王法?皇帝哑口无言,闷不作声。为解圣忧,秦桧只好说“莫须有” 。他的意思很明确,皇帝要治罪,还需要什么理由吗?可惜的是,皇帝后来将这个杀害忠臣的黑锅甩给了秦桧,把秦桧压了上千年,至今还跪在杭州西湖边上没有平反。要是当年秦桧说岳飞父子犯得是“妄议圣上罪” 或“不知敬畏罪” ,他岂然会替皇帝背锅千年?世人都知道,没有皇帝的指示,秦桧怎敢把岳飞这样的国之栋粱处死呢?可是,历来中国人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所以只能怪秦桧多嘴惹祸。请问朴方同志,当年南宋没有“妄议罪” 和“不知敬畏罪” ,皇帝还不是照样想杀谁就杀谁吗?

     而后来居上的和珅就不一样,他常把“治你个大不敬之罪” 挂在嘴边,时刻封住众人之口,所以他就不用给皇帝背锅,反而他还经常让皇帝给他背锅。您想想,难道有“妄议罪” 和“不知敬畏罪” 就不需要和珅和其他大臣吗?如果没有大臣,朝庭还能叫朝庭吗?当今中国也是如此,如果没有两会代表,中央还能叫中央吗?当然,我们的今天是没有秦桧、和珅这样的高才,但我们也有(王)沪宁和(高)怀德这样的政治高参。因此,望您能理解中央,同时也理解两会代表!

     3、有人要定于一尊。请问代表们,我国的一尊究竟是皇家世袭的皇帝?还是民选的总统?还是党内公投产生的总书记?既然都不是,哪他又是谁的一尊呢?

    回复:您这个问题本来由我回答不合适,但既然受中央委托,我也只能勉强回答。我想请问朴方同志,罗马尼亚前最高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是否定于一尊?他也既非世袭,也不是党内公投,更不是民选,可他统治罗马尼亚20年,难道有人敢不认他是一尊吗?当年您父亲掌兵,全党上下又有谁敢不认他是一尊呢?我知道,口服不等于心服。这也是近平同志一直主张要建立维稳体制的原因。希望您能理解!

    4、面对中央屡次出现重大错误,党员提意见是“妄议中央” ,民众提意见叫“煽颠” 。请问代表们,我们的国家又究竟是谁的国家?

     回复:国家永远是全体中国人的国家,但不是每个人都是国家的管理者。这一点您应该很清楚。中国这几年是出现了不少问题,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当今世界由富国变穷国的情况也不是只有中国,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比中国还更惨。

    委内瑞拉马杜罗也是2013年当选总统,可如今,他们的国民连饭都吃不上,尽管委内瑞拉引进了中国的舆论管控和维稳模式,但他们连政权都保不住,如果没有中国出钱、出人、出技术、出装备,马杜罗政权早就垮台了。而非洲的津巴布韦比委内瑞拉还要惨。与这两个国家相比,中国的情况应该要好得多。

    “妄议”也好,“煽颠” 也好,这些都是对政府行为不满的人,也是政府维稳的重点对象。像我们这种一党独尊的政体,如果对官民的言论不加以严格管控而任其泛滥,恐怕中共政权早就像前苏联一样解体了。这也是您父亲当年为什么要下令镇压学生运动的原因。您我同在一条船上,还望您能理解船长的苦心。

     5、武汉肺炎已蔓延到全世界,中央是否拖延了防控时间?又是否向公众隐瞒了疫情真相?我们该不该给全世界人民有个交待?谁又该对这次疫情失控负主要责任?

     回复: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这个道理我党谁都懂得,不懂的人至今还在监狱关着。关于新冠疫情中央是否拖延了防控时间问题,我虽然是中央防控小组组长,但亲自指挥、亲自布署的不是我。我只能告诉您,国务院、卫健委、湖北省、武汉市都是及时按程序及时上报和批复,至于中央是否拖延了防控时间?我认为这不叫拖延,主要是因为近平同志担任了几十个领导小组组长,工作压力大,要批示的文件也实在太多,待审文件等个20天、30天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何况遇到年关。

    关于是否向公众隐瞒了疫情真相问题,我只能说,这是我们的国情。中央决定怎样报,下面就必须按规定公布。

    关于我们该不该给全世界人民有个交待的问题,我认为,我们有习近平外交思想作指导,正如王毅同志所说,习近平外交思想远超西方300年,所以您不用担心。说不定疫后各国还会给我国送锦旗呢!

