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社会制度

Tag: 社会制度

一带一路问题70:马其顿人口只有206万属非欧盟成员国,受社会制度与欧盟等影响,中马合作受到各种限制

马其顿是一个蕴藏着种族冲突的“火药桶”。独立后的马其顿,其境内居住有大量的阿尔巴尼亚族人,约占其主体民族的1/4,但在马宪法中长期被定义为“少数民族”。

一带一路问题69:花园之国保加利亚,受宗教文化和社会制度等影响,中保一带一路合作不容乐观

保加利亚国内主体民族保加利亚民族,约占其总民族的80以上%,此外还分布有土耳其民族、马其顿民族等少数民族。土耳其民族作为保境内的第二大民族,约占10%左右。两大民族的矛盾由来已久。

一带一路问题64:克罗地亚是欧洲难民潮“重灾区”,受中美关系、社会制度和宗教文化等影响,中克一带一路合作不容乐观

目前正值克罗地亚经济复苏,积极吸引外资,中国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之际,中克贸易与投资合作潜力巨大。在推动中克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向前发展的同时,我们要抓住机遇,同时也要正视挑战,分析对克投资存在的政治风险。

一带一路问题63:人间天堂斯洛文尼亚,受社会制度、宗教文化和中美关系等影响,一带一路中斯合作前景不容乐观

斯洛文尼亚是中东欧地区较有潜力、前景较好的投资目的国之一,是中国“走出去”战略以及“一带一路”推进过程中不可忽视的一环。但是对斯投资的风险也不容忽视。

一带一路问题61:斯洛伐克在欧洲排名27位的国家,受中美关系、社会制度和宗教文化等影响,中斯合作前景不可乐观

斯洛伐克有110余个政党,政党关系复杂,民族主义问题上的分裂体现为社会经济问题上的分裂。梅恰尔主义与反梅恰尔主义之间的分裂,左右政党之间的矛盾都是导致斯洛伐克政党关系复杂的重要因素。

一带一路问题60:捷克是一带一路投资样本国,但受中美关系、社会制度和宗教文化等影响,前景不容乐观

捷克政党政治的不稳定,是中国在捷克投资最大的政治风险。自2004 年以来,捷克共和国政府频繁更迭,其历届政府在众议院都没有占到明显多数,因此在欧盟的各个成员国中,捷克的政局是比较缺乏稳定性的。

一带一路问题59:女儿国拉脱维亚是一带一路沿线投资风险最低的国家,但也受中美关系、宗教信仰和社会制度等影响

“投资风险最低的国家分别是新西兰、新加坡、爱沙尼亚、捷克和拉脱维亚。除了刚刚被纳入指数的新西兰和巴拿马,进入风险最低前20名的国家还有马来西亚和塞浦路斯。

一带一路问题58:受中美关系、宗教文化和社会制度等影响,爱沙尼亚对一带一路持观望态度

爱沙尼亚国会支持西藏小组主席尤可•阿兰德尔(Yoko Aldender)在报告中表示,她本计划出席今年5月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举办的第七届“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却遭到中国大使馆的关切,最后爱沙尼亚没有一位议员出席该大会。

一带一路问题57:受中美关系、宗教文化和社会制度等影响,立陶宛担心中国一带一路危害国家安全

立陶宛处于欧盟、美国、中国等大国、经济体中间,很多决策会受到限制,很多因素不可确定,在对未来的把控上会有所不足,但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多元文化环境以及自由的市场经济体制,是对立陶宛投资的希望所在。

一带一路问题36:受中美关系、中印领土争端和社会制度等影响,印度并不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

印度是名副其实的印度洋大国,既是连接亚洲、中东和非洲的重要枢纽,又是扼守从南中国海到波斯湾海上通道的战略力量。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汇聚之地。

MOST POPULAR

HOT NEWS