    关于谁该对这次疫情失控负主要责任的问题,我认为近平同志需要谁负责任,谁就得负责任,若是他要我负责,我也决不敢推卸。

     6、中美关系持续紧张恶化,中央主要领导人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回复:您父亲曾经说过,中国搞好了中美关系也就搞好了全世界的外交,并提出了韬光养晦的外交策略。然而,如今中国已进入习近平新时代,我们奉行的是习近平大国外交思想,中国不再是缩头乌龟,也不能再让美国一家独大,作为仅存的社会主义大国,我们理应继承前苏联的衣砵与美帝作斗争,最终解放全人类,这也是我党与生俱来的使命。所以,对于中美关系持续紧张恶化问题,中央主要领导人不存在承担什么责任的问题。因为这是国策。

    7、香港动荡已持续近一年了,究竟是谁破坏了香港一国两制的大好局面?中央主要领导人对此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回复:中国政府曾经与英国政府签署了一份《中英联合申明》,双方约定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模式,并保持50年不变。可近平同志认为,一国一制更有利于中央对香港的管治。他认为《中英联合申明》是一份过时的历史性文件,中国政府可以不遵照执行。对于香港动荡已持续近一年的问题,中央认为,只要我们在香港强制推行国家安全立法,并全面导入大陆的维稳模式,香港自然就会稳定。中央主要领导人也不存在承担什么责任的问题。当年蒋介石丢掉了整个大陆,他也并没有承担什么责任,何况我们并没有把香港丢掉。

     8、 “一带一路” 无理性投入,不经过全国人大批准,不顾国计民生,中央主要领导人仅凭个人好恶对外四处大撒币,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如今项目要流产了,这个责任该由谁来承担?

     回复:对于“一带一路”投入未经全国人大批准,如今出现了项目流产的情况,我认为不存在由谁来担责的问题。因为我党历来是党大于法,正如近平同志所说,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全国人大也不例外。这也是我党的传统。1956年,毛泽东同志将我国1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安徽省的面积)的江心坡、南坎割让给缅甸;1965年,毛泽东同志将西沙群岛的28个岛礁和老山割让给越南;1962年,毛泽东同志又把长白山的一角(有说是1/2,另个说法是53%)和八个山峰中的三个划给了朝鲜;1961年10月5日,毛泽东同志把大半个喜马拉雅山当礼物送给尼泊尔国王马亨德拉;1955年,毛泽东同志派周恩来访问克什米尔,主动提出把新疆坎巨提地区让给巴基斯坦;1991年5月16日,江泽民同志主动放弃俄国侵占中国的两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主权。请问朴方同志,这些事都经过了全国人大批准吗?又有谁承担过责任?如果前几任有过错不需要问责,为什么到我们这任就要被问责呢?何况失去土地比失去钱更重要。

    9、不经过全国人大批准,也不经过专家论证,中央主要领导仅凭几个人的建议就拍脑袋决定投资上万亿建一个雄安新区,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如今项目流产了,这个责任该由谁来承担?

    回复:近平同志学识广博,尤其是精通风水学,他可谓是千年不遇的圣君。他认为,北京作为首都风水欠佳,而雄安新区是“龙兴之地” ,所以中央才决定把雄安新区建成一个“副首都” ,当时工程上马是有些仓促,也没来得及通过全国人大批准,投资也是大了些,但这是事关党国稳定的“千年大计” ,中央只能特事特办。何况全国人大也是中央领导下的机关,批准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所以,中央主要领导人也不存在承担什么责任的问题。

    10、台湾与大陆为何会渐行渐远?中央对此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回复:正所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因历史原因导致两岸致今分离。但我始终认为,两岸统一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对于台湾与大陆为何会渐行渐远的问题,这主要是两岸政府的政治主张和民众的价值观差异性太大。近平同志主张回归社会主义专制模式(皇权制模式),而台湾蔡英文政府却热衷于民主自由的资本主义模式(民主化模式),这是两种水火不容的政治生态,今天的香港问题就是最好的例子。更何况我们没有像毛泽东同志当年那样向台湾开炮。如果不是美帝插手干预,我们可能早就武力统一了台湾。所以我认为,两岸出现分歧这是很正常的事,不存在由谁来承担责任的问题。

    11、大批外企撤离中国,大量民企倒闭,大量工人失业,这与中央的错误决策有没有关系?如果有,这个责任该由谁来承担?

    回复:近平同志历来主张,党和政府的工作重心应主要放在确保我党政权的稳定上,对于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那都是次要的。他还反复强调,若是政权都搞丢了,要其它又有何用呢?不知您认为是确保我党政权重要,还是确保经济发展改善民生重要?如果是确保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重要,我们就的确要深刻检讨,可如果是确保我党政权重要,那再大的经济损失也在所不失。因为我党打天下的初心就是为了坐天下。所以,外企撤离、民企倒闭、工人失业的事不存在由谁来承担责任的问题。

     12、现任领导借助手中权力为自己修宪取消任期制,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如果谁有权就可以为自己立法,国家宪法又有何用?

    回复: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这个道理您应该比我更懂得。纵观古今,又有哪个政治人物不恋权呢?美国总统川普每月只要1美元工资,而每次参选还要花掉几亿美元,这明显是亏本的买卖,可他为什么还要争着当总统呢?何况我们不仅不要花钱竞选,而且还可享受一切特权。所以,这事并不在于当权者的贪婪,也不是我国的宪法没用,而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制度还不够科学。否则,您父亲当年退休后也不可能垂帘听政多年。

    13、中央已作出决定,准备重拾早已被世界所淘汰的计划经济模式,这究竟是为了稳固个人政权?还是出于对国家和人民利益考虑?

     回复: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历史反复证明,计划经济模式有利于国家统治,市场经济模式有利于人民的利益。这个观点谁也不能否认。然而,近平同志修宪取消主席和副主席任期制的目的也是为了多做几届,如果因为市场开放而导致政权不稳定的话,这种修宪还有何意义呢?何况我们口头上从来都没有放弃高喊“国家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这就像当年您父亲既要打倒“四人帮” ,彻底否认毛泽东路线,但口头上还要不停地喊着“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 一样。喊归喊,做归做。这种政治游戏您应该比我懂得更多。所以,请您以后不要再问这种政治青年所问的问题。

     14、近几年来,中国的国际形象一落千丈,国家信用荡然无存,这个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

    回复:自古正邪不两立。我们认为资本主义美帝是世界公敌,而美帝又认为共产党搞的社会主义是世界公害。这两种意识形态本来就是水与火的关系。所以,我们要么从制度上改弦更张,要么就与所有的资本主义国家彻底切割,靠韬光养晦是纸里包不住火的,如果我们要继续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那就迟早要与美帝翻脸。可惜的是,如果当年您父亲能够把经济改革与政体改革同步进行的话,那也不存在今天这种被动的外交局面,国际形象也不可能像今天这样糟糕。所以,这种事是不能完全由哪个人来承担责任。

    15、为了阻止老同志提出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的集体动议,中央居然动用军警把一批老同志和现任党政军大员都加以“特殊保护” ,名为“特殊保护” ,实际上是限止通讯、限止行动自由、限止客人到访,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又是谁给了他这种权力?

    回复:攘外必先安内,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政治常识。当年老蒋如果坚持了这个政治原则,我党也不可能有机会得天下,他也不可能会老死在台湾。当今中国也是如此,有许多党内同志总是喜欢抓住近平同志的各种错误不放,甚至有人还到处搞串联、拉山头,更可怕的是,有些老同志还提出要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的议题就是要讨论和评价近平同志的去留问题,这不是公然逼宫造反吗?如果一旦让这些老同志与现任的党政军大员串通一气,近平同志的政治安全就很难确保。在这种生死攸关的问题上,近平同志把大家先“保护起来”也无可非议。这也是他一惯强调“四个意识”和“四个维护”的原因。对于是谁给了他这种权力,我认为,只有他给别人权力,而他根本就不需要别人给他权力。因为他早已把党政军大权集于一身。这一点您应该很清楚。这也是近平同志“四个自信” 的基础。

    朴方同志,不知您对我上述回复是否满意?如果您还有问题的话,欢迎您继续来信提出宝贵意见,同时也希望您今后不要以公开信的形式,那样会影响党内的安定团结,党內矛盾还是在党内解决为好,千万不要搞得满城风雨,这样对大家都不利,也会对党的形象产生不良影响。希望您能以大局为重!

    再次感谢您一直以来对党中央和国务院各项工作的大力支持与理解,借此机会,我代表党中央向您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2020年5月2日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